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十三章 猥瑣無比的工匠付
?    許眼下的屠夫的能力還比不上3精英肥男與四名藍和,但最重要的是,屠夫可成長的空間還是很大,他自身的技能也有相當大的潛力可以被發掘出來。

    這又不能不說付工匠的那個變態被動光環技能:華佗仙師法。起到了極大的作用,戰斗時間拖得越久,那么恢復的體力值就越多。無論是對屠夫還是對五人組而言,這個技能都充分的顯示出了它彌足珍貴的重要。

    見到藍衣大漢剛剛抽搐著倒下,藏匿一旁的工匠付也在六名荷槍實彈的藍衣嘍羅的保護下,按耐不住興奮急急的跑將出來,屠夫本是由先前方林召喚的那頭精英肥男所以進化而來的,外形雖然有較大的變化,以往的記憶卻均在,呵呵的流著口水傻笑著接受付工匠捏臉揪鼻子擰耳朵的蹂躪。先前的人間兇器,立即變成了一頭溫順--------當然還算不上可愛--------的巨型寵

    五人組將這一切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在第一時間內看到那六名端著沖鋒槍出現的藍衣嘍羅后,幾乎還以為是恐龍世界里出現的新兵種了。只是見他們對工匠付俯首貼耳,乖乖聽命,才知道自己當真是檢回了一條性命來。只是看向方林二人的目光由最先的尊重已經蛻變為了敬畏。

    方林直接取走了死不瞑目的藍衣大漢身上的鑰匙,順手把尸體拋給早就饞涎欲滴的屠夫。這廝雖然已經成功進階成為了高級兵種,但那種貪婪勁兒卻絲毫不改,直接熟練地拔衣服扯褲子,撕頭發找皮鞋,正累得呼呼哧哧的看看要失望而歸的時候,旁邊留著兩撮老鼠胡須的工匠付趾高氣揚的跺了過來,重重地踢了屠夫一腳,直接用腳尖點著藍衣大漢的腰間。

    這家伙果然不愧干過當鋪朝奉伙計,眼光果然是“神仙放屁”——不同凡響-------連窮人身上也能壓榨出油水的西能逃的過他的眼睛?

    果然,屠夫一手撈將上去,就扯出了亮閃閃地一條腰帶來。那理查德正好奇的望著這邊,一看之下。眼珠子都要跌了出來。屠夫流著口水呵呵傻笑,直接將那條藍色裝備腰帶圍在腰間,炫耀的走來走去,工匠付小人得志。坐在屠夫的肩頭得意洋洋,開心無比,而那六名肩頭跨著沖鋒槍,腰間揣著棍棒板磚地藍衣嘍羅則神情嚴肅的走著正步跟在后面。活像是忠誠的納粹黨衛隊。

    這付工匠雖然奸猾,還喜歡占占小便宜,那個鑒定技能大多數時候也不可靠。甚至還有逃跑拋棄主人的屬性。不過有用地本事也是非常高明。那幾項技能的實用效果可是相當霸道的,所以方林也就微笑著卻也不去掃他們的興。他好奇之下,卻是將那屠夫腰上圍著地藍色腰帶的屬性顯示了出來。

    結實之金利來腰帶。藍色裝備,力量+1,夢魘空間容量+10,最大體力值增加7%。

    方林看了看,覺得也頗為雞肋,惟獨那個最大體力值增加7%與屠夫的高血量相互默契,它高達3000點地l..點之多-------這額外增加地7%乎就與方林那可憐巴巴總體力值相持平了。

    緊接著屠夫就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的尸體上,便又興致勃勃地前去搜刮,弄到了兩件白色裝備,卻是主動交給了工匠付。方林大喜之下就想去索要,想拿來切割切割。誰知道剛開口索取,夢魘印記就傳來提示:

    “你確定要獲得奴仆的私有財產?是/否?如果選是將造成奴仆親和度忠誠度大幅下降。”

    方林頓時悻然取消了這個念頭。

    卻見工匠付對那兩件白色裝備挑挑揀揀了半晌,然后就在手中消失了。方林卻很是有些因為夢魘印記的提示而目瞪口呆,

    “你的奴仆付工匠向夢魘空間出售了裝備,獲得了1200積分,因為障眼法與當鋪甄別術的存在,所以獲得積分額外加134。”

    “你的奴仆付工匠將840積分轉換給了屠夫,克扣494積分。屠夫非常感激付工匠,兩人間的親合度上升5,++

    “我靠!有沒有搞錯?!這也行?!”方林這時候才發覺,原來工匠付與屠夫居然也有自己的私人空間,更離譜的是工匠付竟然還可以與夢魘空間作直接交易,并且這賤人大概是因為干過當鋪朝奉的關系,還能與空間討價還價!最后最沒天理的是,還克扣屠夫的血汗錢!然后屠夫還要感激付工匠!還是非常感激?!這是什么事?!

    可憐的屠夫還不知道自己慘遭剝削,卻是滿臉堆笑,對趾高氣揚的工匠付奉承得更加好了。(額,他們拿積分的用處,可以復活自己,可以在空間里買藥甚至買裝備,也可以干其他的事兒。)

    誰知未過多久,五人組在一起嘰嘰咕咕一陣,珊娜便扭著水蛇腰著走了過來,那乳溝要多深有多身,裙子要多緊有多緊,對方林嫵媚笑道:

    “我們先前對閣下二位的冒犯,請不要見怪啊。”

    方林微微一笑道:

    “什么閣下不閣下,你有事就說吧。”

    珊娜眼珠一轉,直接壓低聲音道:

    “不知道……付先生那個手下身上的那條腰帶能不能轉讓給我?我知道付先生以先生馬首是瞻!”

    方林微訝道:

    “我看你應該是敏捷特長者吧,戰斗方式接近于kof世界里的hip(薇璞),以中距離攻擊為主,和我以前見過的一個叫繪子的女人很相似,要這加力量的東西干什么?”

    珊娜聽了方林的話,頓時咬牙切齒的道:

    “你…….閣下見過繪子那賤人?”

    方林淡淡道:

    “恩,不過她已經死了,死在街霸世界里,估計尸體都被那群變態神官給變成傀儡了。”

    “這賤人搶了我的a級技能卷軸!算便宜她了。”珊娜恨恨的呸了一口道,接著又換成笑臉道:“其實這腰帶不是我買的,是他們有人想買,便讓我來問問。”

    “這個我可做不了主,連我那兄弟也做不了主的,因為……”方林他很無奈的聳聳肩膀,笑笑道:“你看。這家伙的脾氣比我兄弟這個做主人的還大呢。”

    “唔?”正在大嚼尸體的屠夫聽到有人敢打自己收藏的好東西的主意,立即一轉頭惡狠狠的瞪了過來,一雙兇殘狠毒的小眼睛盯住珊娜不放。

    這女人的臉色頓時發了白,異常敏捷的直跳到方林的身后,急忙擺手道:

    “我只是說說而已。”

    方林想了想道:

    “我剛剛查找到了一些資料,這地方乃是方圓三十公里以內最大的黑手黨據點。運送恐龍的直升機今天才剛剛來接過貨,咱們今天晚上就在這里住下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你們看怎么樣?”

    銀狼與理查德均表示贊成,他們昨天晚上在野外過夜被折磨得夠苦了,難得有這現成營地,當然不肯再去外面受苦。

    方林倒也不擔心五人聯手起來對自己不利:

    ---------首先他們已經認識到了自己二人的強悍能力,一旦殺不死自己,要面對的反撲也相當可怕,足以致命,得不償失的事情相信沒人肯去做的。

    -------最重要的是,這個七人(包括工匠|:組勢力,銀狼三人一組,理查德二人一組,自己這邊一組,這種臨時湊合起來的團體其實顧忌異常之多,打個很簡單的比方,在關鍵的時候,銀狼敢讓理查德站在自己的背后嗎?

    這個營地中留下了不少黑手黨徒的文件資料,方林仔細翻閱后,獲得了幾條十分重要的信息,首先黑手黨人花費大量財力物力深入這茫茫原始叢林的目的,那就是盡可能多的去采取恐龍的基因素質片段。其次,還標記出了周圍100里內的其余基地,最后,還用隱晦的語言指出了在某個基地里,正在進行一項十分隱秘的特殊研究。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全天幸运飞艇计划qq群 安徽11选5任5多少注 熊猫棋牌特邀彩金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走 dota2比分直播网 湖南转转麻将抓鸟规则 街机捕鱼破译版下载 麻将减对怎么玩 湖北11选5走式图 8比分网 股票历史数据查询系 多游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保定最新中奖 188篮球比分网 26选5好彩26玩法 500比分直播完整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