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四十七章(神秘禮物二)
?    行人整整忙碌了三個小時后,整整十來堆巨木堆積在河岸上,每一堆巨木都有二十余根,被簡單剔除了主要的枝椏。弄好以后,老胡,精英肥男這負責砍樹的兩名主力都累得夠嗆,不顧滿地的骯臟泥水直接癱在地上,負責剔除主要枝杈的格林也靠在樹上不住的喘息著,看樣子雙手都給磨出了血泡來。

    “很好。”方林微笑著道:“現在距離完成任務還有6個小時,咱們先休息兩個鐘頭,然后那位樸刀盾兵兄弟留下,按照5鐘一堆的次序,陸續將浮木推入水中,切記不要一次性推完。”

    “那我們呢?“老胡詫異的道。

    方林笑了笑道:

    “營地周圍的曹軍見到上游不斷沖下巨木來,大急之下,他們當然知道是上游有人搞鬼,鐵定會主動出來搜尋,我們就趁他分兵的這個關頭,來占據絕對的主動,主動出擊!”

    “我建議先殺出來搜尋的隊伍。”格林忽然道。這還是從殺死李典以來,他第一次主動出聲說話。

    方林一怔道:

    “你的理由是?”

    格林沉靜的道:

    “曹軍在縣城外的主要營地被襲擊后,必然會調集河邊營地的部分精銳回去守衛主營,而且這部分人肯定不能太少,否則一旦我們再去襲擊,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我們暫定這部分精銳的數量為曹軍總數的三成。那么他們地實際力量就已經被削減到了三分之二,甚至更少,畢竟有些時候軍隊人數大幅度縮水會造成總體實力地下降。并不等同于2-1=1。同意嗎?!。”

    “你說得完全正確。”方林贊許的道:“請繼續。”

    “其次,曹軍事實上是根本不確定我們在河流左岸還是右岸的?所以他們出來搜尋,應該是會分作兩隊,一隊搜尋左岸,一隊搜尋右岸,再加上還要橋周圍留下部分兵士留守,這樣一來。本來曹軍強悍的實力就被再次分剖為三!所以,我們只需要在這附近埋伏起來,直接等搜尋而來的曹軍前來就行了。”格林的臉在雨水里朦朧著。他的話聲卻是十分篤定!

    方林盤膝在泥水里而坐。神情里卻有一種說不出地瀟灑,他微笑道: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從頭到尾我都很贊成-------除了最后那句結論。”

    格林臉色忽然陰沉了下來。狠狠的瞪了方林一眼,他前面地分析全都是在為最后地結論為鋪墊!方林這輕輕一句轉折,豈不等于諷刺的是將其觀點全盤否認?

    方林從容搖著手指道:

    “你誤會了,我只是實話實說,絕對沒有惡意!我是真的贊成你前面地分析。惟獨最后得出的結論,有一點欠缺。”

    格林將眉毛一揚。正想做出反駁,卻見方林溫和的伸出了一根手指:

    “第一個問題:我們現在要做的任務目標是什么?回答我。”

    格林怔了一怔道:

    “毀壞……曹軍新筑的橋梁。”

    “第二個問題:我們已經與曹軍打了好幾戰,他們地虛實我們固然是了如指掌的,可是我們地實力,他們清楚嗎?”

    “…….應該是……相當清楚……是非常的清楚!”

    “第三個問題:曹軍是傻子又或者誰是傻子呢?”

    “…….你才是傻子!”

    格林怒道。

    方林微笑道:

    “既然曹軍非常清楚我們這支隊伍的綜合實力,而且他們也不是傻子,那么憑什么會分散兵力,送出一支隊伍讓我們白白吃掉?正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若派出的隊伍沒有相當的實力,他們派人來送死嗎?”

    格林頓時語塞,最后氣沖沖的強聲道:

    “你滿肚子壞主意,不正是這時候用的么?”

    方林也絲毫不動怒,溫和道:

    “我做事向來精于計算,一向做事都是做到極至的,該硬拼的時候就得拼,不該斗的時候,就得走!咱們一個拳頭揮出去,得打到敵人最脆弱最致命的要害上!”

    …………..

    “這要害…….

    再過十七秒以后,那名樸刀盾兵會推動河岸邊的滾木,那些粗長的木料會借助洪水的沖擊,瘋狂的沖擊著新建好的橋墩。可以預見得到的是,曹軍一定會發現這等異狀,并且勢必不可能坐視而袖手旁觀!這個就是我們的大好機會!”

    渾濁的洪水來勢洶洶,已經蔓延到了河床兩旁,甚至開始向林中浸溢進去,夾帶著大量泥沙,枝葉的流水沉沉的奔流著,方林站在高巖上定定的望著河流中央,在特.維思配槍的微弱銀色光芒照耀下,河流上方飄來了大團大團的陰影,臨到近了才可以分辨得出來,那是一根根巨大的圓木,正在水中載浮載沉著隨著水勢滾撞而下!

    未過多久,遠處便傳來嘈雜的聲音,大群黃甲長槍兵在前方開路,緊接著是肥胖拋投手,紅巾弓手匆匆行來,最后壓陣的才是五騎精英虎豹騎。直到這支隊伍過去,消失在了泥濘與黑暗中以后良久。方林才從高巖后翻滾躍下,他一腳踩在了一攤積水上,水花向四面分濺而開,被吸水性極好的褲子迅速的吸收了進去,而雨水的冰涼也一直順著腳碗淌落入了鞋中。

    這黑暗里,雨水早已打濕了方林的頭發,濕發遮掩了左額左眉,他的眼神在這冰冷的黑夜里發著針一般銳利尖刻的光芒。

    “按計劃,開始行動!”

    他們這一行的目的地,直指曹軍在河邊的大營!

    方林素來都遵守著不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中的基本原則,所以他也壓根沒有指望要依靠那數百根巨木將那橋墩生生撞垮--------雖然這很有可能成為事實。嚴格的說來,那些漂浮撞來的巨木不過是他用來引誘曹軍分兵的誘餌。真正的殺著,卻還是在于這出奇不異,直搗黃龍的一擊!

    忍,等,穩,準,狠這五個字向來是方林的座右銘!

    二十分鐘后,曹軍河邊的營地外,四面空曠,風聲雨聲水聲交雜在一起,恍若凄厲的鬼泣。兩岸也是樹影密實,蘆葦叢生最近的燈影也如鬼火一般,依稀搖曳在曹軍臨時搭建的兵營里。還有許多人在重新修好的橋梁上呼喊奔走,試圖將上游連續沖下的那一根根可怕巨木推開!

    方林閉上眼,先用精神力仔細探測了一下營地中的虛實,然后猛然揮手,兩騎巨大的黑影從他的身后無聲踏出,然后徐徐加速,戰馬的鐵蹄在石頭上濺出點點火光,兩騎被他所控制的精英虎豹騎已經向曹軍營地發動了可怕的突襲!

    在戰馬加速的過程中,曹軍營地已經發覺了異樣,營門口的氣死風燈也點亮了起來,留守的肥胖拋投手,黃甲長槍兵以及紅巾弓手紛紛擁擠在了門口固守!而曹軍的剩余下來的王牌部隊十六匹精英虎豹騎連同那名隊長,卻都是不見!看來是去兩岸清剿去了!這也是方林意料中事,一旦營地有事,曹軍的精英虎豹騎也能夠依靠騎兵的高速迅速回援!

    就在當先的那騎精英虎豹騎即將臨門的瞬間,體積連人帶馬卻陡然暴漲了三分之一,騎手狂吼了一聲,身上的甲冑似乎都快被驟然暴漲的肌肉所撐破,先是一槍戳在了寨門上,接著反手拔出了黑沉沉的厚背斬馬長刀,一刀瘋狂斬下!

    木屑混合雨水飛濺!還有鮮血熾熱的血水!

    戰馬凄厲人立長叫,門卻未破!

    那巨大的反震之力非同小可,若是正常人,搞不好這一下就會雙臂臂骨都要一齊斷折!

    還好方林在這瞬間施展強力魔魅術,強行加持在了那騎精英虎豹騎身上,令其所有屬性都得到了全面強化,但饒是如此,它的體力值也是猛降了近三分之一!好恐怖的反震!

    但是第二騎精英虎豹騎又夾帶著雨水激風沖突而來!

    這一下,直接就將整座寨門都生生頂破,分成兩大片直飛出十數米高,然后啪啦啪啦打在了旁邊的巖石上撞得稀爛!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六省一市15选5开奖号吗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网上捕鱼如何反控制ip 11选5任3口诀 国标麻将番种口诀 巴西足球明星 江西优乐精麻将下载app 快乐赛车是官方的吗 中大期货配资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一尾中特的网站 熊猫四川麻将有挂吗 5月13日新疆35选7 福建22选5精英论坛 双色球500期走势图 7m篮球即时比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