笔趣库 > 剑来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拳就倒二掌柜
    齐景龙站起身,笑道?#39608;?#22826;徽剑宗刘景龙,见过宁姑娘。”

    宁姚笑道?#39608;?#24456;高兴见到刘先生。”

    白首伸手拍掉陈平安搁在头顶的五?#24178;剑?#19968;头雾水,称呼上,有点嚼头啊。

    陈平安双手笼袖,跟着笑。

    至于长椅上那壶酒,在双手笼袖之前,早已经偷偷伸出一根手指,推到了白首身边。这对师?#21073;?#22823;小酒鬼,不太好,得劝?#21834;?br/>
    宁姚坐在陈平安身边。

    白首坐到了齐景龙那边去,起身的时候没忘记拎上那壶酒。

    宁姚主动开口道?#39608;?#25105;早年游历过北俱芦洲,只是不曾拜访太徽剑宗,多是在山下行走。”

    齐景龙点头道?#39608;?#20197;后可以与陈平安一起重返北俱芦洲,翩然峰的风景还算不错。”

    宁姚摇头道?#39608;?#36817;期很?#36873;!?br/>
    齐景龙说道?#39608;?#30830;实。”

    宁姚沉默片刻,转头望向少年白首。

    白首立即下意识正襟危坐。

    宁姚说道?#39608;凹热?#26159;刘先生的唯一弟子,为何不好好练剑。”

    虽然言语中?#23567;?#20026;何”二字,却不是什么疑问语气。

    白首如学塾蒙童遇到查询?#25105;?#30340;教书夫子,战战兢兢说道?#39608;?#23425;姐姐,?#19968;?#29992;心的!”

    宁姚说道?#39608;?#21073;修练剑,需?#26102;?#24515;。问剑问剑,是自己百思不得其解,便于无言天地以剑问之,要教天地大道,不回答也要回答。”

    少年委屈得都不?#21307;?#22996;屈放在脸上,只能小鸡啄米,使劲点头。

    不过宁姐姐说话,真是有豪杰气概,这会儿听过了宁姐姐的教诲,都想要喝酒了,喝过了酒,肯定好好练剑。

    齐景龙并不觉得宁姚言语,有何不妥。

    换成别人来说,兴许就是不合时宜,可是在剑气长城,宁姚指点他人剑术,与剑仙传授无异。更何况宁姚为何愿意有此说,自然不是宁姚在佐证传言,而只是因为她对面所坐之人,是陈平安的朋友,以及朋友的弟子,同时因为双方皆是剑修。

    宁姚起身告辞道?#39608;?#25105;继续闭关去了。”

    齐景龙起身道?#39608;?#25171;搅宁姑娘闭关了。”

    宁姚对陈平安说道?#39608;?#23478;里还?#34892;?#29645;藏酒水,只管与纳?#23478;?#29239;开口。”

    齐景龙愣了愣,解释道?#39608;?#23425;姑娘,我不喝酒。”

    宁姚笑道?#39608;?#21016;先生无需?#25512;?#21738;怕宁府酒水不够,剑气长城除了剑修,就是酒多。”

    陈平安深以为然,点头道?#39608;?#26159;啊是啊。”

    偷偷朝宁姚伸出大拇指。

    其?#30340;?#26412;陈平安亲笔撰写的山水游记当中,齐景龙到底喜不?#19981;?#21917;酒,早就?#34892;礎?#23425;姚当然心知肚明。

    宁姚一走。

    白首如释重负,瘫靠在栏杆上,眼神幽怨道?#39608;?#38472;平安,你就不怕宁姐姐吗?我都快要怕死了,之前见着了宗主,我都?#24509;?#20040;紧张。”

    陈平安笑呵呵道?#39608;?#24597;什么怕,一个大老爷们,怕自己媳妇算怎么回事。”

    齐景龙突然转头望向廊道与?#35835;?#23830;衔接处。

    陈平安立即心?#21307;?#32503;,伸长脖子举目望去,并无宁姚身姿,这才笑骂道?#39608;?#40784;景龙,好?#19968;錚?#25104;了上五境剑仙,道理没见多,倒是多了一肚子坏水!”

    齐景龙微笑道?#39608;?#20320;跟我老实讲,在这剑气长城,如今到底有多少人,觉得我是个酒鬼?慢慢想,好好说。”

    陈平安问道?#39608;?#20320;看我在剑气长城才待了多久,每天多忙,要勤勉练拳,对吧,还要经常跑去城头上找师?#33267;?#21073;,经常一个不留神,就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每天更要拿出整整十个时?#25605;?#27668;,所以如今练气士又破境了,五境修士,在满大街都是剑仙的剑气长城,我有脸经常出门逛荡吗?你扪心自问,我这一年,能认?#37117;?#20010;人?#20426;?br/>
    齐景龙说道?#39608;?#35299;释这么多?#20426;?br/>
    陈平安哑口无言,是?#34892;?#36807;犹不及了。

    齐景龙起身笑道?#39608;岸阅?#24220;的?#35835;?#21488;?#24466;?#23376;小天地慕名已久,?#35835;?#21488;已经见过,下去看看演武场。”

    白首疑惑道?#39608;罢读?#21488;咋就见过了,在哪儿?#20426;?br/>
    陈平安笑道?#39608;?#30333;长了一颗小狗头,狗眼呢?#20426;?br/>
    白首怒道?#39608;?#30475;在宁姐姐的面子上,我不跟你?#24179;希 ?br/>
    陈平安跺了跺脚,“低下狗头,瞪大狗眼。”

    白首呆若木鸡,“凉亭下边的整座小?#21073;?#37117;是?#35835;?#21488;?!”

    陈平安已经陪着齐景龙走下?#35835;?#23830;,去往那座芥子小天地。

    白首没跟着去凑热闹,什么芥子小天地,哪里比得上?#35835;?#21488;更让少年?#34892;?#36259;,起先在甲仗库那边,只听说这里有座?#35835;?#21488;极大,可?#31508;?#23569;年的想象力极限,大概就是一张桌子大小,哪里想到是一栋屋子大小!此刻白首趴在地上,撅着屁股,伸手摩挲着地面,然后侧过头,弯曲手指,轻轻?#27809;鰨?#32838;听声响,结果没有半点动静,白首用手腕擦了擦地面,感慨道?#39608;骯怨裕?#23425;姐姐家里真有钱!”

    与陈平安一起走在芥子小天地当中,齐景龙说道?#39608;?#22312;甲仗库那边,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迹,二掌柜的名号,别说是剑气长城,我在春幡斋那边都听说了。”

    陈平安无奈道?#39608;?#22909;事不留名,坏事传千里。”

    齐景龙说道?#39608;?#27492;处说话?#20426;?br/>
    陈平安说道?#39608;?#19968;般言语,不用忌讳。”

    有纳?#23478;?#34892;帮忙盯着,加上双方就在芥子小天地,哪怕有剑仙窥?#21073;?#20063;要掂量掂量三方势力聚拢的?#32503;Α?br/>
    除了纳?#23478;?#34892;这?#22351;?#22659;犹有玉璞的宁府剑仙,齐景龙本身就是玉?#26412;?#21073;仙,身后更有宗主韩槐子、与女子剑仙郦采,或者说整座北俱芦洲,至于陈平安,有一位师兄左右坐镇城头,足矣。

    齐景龙这才说道?#39608;?#20320;三件事,都做得很好。天底下不收钱的学问,丢在地上白捡的那种,往往无人理会,捡起来也不会珍惜。”

    陈平安神色认真,说道?#39608;?#32487;续。你一个剑气长城的局外人,帮我复盘,会更好。”

    齐景龙缓缓道?#39608;?#24320;?#30772;蹋?#21334;仙家酒酿,重点在楹联和横批,以及铺子里边那些喝酒时也不会瞧见的墙上无事牌,人人写下名字与心声。”

    “绸缎铺子那边,从百剑仙印谱,到皕剑仙印谱,再到折扇。”

    “街巷?#21307;?#22788;的说书先生,与孩子们蹭些瓜子、零?#22330;!?br/>
    齐景龙说完三件事后,开?#20960;?#26874;定论,“天底下?#19994;?#26368;厚也是手头最穷的练气士,就是剑修,为了养剑,填补这个无底洞,人人?#22812;?#21334;铁,倾?#19994;床?#19968;般,?#21152;?#38386;钱,在这剑气长城,男子无非是喝酒与赌博,女子剑修,相对更加无事可做,无非各凭喜好,买些有眼缘的物件,只不过这类花钱,往往不会?#38376;?#23376;觉得是一件值得说道的事情。便宜的竹海洞天酒,或者说是青神山酒,一般而言,能够让人来喝酒一两?#21361;?#21364;未必留得住人,与那些大小酒楼,争不过回头客。但是不管初衷为?#21361;?#21482;要在墙上挂了无事牌,心中便会有一个可有可无的小牵挂,?#27492;?#26497;轻,实则不然。尤其是那些秉?#24895;?#24322;的剑仙,以剑气作笔,落笔岂会轻了?无事牌上诸多言语,哪里是无心之语,某些剑仙与剑修,分明是在与这方天地交代遗言。”

    “换成我齐景龙,去往那?#30772;?#39278;酒之时,哪怕是老旧桌凳,喝着?#33267;?#30340;酒水,吃着不要钱的阳?#22909;婧徒床耍?#29978;至是蹲在路边饮酒,可真正与我为邻者,是那百余位剑仙、剑修的明志,是一生剑意凝聚所在,是某种酒后吐真言,更希望将来有一天,有后人翻开那些无事牌,便可以知晓天地之间,曾有先贤来过这一方天地,出过剑。”

    “当然,有了?#30772;蹋?#21482;要生意不错,你这个二掌柜,就可以在那边,以最自然而然、不露痕迹的方?#21073;?#21548;到最多的剑气长城故事,让你以极快推进的进展,更加了解剑气长城这块?#38382;?#22797;杂的棋盘。”

    陈平安点头道?#39608;?#38500;此之外,帮着宁姚的朋友,如今也是我的朋友,叠嶂姑娘拉拢生意。这才是最早的初衷,后续想法,是渐次而生,初衷与机谋,其实两者间隔很小,?#36127;?#26159;先有一个念头,便念念相生。”

    齐景龙笑道?#39608;?#33021;够如此坦言,以后成了剑修,剑心走在澄澈光明的道路上,足够在我太徽剑宗挂个供奉了。”

    陈平安问道?#39608;?#27809;劝一劝韩宗主?#20426;?br/>
    齐景龙苦笑道?#39608;?#21149;了,讨了顿骂而已,还能如何。其实我自己不愿意劝,是黄童祖师劝我去劝宗主,长辈所求,不敢推辞。”

    先前齐景龙忘记长椅上的那壶酒,陈平安便帮他拎着,这会儿派上了用场,递过去,“?#20945;?#36825;边的说法,剑仙不喝酒,元婴走一走,赶紧喝起来,一不小心再偷偷摸摸破个境,同样是仙人境了,再仗?#25293;?#32426;小,让韩宗主压境与你?#20889;瑁?#21040;时候打得你们韩宗主跑回北俱芦洲,岂?#24187;?#21705;?#20426;?br/>
    齐景龙接过了酒壶,却没有饮酒,根本不想接这一茬,他继续先前的话题,“印章此物,原是文人案头清供,最是契合自身学问与本心,在浩然天下,读书人至多是假借他人之手,重金?#30422;?#22823;家,篆刻印文与边款,极少将印章与印文一并交由他人处置,所?#38405;?#37027;两百方印章,不管不顾,先有百剑仙印谱,后有皕剑仙印谱,爱看不看,爱买不买,其实最考究眼缘,所?#38405;?#24456;?#34892;模?#21487;若无?#30772;?#37027;么多传闻事迹,小道消息,帮你作为铺垫,让你有的放矢,去悉心揣摩那么多剑仙、地仙剑修的心思,尤其是他们的人生道路,你绝无可能有此成果,能够像现在这样被人苦等下一方印章,哪怕印文不与心相契,依旧会被一清而空。因为谁都清楚,那座绸缎铺子的印章,本就不贵,买了十方印章,只要转手卖出一?#21073;?#23601;可以赚。所?#38405;?#22312;将第一部皕剑仙印谱装订成册的时候,其实会有忧心,担心印章此物,只是剑气长城的一桩小买卖,一旦有了第三拨印章,导致此物?#35946;?#24320;来,甚至会牵连之前那部皕剑仙印谱上边的所?#34892;难识?#20320;并未一条道走到黑,如何耗费心神,全力雕琢下一个百枚印章,而是另辟蹊径,转去售卖折扇,扇面上的文字内容,更加随心所欲,这就类似‘次一等真迹’,不但可以拉拢女子买家,还可以反过来,让收藏了印章的买家自己去稍稍对比,便会觉得先前入手的印章,买而藏之,值得。”

    陈平安说道?#39608;八?#35828;不差。而?#19968;?#26377;一点,我之所以转去做折扇,也希望能够尽可能掩藏用心,免得被剑仙随意堪破,觉得此人城府过深,心生不喜。可如果到了这一?#21073;?#20381;?#26432;?#20154;看破,其实就无所谓了,反正万事不用一?#32922;?#20840;,终究也要给一些回过味来的剑仙,笑骂一句小子贼滑的机会。为何可以不介意?因为我所有的印章与折扇,希望拿到它们的人,从一开?#36857;?#23601;不是针对这一小撮心思最为剔透、人生阅历足够厚重的剑仙前辈。当?#24509;?#20123;?#35828;?#20013;,?#20852;?#30475;破真相却不道破,甚至还愿意收下某枚入得法眼的印章,我更会由衷敬重,有机会的话,?#19968;?#35201;当面说一句‘以贱卖之法?#20979;?#23398;问,是晚辈失礼’。”

    齐景龙点头说道?#39608;八?#34385;周密,应对得体。”

    陈平安重重一拍齐景龙的肩膀,?#23433;?#24871;是去过我那落魄山的人!没白去!白首这小兔崽子就不成,悟性太差,只学到了些皮毛,先前言语,那叫一个转折生硬,简直就?#21069;?#20498;忙。”

    齐景龙破天荒主动喝了口酒,望向那个?#30772;?#26041;向,那边除了剑修与酒水,还有妍媸巷、灵犀巷这些陋巷,还?#34892;?#22810;一?#27815;?#30475;腻了剑仙风采、却全然不知浩然天下半点风土人情的孩子,齐景龙抹了抹嘴,沉声道?#39608;?#27809;个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功夫,你这么做,意义不大的。”

    陈平安沉默许久,最终说道?#39608;安?#20570;点什么,心里边难受。这件事,就这么简单,根本没多想。”

    齐景龙举起酒壶,似乎是想要与陈平安如那酒碗磕碰,与之豪饮。

    结果陈平?#36130;?#31505;道?#39608;?#32769;子在?#30772;?#37027;边十八般武?#25484;?#20986;,费了好大劲,才好不容易蹭来了两壶酒,一壶给了你,一壶?#25351;?#30333;首摸走了,真当我是神仙啊,本事那?#21019;螅?#19968;口气能蹭三壶酒?!”

    齐景龙哦了一声,也不再饮酒。

    齐景龙问道?#39608;?#20808;前听你说要?#30007;湃门?#38065;赶来剑气长城,陈暖树与周米粒又如?#21361;?#33509;是不让两个小姑娘来,那你在信上,可有好好解释一番?你应该清楚,就你那位开山大弟子的?#24895;瘢?#23545;待那封家书,肯定会?#21019;?#22307;旨一般,同时还不会忘记与两个朋友显摆。”

    陈平安笑道?#39608;?#24403;然。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齐景龙点头道?#39608;?#36825;就好。”

    陈平安带着齐景龙走出芥子小天地,?#25353;?#20320;看样东西。”

    白首已经走下?#35835;?#23830;,绕着小山好几圈,总觉得这?#21019;?#19968;块?#35835;?#21488;,自己得请人帮自己画一幅画卷,站在山脚来一幅,坐在凉亭再来一幅,回了太徽剑宗和翩然峰,画轴那么一摊开,旁边那些脑袋还不得一个个倒抽冷气瞪圆眼,就都是白首大剑仙?#20391;侧?#24448;上涨的宗门声望了。所以说靠姓刘的,不太成,还是要自力更生,靠着自家兄弟陈平安,更?#31185;?#20123;。

    白首见两个同样是青衫的?#19968;?#36208;出演武场,便跟上两人,一起去往陈平?#27815;?#22788;。

    白首看到那可怜兮兮的小宅子,顿时心中悲从中来,对陈平安安慰道?#39608;?#22909;兄弟,吃苦了。”

    陈平安一抬腿。

    白?#23383;?#25509;跑出去老远。

    自己都觉得?#34892;?#20002;脸,少年慢悠悠走入宅子,在院子里挑了张本就搁放在屋檐下的?#24043;櫻?#22352;在那儿装大爷。

    一想到说不定?#22902;?#23601;要蹦出个黑?#39063;?#38065;货,白首就很珍惜自己当下的悠闲时光。

    姓刘的,与自己兄弟分明是谈正事,不是那种闲聊瞎扯,少年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所以就不去掺合了。

    陈平安带着齐景龙走入那间摆放了两张桌子的厢房,一张桌上,还有?#24418;创?#30952;彻底的玉竹扇?#29301;?#20197;及许多空白无字的扇面

    ,并无印文边款的素章也有不少,许多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小楷,都是关于印文和扇面内容的草稿。

    隔壁桌上,则是一幅大骊龙泉郡的所有龙窑堪舆?#38382;?#22270;。

    如今的龙泉郡,许多地界,例如老瓷山、神仙坟,还有那些龙窑窑口,依旧云雾重重,哪怕是乘坐仙家渡船路过?#25103;剑?#20381;旧无法窥见全貌。

    齐景龙站在桌边,将酒壶轻轻放在桌上,低头望去,所有龙窑窑口,并非杂?#20063;?#23616;,而是形成了一条弯曲长线,在这条长线之外,稍有距离处,有一个小圆圈,齐景龙指了指?#35828;兀?#38382;道?#39608;?#26159;小镇那口铁锁井?#20426;?br/>
    陈平安点头。

    齐景龙凝视片刻,说道?#39608;?#40857;衔骊珠飞升图。”

    陈平安感叹道?#39608;?#22909;眼光!”

    齐景龙淡然道?#39608;拔一?#20123;符箓阵法,比你眼光好些,不值得奇怪。”

    陈平安啧啧道?#39608;?#29992;一种最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着自己多么的了不起,我算是学到了。”

    齐景龙神色凝重,伸手轻轻抚过那幅地图,眯眼道?#39608;?#21738;怕只?#21019;?#22270;,依旧可以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戾气和杀意,看来最后一条真龙身死道消之际,一定恨不得天翻地覆,山水倒转。”

    陈平安双手笼袖,弯腰趴在桌上。

    齐景龙将那些龙窑名称一个一个看过去,一手负后,一手伸出,在一处处龙窑轻轻抹过,“果然是在那条真龙尸骸之上,以一处处?#24618;?#20851;键窍穴,打造出来的窑口,?#35782;?#27599;一座龙窑烧造而成的本命瓷器,便先天身负不同的本命神通。龙生九子各不同,许多能够传承下来的市井?#23376;錚?#30342;有大学问。先前我逛过龙泉小镇,也去过那座拱桥,以及圣人阮邛在龙须河畔建造而成的剑铺,那不太起眼的七口水井,除了自身蕴含的七元解厄,承担一些佛家因果之外,实则与这条真龙尸骸,遥遥呼应,是争珠之势,当然本意并非真要抢夺‘骊珠’,依旧是?#25925;?#30340;意思更多,并?#19968;姑?#26377;这么简单,原本是在天格局,针锋相对,等到骊珠洞天坠落?#24605;洌?#19982;大骊版图接壤,便巧妙翻转了,瞬间颠倒为在地?#38382;疲?#24182;且加上龙泉剑宗挑选出来的几座西边大?#21073;?#20316;为阵眼,堂堂正正,牵引气运进入七口水井,最终形成了天魁天钺、左辅右弼的格局,大量山水气运?#24202;?#31062;师堂所在神秀山。只说这一口口龙窑的设置,其实与如今的地理堪舆、寻龙点穴,许多简直就是对冲的,但是偏偏能够以天理压地理,真是惊天动地的大手笔。?#28909;?#36825;文昌窑与毗邻武隆窑,?#20945;?#22914;今浩然天下阴阳家推崇的经纬至理,那么在你绘制的这张地图上,文昌窑就需下移半寸,或是武隆窑右迁一寸,?#25293;?#36798;到如今世道的文武相济,只是如此一来,便差了好多意思,不对,牵一发而动全身,肯定是其余窑口,与这两窑环环相扣,是这座冲霄窑?也不对,应该是这座拱璧窑使然,?#19978;У笔?#28216;历?#35828;兀?#36824;是看得模糊,不够真切,应该御风去往云海高处,居高临下,多看几眼的……”

    齐景龙的每一句话,陈平安当然都听得懂,至于其中的意思,当然是听?#24187;?#30333;的,反正就是一脸笑意,你齐景龙?#30340;?#30340;,我听着便是,我多说一个字就算我输。

    齐景龙突然转头问道?#39608;?#20320;的确切生辰八字?不?#24509;?#23616;棋,对我目前而言,还是太难,棋盘太大,棋理太深,?#38405;?#20316;为切入口,才有机会破局。”

    陈平安放了一把瓜子在桌上,还是蹭来的,摇摇头。

    齐景龙皱眉道?#39608;?#20320;已经在谋划破局,怎么就不许我帮你一二?如果?#19968;?#26159;元婴剑修,也就罢了,跻身了上五境,意外便小了许多。”

    陈平安嗑着瓜子,笑道?#39608;?#31649;不着,气不气。”

    齐景龙倒是没生气,坐在?#24043;?#19978;,继续凝视?#25293;?#24133;气象万千的小小升龙图,?#32423;?#20280;手掐诀,同时开始翻阅桌上的两本册子。

    看书的时候,齐景龙随口问道?#39608;凹男?#19968;事?#20426;?br/>
    陈平安说道?#39608;?#31283;当的。”

    齐景龙便不再多问。

    陈平安只是忙着嗑瓜子,那是真的?#23567;?br/>
    后来干脆跑去隔壁桌子,提笔书写扇面,写下一句,八风摧我不动,幡不动心不动。

    想了想,又以更小的楷体蚊蝇小字,写了一句类似旁白批注的言语?#21644;?#20107;过心,皆还天地;万物入眼,皆为我?#23567;?br/>
    手持扇面,轻轻吹了?#30340;?#36857;,陈平安点了点头,好字,离着传说中的书圣之境,?#23492;?#20174;万步之遥,变成了九千九百多步。

    齐景龙转过身,问道?#39608;?#20320;知不知道那位水经山卢姑娘?#20426;?br/>
    陈平安疑惑道?#39608;?#22530;堂水经山卢仙子,肯定是我知道?#24605;遥思?#19981;知道我啊,问这个做什么?怎么,?#24605;?#36319;?#25293;?#19968;起来的倒悬?#21073;?#21487;以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看你不如干脆答应了?#24605;遥?#30334;来岁的人了,总这?#21019;?#20809;棍也不是个事儿,在这剑气长城,酒鬼赌棍,都瞧不起光棍。”

    齐景龙解释了一下,?#23433;?#26159;跟随我而来,是刚好在倒悬山遇到了,然后与我一起来的剑气长城。”

    陈平安一手持笔,换了一张?#24863;?#25159;面,打算再掏一?#25237;?#23376;里的那点墨水,说实话,又是印章又是折扇的,陈平安那半桶墨水不?#25442;?#33633;了,他抬起一手,懒得跟齐景龙说废话,“先把事情想明白了,再来跟我聊这个。”

    齐景龙好似顿悟开窍一般,点头说道?#39608;?#37027;我现在该怎么办?#20426;?br/>
    陈平安都没转头,只是埋头书写扇面,随口道?#39608;?#33021;怎么办,发乎情止乎礼而已,姑娘见你,你就见,别板着脸,?#24605;蟻不?#20320;,又不是欠你什么钱了,见了几次后,哪怕你不愿意主动?#23452;?#20813;得让人误会,这无?#31890;?#21487;最终分别之际,无论是谁先离开剑气长城,你就主动?#23452;?#19968;?#21361;?#36947;一声别即可。你反正如今并无心仪女子,其实可以更加洒脱,你若一味拘谨,她反而容易多想。”

    齐景龙豁然开朗。

    陈平安当下所写,没先前那幅扇面那么一本正经,便有意多了些脂粉气,终究是搁放在绸缎铺子的物件,太端着,别说什么讨喜不讨喜,兴许卖都卖不出去,便写了一句:所思之人,翩翩公子,便是?#20848;?#31532;一消暑风。

    齐景龙瞥了眼扇面题字,?#34892;?#26080;言以对。

    真希望自己能?#35805;?#20808;前那些好话,收回大半。眼前这个走了北俱芦洲一路便当了一路包袱斋的?#19968;錚?#20998;明没少想着挣钱一事!

    ?#20848;?#35768;多念头与念头,就是那般一线牵引,念念相生,文?#26082;?#28044;,陈平安很快又题写了一款扇面:?#35828;?#33258;古无炎暑,原来剑气已消之。

    对这句话比?#19979;?#24847;,陈平安便捻起一?#36466;?#21051;完毕的印章,打开印盒,轻轻钤印在诗句下?#21073;?#21360;文为金风玉露,春草青?#21073;搅较?#23452;。

    如此一来,无论是女子还是男子购买折扇,都可。

    齐景龙笑道?#39608;靶量?#20462;心,顺便修出个精打细算的包袱斋,你真是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陈平安笑呵呵道?#39608;?#20320;在少在这里说风凉话,小心遭报应,我跟你打个赌,我赌卢仙子会送你一枚我篆写的印章或是折扇,如?#21361;俊?br/>
    齐景龙起身道?#39608;?#25105;先走了,还需要去往城头,为太徽剑宗弟子传授剑术。”

    陈平安也没挽留,一起跨过门槛,白首还坐在?#24043;?#19978;,见到了陈平安,提了提手中那只酒壶,陈平安笑道?#39608;?#22914;果裴钱来得早,能跟你遇?#21073;?#25105;帮你说说她。”

    白首嗤笑道?#39608;?#25105;如今又不是真打不过她。只不过她年纪小,练拳晚,又是个小姑娘家家的,我怎么好意?#35760;?#21147;出招,就算赢了她又如?#21361;?#21453;正怎么看都是我输,这才不愿意有第二场武斗。”

    陈平安冷笑道?#39608;?#22909;好说?#21834;!?br/>
    白首立即站起身,屁颠屁颠跑到陈平安身边,双手奉上那只酒壶,“好兄弟,?#22836;?#20320;劝一劝裴钱,莫要武斗了,伤?#25512;!?br/>
    陈平安接过酒壶,一巴掌拍在少年脑袋上,?#23433;还?#22312;甲仗库还是在城头上,多练剑少说话,你这张嘴巴,比?#20808;?#26131;招惹剑仙的飞剑。”

    白首恼火道?#39608;?#38472;平安,你对我放尊重点,没大没小,讲不?#33046;?#20998;了?!”

    陈平安笑道?#39608;?#35060;钱来了之后,你?#19994;?#22905;面喊我一句兄弟,我就认了你这个兄弟,咋样?#20426;?br/>
    白首权衡利弊一番,“兄弟不兄弟的,还是裴钱走了之后,再当吧。”

    陈平安讥笑道?#39608;?#30631;你这怂样。”

    白首双手并拢掐剑诀,仰头望天,“大丈夫顶天立地,不与小姑娘做意气之争。”

    陈平安笑了笑,揉了揉少年的脑袋。

    ?#20852;?#38506;在齐景龙身边,挺不错,不然师徒都是闷葫芦,不太好。

    陈平安把齐景龙送到宁府大门口那边,白首快步走下台阶后,摇晃肩头,?#20197;擲只?#36947;?#39608;?#23601;要问拳喽,你一拳我一拳呦。”

    陈平安无奈道?#39608;安还?#31649;?#20426;?br/>
    于是齐景龙对白首道?#39608;?#36825;些大实话,可以搁在心里。”

    齐景龙转身,对一旁的纳?#23478;?#34892;作?#26223;?#21035;。

    白首见着了,只得站在远处,跟着姓刘的一起作揖抱拳。

    师徒二人离开城池去往甲仗库那边。

    陈平安和纳?#23478;?#34892;并肩而行,?#20808;?#24494;笑道?#39608;?#23567;姐闭关之前,让我与姑爷捎句话,就两个字,别输。”

    陈平安如释重负,低声道?#39608;?#37027;我就知道出手的轻重了。”

    关于自己和郁狷夫的六?#31216;?#39048;高度,陈平安心中有数,到达狮子峰被李二叔叔喂拳之前,确实是郁狷夫更高,但是在他打破瓶颈跻身金身境之时,已经超出郁狷夫的六境武道一筹。

    ?#37096;?#26361;慈这位陈平安默默追赶之人,其余?#30475;?#27494;夫,只要是同境之争,陈平安不想输,也不可以输。

    至于曹慈,哪?#38470;?#26469;再输三场,甚至是三十场,只要曹?#28982;?#24895;意出拳,那么陈平安便会出拳不停,心气绝不下?#39038;?#27627;。

    我心之神往处,是齐先生的学问,是崔诚的拳意,?#21069;?#33391;曾经?#20498;?#30340;强者之大自由,?#35782;?#22823;道之上,我心中并无敌手,唯有陈平安与陈平安为?#23567;?br/>
    纳?#23478;?#34892;微微讶异,转头望去。

    陈平安笑着点头,意气风发,拳意昂然。

    于是陈平安之后在病榻上躺了足足半个月。

    然后在城头之上,那个扎了个包子头发髻的女子,啃着烙饼,她先前已经传出消息给城池那边,明明白白说了希望与陈平安?#20889;?#19977;场,结果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听?#30340;?#24220;那个二掌柜托病不出半个月了,她?#34892;?#38663;惊,天底下真有这么不要脸的?#30475;?#27494;夫啊?

    是不是曹慈?#31508;?#35828;错了话,?#37096;创?#20102;人?不然曹慈怎么会?#30340;?#23681;数相差不多的天下武夫,就是他曹慈独自前行,身后紧跟陈平安,与此外你郁狷夫在内所有人,三者而已?

    关键是曹慈只要愿意开口言语,从来无?#28909;?#30495;,既不会多说一分好话,也不会多说一丝坏话,最多就是怕她郁狷夫心气受损,曹慈?#25490;?#30528;性子多说了一句,算是提醒她郁狷夫。

    “陈平安韧性尤其强大,并?#23452;?#30340;武道会走得极其沉稳踏实,只要今日输他一?#21361;?#27492;后极有可能便是次次皆输,说不定我也不例外,所以武学路上,根本不会给陈平?#27815;?#21040;我身边的机会。”

    郁狷夫猛然起身,就陈平安这种人,也有?#30690;?#35753;曹?#28909;?#27492;?#25991;肯?#30475;?!

    明明有同辈武夫光明正大邀?#21073;?#20559;偏有拳不出,你要留着当饭吃吗?!

    难不成是忌惮我郁狷夫的那点家世背景?只是因为这个,一位?#30475;?#27494;夫,便要束手束脚?

    郁狷夫吃完烙饼,?#25484;?#27700;壶放入包裹,没有背在身上,让剑仙苦夏帮着看管,她独自向城头北边奔去,一跃而上,最终在城头边缘一?#25945;?#20986;,脚踩城?#21073;?#24448;大地狂?#32423;?#21435;。

    离地数十丈之时,一脚重重蹬在墙上,如箭矢掠出,飘然落地,往城池那边一路掠去,气势如虹。

    不知是哪位剑仙率先泄露了天机,不等那位女?#28216;?#22827;入城,城池里边,不同街巷的大小赌庄,生意就已经兴隆起来,人人打了鸡血一般,比起海市蜃楼那边只是奔着挣钱养飞剑去的演武押注,哪怕当下这个押注钱财更少,却让人更加雀跃,好似过年一般,一句句买定离手、赌大赢大、一笔赚个小媳妇,五花八门的押注,此起彼伏,热闹非凡,还有一些昧着良心的坐庄,还可以押注那个二掌柜赢拳之后,会不会与那郁?#24352;?#23376;打得对了眼,勾?#21363;?#30524;的,?#24066;?#30456;惜,然后一个没隐藏好男人心思,就被宁姚?#21019;?#19968;顿。

    至于那位郁狷夫的底细,早已被剑气长城吃饱了撑着的大小赌棍们,查得干干净净,一清二楚,简而言之,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尤其是那个心黑奸猾的二掌柜,必须?#30475;?#20197;拳对拳,便要白白少去许多坑人手?#21361;?#25152;以绝大多数人,依旧押注陈平安稳稳赢下这第一场,只是赢在几十拳之后,才是挣大挣小的关键所在。但是也?#34892;?#36172;桌经验丰富的赌棍,心里边一直犯?#27490;荊?#22825;晓得这个二掌柜会不会押注自己输?到时候他娘的岂不是被他一人通?#38381;?#24231;剑气长城?这种事情,需要怀疑吗?如今随便问个路边孩子,都觉得二掌柜十成十做得出来。

    郁狷夫入城后,越是临近宁府大街,便脚?#25509;?#24930;愈稳。

    结果?#20154;?#19968;到大街那边,就发现道路两边蹲满了人,一个个看着她。

    郁狷夫?#34892;?#30097;惑,两位?#30475;?#27494;夫的?#20889;?#38382;拳,至于让这么多剑修观战吗?

    剑仙苦夏与她说的一些事情,多?#21069;?#24537;复盘陈平?#33485;?#20808;的那大街?#24700;剑?#20197;及一些传闻。

    剑仙苦夏本就不是?#19981;?#22810;说话的人,?#30475;?#19982;郁狷夫言语,都是力求言之有物,?#35782;?#19968;些乌烟瘴气的小道消息,郁狷夫还是从一个名?#20804;?#26522;的少女剑修那边听来。

    郁狷夫一路前行,在宁府大门口停?#21073;?#27491;要开口说话,蓦然之间,哄然大笑。

    郁狷夫皱了皱眉头。

    她环顾?#38393;埽?#28982;后发现?#36127;?#25152;有人都望向了自己擦肩走过的一处墙头,那边蹲着一个胖子、一个精瘦少年、一个独臂女子、一位俊俏公子哥,还有一个正在与人窃?#36816;?#35821;的青衫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缓缓起身,笑道?#39608;?#25105;就是陈平安,郁姑娘问拳之人。”

    郁狷夫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戏耍我郁狷夫?!

    这些剑修为?#25105;?#20010;个配合此人?先前是人人故意眼神都不去瞧这陈平安?

    陈平安独自走到大街上,与郁狷夫相距不过二十余?#21073;?#19968;手负后,一手摊掌,轻轻伸出,然后笑望向郁狷夫,下压了两次。

    郁狷夫瞬间心神凝聚为芥子,再无?#24189;睿?#25331;意流淌全身,绵延如江?#21451;?#29615;流转,她向那个青衫白玉簪好似读书人的年轻武夫,点了点头。

    眼前这?#19968;錚?#36824;算有点武夫气度。

    陈平安问道?#39608;?#38382;拳在不在多?#20426;?br/>
    郁狷夫沉声道?#39608;?#36825;第一场,那我们就各自倾力,互换一拳?#20426;?br/>
    陈平安笑道?#39608;?#20320;先出一拳,我扛住了,再还你一拳,扛不住,自然就是输了。然后以此反复,谁先倒地不起,算谁输。”

    郁狷夫干脆利落道?#39608;?#21487;以!半个月后,打第二场。前提是你伤好了。”

    这是他自找的一拳。

    此言一出,口哨声四起。

    显而易见,那位郁家姑娘,白白等了二掌柜半个月,还是?#34892;?#19981;太开心的嘛。

    这都不算什么,竟然还有个小姑娘?#26432;?#22312;一座座府邸的墙头上,撒腿狂?#36857;?#25970;锣震天响,“未来师父,我溜出来给你鼓劲来了!这锣儿敲起来贼响!我爹?#20848;?#39532;上就要来抓我,我能敲多久是多久啊!”

    晏胖子脑袋后仰,一撞墙壁,这绿端?#23601;罰?#35828;话的时候能不能先别敲锣了?很多凑热闹的下五境剑修,真听不见你说了啥。

    陈平?#27815;?#22836;望向郭竹酒,笑着点头。

    一瞬间。

    郁狷夫拳罡大震。

    有一位此?#24043;?#24196;注定要赢不少钱的剑仙,喝着竹海洞天酒,坐在墙头上,看着大街上的对峙双?#21073;?#19968;低头,任由那嚷着“陶文大剑仙让让唉”的?#23601;方偶?#19968;点,一跨而过。

    一拳过后。

    其?#30340;?#24597;是许多对郁狷夫心存轻视的地仙剑修,都皱起了眉头。

    这小姑娘,好重的拳。

    那个原先站着不动的陈平安,被直直一拳砸?#34892;?#33179;,倒飞出去,直接摔在了大街尽头。

    大街之?#25103;?#38647;声势大作,除了那些岿然不动的元婴剑修,哪怕是金丹剑修,都需要?#36861;?#20197;剑气抵御那份四散拳意。

    陈平安躺在地上片刻,坐起身,伸出大拇指擦?#31859;?#35282;血迹,摇摇欲坠,依旧是站起身了。

    有不少剑修嚷嚷道不行了不行了,二掌柜太托大,肯定输了。

    这拨人,显然是押注二掌柜几拳打了个郁狷夫半死的,也是经常去?#30772;?#28151;酒喝的,对于二掌柜的人品,那是极其信任的。

    但是连同陈平安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想?#21073;?#37027;个郁狷夫转身就走,朗声道?#39608;?#31532;一场,我认输。半月之后,第二场问拳,?#24509;?#35762;究,随便出拳。”

    做买卖就没亏过的二掌柜,立即顾不得藏藏掖掖,大声喊道?#39608;?#31532;二场接着打,如?#21361;俊?br/>
    郁狷夫停下脚?#21073;?#36716;头说道?#39608;?#20320;心目中的武夫问拳?就是这般场景?#20426;?br/>
    陈平?#27815;?#22836;吐出一口血水,点点头,沉声道?#39608;?#37027;现在就去城头之上。”

    郁狷夫能说此言,就必须敬重几分。

    ?#30475;?#27494;夫应该如何敬重对手?自然唯有出拳。

    郁狷夫看?#25293;?#20010;陈平安的眼神,以?#20843;?#36523;上内?#33485;?#34255;的拳架拳意,尤其是某种稍纵即逝的?#30475;?#27668;息,当初在金?#23383;?#21476;战场遗址,她曾经对曹慈出拳不知几千几万,所以既熟悉,又陌生,果然两人,十分相似,又大不相同!

    “陈平安,不管你信不信,我?#38405;?#24182;无任何?#30342;梗?#21482;是问拳而已,但是你我心知肚明,不分生死,只分胜负,那种不痛不痒的点到为止,对于双方拳法武道,其实毫无意义。”

    郁狷夫问道?#39608;八阅?#19981;能不去管剑气长城的守关规矩,你我之间,除了不分生死,哪怕打碎对方武学前程,各自无悔?!”

    陈平安缓缓卷起袖管,眯眼道?#39608;?#21040;了城头,你可以先问?#22763;?#33510;夏剑仙,他敢不敢替郁家老祖和周神芝答应下来。郁狷夫,我们?#30475;?#27494;夫,不是我只管自己埋头出拳,不顾天地与他人。即便真有那么一拳,也绝对不是今天的郁狷夫可以递出。说重话,得有大拳意才?#23567;!?br/>
    郁狷夫沉默无言。

    陈平安双臂一震,袖管舒展,微笑道?#39608;爸?#21097;下最后一场,随时随地恭候。”

    一处墙头上的郭竹酒已经忘了敲锣,抬起手肘擦了?#28860;?#22836;汗水,然后重重摇晃手中棒?#24120;?#24863;慨道?#39608;?#22826;强了,我师父太强了,竟是连一招半式都不用,便能以言语?#35828;校业?#36947;心,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武学巅峰,大道之巅!了不得,我找了一个了不得的师父啊……”

    然后小姑娘就?#36824;?#31292;剑仙扯着耳朵带回了?#25671;?br/>
    陈平安心中哀叹一声。

    果不其然,原本已经有了去意的郁狷夫,说道?#39608;?#31532;二场?#22993;?#25171;过,第三场更不着急。”

    陈平安刚要说?#21834;?br/>
    那些差点全部懵了的赌棍连同大小庄家,就已经帮着二掌柜答应下来,若是平白无故少打一场,得少挣多少钱?

    ?#35835;?#23830;凉亭内,宁姚皱眉道?#39608;?#30333;嬷嬷,凭什么我的男人一定要帮她喂拳,答应打一场,就很够了,对吧?#20426;?br/>
    老妪伸手握住自己小姐的手,轻轻拍了拍,轻声笑道?#39608;?#26377;什么关?#30340;兀?#22993;爷眼中,从来只?#20852;?#30340;那位宁姑娘啊。”

    宁姚嘴角翘起,突然?#25307;?#25104;怒道?#39608;?#30333;嬷嬷,这是不是那个?#19968;?#26089;早与你说好了的?#20426;?br/>
    老妪学自家小姐与姑爷说话,笑道?#39608;?#24590;么可能。”

    宁姚站起身,又闭关去了。

    她的闭关出关,似乎很随意。

    但是老妪却无比清楚,事实就是如此。

    小姐此次闭关,其实所求极大。

    因为她是剑气长城的万年唯一的宁姚。

    今天陈三秋他们都很默契,没跟着走入宁府。

    大门关上后,陈平安伸手捂嘴,摊开手掌后,皱了皱眉头。

    看来城头之上的第二场问拳,?#37096;?#20197;神人擂鼓式成功开?#32456;?#31181;情况不谈,自己必须争取百拳之内就结束,不然越往后推移,胜算越小。

    纳?#23478;?#34892;说道?#39608;?#36825;小姑娘的拳法,已得其法,不容小觑。”

    陈平安笑道?#39608;安?#36807;她还是会输,哪怕她一定会是一个身形极快的?#30475;?#27494;夫,哪怕我到时候不可以使用缩地符。”

    陈平安跻身金丹境之后,尤其是经过剑气长城轮番上阵的各种打熬过后,其实一直不曾倾力奔走过,所以连陈平?#27815;?#24049;都好奇,自己到底可以?#30333;?#24471;”有多快。

    然后陈平安?#34892;?#26080;?#21361;骸爸?#19981;过今天过后,哪怕我赢了之后的两场,剑气长城都要有一拳倒地陈平安的说法了。”

    纳?#23478;?#34892;摇摇头。

    陈平安疑惑道?#39608;安?#20250;?#20426;?br/>
    纳?#23478;?#34892;笑道?#39608;?#31449;着不动陈平安,一拳倒地二掌柜。”

    陈平安停下脚?#21073;?#36716;身跑向大门口,转头笑道?#39608;?#32435;?#23478;?#29239;,万一宁姚问起,就说我被拉着喝酒去了。”

    不行,他得赶紧去?#30772;?#37027;边,杀一杀这股歪风邪气。

    返回城头之上的郁狷夫,盘腿而坐,皱眉深思。

    剑仙苦夏问道?#39608;?#31532;二场还是会输?#20426;?br/>
    郁狷夫点头道?#39608;爸?#35201;被他用对付齐狩的那一拳打中我,就等于分出了胜负,我在想着破解之法,好像很?#36873;?#25105;如今的出拳与身?#21361;?#36824;是不够快。”

    剑仙苦夏不再言语。

    郁狷夫说道?#39608;?#37027;人说的话,前辈听到了吧?#20426;?br/>
    剑仙苦夏点头,这是当然,事实上他非但没有用掌管山河的神通远看战场,反而亲自去了一趟城池,只不过没露面罢了。

    郁狷夫说道?#39608;?#31532;二场其实我真的已经输了。”

    苦夏疑惑道?#39608;?#20309;解?#20426;?br/>
    郁狷夫举目远眺那座城池,?#20843;?#38472;平安哪怕在剑气长城,不远处就有师兄左右,依旧可以对自己的言语负责,无需问过左右答应不答应,我敢断言,左?#30097;?#33267;根本就不会观战。我却不行,?#28909;?#21069;?#19981;?#19981;放心我,会?#37027;?#31163;开城头,免得我有意外,我若是真有意外,我家老祖,还有周老剑仙,确实不会管我郁狷夫当初的?#20449;担?#26089;晚都会?#34892;?#21160;作,报复对?#21073;?#26368;少心中都会?#34892;?#30105;瘩,即便暂时不会出手,大道漫长,人生路远,将来一有机会,仍旧会落井下石,甚至是直接出手。因为在他们眼里,我如今依旧是晚辈,但是那个陈平安,哪怕是在大剑仙左右心中,以及其余他身边所有?#35828;?#20013;,应该都已经足可说些‘重?#21834;!?br/>
    剑仙苦夏更加疑惑,?#20843;?#35828;道理确实如此,可?#30475;?#27494;夫,不?#20040;看?#21482;以拳法分高下吗?#20426;?br/>
    郁狷夫摇头道?#39608;懊徽?#20040;简单,曹?#20154;倒?#21482;要能?#36135;?#36523;十境,那么第一层气盛的底子,往往就可以决定一位武夫,这?#27815;?#21040;底能否跻身传说中的十一境。早早踏入那个归真范畴,绝非好事。曹慈这些年就一直在思虑这个气盛境界,应该如何打底子,所以他挑选了一个最有意思的选择。”

    饶是剑仙苦夏这般不愿意理会俗世纷争的剑修,都?#34892;?#22909;奇,“那曹慈的选择,怎么个有意思?#20426;?br/>
    郁狷夫双拳撑在膝盖上,“三教诸子百家,如今曹慈都在学。所以当初他才会去那座古战场遗址,揣摩一尊尊神像真意,然后一一融入自身拳法。”

    剑仙苦夏摇摇头,“疯子。”

    郁狷夫抬起一臂,伸手指了指那座城池,“那个陈平安,也很奇怪。可能是我的错觉,虽然他今天在大街上,一拳未出,但是?#19968;?#26159;觉得,他与曹慈,?#27492;?#26159;一条路上,实则两人方向截然相反,各自走向一处极端最远处。”

    剑仙苦夏笑道?#39608;?#20250;不是你想多了。”

    郁狷夫神色复杂道?#39608;?#25105;希望如此!又不希望如此!”

    城池那边。

    陈平?#27815;?#21040;?#30772;?#37027;边,结果发现齐景龙和白首正与两位女子同桌,只有齐景龙在吃阳?#22909;媯?#20284;乎?#37027;椴徽?#30340;。

    齐景龙抬起头,“?#37327;?#20108;掌柜帮我扬名立万了。”

    陈平安呵呵一笑,转头望向那个水经山卢仙子。

    齐景龙犹豫片刻,说道?#39608;?#37117;是小事。”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海洋剧场现金游戏 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竞彩2串1投资计划表 邯郸胡乐麻将免费挂 分分pk10精准在线计划 波克捕鱼手机版 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 山西11选5平台网站 上证指数多少 今日头条极速版破解赚钱 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湖南麻将技巧顺口溜 王者捕鱼官网下载游戏下载 四大行是怎么赚钱的 后三万能99%中奖率 贵州麻将新手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