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剑来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远望
    秋日和煦,陆台今天又在院子里独自枯坐打谱,陈平安在一旁练习《剑术正经》。

    自从上次陆台察觉到飞鹰堡弟子的查探后,飞鹰堡就再没有私底下的冒犯。

    陆台趁着陈平安停下剑架的间隙,突然问道:“陈平安,我教你下棋吧?”

    陈平安还在那边拧转手腕,找寻最合适、顺畅的握剑姿势来应对变招,出剑想要快,就得从细处不断求变,这跟烧瓷当中极其高明的跳-刀手法,是一个道理,粗看是?#23433;?#21160;”,实则不然。

    听到陆台的提议后,摇头道:“算了吧,我学过,但是下不好。第一次出门游历的时候,见过高手下棋,我还是更?#19981;?#30475;人下棋。”

    林守一,谢谢,于禄,改名崔东山的少年国师,一个比一个棋力深厚,陈平安经常观棋,可是就连棋的?#27809;怠?#36828;近和深浅都看不出来,所以自认没有下棋的天赋。

    ?#36824;?#23601;像看到陆台煮茶,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去往大隋的路上,林守一跟谢谢下棋,同样让陈平安心神往之。

    棋盘对弈,下棋人那种坐忘的感觉,陈平安觉得很美好。

    陆台也不纠缠,笑问道:?#29240;?#36947;下棋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陈平安当然不知道。

    陆台捻子落子,眼神炙热,“身前无人。”

    陈平安想了想,点点头,“?#25319;!?br/>
    这下子轮到陆台诧异了,抬起头,斜眼看着陈平安,“你真能懂?”

    陈平安在院子里缓缓行走,气沉丹田,拳意倾泻,乍一看毫不起眼,原来已是水深无声的境界,笑道:“有个人的剑,还有帮我打熬武道三境的老人,他的拳,感觉都是这样的,就像你说的,‘身前无人’。”

    陆台

    哪怕陆台见过太多的奇人美景,见过钟鸣鼎?#24120;谱?#36149;人,羽扇纶巾,餐霞饮露。

    看陈平安打拳,还是一种享受。

    但是陆台觉得陈平?#37096;?#20197;做得更好。

    他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气。

    只见他鼻耳之间,有四缕白色气息缓缓飘荡而出,却并不离开,也未消逝,如?#22902;?#32420;细白蟒倒挂面目之上。

    陈平安?#34892;?#30097;惑,不知陆台此举为何。

    陆台走到院?#21448;?#22830;,缓缓道:“?#30475;?#27494;夫炼气,练气士也养气炼气,呼吸吐纳,都逃不掉一个‘气’字,气若游丝,搁在凡夫俗子身上,是形容一个人命不久矣,但是搁在剑修身上,是另外一种景象。”

    陆台缓?#21644;?#20986;一口气,气凝聚如丝,最终在他身前变做了一把袖珍飞剑,陆台轻轻一吹。

    陈平安心弦一震,迅速撇头,一抹白光从他耳?#38686;?#36895;掠过,然后那抹极其纤细的白光,在整座院子迅猛飞掠,不断拉扯出一条条经久不散的流光溢彩,将一栋院子编织得如同一座剑气牢笼,一座充满凌厉剑气的雷池。

    陆台一跺脚,异象瞬间消散。

    陆台微笑道:“我虽不是?#30475;?#27494;夫,但是道理还是懂的,你陈平安练拳疯魔,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拳架,就打了一百万遍,所以拳意浑然天成,但是你其实并不理解其中的真意。”

    陆台面向陈平安,一手负后,一手伸出,?#32456;?#25674;开,“世间的拳架,除了壮筋骨气血,温养魂魄神意,真正的玄机,在于一股‘不借助于天地之力,反而要敕令天地’的真气,衔接紧密,为的就是出拳快到不讲道理!”

    陆台笔直伸出一拳,砰然作响,拳罡炸裂,传出丝帛?#27627;?#30340;声响。

    陆台又出拳,略有倾斜,一划一滑,出拳最终地点,仍是原先位置,但是声势,悄无声息,但是拳头触及的空中,气机崩碎,声势惊人。

    陆台解释道:“两拳,我用了相同的气力和神意,直不隆冬一拳出去,看?#35889;?#30701;的路径,但是就像?#20185;?#28041;水,最快的,是找到山路,顺流而下,你一路直行,反而走得?#36824;?#24555;。传说中的武道真正止?#24120;?#26159;十?#24120;?#20877;往上,是武神?#24120;?#37027;才是让练气士都要艳羡和畏惧的天?#25103;?#20809;。”

    陆台收起拳头,叹了口气,望向天空,眼神恍惚道:“天下乱象已起,陈平安,你一定要活下去。能够撑到最后,就是……”

    陆台嘴角渗出血丝,仍是继续说道:“你一定要活下去,坚守于某地,千万不要被大势裹挟,要做那中流砥柱,时来天地皆同力,陈平安,不要争一时得失,我相信你会比那个曹慈走得更远,会重建长生桥,会成为大剑仙……”

    天机不可泄露。

    对于寻常练气士而言,可能就是一句可以随便挂在嘴边的戏言。

    但是阴阳家不同。

    精于卜卦、算命和星象之人,往往不得寿终正寝,?#32423;?#26377;,也莫要奢望恩泽子孙,甚至有可能寅?#24742;?#31918;,祖上失德,贻害后人。

    陈平安已经看出?#24187;睿?#36731;声喝道:“陆台,够了!”

    陆台点点头,抬起手背抹去血迹,坐回石桌旁,灿烂笑道:“?#28909;?#25105;找到了这里,在飞鹰堡找到了上阳台,那么之后你就需要自己独自游历了。”

    陈平?#27815;?#22312;他身边,点点头,“此间事了,我会独自北上,你不用担心。”

    陆台问道:“有什?#21019;?#31639;?”

    “当然有啊。”

    陈平安笑道:“近的,就是找到一座古战场遗址,寻找那些死后还凝聚不散的阴魂英灵,淬炼三魂,夯实武道四境的底子。远的,回到家乡后,继续跟老人学拳,一?#35762;?#36208;得踏实些,跻身第七境的可能性就更大。”

    陆台点点头,?#23433;?#29992;管我,我没事,这点天道反扑,陆氏子弟的?#39029;?#39277;而?#36873;!?br/>
    陈平安确?#19979;?#21488;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后,便放下心来,双手抱住后脑勺,悠然道:“还有之前就想过,但是来不及做的一件事,给家乡铺一条路,每隔三五里就有一座行亭的那种,花再多钱,我也不?#22902;邸!?br/>
    陆台没好气道:“一条道路而已,?#19981;?#19981;了几个钱。”

    难?#32456;餳一?#30340;两把本命飞剑叫针尖和麦芒,看来是天生?#19981;?#36319;人顶针较劲。

    陈平安也不跟他较劲,继续道:“到了家乡那边,试着亲自打理骑龙巷的两座铺子,只要能挣钱,哪怕是每天入账只有几文钱,都?#23567;!?br/>
    “再就是那些神仙坟那些残破神像,虽然之前一趟回家,已经做了点事情,搭建了许?#21999;?#23376;,修缮了一些,可还是?#36824;唬?#36824;需要正式地为它们重塑金身。”

    “这就是你购买那几本造像书籍的原因?”

    “?#25319;?#23613;量多知道一些忌讳和规矩,省得自己好心办坏?#38534;!?br/>
    陆台笑道:“真?#24187;?#30340;。”

    陈平安始终望向远?#21073;?#20877;远一点的话,愿意听吗?”

    “说吧,如果说得差了,污了我耳朵,我就一头扎进水井里,洗一洗。”

    陈平安不理睬他的讥讽,“我想要在家乡落魄山那边,竹楼之外,有更多的建筑一栋栋立起来,从山?#25319;?#31639;了,从半山腰,一直延伸到山顶,有你说的那些瓦当,滴水,飞檐,藻井,卯榫,都要?#23567;!?br/>
    陈平安说到这里,伸出一只手,狠狠往上?#28982;?#20102;一下。

    陆台翻了个白眼,“好可怕的雄心壮?#23613;!?br/>
    陈平安?#34892;?#27844;气。

    陆台赶紧举起双手,“好好好,你继续说。我不再取笑你便是。”

    陈平安这才继续道:“我要购买很多的藏书,三教圣人,诸子百家,?#35748;?#31508;札,都要有一些。骊珠洞天在破碎之前,像我家泥瓶巷这种市井坊间,一本书有多难得,你?#38553;?#26080;法想象,比见着一粒银子还?#36873;!?br/>
    “我想要山上,大楼小楼,放着很多灵器法宝,还要收集天下各国各处的特产,彩衣国锦绣地衣?#25237;?#40481;杯这样的,活泼可爱的精灵古怪,帮人梳妆打扮的精魅,会站在盆栽枝丫上拱手作?#23613;?#24320;门迎客的小?#19968;錚?#37117;养上一些。奇花异草,高山流水,亭台楼阁,茂林修竹,每天都会有云海像江河一样的山雾涌过山畔……”

    “李宝瓶李槐可以在那边安心读书,林守一可以潜心修道,于禄可以武道登顶,跟崔姓老人请教拳法技击,谢谢可以在那边……不用受崔东山的欺负,青衣小童和粉?#21476;?#31461;可以在那边想修行就修行,想?#36947;?#23601;?#36947;粒?#26377;个叫阮秀的姑娘,可以经常来我家里做?#20572;?#25105;可?#38405;?#20986;自己铺子做的糕点待客……”

    “每逢初一十五,会有很多百姓去落魄山的山神庙烧香,我要把山路神道造得更宽,跟福禄街桃?#26029;?#19968;样的青石板,下雨天都不怕?#21999;?#27838;鞋,在山神庙准备好许多蓑衣斗笠,哪怕临时下雨,老百?#25214;?#19981;怕,借去拿着下山便是,下次烧香再还回来。”

    ?#23433;还?#22825;下怎么样,山下怎么个活法,别处山上是如何,我只希望我那边,人人相?#32043;?#29233;,每天的日子都过得舒心些。我希望自己和身边的人,不要再像刘羡阳那?#25991;?#26679;,感觉什么都做不了,而是我们占着道理的时候,别人不听,那就让他们听,?#36824;?#26159;靠拳头还是靠剑……”

    陆台一直安安静静听着。

    就像亲眼看着陈平安在?#22902;?#22534;着自己的雪人。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两肖两码中特期期大公开 吉林快三技巧规律 龙虎赌博的能控制吗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5码期期中特 p62走势图 总和大小单双稳赚技巧视频 彩票77官方 彩神3下载 时时彩9码平刷 qq大众麻将技巧 飞禽走兽单机版游戏 175捕鱼平台 云南pp快乐十分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彩名堂广东11选5可以看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