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剑来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出剑而已
    丁婴抬起手臂,头顶银色莲花冠竟然如活物绽放开来,原本并拢的花瓣向外伸展,摇曳生姿,丁婴将指尖那把袖珍飞剑放入其中,道冠?#25351;?#21407;样,银色的花瓣纷纷?#19979;!?br/>
    丁婴双手负后,低头凝视着那条近在咫尺的剑气长流,饶是丁婴,都要觉得这一幕,是生平仅见的美景。

    丁婴一边俯瞰这条悬停人间的雪白溪涧,一边开口笑问道?#39608;?#38472;平安,是剑师的驭剑之术吧?你?#22836;?#38738;?#23383;?#21069;都用过。是我掉以轻心了,没有想到你能驾驭这么远的剑。不过没关系,大局已定。再者这么一把仙人剑,你身为主人,竟然不真正握住剑柄,而是使了障眼法,虚握而已,是不是太?#19978;?#20102;?”

    丁婴收起视线,转身望向陈平安,“还是说,你其实也无法完全掌握这把剑。?#19978;Э上В?#36825;些似雾非雾、似水非水的东西,难道全是剑气?剑气消散极快才对。”

    陈平安没有想到丁婴的眼力这么毒,这么快就看出了自己跟这把剑的“貌合心离?#34180;?br/>
    这把长气,?#31508;?#22312;飞鹰堡外,陈平?#33485;?#32463;拔出鞘一次,陈平安整条胳膊的血肉都被剑气一销而空,白骨累累,还是陆台用了阴阳家陆氏的灵丹妙药,才白骨生肉。此次驾驭长气来到身边,当然不是陈平安的剑师之境出神入化,能够驾驭这么远的长剑,而是陈平安?#32479;?#27668;两者之间,朝夕相处,剑气浸透体魄,神魂反过来牵引剑气,哪怕两人分开,依旧藕断丝连。

    丁婴指了指自己的莲花道冠,“这会儿你拿到了剑,我则暂?#31508;?#21435;了这顶仙?#35828;?#20896;的神通,一来一去,接下来算不算公平交手?”

    陈平安虚握剑柄的五指微微加重力道,起?#21152;?#23567;巷院落、终止于陈平安手心的剑气长河,瞬间归拢,剑气重新汇聚于剑身,手中长气剑,再?#37096;?#19981;出异象。

    陈平安“掂量”了一番长气剑的重量,觉得刚刚好,比起飞剑十五里头的痴心剑,要更重,陈平?#27815;?#20174;老龙城获得那部《剑术正经》,在渡船?#19968;?#23707;开始练剑以来,一?#26412;?#24471;太轻,现在哪怕只是虚握长气,却也觉得合适。

    分量合适就好。

    丁婴直到这一刻,才将陈平安从陆舫、种秋之流,上升到修习了仙术的俞真意。

    两者区别,就是?#25991;?#38470;舫剑术玄妙,种秋拳法无敌,在我丁婴面前,仍是稚童耍柳条、老翁挥拳头,这座天下唯有攻守皆巅峰的俞真意,才有机会?#35828;?#20182;丁婴。

    陈平安重重呼出一口气。

    在这边唯一的?#20040;Γ?#23601;是武人之争,不会针对陈平安的换气。

    好像?#35828;?#27494;夫,?#31508;?#20102;浩然天下成为?#30475;?#27494;夫的第一?#20132;?#33410;,在陈平安那边,武夫与练气士背其道而行之,需要先散去体内所有灵气,提炼出一口?#30475;?#30495;气,气若蛟龙,游走五脏六腑百骸气府,如一支边军精骑在开疆拓土,开辟出一条条适合真气运转的道路,才算登堂入室,真正走上了武道。

    但是在这座天下,大概是灵气稀薄的关系,武人根本没有这份讲究,也就少了那份淬炼,所以一开始的底子就打得差了,江湖上许多武学宗师?#38750;?#30340;返璞归真,其实不过是武学之路,走到了一定高度,幡然醒悟,才开始倒推逆流。

    可即便如此,这百年江湖,还是涌现出了丁婴、俞真意与种秋这些天纵奇才,历史上更有?#21512;邸?#21346;白象和隋右边的惊才绝艳。

    丁婴微笑道?#39608;?#38500;了头上这顶莲花冠,你陈平安手中剑,是我丁婴第二样想要拿到手的东西。”

    以虚握之姿,手持长气。

    陈平安以?#25104;?#25331;六步走桩向前,其中蕴含了种秋大拳架顶峰之意。

    每一步幅度都有大小差异,但是练拳百万之后,一切自然而然,拳意早已深入陈平安骨髓,加上种秋先?#25226;?#35013;厮?#34180;?#23454;则暗中传授的拳架顶峰,本就?#34892;?#20113;流水的意味,两者衔接,天衣无缝。

    以丁婴的眼光,陈平安这六?#21073;?#31455;然瞧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真正的天人合一,与大道契合。

    丁婴在一甲子之间,大肆收集、汇总天下武学,丁婴本身又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融会贯通,试图编撰出一部要教天下武学成绝学的宝典。

    瞧见这平淡无奇的向前六?#21073;?#19969;婴眼神熠熠,看来自己那部秘籍还有查漏补缺的余地。

    ?#28909;幻?#26377;机会一击毙命,加上想着多从陈平安身上攫取一些天外武道,丁婴干脆就避其锋芒。

    但是丁婴很快就意识到这一?#32781;行?#22833;策了。

    第六步后,陈平安一身气势已经升到巅峰,拳意浓郁到了凝聚似水的地?#21073;?#22914;一粒粒水珠在荷叶上滚走,日复一日背负长气剑打熬神魂,原本那些缓缓浸入陈平安身躯的剑意,就是那?#34261;?#21494;的脉络。

    高高跃起,一剑劈下。

    陈平安双手握剑,剑锋变竖为横,一闪而逝。

    大街被那道剑气分成左右,若是有人在街道两侧,就会发现一瞬间,街对面的景象都已经模糊、扭曲起来。

    丁婴已经退出三丈外,脚跟拧转,侧过身,雪白剑?#22797;?#36523;前呼啸而过。

    如游人观看拍岸大?#34180;?br/>
    侧身面对第二剑的丁婴一拍掌,双脚离地,身形飘荡浮空,躲过拦腰而来的汹汹剑气,一掌刚好落在长气剑身之上,掌心与剑神触碰在一起,如磨石相互碾压。

    丁婴皱了皱眉头,手心血肉模糊,骤然发力,屈指一点长气剑,身体借?#21697;?#28378;,向后飘荡而去。

    只是失了?#28982;?#30340;丁婴,想要摆脱陈平安,并不容?#20303;?br/>
    陈平安下一次六步走桩,第一步就踩在了离地寸余的空中,第二步就走在了离地一尺的地?#21073;?#27493;步登天向上,与此同时,松开长气剑,化作一道白虹激荡而去,?#39134;?#19969;婴。

    这当然不是陈平安已经跻身武道第七御风境,而是取巧,向长气剑借了势,凭借一人一剑的气机牵引,这才能够御风凌空,不过之前与种秋一?#21073;?#26657;大龙后初次破境,跻身第五境,那会儿的数步凌空,成功跨过街上那条被陆舫劈砍出来的?#24093;鄭?#23646;于气机?#24418;?#30495;正稳固、如洪水外泄而已,所以种秋正是看出了端倪,才会出拳帮助陈平安砥砺武道。

    丁婴一脚踩踏,脚下轰然炸裂,身体倾斜着去往空中更高一处,又是一踩,还是同样的光景,以外放的罡气凝聚为踏脚石,在落脚之前就“搁放”在空中,使得丁婴能够在空中随心所欲地去往任何地方。

    这?#36127;?#23601;是浩然天下的御风境雏形了。

    丁婴如果能够飞升离开藕花福地,成就之高,无法想象。

    丁婴之外的天下十九人,无论是当地武人,还是谪仙人,在藕花福地这座牢笼之内,都以天人合一为山顶最高处,走到这一?#21073;?#37117;很吃力,耗费了无数心血,但是丁婴不一样,他只是因为藕花福地的最高处,就只能是天人合一的境界,才年复一年地?#22303;?#21407;地,等着别人一步步登?#21073;?#32780;他早已在最高处多年,俯瞰世间,了无生趣。

    所以丁婴才会以这方天地的规矩和大道为对手。

    这场惊世骇俗的天上之战。

    陈平安是剑师驭剑的手段。

    招式则是辅以《剑术正经》上的雪崩式。

    始终不让丁婴拉开距离,同时又不让丁婴欺身而近,进入两臂之内。

    两人在南苑国京城的上空,纠缠不休,不断向城南移动。

    剑气与拳罡相撞,轰隆隆作响,如雷声震动,让整座京师百姓都忍不住抬头观望。

    一袭雪白长袍的年轻人,驾驭着一条好似白虹的长剑,那幅壮观动人的画面,像是下了一场不会雪花坠地的鹅毛大雪。

    看客之中,有被御林军重重护卫起来的南苑国皇帝。

    有太子府系着围裙跑到屋外的老厨子,太子殿下魏衍和镜心斋仙子樊莞尔。

    街角酒肆外并肩而立的周肥和陆舫。

    那个已经注定走不到蒋姓书生住处的女子,瘫坐着一处墙根下,瞥了眼头顶的异象,女子充满了?#34261;叮?#22905;缓缓闭上了眼睛,真的?#34892;?#32047;了,哪怕见到了那位心爱书生,敲开了小院门扉,又能如?#25991;兀?#35753;他看到自己满身血污的这番模样吗?还是算了吧,不见这最后一面,他哪怕听了别人的言语,再觉得她是坏人,总归还是一位好看的女子。

    于是女子歪着脑袋,笑着睡去。

    皇后周姝真没有返回?#20351;?#21453;而潜入了太子府第,身上多了一把铜镜。

    院内曹晴?#20351;?#33510;无助,丢了柴刀,蹲在地上在抱头?#32431;蕖?br/>
    四下无人,枯瘦小女孩拎着一根小板凳,?#20301;?#33633;荡拐入小巷,左右张望,充满了好奇。

    南苑国城南上空。

    陈平?#33485;?#21073;越来越?#20979;?#33258;如。

    剑锋太锐,剑气太盛,剑招太怪。

    丁婴六十年来,第一次如此?#28508;罰?#21482;能专心防御。

    丁婴?#34892;?#24700;火,不过短时间内无可?#39759;危?#20182;干脆?#32479;?#19979;心来,他倒要看看,这个年轻谪仙人的无瑕之境,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只要露出一个破绽,丁婴就要他陈平安重伤。丁婴也没有闲着,一身驳杂所学,随手丢出,一拳歪斜打去,根本没有对着陈平安,但是拳罡却会炸裂在陈平安身侧,可能是眉心、肩头、胸膛,角度刁钻,匪夷所思,这是丁婴在拳法中用上了奇门遁甲和梅花易数,笑脸儿钱塘的诡谲身影,在丁婴这边,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丁婴一手双指并拢,屈指轻弹,一缕缕罡气如长剑。

    一手掐道诀,有移山搬海之神通,经常从地面上?#25788;?#20986;大片的屋脊和树木,用来抵御滚滚而流的雪白剑气。

    最终两人落在京师外城的高墙之上。

    这条走马道上,一座座箭跺连带墙壁砰然碎裂,?#39029;?#22235;溅,飘散在京城内外。

    陈平安好像来到?#35828;?#21518;,真正少了最后一点约束,彻底放开手脚。

    驭剑之术,几近御剑之法。

    长长一条走马道,被长气的如虹剑气销毁殆尽。

    ?#21152;?#38388;隙漏洞,刚要脱困的丁婴就会被陈平安一拳打回剑气牢笼之?#23567;?br/>
    堂堂天下第一人的丁婴,登顶江湖甲子以来,第一次被人?#20219;日?#25454;?#25103;紓?#21387;迫得不得不被动守势。

    丁婴虽未受?#32781;?#20294;是双手袖口已经出现数条裂缝。

    陈平安身形轻灵,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上,在破碎不堪的走马道上闲庭信步。

    丁婴显然也打出了一股无名真火,长气剑?#22797;?#34987;指尖点在剑身或是剑柄上,剑罡崩碎,激荡不已,只是剑气充沛,足可形?#19978;?#28071;长流,这点损?#27169;?#23601;如同巨石砸水,溅起水花在岸边而已,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陈平安灵犀一动,站在一处两边断缺的孤零零箭跺之上,双指并拢作?#25104;?#25331;立桩,剑炉。

    原本疯狂萦绕丁婴四周的长气,蓦然升空十数丈,本就快到了极致的飞剑速度,竟是以违反常理地更快势头,名副其实地破?#38556;?#22833;了,然后一道裹挟风雷的白虹从天而降,长剑裂开南苑国城头,然后在墙根处破墙而出,转瞬来到墙头上的陈平安身边悬停,嗡嗡作响。

    ?#23601;?#28040;散,丁婴抬起手,右手袖口已经尽碎。

    陈平安伸手虚握长气的剑柄,手心触及剑柄片刻,然后再次松开。

    丁婴大笑道?#39608;?#20845;十年来,筋骨?#28216;?#22914;此舒展过了。”

    陈平安问了一个相同的问题?#39608;?#26159;不是很爽?”

    上一次,丁婴可以无动于衷,这一次,丁婴可就有点脸色挂不住了。

    丁婴一跺脚,身形虚无缥?#31185;?#26469;,依稀可见双手摆出一个?#24674;?#21517;拳架的起手式。

    陈平安身后则有身影模糊的莲花冠老人,双手十指掐一古老天官诀。

    右手南苑国京城外的空中,丁婴双臂拧转,在掌心之间,搓出一团刺眼光芒。

    左侧京师地界的空中,丁婴双臂伸开,五指如?#24120;?#22478;墙上出现两条长达十数丈的裂缝。

    陈平安虚握长气,剑气以雪崩式破阵,手中长剑,则以剑术正经中的镇神头?#25509;小?br/>
    一心两用。

    顷刻之间。

    整整一大段京城城?#21073;?#20986;现了一个长五丈、高六丈的巨大缺口。

    一时间?#23601;?#36974;天蔽日。

    丁婴站在缺口一侧边缘,渊渟岳峙的宗师风?#19969;?br/>
    身后有云雾滚滚,是丁婴不再?#26691;?#25304;束一身磅礴罡气的结果,那些云雾不断聚散,最终凝成一尊云雾神像的轮廓,如有神灵即将降世。

    陈平安神色自若,站在另外一侧,看也不看丁婴造就的天地异象。

    他只是一手握住长气的剑柄,一手双指并拢,在剑身之上从左到右,轻轻抹过。

    这是陈平安在学文圣老秀才的山水长卷之中,她那一剑。

    哪怕只有一分神似。

    那把桀骜不驯的长气剑,竟然微微颤鸣,似乎在与陈平安共鸣。

    似乎终于承认了陈平安,在对陈平安说,你有何话要对这方天地讲?

    ?#36824;?#25918;声便是!

    在这之前,陈平安连长气剑都握不住,故而只能算是剑气近,而不是真正的一剑在手。

    当下,这才是真正的有一剑来此人间。

    陈平安猛然间握住剑柄,那一刻,从左手指缝之间绽放出绚烂光明。

    像是升起了一轮明?#25314;?#21521;?#25343;?#20843;方潮水一般涌去,照彻天地。

    本就已是大日悬空的?#23383;紓?#21487;此刻整座南苑国京?#29301;?#20173;是愈发明亮了几分。

    握剑之后。

    日月同在。

    这把长气当下并无剑鞘,可是陈平安依旧做出了拔剑出鞘的姿势。

    丁婴惊讶发现自己竟是无法跨过那道缺口,虽然震撼,倒也?#24674;?#20110;惊惧,身后罡气凝成的一尊三丈高神人像,俯瞰那渺小的一人一剑。

    丁婴心知?#25970;鰨?#33258;?#21644;?#19981;得。

    他明明不动如?#21073;?#20294;是却有双手在身前,变幻出数十条胳膊,令人眼花?#26376;遙?#26377;佛家印,说法印,禅定印,?#30340;?#21360;,施愿印,无畏印,每一法印?#36234;?#20809;灿?#21360;?br/>
    有道?#26355;?#35776;,三清指,五?#23383;福?#32763;天印,天师印。每一法印都有罡风飘拂,雷声萦绕。

    还有俞真意的袖罡,种秋的崩拳,镜心斋的指剑,刘宗的磨刀,程元山的弧枪……

    那尊神灵亦是如出一辙,丁婴有什么法印、架势,它便有,而且声势更大。

    丁婴一身武学修为,集合了天下百家之长。

    俞真意站在了这座天下的道法之巅,陆?#30196;?#22312;了剑术之巅,种秋站在了拳法之巅,刘宗站在了?#26007;?#20043;巅……

    但是群山之巅的更高处,其实还站着一个早已悬空的丁婴,使得丁婴在这座藕花福地,如日中天。

    这实在是太不讲理。

    陈平安唯有一剑。

    出剑而已。

    一剑之后。

    神灵崩碎。

    万法皆破。

    不见丁婴。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陕西皮皮麻将官网下载 新疆18选7历史数据 真钱棋牌游戏中心 彩票计划软件开发 色情流量如何赚钱 AG机动乐园开奖软件 做评测赚钱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加拿大28龙虎玩法介绍 重庆时时开奖分析软件 主播好赚钱呢 排列五高手论坛 3d独胆是怎么计算的 吉林快三大小技巧 腾讯免费麻将下载 非虚构投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