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剑来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规大矩和鸡毛蒜皮
    (第二章。)

    竹简们安安静静躺在院墙上,跟主人一起晒着初春时分的温暖阳光。

    然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董水井。

    当初不愿意跟随李宝瓶三位同窗,一起远游大隋的质朴少年,董水井选择留在小镇,而石春嘉,那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则选择跟随家族一起迁去大骊京城。

    留在齐先生学塾的最后五人,就此分道扬镳,天各一方。

    见到是董水井后,陈平安赶紧让他进院子坐下,粉裙女童手脚伶俐地搬出了点心吃食,董水井?#34892;?#25304;谨,还?#34892;?#38590;为情,像是个犯了错的蒙童,坐在学塾等待先生的责罚。

    陈平安真没觉得董水井?#31508;?#30041;在小镇,就是错的。

    远游路上,有次晚上被胆子小的李槐喊去一起拉屎,听李槐闲聊说起过董水井的身世,都说之所以取名为董水井,是因为他娘亲怀着他的时候,挺着大肚子去铁锁井那边挑水,结果一弯腰就把董水井给生了下来,因此沦为学塾同窗们的笑柄,董水井从来不刻意解释什么,别人说笑就随他们去。

    至于董水井和?#36136;?#19968;都?#19981;?#26446;槐姐姐的事情,陈平安更是一清二楚,至于真假,陈平安不太?#34892;?#36259;。

    隔壁宋集薪早早说过,小镇像他们这么大的?#19968;錚?#31119;禄街桃叶巷那边的少爷们,早就有了通房丫鬟,骑龙巷杏花巷那边的,说不定媒婆都?#20011;?#24110;着物色对象了,再大个一两岁就当了爹,在小镇实属正常。至于泥瓶巷这类最底层穷困的巷子,男人打光棍到三四十岁都有可能。

    董水井简单聊了一些小镇新学塾的事情,陈平安就跟着说了些游学趣事,没敢说太光怪陆离的事情,怕董水井多想,毕竟人老实,不代表就是缺心眼。

    董水井得知小镇将来会有自己的驿站,他就跟陈平安讨要了大隋山崖书院的?#30007;?#22320;?#32602;?#23569;年很高兴,说一定要给李宝瓶他们三个写信。陈平安?#34892;?#29369;豫,他知道驿站?#30007;?#19968;事,寄的是家书信件,更是真金白银,董水井如今孤苦无依,未必承担得起,但是陈平?#27815;?#21518;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这件事情默默记在心里。

    董水井开心离去。

    青衣小童啧啧道:“这傻大个还算不错,?#19968;?#20197;为是跑来找老爷蹭吃蹭喝的。他要是敢开口……”

    他下意识望向陈平安,把到嘴边的?#25226;?#22238;肚子,改口道:“那我就好言相劝,一定好好跟他讲道理,说做人要将心比心。”

    陈平安笑?#25490;?#20102;?#37027;?#34915;小童的脑袋,“难为你了。”

    正月初二,小镇风俗是开始拜年走亲戚。

    陈平安没亲戚可走,就干脆带着两个小?#19968;?#21435;往落魄山。

    落魄山位于大郡龙泉的西?#25103;?#21521;,附近三座山头大小不一,只是规模都远远比不过落魄?#21073;?#20998;别叫跳鱼?#21073;?#25206;摇麓和天都峰,各自被大骊以外的仙家势力买下,为了营造出别具一格的府邸,在去年末的除夕夜之前,仍是热火朝天,昼夜不息。

    今天陈平安三人路过天都峰的时候,山峰总算安静了。

    这一年时间里,各大山?#32602;?#19968;座座府邸宫观,亭台楼榭,庭院高阁,?#32467;?#35266;景大坪,悬浮于两山之间的索道长桥,等等,一处处千奇百怪的豪奢建筑,在山林之间拔地而起,让人叹为观止。

    至于陈平安名下落魄山的开?#21073;?#22240;为几乎全是大骊工部的既定开销,加上他这位山主,并没有额外的建造需要,所以虽然山大地大,反而显得比较寂寥,有山神坐镇的落魄?#21073;?#23578;且如此,那么宝箓山和彩?#21697;濉?#20185;草山就更不用提了,死气沉沉,让附近山?#29359;?#36131;监工的各家修士,每次眺望邻居,都觉得好笑。

    有大钱买?#21073;?#27809;小钱开?#21073;?#36825;也太荒诞了。

    在陈平安他们临近自家山头后,魏檗又神出鬼没地出现。

    陈平安递给魏檗一个小袋子,里头装着一颗上等蛇胆石,让魏檗帮忙送给那条来自棋墩山的凶悍黑蛇。魏檗笑着收下这笔压岁钱,说一定送?#21073;?#32477;不贪墨。

    一起登?#21073;?#38472;平安问了魏檗关于学塾的事情,魏檗当然比董水井要知道更多内幕,娓娓道来,原来是龙尾溪陈氏开办的家族学塾,不过对所有人都开放,而且不收取?#39759;?#36153;用,便是许多年幼的卢?#38386;?#24466;遗民,都可?#36234;?#20837;学塾读书,这就等于一下子挽救了数十条性命,否则那些体?#28165;?#24369;的孩子,能否熬过去年的寒冬,还真不好说。

    随着龙泉郡的蒸蒸日上,还有大量从附近州郡迁移而来的家族,多是不缺钱不缺人的郡望大族,在小镇和周边大肆购买宅屋、土地,一掷千金,福禄街、桃叶巷的大宅院,当然是首选,如今就连骑龙巷、杏花巷一带,许多老宅都纷纷更换了主人。

    短短一年时间,学塾就有了一百多位学子,教书先生俱是声望卓著的文豪大儒。

    说到这里,魏檗笑问道:“是不是觉?#33945;?#40481;焉用?#30528;?#20992;?那些平时架子极大的读书人,为何愿意背井离乡,跑来这里吃苦?#32602;?#32780;且他们传道授业的对象,还只是一帮孩子和少年?#20426;?br/>
    陈平安点了点?#32602;?#38382;道:“是龙尾溪陈氏花了很多钱?#20426;?br/>
    魏檗哈哈大笑,摆手道:“还真不是钱的事情,那些饱读诗书的先生当中,贤人就有两个,怎么可能图钱。他们啊,是希冀着进入披云?#21073;?#22240;为山上即将出现一个名为林鹿书院的有趣地方。”

    青衣小童在一旁打岔问道:“你之?#20843;底?#22312;披云?#21073;?#35813;不会是林鹿书院打杂的吧?#20426;?br/>
    “去去去,一边待着凉快去,我跟你家老爷?#22902;?#19979;大事呢。”

    魏檗做出?#26377;?#39537;赶的姿态,然后继续跟陈平安说道:“其实瞎子都看得出来,大骊所谋甚大,林鹿书院明摆着是要跟大隋山崖书院唱对台戏的,一旦大骊南下顺利,大隋洪氏覆灭亡族,观湖书?#20843;?#20197;越早进入林鹿书院,就越有可能跻身为‘从龙之臣’。”

    “没办法,读书人想要施展抱负,经国济民,你得在庙堂上有一把?#24043;印?#21542;则就全是纸上谈兵。当然,挤不进官场,退一?#21073;?#31351;则独?#30772;?#36523;,做好学问也不差,在地方上传道授?#25285;?#25945;化百姓,引?#27982;穹紓?nbsp; 也行,可比起前者,毕竟?#25293;?#20102;些。”

    院之外,宝瓶洲第二座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的名额,必然要落在林鹿书?#21644;?#19978;。”

    魏檗一席?#20843;?#24471;云淡风轻,登山的时候,?#34903;?#22823;袖摇晃不已,如两朵?#33258;破?#24448;?#32467;邸?br/>
    看得背着书箱的粉裙女童目不转睛,她想象着?#38498;?#33258;家老爷?#19981;?#26159;这般风?#20439;?#28982;。

    陈平安突然问道:?#25300;?#27287;,你如今是山神了吗?#20426;?br/>
    魏檗会心笑道:“陈平安,我一直在等你问这个问题。”

    青衣小童?#36130;沧歟?#28385;脸不屑。

    山神?

    ?#19968;?#26377;一个统御大江的水神兄弟呢。

    魏檗抬手?#36214;?#25259;云山那边,“我如今暂?#31508;桥?#20113;山的山神。”

    跟粉裙女童并肩而行的青衣小童,偷偷摇头?#25991;裕?#20316;妖作怪。

    魏檗补充了一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披云山很快会破格升为大骊的北岳。”

    陈平安停下脚?#21073;?#38382;道:“北岳?不是南岳吗?#20426;?br/>
    魏檗摇?#32602;?#23601;是北岳。”

    粉裙女童哇了一声,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仰?#21073;?#20116;岳正神,那真是好大的一尊神祇了,何况还是大骊王朝的大岳神灵。

    青衣小童咽了?#22763;?#27700;,润了润嗓子后,快步走到魏檗身边,抬头微笑道:?#25300;?#20185;师,走路累不累啊,需不需要坐下来歇息?我帮你老人家揉揉肩膀?#20204;?#33151;?#20426;?br/>
    魏檗笑眯眯道:“呦呵,怎么不跟我抬杠啦?#20426;?br/>
    青衣小童一脸正气道:?#25300;?#20185;师!你是我家老爷的好哥们好兄弟,我跟老爷是一家人,那么咱俩就是半个朋友,这么说合适不合适,魏仙师?#20426;?br/>
    魏檗伸手拧着这条小水蛇的?#33251;眨?#21170;道不小,“调皮。”

    青衣小童笑容僵硬,不敢反抗。

    没法子,如果魏檗没骗人,那么如今他和老爷都算是寄人篱下,哪怕陈平安拥有山头再多,只要还是身处龙泉郡,一样需要仰人鼻息。作为高高在上的山岳正神,打个喷嚏都能让辖境内的山峰抖一抖,截留灵气、挖掘山根等等行径,信手拈来,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魏檗笑问道:“神秀山那边,动静很大,哪?#38470;?#22825;?#22993;?#26377;中断开山事宜,陈平安,你要不要去瞅几眼,很有意思的。”

    陈平安?#34892;?#26399;待,使劲点头道:“好啊,之前就一直想去看。”

    魏檗吹了一声口哨,很快山上传来一阵声响,动静越来越大,最终一条腹部生出一根金线的巨大黑蛇,?#25105;?#32780;至,出现在他们视野当中,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都?#34892;?#32039;?#29275;?#34527;龙之属,同类相残再正常不过,而且这条黑蛇?#20011;?#26159;名副其实的崭露头角,展现出走江化蛟的资质。

    谱系庞杂的蛟龙之属遗种,许多修出人身并且跻身七八?#22330;?#29978;至是九境的强悍大妖,甚至连半点化蛟的迹象都没?#23567;?br/>
    青衣小童经常念叨它们修行靠天?#24120;?#24182;非全是自身懒惰的借口,他最少有一半是对的。

    魏檗将那只袋子抛给黑蛇,“陈平安送你的压岁钱,不用急着?#36234;?#32922;子。接下来你载着我们去往神秀山。”

    黑蛇一双眼眸极为平静,没有半点挣扎抗拒,缓缓垂下头颅,表现出足够的温驯善意。

    一行四人站在黑蛇的身躯上,翻过落魄?#21073;?#20174;北麓下?#21073;?#26399;间黑蛇小心翼翼绕过了山神庙。

    离开棋墩山到达落魄山之后,性情暴戾的黑蛇?#20011;?#25910;敛了太多。

    ?#36828;?#26131;见,魏檗功莫大焉。

    一路?#35813;?#25512;进,白衣飘飘的魏檗指着远处山脚的一群人,笑着解释道:“那些是精于机关术的墨家子弟,还有几个擅长堪舆风水的阴阳家术士,都被聘请来到龙泉郡大山之?#23567;?#36825;两帮人经常一起出现,配?#31995;?#22825;衣无缝,是开山立派、打造神仙府邸必须用得着的关键人物。”

    之后在一处半山腰,他们看到几头庞然大物的灰色蛤蟆,肚?#22812;墓模?#38634;白一片,正在缓缓向山上挪动。

    原来它们是能够在肚子里容纳数万斤江河之水的吞江蛤蟆,到了山上,只需要对着开凿完毕的水池,张开大嘴,水源就会源源不?#31995;?#28044;入池塘。

    还有一种体型稍小的?#34532;埽?#34987;?#22378;?#20026;开路?#31119;?#32922;皮坚韧至极,一路爬行,可?#38405;?#21387;出一条宽度适宜的平整山路。

    不过魏檗所?#30340;?#20960;头大骊朝廷豢养的年幼搬山?#24120;?#27809;能看到。

    然后在黄花峰一带,陈平安他们遇到了一群道士,正指挥着一尊尊身高两丈的?#24179;?#21147;士,开山破土,搬运巨石。

    原来打造洞天福地,几乎绕不过道家符箓派修士,在他们手中,一张张符纸落地即化为傀儡,灵智稍开,能够听从一些最?#26234;?#31616;单的指令,听命行事,不用休息睡觉,直到耗尽灵气为止,就?#36828;?#21464;作一堆符纸?#21307;?br/>
    魏檗带着陈平安去了?#23435;?#26704;?#21073;?#21738;怕是在山脚远远望去,仍是会让人觉得蔚为壮观,因为这条绵延山脉的整个山?#32602;?#37117;被削平了。等到黑蛇载着他们登上那块?#23601;?#39134;扬的大坪,听人介绍,才知道这块山坪占地得有方圆四五里,将来会成为一座“渡口?#20445;?#21482;是山下百姓的渡口,是乘舟泛水,山上修士的渡口,多是泛海,?#22378;?#30340;海。至于“大船”为何物,魏檗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过了梧桐?#21073;?#36317;离神秀山就不远了,中间只隔着一座挂在陈平安名下的宝箓?#21073;?#21644;一位南涧国修士买下的牛角?#21073;?#29275;角山不高,山势显得很敦厚,从山脚到山顶,一栋栋建筑?#26469;?#32501;延递进。

    魏檗跳下黑蛇背脊,让陈平安都下来,然后?#24895;?#40657;蛇留在山脚别?#21494;?br/>
    山?#25490;品?#24748;?#25671;?#21253;袱斋”三字?#21494;睿?#37329;光?#30828;印?br/>
    魏檗是内里行家,边走边说:“此处既是典当行,?#36136;?#21476;玩店,无奇不有,什么都可以卖,什么都可以买,只要价格谈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创始人最早是个穷酸野修,只能背着个包袱,装着一堆破烂各地奔波,?#23396;虻孤簦?#36186;取差价,飞黄腾达之后,就干脆取了名字叫包袱斋。牛角山是他们一家分铺,每栋楼出售的古董珍玩,种类都不同。如今楼盖得差不多了,就是货物?#26049;?#26469;很小一部分,应该是等梧桐山渡口的建成,才好大规模运送。”

    牛角山上上下下,不管是包袱斋的实权管事,还是来此游历观光的散修野修,见到了这位即将成为大骊山岳大神的白衣男子后,毕恭毕敬,?#25512;?#24471;近乎谄?#35851;拔ⅰ?#25152;以一路畅通无阻,包袱斋甚至专门走出一位气态?#21917;?#30340;妇人,亲自为他们带?#32602;?#35762;解一栋?#23433;?#23453;楼的珍玩。

    陈平安大开眼界,在“一片楼”内,其中搁放有一种特殊的青词诗文罐,篆刻有出自道家典籍的青词文章,有七个,高的?#23492;?#26377;半人高,矮的也有一臂长,据说里头装有泉水,全部是从天下百大名泉之中汲取而来,泉水澄澈如玉,流淌如虹,最适宜煮茶待客。

    “人可以一日无谷,不可一日无水,水为食精。所以世人所谓的入乡随俗,饮水第一。”

    “我们包袱斋,有专门修士去精准测量各地泉水,用银制小方斗,和一杆小秤,?#30772;?#37325;量,轻、清、甘甜,三者具?#31119;?#25165;能收纳储藏于这些青?#20351;蓿?#19981;敢说是琼浆玉?#28023;?#20294;是可以保证灵气充沛,每一斤泉水,皆绝不流于世俗。”

    妇人虽不姿容绝美,但是嗓音温柔,宛如泉水叮咚,悦耳动听。

    在?#30333;?#35266;楼”内,他们?#23853;?#36328;入门槛,就看到一组?#28909;?#39640;的画卷屏风,上边绘有十二位绝色美人,俱是拣选一洲或是一国之地的绝色美人,出自丹青圣手的笔下,更加出奇的地?#21073;?#22312;于那些美人活灵活现,或低?#29359;?#29748;,袖如流水,或托腮凝望而来,或持?#32469;说?#23047;憨动人。

    一眼望去,满屏绝色,各有千秋,美不胜收。

    还有绘有二十节气的气候屏风,那幅惊蛰,即是电闪雷鸣的景象,清明时节,则小雨纷纷,中秋时分满月悬空,光?#36816;?#27905;。

    种种奇?#27982;?#24819;,?#38376;?#35266;者忍不住拍?#38468;?#32477;。

    因为有魏檗在,妇人破例带着陈平安他们参观了私家灵圃,?#31508;?#36824;有怀揣着奇花异草的农家修士,正在田间劳作。培植灵圃一事,除了能够贩卖名贵花草树木之外,还能够留住山水气运,同时可以赏心悦目,所以历来被仙家势力所青睐。

    看过了这些匪夷所思的画面,陈平安才知道什么叫真正有钱。

    跟那位一直没有自报家门的妇人?#34892;?#21578;辞,下山走出?#21697;?#27004;,魏檗?#28909;?#38472;平?#27815;?#22836;望向牛角?#21073;?#20280;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31119;?#31505;道:“再看看,有什么不同。”

    陈平安凝神望去,发?#32456;?#24231;牛角山笼罩在一层青灰色的雾气当中,时不时有一丝丝雪白电光飞掠而过。

    魏檗解释道:“这就是所谓的护山大阵,牛角山的这座阵法,出自阵图当中著名的《气蒸云梦?#34758;罚?#21407;本是一位儒家圣人的山水画,后来被人不断推演完善,最终变成了一幅阵图,除了起到庇护山头、抵御攻势的作用,还兼具了摆放风水石的功效,抵?#27531;?#31229;煞气,将浊气转为清气。”

    陈平安感叹道:“真厉害。”

    魏檗笑道:“是不是一下子觉得自己太穷了?#20426;?br/>
    陈平安摇头道:“没觉?#20204;睿?#20294;是会觉得不?#36745;!!?br/>
    魏檗开怀大笑,一行人重新跃上黑蛇背脊,继续去往神秀山。

    魏檗告诉陈平安,山上交易,真金白银不是没有,但基本上只是一个数目而?#36873;?#22240;为除非双方都拥有珍稀罕见的方寸物、咫尺物,否则太麻?#24120;?#36825;件法宝八十万两?#24179;穡?#21643;办?#31354;?#31639;成白银,注定更加夸?#25319;?#25152;以山上的大宗买卖,会有专门的“钱?#25671;薄?br/>
    他们很快就近距离看到了那座神秀山。

    神秀山太高了。

    若非还有一座披云?#21073;?#23601;属这座高山最为挺拔俊美,足以力压群山。

    陈平安问道:“阮姑娘在山上吗?#20426;?br/>
    魏檗摇头道:?#23433;?#22312;。”

    神秀山有一面?#30422;?#23665;壁,在?#22378;?#28372;滔的遮掩之中,刻有四个大字,“天开神秀”。

    除非御风飞行,哪怕是练气士抬头仰视,恐怕都无法窥见真容。

    因为阮师当初订立下的规矩,在龙泉郡辖境内,?#39759;?#20462;行之人,不?#33945;?#33258;御风?#28044;鍘?#20351;得大骊周边的练气?#31185;?#31354;多出很多麻?#24120;?#35828;是怨声载道,都不为过。

    当初宝瓶洲之外的遥远北?#21073;坪頻吹?#30340;剑修南下,路过?#31508;?#30340;小镇上空,仍?#22681;?#20302;了高度,以示善意。

    除了对铸剑师阮邛的表?#25937;?#21487;,更多是尊重这座浩然天下的两个字,规矩。

    这无形中为阮邛增加了一层威势,那拨去往倒悬山的剑修之中,陆地剑仙可不止一位,尚且如此,所以阮邛在大骊王朝的地位,水涨船高,一些本来就嗓门不大的异议,彻底消失。

    在这座天下,一旦修成了山上神仙,当然可以十分逍遥,可以不遵守许多世俗礼仪。

    但是别忘了还有儒教三大学宫,七十二座书院,以?#29100;?#24231;巍峨雄镇楼的存在。

    山海妖魔剑仙,九座雄镇楼,无不可镇之物。

    阮邛个人订立的规矩,哪怕他是风雪庙出身,并非儒教门生,但只要契合更大的规矩,符?#20808;?#23478;的大道宗?#36857;?#37027;么儒家的统治力,反过来就会馈赠阮邛,最终帮助阮邛的小规矩,形成一种无言的威慑,双方相辅相成,最终相得益彰。

    这就是当初礼圣亲?#36828;?#31435;的天地大规矩。

    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无处不在。

    魏檗没有登?#21073;?#32780;是让黑蛇原路折?#25285;?#30424;腿而坐,感慨道:“就像这里,?#39759;?#19968;个王朝的版图上,山头?#33267;ⅲ?#19968;座座仙家府邸,一个个帮派宗门,在山为山长,在水为龙王。有的君王,将其?#28216;?#29579;朝屏藩,有的皇帝,心中认为是听宣不听调的割据势力,是一位位异姓王,土皇帝,尾大不掉,只是碍于山上势大,不得不虚与委蛇。但是归根结底,山上山下,能够大致保持一个相安无事,还是归功于那位礼圣的造化之功。”

    陈平?#27815;?#22312;魏檗身旁,轻声道:“这些离我太远了。”

    魏檗笑了笑,?#20843;?#36828;很远,说近很近。”

    陈平安回望神秀?#21073;?#21891;喃道:“这样啊。”

    ————

    泥瓶巷,一位青衣少女站在陈平?#27815;?#23429;外边,看着院门紧闭的场景,她打量了几眼春联和门神,就打算转身回家。

    然后有三位妇人快步走来,身边还拖拽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她们瞧见了少女后,笑道:“秀秀姑娘也来了啊。”

    阮秀置若罔?#29275;?#27809;有理睬,其实她心?#23376;行?#21388;?#22330;?br/>
    市井妇人们不以为意,她们虽然不知道少女的爹,铁?#31216;?#30340;那个阮师?#25285;?#21040;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大致晓得阮师傅的了不得,好些神神秘秘的小道消息,什么县令老爷都跟那汉子平起平坐的,反正她们不是不信,但只?#38386;?#19968;半。

    只不过很多次去骑龙巷那两间铺子,跟少女打交道多了,就从一开始的惴惴不安,变成了心安理得,没觉得她如何小姐脾气,就是没啥笑脸罢了。

    阮秀很想跟往常一样,忍住不说话,可今天如何都忍不住了,望向她们,冷声道:“你们去铺子白买东西就算了,我可以不告诉陈平安,帮你们算在我自己的账上,可你们怎么还来陈平安家里闹?#20426;?br/>
    “哎?#24076;?#25105;的秀秀姑娘唉,你是不晓得我们跟小平安的关系,我们几个妇道人家,年轻的时候跟他娘亲关系可好啦,所以小平安爹娘走了之后,不说其它,光是两场葬礼,我们谁不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后来小平安孤零零一个人,如果不是我们这些好心的街坊邻居帮衬着,那么点大的孩子,早?#25237;?#27515;了,哪里有今天大富大贵的光景呦……”

    “就是就是,小平安见着我,还得喊一声二婶哩,当年在我家蹭饭,我可是大鱼大肉舍不得自己吃,舍不得自?#21644;?#20799;吃,都要夹到小平安碗里去的,这份恩情,是不值钱,可如今小平安发达了,不但有了两间那么大铺子,听说连山头都有好几座,总不能过?#30828;?#26725;吧?就不念着咱们这些婶啊?#36138;?#30340;好吧?那得多没良心才做得出来……”

    “秀秀姑娘,我们知道你是大户人家,咱们?#38405;?#20063;是客?#25512;?#27668;的,你不能否认吧?但是秀秀姑娘你真是不知道咱们穷苦人家的难处,娃儿要上学塾,龙窑那边又不景气,咱们苦啊,再说了咱们又不是跟小平安要几千几万两银子,这不新年了,给娃儿们向小平安这个当哥哥的,讨要几十两银子的压岁钱,秀秀姑娘,你摸着良心说,这不过分吧?#20426;?br/>
    阮秀脸色冷淡,直接撂下一句,“我觉得很过分。”

    叽叽喳喳的小巷子,气氛顿时无比尴?#24013;?br/>
    一位妇人一拍大腿,“秀秀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小平安上次离开小镇后,秀秀姑娘是托人给咱们送了些谢礼,我们也?#24187;?#30528;良心说话,对,是多少收了些东西物件,可那些玩意儿换不了铜钱啊,贫苦人家过日子,没钱买米,揭不开锅,怎么活啊,我们这些大人也就算了,可孩子还这么小,秀秀姑娘,你瞅瞅,我儿子这胳膊细的,一点不比小平安当年好啊,你怎么忍心?#20426;?br/>
    阮秀板着脸点头道:“我忍心的。”

    妇人们一个个呆若木鸡。

    一位妇人回过神,轻声道:“咱们不跟她聊,就?#39029;?#24179;安,他要是好意思抠抠搜搜,我们就?#20102;?#30340;脊梁骨,?#27492;?#36824;要不要名声了。”

    其余两位?#25937;说?#28857;?#32602;?#36825;个法子肯定可行,一人?#25380;?#33394;舞,压低嗓音笑道:“陈平?#27815;?#24597;别人说他爹娘的不好了,这个最管用。”

    “滚!”

    阮秀伸出一根手?#31119;赶?#27877;瓶巷一端,面无表情道:“要不然我就打死你们。”

    先定个小目标,?#28909;?秒?#20146;。?#20070;客居手机版阅读网?#32602;?br/>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湖北省福利彩票快三开奖结果 星悦广西麻将河池麻将 分分彩官网 稳赚包一肖三期开一期 女孩子去澳洲做什么赚钱 福彩开奖 殷保华最赚钱的一根线 吉林11选5计算奖金 百人牛牛 超级大乐透100期走势图 一分钟赚钱 极速时时计划1期中 闲来麻将下载手机版 双色球投注载止时间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 北京11选5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