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桀驁
?    林看了一會兒,輕微的喘息著,但眼中忽然精光一閃了身體頗有些粗暴的推開了身邊那個女人,遠遠的挪到了沙發的另一側。

    十四秒以后,密閉的門被驟然推開!

    準確的說,是踢開的,鎖頭的木料以一種張揚的方式翻卷撕裂著。

    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很能收到震懾的效果。

    首先沖進來的是兩個臉罩寒霜的警察,一男一女,身后的警察手持dv緊隨其

    “不許動!警察查房!”

    那兩個女人自然驚怕無比,方林眼皮都沒抬一下,拈起茶幾上的一粒花生扔進嘴里懶洋洋道:

    “干嘛?唱歌有罪?“

    一名女警走上前來,厭惡的將衣服甩給那脫得只剩胸罩的小姐。冷冰冰的道:

    “你涉嫌進行嫖娼活動,請你出示有效身份證件!”

    方林冷冷的道:

    “我嫖什么娼?褲子穿得好好的,拿手指頭嫖嗎?”

    他接著輕蔑的望了那女警一眼:

    “看穿胸罩的女人也叫犯法,那你們該上游泳池去-------不,凡是觀看了奧運游泳比賽的人都得進監獄了。”

    “你……”雖然隔著昏暗的燈光,那女警臉上也一陣青一陣白的。

    “我什么我?”方林冷笑道:“現在是法治社會,講證據的!你們拿dv的沒:.利!誣陷地罪很大的,阿sir!”

    那女警氣得渾身發抖。一拍桌子道:

    “你還敢狡辯!帶走帶走!”

    方林深吸了一口氣,他是絕對不能進警察局去接受調查的,一去就是穿幫了!這三個警察若是一定要這樣做,那么方林絕對不會介意讓其因公殉職的!

    這時候門口忽然傳來一個聲音,一聽到這聲音,方林就長長出了一口氣。

    “出了什么情況?”

    話音剛落,一身警服的胡華豪就威嚴的走了進來。他本就是濃眉的國字臉,加上魁梧地身軀配上這身制服,當真是相當的有型,他的眼神掠過方林,微微錯愕,旋即恢復正常。

    “小吳。你來說。”

    那女警仿佛見到救星似的道:

    “這個人涉嫌嫖娼,還妨礙我們執行公務。”

    胡華豪望向拿dv那個警察,那人微微搖頭,示意并沒有拍到違法的東西。胡華豪走上前去,正色道:

    “我們正在執行公務,請合作,出示身份證并配合搜查。”

    方林輕哼一聲,心下大寬,直接摸出學生證就遞了過去。那張假身份證自然不會拿出來丟人。胡華豪掃了一眼就還給了他,接著又進行簡單搜查。依然沒有任何疑點。胡華豪為示公正。又讓其他人來上下搜查了一次,方林唯一的漏洞就是身份問題。此時這種搜查當然是無所謂了。

    “沒問題。收隊。”胡華豪下令道。那女警恨恨地瞪了方林一眼,但又無可奈何。轉身離去了,出去的時候“啪”的一聲將門拉上,卻忘記了門鎖已被破壞,被反彈回來夾到了手,痛得嘴唇都發了白忍不住眼淚汪汪。

    方林嘆了一口氣,被這么一攪,還有什么興致玩女人?那兩小姐也早跑了出去,他見叫的酒水還沒喝完,索性繼續倒著慢慢品嘗。誰知道過了不到十分鐘,門再次被推開,進來的卻是威嚴的胡華豪,他一來就皺眉道:

    “你跑這種地方來做什么?”

    方林懶洋洋的給他倒了杯酒推了過去:

    “還能怎么樣,松弛放松。”

    胡華豪冷哼一聲,拿了起來喝了一口,立即吐了出來:

    “呸!這摻了水的長城干紅你也喝得這么帶勁。”

    方林淡淡道:

    “我來這里的本意就是喝水的,喝這些加了酒地水倒也算得上不違初衷。”

    胡華豪倒也爽快:

    “隨你,只要能盡快放松恢復正常就行,我還有任務先走了。”

    臨到門口他回過頭來皺眉道:

    “有錢沒?我可不想在抓捕銀行搶劫犯地時候撞見你。”

    方林揮

    :

    “走吧走吧,要是沒有錢,一定會叫他們記在你的帳上。”

    胡華豪怒瞪了他一眼,戴上警帽拉門出去了。

    方林接著又叫了數瓶紅酒,這次沒人拿摻水地忽悠他了,喝完結帳走人地時候卻被叫住------并且是非常之有禮貌的那種。

    “先生,請稍等,對今天所出現地打擾我們很抱歉,經理希望能和您談談。”

    方林微微皺眉,他可以肯定的是抱歉是假,那經理想見自己是真的。不過一時間也想象不出來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不過在這現實世界里,他已經不是數月前那個瘦弱無助的少年,微微一笑,就跟隨著上了樓走進了一間裝修闊氣的豪華辦公室。

    那是一個女人。

    如果一定要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性感。

    她穿著時尚的連身寶藍色西裝套裙,不過胸領開得很低,隱約出深邃的乳溝,合身的短裙略微收得有些緊,卻恰好將腰臀畢露的曲線勾勒了出來,黑色的光滑緊密絲襪將修長筆直的大腿襯托得相當的誘惑。

    被這么艷麗的一個女人,雙目嫵媚無比的的盯住,大凡男人都會動心的。

    方林當然是一個男人。并且還是一個被生死衍生出來的緊張煎熬得接近崩潰的處男!

    方林見了她,只覺得心中本來已經蟄伏的那股火焰又升騰了起來,他無意識的舔了舔嘴唇,吼結上下抽*動了一下。好容易才澀聲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這女人一笑,轉過身來,這時候方林才留意到,她的外套上解開了兩顆扣子,淡紫色的吊帶烘得胸口的肌膚越發白皙,還可以見到令人怦然心動的曲線向深處延伸。

    “我是萬敏,你叫我萬姐吧,怎么稱呼?”

    “方林。”

    “方先生,你好象和胡局很熟呀?”

    方林心中一凜,他雖然可以說此時有些意亂情迷,但是理智尤存,馬上醒悟了過來:

    “你們在包廂中安裝了攝像頭?”

    萬姐一怔,輕聲笑道:

    “你真機靈。“

    方林這時候才發覺她的唇色是紫藍的,迷蒙氤氳,富有性感的挑逗。他的雙眼四下望了望,冷笑道:

    “我知道的東西又豈止這些?這辦公室的裝修規格好似一個暴發戶,旁邊的書柜上掛著關二爺招財進寶的神龕,桌上擺了俗不可耐的大金元寶。這完全不符合一個女人的品位,再結合酒吧里干的賣淫勾當,我可以肯定你這個老板不過是名義上的罷了,真正的隱在幕后另有其人,你頂多能算個他的情婦。”

    那萬姐的臉上頓時白了一白,方林目光銳利非常,又非常細膩的落到了旁邊的煙灰缸上,微微一笑補充道:

    “而且還是個老頭子的情婦。”

    “這種煙灰堆積了厚厚一層,都是由同一類煙所燒出來的,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種煙非常特別,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種曬煙,叫做葉子煙,另外也有人將它稱為“土煙”或“旱煙”。乃是農村上了年紀的人在抽,認為它煙含量高、勁兒也很大。看來你的老板年紀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錢對這東西也是念念不忘。”

    萬姐瘡疤被驟然揭開,她看著這少年譏刺的目光,結合起那刻薄的語氣,心中陡然升起了難以形容的怒火,尖聲喝道:

    “給我滾出去!”

    “很遺憾,我不想滾!你不知道偷聽別人的**很不禮貌嗎?”

    方林放肆的望著她胸前的豐滿,因為憤怒失態而顫微微的動著,心中那股被屢次壓制的邪火蓬的熾熱焚燒,只覺得整個人都在酒精和**的沖擊下快要爆炸了,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這剎那間,他的眼神衍生出了狼一般的貪婪和饑渴!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广州足球网 湖北30选5官网开奖结果 卡五星麻将规则 中特 新西兰4.5彩app下载 10大可靠的p2p理财平台 用上期平码怎么算下期一肖 血流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老11选5 卡五星麻将app 千炮捕鱼官方版 长沙麻将技巧十句口 支付宝天天红包赛攻略 北京快3中奖助手 下载离线单机四人麻将 幸运11选5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