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妙齡女仆
?    資深者的體力值卻是甚長,力量值估計也是到了六十有出現應有的“擊退”負面效果。狂吼一聲反手將那小boss黃衣斗篷暴徒踢來的腿抱住,血流滿面之下終于成功將之束縛住。其余的輪回者大喜之下,紛紛涌上,爭先恐后的攻擊著。

    方林卻諷刺的笑了笑道:

    “那個大個子一定會松手的。”

    “什么?”德隆奇道:“這不大可能吧?他怎么會放棄那么好的機會!”

    老胡驚異的望了方林一眼,帶了幾分無奈的出聲道:

    “不錯,他確實會松手的,這家伙此時心里在想,憑什么要我來干這困住人的臟活累活?最后卻什么都撈不到?要知道,最后掉落的鑰匙所有權乃是屬于攻擊敵人體力值最多的那個人,誰打這小boss的體力值最多,鑰匙就歸誰!最后一下殺死這小boss的人也會獲得一定的額外積分獎勵,大個子死死將小boss黃衣斗篷暴徒這小boss抱住,出的力受的罪乃是最多的,偏偏他卻最不可能拿到最后的戰利品,肯定不甘心會松手搶最后一下。”

    方林微笑道:

    “嘿嘿,你說得一點兒不錯,我估計你肯定都干過這事。”

    老胡頓時啞然,隔了好一會兒才悶聲怒道:

    “胡說,咱是那種沒有大局觀的人嗎?是那幫孫子太過分,肉吃完了連湯都不分我半口!”

    果然。當那小boss黃衣斗篷暴徒體力值剩余大概1/10的時候,那大個子突然松開了手!急急地也加入了攻擊的行列中,德隆很是無語的閉上了眼睛,果然,小boss黃衣斗篷暴徒獲得了自由以后,竟是瘋狂的驟然近距離引爆了身上攜帶著的手雷!

    轟轟轟轟的連爆聲中,一干貪婪的資深者被炸得灰頭土臉,暈頭轉向。而被活生生炸斷了一條腿的精英小boss斗篷暴徒喘息著拔出了手上地汽錘”(jackhammer)a2斗 彈槍!直接開槍瘋狂掃射!那名貪婪突前的大個子首當其沖,幾乎被打成了篩子,好在他的體力確實是相當的高,沒有當場死掉,不過看樣子他沒有七八個小時的恢復的話,是別想再站起來和人作戰地了。

    “這也是何苦?”方林搖頭嘆息道:“本來很簡單的事情。卻要搞得那么復雜。

    搞得陪了夫人又折兵。”

    接下來這小boss黃衣斗篷暴徒最終掉落的金色鑰匙又幾乎引發了一場內訌,若不是候選者流民強行用自己的權威壓制了下來,只怕這群人當場就得自己打起來。不過小boss黃衣斗篷暴徒一死,剩余的小boss黃衣肥男就獨木難支,變成了圍毆的肉靶子,他的攻擊力實在不高,眾人無視他引發的各種異常狀態,直接選擇全力輸出傷害。剩余下來地七個人干起這行倒是相當的嫻熟異常,只用了五六分鐘,就將這令人十分頭疼的小boss給做掉了。

    不過奇怪地是。小boss黃衣肥男死后卻沒有掉落鑰匙,這幫資深者也愕然之下,破口大罵卻也顧不得深思,只能趕去支援兩名劇情人物了。

    這時候剩余下來的穆斯塔法與麥斯奧兩人已經是一輕傷一重傷,候選者流民率領的這支臨時隊伍若是時機上來說。來得頗為及時,但實際上雖然加入了他們這群生力軍,兩名劇情人物身上的壓力卻是絲毫不減。瘋狂屠夫(butcher)死死咬住這兩名很快就即將斃命的劇情人物,十分陰毒地笑聲不停在戰場中響起,資深者的攻擊打在他的身上,根本也造不成太大地傷害。

    方林這明眼人在旁邊已經看了出來,候選者流民的這支隊伍幾乎就是一盤散沙,人人的心中都抱著壞事你頂上,好事別忘了我的想法,有兩名體格魁梧的力量特長者的站位竟然是在最遠離boss的位置上,這兩人口中呼喝連聲,激烈得宛如電影配音的演員,若只聽聲音,保準以為他們是最賣力的一個,其實兩人所做的事情不過是站在極遠的地方拿點三八口徑的小手槍慢慢的零星開火而已,姑且算他們每一槍都打中了瘋狂屠夫(butcher)這個明顯的目標,但是造成的傷害只怕對瘋狂屠夫

    her)連蚊子叮上一口都不如!

    “我靠。”珊娜忽然跑去尋找工匠付--------這 正忙著賊溜溜的尋找藏身處呢--------媚笑著挺了挺胸道:“付哥,把你的那個借我用用。”

    工匠付猥瑣的眼睛已經鉆進了珊娜的乳溝里面,淫蕩的奸笑道:

    “好啊好啊。咱瘦是瘦有肌肉,正好我昨天才有洗澡的,咱們去旁邊找個地方吧。”

    珊娜愕然道:

    “我借借你的照相機和洗澡有什么關系?”

    工匠付的臉立即皺得和苦瓜似的,扭頭淚奔而去,倒是德隆奇道:

    “你借相機干嘛?”

    珊娜望了望場中心有余悸的道:

    “我得把這幾個家伙的細節給記住了,尤其是那兩個力量特長者,往后若是撞見他們,肯定是有多遠閃多遠。”

    顯然那候選者流民也發覺了隊伍中出現的信任危機,實際上方林的大半精力也一直放在了他的身上,在這個最緊要的時刻,乃是最考驗一個人的領導能力的時候!

    流民二話沒說,直接從背后抽出了一把需要雙手握持的陳舊日本武士刀,拖刀在身后直沖了上去!那把武士刀看起來極是銳利,單單是目光接觸到,就給人以眼睛都受傷的錯覺。

    瘋狂屠夫(butcher)正在追斬重傷的麥斯.奧。猛然粗肥的胳膊上被劃了一記,頓時被這一刀割拖出了頗長的口子,他暴怒的吼了一聲,反手一刀就斬了上去!

    流民輕巧一個旋身,已經是雙手持著自己的刀鞘,屠夫那把長近兩米的可怕屠刀就斬在那條淡紫色的刀鞘上,擊出數十點星花,在滂沱的雨里依然璀璨。而這侯選者流民便借著瘋狂屠夫斬來的大力,倒躍后退,輕飄飄的似一只燕子的斜飛了出去,著地之后突然前沖,那身影在雨中更顯得朦朧迷離,難以捕捉!

    瘋狂屠夫(butcher)惱怒的吼了一聲,雙刀齊出揮刀下斬,卻將地面斬出了兩道深勾,泥水血水飛濺之時候,流民已經行云流水般的從瘋狂屠夫(butcher)的脅下竄了過去,似乎輕靈得連泥水也沾不起來,直到他奔出十數米,才見到瘋狂屠夫(butcher)悶吼一聲,腰間陡然噴出了一道鮮血!

    “這一招……十分強悍啊。

    ”方林皺了皺眉道。

    珊娜解說道:

    “這是真侍魂世界里桔右京(ukyohibana像 ;

    “我這里得到的說明是:身為皇室的后裔的橘.右京優雅灑脫,出身于叫做“神夢想一刀”的門派。這個門派的武技講究的是領悟,所學到的技能威力是由學習者的資質而定的,學習者的資質好,技能提升的熟練度高,那么b級技技能的熟練度低,那么s級技能的威力也會被削弱到b級

    毫無疑問的,流民這一擊提起了自己隊伍里的士氣,那兩名力量特長者對望一眼,開始主動的上前從旁邊試探性的分擔著瘋狂屠夫(butcher)。

    而方林卻注意到,流民發出了那一記以后,腳步有些踉蹌,劇烈的捂住嘴咳嗽了幾下,體力值也下降了1/3 ;接下來施展劍術秘技也消耗了一定體力的緣故,這時候他卻來到了戰場的邊緣處,輕輕吹了聲口哨,卻見到叢林里出現了一個身材高挑苗條,穿著頗為暴露的妙齡女郎!

    方林的心一跳!這女郎的打扮,赫然與被魅惑的野人的腦海里記憶片段相吻合,這女郎赫然是流民的仆人!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夢魘空間中遇到有同樣攜帶仆人的人!說實話,工匠付的作用雖然均是輔助,起不到直接的戰斗作用,可是他的用處和技能可以說異常有用,方林同時也希望能借此機會看看其他人的仆人的用途和能力。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打麻将就可以赚钱的游戏 14号世界杯比分 精准六肖免费资料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走势 打海南麻将必胜绝技 11选5 手机打麻将老输怎么 福利彩3d开奖结果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大嘴大嘴棋牌下载 中国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世界杯比分预测帝 股票入门知识软件 麻将群公告群规则 3分赛车彩开奖记录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