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六十章 棋逢對手
?    方林使用探測技能后,便給出了提示:

    “死骨野盜團(被降伏):所有基本屬性為:力量35。敏捷40,體力35,精神力25.所有基本技能為level-----4,體力值1200點。”

    “技能1:魑哨,野盜團以被害者的中空指骨做成哨子,吹出各種詭異的聲音進行聯絡,聽到哨聲的敵人將會降低移動速度,攻擊速度10%。友軍移動速度,攻擊速度+10%。

    “技能2:投擲手里劍(暗器)。野盜團的手里劍乃是浸潤了毒物的兇器,一旦被命中,移動速度降低20%。”

    “技能3:突刺level------

    “技能4:模糊(被動),有15%的幾率閃避敵人的物理攻擊。”

    這些家伙若是單打獨斗,自然是沒有什么威脅的,但是如今幾十人從四面八方一涌而上,又動刀子又丟飛鏢(手里劍),那就十分之棘手了。方林卻站起身來,義正詞嚴的道:

    “千兩前輩請放心,區區幾個盜賊,就由我來打發把,您這種頂級高手,肯定是要在敵人精疲力竭,毫無防備的時候殺出,才能收到最大的奇效。并且我覺得這群野盜來得十分的古怪,說不定在背后還有著操控他們的黑手,這些小嘍就交給我們,千兩前輩則請細心觀察,襲殺對方頭目的重任就拜托閣下了。”

    千兩狂死郎功利之心本就極重,否則也不會乖乖聽從菊間的命令指東打西,方林的說法無疑令他地虛榮心得到了莫大的滿足。微微點頭。有了這強勢的劇情強者坐鎮,方林自然是膽氣陡壯,直接持槍沖殺了。

    心緣被封了技能以后,其地位就十分邊緣,只是他有鞋子的變態保命技能。一時間也能夠暫保自身的安全。不過要指望他在進攻端作出什么貢獻,那就可以說是千難萬難了。老四和屠夫沖鋒在前頭。背靠著背勉強能將四處亂竄出沒地敵人給抵擋住。只是那漫天飛舞的手里劍卻實在是有些令人大感頭疼,加上刺耳地人骨哨聲混合在一起,幾乎連說話的交流溝通都難以進行!

    值得一提的是千兩狂死郎所帶來的那位叫做“原”的仆人,其實力之高卻是出乎旁人的估計,他身材矮壯,臉上畫著斑斕的油彩,穿著寬大的土布衣服,打扮就像是舞臺上的小丑一樣,然而此人每走出一步。手中寬厚地柴刀卻能夠分波逐流的斬出一道血路來!

    更為詭異的是,有的野盜團成員投擲的手里劍雖然大多數都被“原”避過,但是總還有會有偶然趁其躲避不及射中了他的身體的,這身材矮壯地家伙中鏢以后,卻是怒吼一聲,不僅不拔鏢出來,反而一掌反拍。將之深拍入了肉中,借著身體上的痛楚來激發自身的潛力!手中地柴刀斬出刀光,當者非死即傷!當真是可以用中一鏢。殺一人!漸漸的吸引住了太多數野盜團的注意力!

    而就在這時候,方林的道術子彈開始發威。

    他在老四和屠夫的保護之下,自然可以從容瞄準蓄力,不過半分鐘左右,道術子彈.寒冷所冰凍出來地冰層就覆蓋住了大半個戰場。這直接導致了野盜團地成員移動速度驟降。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夢魘印記提示地封印時間600秒只是針對抗性為0的人來說的,也就是紙面上的意思。(就像是阿土拿的稿費555555。寫多少其實拿不到那么多,實際上還要扣稅)

    具體一點來說的話,除去了精神力抗性與異常狀態抗性以后,方林受限的實際時間不過也四分鐘左右,屠夫則為五分鐘,老四最為倒霉,會持續整整八分鐘。

    方林見到野盜團的這些家伙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手下加勁,變得悍不畏死了起來,冷笑著發動了卑鄙之召喚術,將六名全副武裝的藍衣嘍給叫了出來,直接向著野盜團成員最多的地方拋出了手雷!這些戰國時代的家伙哪里見過這等強勁的熱兵器,只道是拋來砸人的石頭,正在恥笑丟東西的人腕力手勁太差的時候!六枚手雷“轟轟轟轟轟”的爆炸了開來!直在地面上炸出了一個裊裊冒煙的大坑,周圍山壁上的碎石簌簌落下,威力驚人!

    一名身處爆炸中心的野盜團成員被活活炸死,被硝煙熏得發黑的殘肢被高高拋飛上天空再落下來,周圍的幾人也被炸成了輕重不等的傷勢,借著這個機會,方林一干人等與“原”匯合在了一起,“原”怒聲呼喝了幾聲道:

    “前方有一個山凹,咱們快躲進去。”

    他乃是人隨話動,已經揮舞手里的柴刀直殺了過去,野盜團成員似被方才的爆炸所驚,竟是被他輕易沖殺出一條血路到了那處山凹當中,野盜團的成員頓時又驚又怒,似乎覺得被羞辱了一般,完全放棄了方林等人,直接一起聚集過去想要將“原”圍殺,而“原”此時卻只需要應付正面的敵人,壓力驟減!野盜卻是攻不進去,而“原”在百忙中見方林等人未曾跟隨,連聲招手呼喝,神態焦急。

    方林卻嘆了口氣對心緣道:

    “你說我這時候讓他沖出那個山凹,他會不會聽?”

    老四正有些納悶,想要出聲詢問方林為什么不過去,聽了后奇道:

    “為什么要讓他沖出來?我看那里易守難攻,很不錯啊。再說要看他會不會過來,叫一聲不就知道了?”

    方林展顏一笑道:

    “好主意。”

    于是他立即放聲高呼道:

    “你快沖殺回來!”

    “原”望了方林一眼,眼神仿佛寫著“你是白癡”四個大字。恰好方林的望著他的眼神也是在表達相同的意思。方林剛好想要張口說話,劇烈的爆炸卻已經驟然發生。

    爆炸發生在那處易守難攻的山凹頂部的巖壁上,爆炸非常之猛烈,給人的感覺就仿佛泥沙石塊都像是水管爆裂時候劇烈噴射的水花一般!大量的泥石滾落而下,直接將滿面驚愕,措手不及的原深深活埋!而那些早有準備的野盜團成員早就及時退開,只是他們似乎要避免“原”拼死沖殺出來似的,依然不肯遠離。

    這處戰場是敵人選定的…….他們還留下這么一個對己方明顯不利的地勢……敵人若不是呆子,便分明是陷阱了,“原”一腳踏了進去,還打算讓方林等人陪他一道入伏。怪不得方林要用那種“你是白癡”的眼神看他,而那暗藏著的敵人見自己的計謀被識破,唯恐雞飛蛋打,當然也就只能發動陷阱,殺得了一個算一個了。

    但是此時方林不等塌方尚未結束,立即面色凝重的呼喝一聲“走!”直接向著塌方處奔沖了上去,看起來像是急切的要去挽救被深埋在塌方之下的“原”……這時候老四雖然還有些不解,卻忽然想起了方林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

    “……..人若不受些挫折,往往是記不住教訓的,這件事情我的確是可以先對你們講明白前因后果,但是若是在某些危險的時候,我很可能沒有時間,甚至是無法對你們作出解釋!所造成的后果往往就相當嚴重了……”

    他二話不說,直接拔腿就跟隨著方林急奔而去。倒是心緣略一猶豫,落在了后面!只是短短的瞬間,整個路面都在瘋狂晃動,這里的地勢本就險要無比,一邊是懸崖峭壁,一邊是嶙峋深淵,只見路基上轟然傳出沉悶的爆炸聲,周圍的數十米的路面迅速坍塌入旁邊的嶙峋深淵當中,而方林等人先前乘坐的馬車車輛也隨著馬匹凄厲的嘶鳴生生摔落了下去!

    唯一沒有塌陷的地方,卻是先前“原”被活埋的那處凹地附近!那些野盜團成員也站在了那里!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

    由此可見敵人的心機也是極其深沉,他先以山壁間的凹地來設置出一處比較明顯的陷阱來故意引誘人看破,于是略有心機的人,自然就會本能的遠離這處明顯的陷阱!但是這處死地卻才是生地,遠離陷阱就恰好中其下懷,正好借機發動布設在道路路基下的真正埋伏!

    而之所以不一來就直接發動陷阱要以野盜團突襲,一是要確認里面的人的身份,畢竟這個陷阱只能用一次,二則是此處地形如此險要,經過的人肯定會有防范之心,這些對于普通人來說的殺局,套用到輪回者身上則是未必能夠得手,只有趁亂發動,才可以收到奇效!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微信打麻将怎么创房 … 安徽地方麻将下载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864 今天的上证指数 今日山西快乐10分走势山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哪里看斯诺克比分直播 棋牌开元 广东好彩1基本 大富翁手机版免费下载 11选5黑龙江省 哈尔滨麻将咋玩 天地人和棋牌? 幸运11选5开奖 温州麻将三财神几番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