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剑来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国武运
    崔东山站定后,抹着眼泪,小跑而来,“先生这一路风餐露宿,远游天下何止百万里,辛苦了,太辛苦了。学生无法陪伴左右,为先生解忧一二,该死,真是该死啊。”

    卢白象心中了然,记得陈平安说过自己有位?#23433;?#35760;名”弟子,在大隋山崖书院求学,会下棋,有机会可以切磋切磋。

    陈平?#27815;?#36523;坐回长凳,额头还贴着黄纸符箓的裴钱犹豫了一下,将自?#20309;?#32622;空了出来,去坐在隋右边身旁。

    崔东山大步跨过门槛,却没有坐在陈平安身边,先是自个儿去灶?#31354;?#20102;双碗筷,最后跟卢白象坐在一条长凳上,崔东山?#25214;?#21435;夹一块下粥用的腐乳,蓦然放下筷子,“学生心痛得无以下筷啊。”

    陈平?#37096;?#38376;见山问道:“是循着我寄给李宝瓶那封信上的内容,追过来了?可是你来青鸾国做什么,反正我也要去山崖书院找你们的。是为了这场佛道之辩?#20426;?br/>
    崔东山笑道:“鸡崽儿互啄争食,有啥看头,我怕一不小心……”

    在众人眼中,口气极大的少年神仙突然摔了自己一耳光,?#23433;?#21561;牛会死啊。”

    之后陈平安没问什么,崔东山便只是下筷如飞,没少吃。

    饭后朱敛和裴钱收?#30333;?#23376;,崔东山询问佝偻?#20808;?#35201;不要帮忙,朱?#37096;推?#35828;不用,崔东山哦了一声,就跟着陈平安离开屋子,往天井院落潇洒行去。

    卢白象问了一句,“稍后得闲的时候,能否与你手谈一局?#20426;?br/>
    崔东山头也没转,摆摆手,?#23433;?#20250;下。”

    等这位白衣少年离开?#21491;埃?#20247;人便不?#32423;?#21516;感到如释重负。

    朱敛站在灶房门口,搓手擦拭水迹,望向坐在台阶上的魏羡,笑问道:“怎么讲?#20426;?br/>
    魏羡淡然道:?#23433;?#35265;渊鱼者。”

    卢白象则问隋右边,“你觉得此人是觉得我没资格与他手谈,还是生怕自己献丑?#20426;?br/>
    隋右边答非所问,“这副皮囊,?#34892;?#21476;怪。”

    裴钱在正屋门口那边探头探脑,好像还要躲着那个白衣飘飘的俊美少年郎,生怕眨眼功夫廊道那边又跑出来。

    看来是真的很害怕此人。

    不过是一顿饭的功夫,就?#38376;?#38065;将这个崔东山?#28216;?#27946;水猛兽了。

    陈平安带着崔东山在村子里的巷弄散?#21073;?#22320;上都是一块块光滑如?#24471;?#30340;青石板,崔东山老老实实跟在陈平安身后,两堵高?#26159;?#22721;之间的微暗巷弄,青色的地面,先生学生二人,就像两只白雀。

    崔东山加快脚?#21073;?#19982;陈平安并肩而行,一手负后,一手拍打墙面,轻声道:“听说先生得了飞升境大修士杜懋的一副阳神身外身?这可是相当于仙人境修士的体魄,坚?#32479;?#24230;,足以媲美九境武夫,更别提这副仙人遗蜕,早就给杜懋打造经营得类似一座小洞天福地,谁能?#28779;?#21344;空鹊巢,谁就得了一条必?#36135;?#36523;上五境的大道坦途。”

    陈平安问道:“听说?你听谁说的?#20426;?br/>
    崔东山微笑道:“山人自有妙计,弟子自有门路。”

    陈平安径直问道:“你想要这具仙人遗蜕?#20426;?br/>
    崔东山神色复杂,摇头道:“我当下这副皮囊,本就是上古遗留的仙人遗蜕,而且是古蜀之地的某种蛟龙身躯,比起杜懋这副阳神之身,珍稀程度,有过之而无不?#21834;?#21482;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谁瞧见了,不眼馋心动?若是先生可怜学生,大手一挥,将仙人遗?#31245;?#20104;学生,学生定当感激涕零,给先生做牛做马……”

    陈平安问道:“上哪里去找配得上一副仙人遗蜕的强大阴物?古代战场遗址的英灵?还是一些京观?#20197;?#23703;的鬼帅鬼王之流?#20426;?br/>
    崔东山嬉皮笑脸道:“原来先生对于鸠占鹊巢一事,颇为熟稔,但是学生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先生,无数阴兵阴将徘徊不去的古战场也好,埋葬几万几十万枉死之人的?#20197;?#23703;也?#30504;?#23381;育出来的?#23305;?#20799;,还是太小,若说修为,撑死了就是元婴鬼物,根本压不住仙人遗蜕,一进去,就是一口油锅、一座水牢,两者相互侵蚀,一个都落不到好。所以归根结底,还是靠先生的脸面和手气,能否找到天生根骨坚韧、骨头极硬的阴物,至于阴物鬼魅的境界高低,反而不重要。”

    陈平安默默记在心里,然后说道:“我们马上要动身去往青鸾国京城,途中有可能路过一座大都督府,未必会登门拜访,但是对方有可能会主动找上来,这些先与你说清楚。”

    崔东山双手作揖道:“任凭先生安排,学生没有意见。”

    离开村子后的半旬光阴,上山下水,崔东山除了跟陈平安说些马屁话,与裴钱?#31361;?#21367;四人都无交集,几无?#26434;鎩?br/>
    就像是只多出个终日游手好闲的跟班而已,除了那?#31456;?#38754;时的不同寻常,此后崔东山的表现,实在是碌碌无为,平?#24618;?#26497;。卢白象和隋右边对弈之时,凑都不凑过去,裴钱使出那?#36861;?#39764;剑法的时候,看也不看,朱敛点火煮饭的时候,从不帮忙。一天到晚,只是屁颠屁颠跟在陈平安身边。

    这天他们到了一座小县城,里边有文武庙,只是文庙香火黯淡,武庙香火鼎盛,说是能够保佑发财,极其灵验,如此一来,香火怎么会不旺。

    白天闹哄哄的武庙在入夜后,就安静许多,文武庙不似地方上其它祠庙,一般都是夜不闭门,当天在县?#20999;?#33050;的陈平安,就在夜色里带着崔东山往文武庙行去,?#27809;?#21367;四人留在客栈护?#25490;?#38065;。

    两人?#28909;?#20102;文庙,祭祀供奉着一位青鸾国历史上谥号文贞公的文?#36857;?#26366;经在当地州郡为官造福一?#21073;?#38468;近大小文庙,往往都是供奉此人。

    之所以在夜间拜访文庙,在于陈平安先前在远处山脊,俯瞰县城,若是凝神远望,就可以?#32769;?#21457;现,城内?#36763;?#22788;地方的上空乌云密?#36857;?#29022;气升腾,然后缓?#22909;?#28459;县城四?#21073;?#38472;平安察觉到异样后,崔东山随口点破那边的天机:“是文武庙遭了毒手,给修士当做了强行转运、窃取某人福禄的过?#24551;牛?#33509;是天生?#34892;?#35768;修行?#25163;?#30340;城内百?#30504;?#35828;不定最近时分,要么去烧香的时候,能够在某个瞬间,瞧见文武圣人的神像流淌血泪,要么在晚上睡梦中,已经被两尊当地神祇托梦警示。”

    只是陈平安一行人去了文庙后,除了阴气稍浓,神祇并无显灵迹象,死气?#33080;粒?#19968;尊香火寥寥的泥塑神像而?#36873;?br/>
    离开的时候,崔东山笑着解释道:“咱们毕竟是外人,从来不曾在文庙上过香,这尊地方神祇本就灵性孱弱,已经日薄西?#21073;?#20415;是想要现身,与我们对话都难,而且对我们又心存怀疑,还不如躲起来等死,总好过离开了金身,结果给心怀不轨的练气士抓住,以拘魂敕神的手法束?#31185;?#26469;,可不就是自投罗网,下场说不定比金身被毁还要?#25671;!?br/>
    到了武庙那边,陈平安心一紧,虽?#24187;?#20869;当下已无老百姓点燃的一炷香,可陈平安定睛望去,依旧是香火?#30041;?#30340;旺盛气象,只是看似?#32824;?#30340;景象之中,却透着一股瘆人的阴冷气息,?#19968;?#28921;油,非长久之计,不但如此,陈平安去大香炉那边看了看残余香火,捻出一截出来,很快在指尖化作?#21307;?#25955;发出一股微微腥臭气息。

    崔东山早已径直跨入大殿门槛,双手负后,仔细凝视着那尊身高一丈的神像金身,到底是小小县城武庙所奉,没那么多金箔来?#26263;?#38376;面,所?#38405;?#22609;神像就不会太高。这会儿深陷泥泞的这尊神灵处于?#20102;?#20043;中,要么在给当地百姓、父母?#20603;?#26790;,要么在辛苦应付?#20999;?#26469;路不正的香火浸染。

    崔东山在陈平?#27815;?#20837;大殿后,伸手一?#26377;洌?#24494;笑道:“先生可?#36234;?#27492;机会,看看这世间武运的显化。”

    话音?#31456;洌?#38472;平安就在心湖当中,听到“叮咚”一声。

    仰头望去,从高处滴落一粒金色水滴,最终坠入神像脚下的那座香炉当中,涟漪阵阵。

    只是陈平?#37096;?#31561;半天,再无金色雨?#26410;?#22825;而降。

    崔东山嗤笑道:“这就是青鸾国唐氏的一国武运了,若是早年的卢氏王朝,任何一座武庙内,便都会是一颗颗雨?#24043;?#33853;、快到连绵成线的景象。这与神祇神位高低并无关系,只跟一国国祚长短、武运厚薄?#22812;常?#32780;且寻常练气士,?#25991;?#26159;地仙之流,仍是旁观不出,我不过是知晓些上古秘术,又跟药铺老神君学了几?#27490;?#20110;神道香火的能耐,才能够让其显化。至于搁在先生之前游历过的梳水国、彩衣国之流,还不如这?#23492;?#19968;炷香内一滴香火金液的青鸾国,说不定两三炷香才能凝聚出一滴。”

    果然在陈平安静等一炷香功夫后,又有象征武运的金色香火雨?#24043;?#19979;。

    陈平安?#34892;?#24653;然,当初在老龙城,剑灵说裴钱是“武运胚子?#20445;笔笔?#38472;平安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呼。

    联系崔东山今夜的说法,就?#34892;?#28165;晰了。想来与埋河水神娘娘一眼看出每月精粹香火有几钱几两、山上仙家洞府多?#36763;?#33609;仙树用以帮助显化查看山水气运的多寡,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平安笑道:“你是不是在等我问大骊武庙又是如何?#20426;?br/>
    崔东山拱手抱拳,低头笑道:“先生世?#38706;?#26126;,此次出门远游不过短短数年,就有如此心性,不愧是天纵英?#29275;?#31070;人也。”

    陈平?#37096;?#20102;崔东山一眼,犹豫了一下,仍是问道:“拥有女子武神的中土大端王朝,武庙气象,岂不是比于禄所在故国,更加壮观?#20426;?br/>
    崔东山哈哈大笑,“这是自然,不然皑皑洲财神爷刘氏,怎么愿意押注大端王朝,除了诸子百家当中的商?#25671;?#32437;横家,其实还有不少学问道统选择了大端王朝。”

    崔东山随?#20174;行?#36951;?#21486;?#38500;了这‘地方武庙,滴水观运’一事,其实在一国京城的那座正宗武庙,还可以观看更多,甚至可以看到因为某人而发生的增减、起伏。”

    崔东山走到武庙门槛上坐着,抬头望向那尊处境?#24187;睢?#20809;彩晦暗的武将神像,感慨道:“早年听闻大端王朝,在冒出一个武运吓人的少年后,被他师父带回,入了大端王朝的籍贯当?#30504;?#26412;就已经很夸张的各地武庙气象,武运直接从河水变成了一条大瀑?#36857;?#23451;如水潭的香炉,溅起无数武运水珠,以至于轰隆隆作响,只要是神灵,在庙外远处都听得到那份惊人动静。”

    陈平安笑道:“那人名叫曹慈,我在剑气长城见过,还跟他打了三场架,都输了,我输得心服口服,希望以后不要被他拉开太大距离,能有机会再打三场。”

    崔东山看着神色从容、笑意真诚的陈平安,伸出大拇?#31119;?#30001;衷赞叹道:“先生厉害,志向高远……”

    这句马屁?#20843;?#24471;最不奉承人,若是外人在场,例如画卷四人,说不定还会觉得崔东山明褒暗贬,是在嘲讽陈平安,可陈平安心知肚明,这应该是崔东山最实心实意的一句话了。

    只是崔东山哀叹一声,满脸惋惜,“先生与此人同处一个时代,亏大了。”

    陈平?#27815;?#21521;大门口,崔东山站起身,两人一起跨出门槛,陈平?#39184;?#28982;说道:“是国师崔瀺察觉到了大骊正宗武庙的武运变化,所以要你来当说客,因为怕我带着魏羡四人,转投别国籍贯,?#28909;?#22823;隋?#20426;?br/>
    崔东山这次没?#36763;?#39035;拍马,只是嗯了一声,“老神君那边得了消息,知道你要开始修行了,需要炼化本命物,咱们那位老国师大人,就提出一笔买卖,只要先生让魏羡隋右边四人加入大骊籍贯,五行之土本命物,大骊王朝可以为先生告知宝瓶洲最终五岳选址,现在就可以为先生预定五色土一事,出自五岳山根的?#23525;潰?#27599;一岳可?#38405;?#20986;十斤,足够先生炼化两次本命物了。”

    不等陈平安拒绝或是答应,崔东山就已经解释道:“先生炼化第二件本命物,属于燃眉之?#20445;?#20294;是不用担心,五岳?#23525;潰?#22914;今除了魏檗坐镇的北岳披云?#21073;?#24050;经名正?#36816;常毒?#33538;的?#26174;?#36824;只是苗头,其余中东西三岳,大骊?#38382;?#34429;早有意向,可最近十几二十年里,未必能够顺利敕封,这些先生不用担心,反而是好事,如今炼化难度就会小了,而且先生如今刚刚修行,并不需要太高品秩的本命物,等到五岳全部得到大骊朝廷和儒家某座中土学宫的认可,与一洲气运稳固牵连,到时候先生的本命物就会随之品相高涨。”

    两人走出武庙,陈平?#27815;?#22312;夜?#24576;脸?#30340;大街上,问道:“这是国师崔瀺要跟我做这笔买卖,你崔东山怎么觉得?#20426;?br/>
    崔东山停下脚?#21073;?#20808;生信得过我?#20426;?br/>
    陈平安摇头道:“信不过,但是假话我也想听一听。”

    崔东山哑然失笑,思?#31185;?#21051;,“那先生就?#20204;?#21548;我些假话,在学生崔东山看来,那四人入了大骊籍贯,于先生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不妨就拿着个跟大骊?#38382;?#24320;价,各十斤的五色?#23525;?#20808;拿来,至于先生自己会不会更换籍贯,从大骊变成大隋、或是其它乱七八糟的地方籍贯,等到大骊五岳获得宝瓶洲正统名分的那天,再做定夺不迟,至于在此期间,是否炼化五行之土的本命物,先生做与不做,都不耽误先拿了?#20040;Γ?#33853;袋为安嘛。”

    陈平安默不作声,继续向?#21834;?br/>
    走出数步后,发现崔东山依旧停在原地,陈平安回头望去,崔东山笑呵呵道:“今夜学生就捋一捋文武庙的变故,若是邪修魔头作祟,学生就替天行道了,为先生挣得一桩小小阴?#38534;?#33509;是一方山水教化不善、当地百姓的自作孽,也希望先生容学生袖手旁观,由得这里香火自生自灭。”

    陈平安点点头,“可以。”

    陈平?#27815;?#36523;离去,打算回客栈了。

    崔东山突然喊道:“先生!”

    陈平?#27815;?#22836;,“何事?#20426;?br/>
    崔东山义愤填膺道:“那四个蝼蚁一般的?#30475;?#27494;夫,身为先生扈从,如此大不敬,学生这些天恪守师徒本分,在旁边只能看不能说,看得痛心疾首啊,恳请先生?#22841;?#23398;生明儿起,好好教他们做人!”

    陈平安笑问道:“你打算怎么教?#20426;?br/>
    崔东山站在武庙大门口台阶下,大义凛然道:?#30333;?#28982;是遵循先生学问,以理服人,以?#36335;?#20154;。”

    陈平安不再搭理崔东?#21073;?#24452;直赶回客栈,回去路上,思考崔东山到底为何而来,为何会突然离开大隋山崖书院。

    杜懋那具令人垂涎的仙人遗蜕一事,老国师崔瀺提出的籍贯买卖一事,以及青鸾国京城这场暗流涌动的佛道之辩,陈平?#27815;?#35273;得这些,皆是崔东山的此行目的,却仍然不是最主要的。

    身后远处,崔东山转身拾阶而上,打着哈欠,重返武庙。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双色球开奖结果今天的 众博唯一官网 股票行情今天002063 香港赛马会二尾主四码彩图 决战卡五星2元麻将群 2019香港马最精准三肖六码 快乐10分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直播网址多少 摆地摊卖灯饰赚钱吗 彩排五走势图带连线 彩票计划挂机软件手机版 2019jdb龙王捕鱼网址 2016年9月 专车赚钱吗 微信群导航网站赚钱 广西快三快速开奖 时时彩前二组选包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