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陷阱
?    對于夢魘印記的提示,方林覺得說得相當模糊,并不是清楚,于是便找夢魘印記等級更高,權限更多的老胡前去查詢,最后終于算是明白了個大概。

    “這個特殊的情況就是指:擁有了充足的能量以后,天國神族血液主宰他的身體的這一情況,類似于變身。”

    “自由施展八神一族的武技是指,施展與八神相關的s級以下的技能的時候,能夠不受到力量,敏捷,等制約因素的影響,比如方林先前的暗溝手(-a或c)所發出的貼地飛行的紫色火焰,是因為力量敏捷不足,飛行速度和飛行距離都太短打不出去,所以只能附帶在手掌上近距離作戰!現在則不受到這種影響,就像是現實世界里獲得了創作者的專利許可權一樣。能夠放心使用,”

    當然方林在天國神族血液沒有覺醒過來主宰他的身體-------相當于未變身的時候,要發出這些招式依然要受到力量敏捷的制約------不過通過八神的點撥,所耗費的精神力和精力要少了許多。以前將八神的有殺傷能力的紫焰附著在手掌上,頂多全力使用兩三次就氣喘吁吁,現在則提高到了五六次甚至更多,而且控火的技巧也頗為嫻熟。

    最為關鍵的是,方林所能施展的火焰可不僅僅是八神的紫炎,還有暗黑之克里斯的控制之火!這位暗黑四天王之一的火焰雖然也是紫色,但是其性質卻與草稚京的火焰頗為接近,因為草稚京在以前地s級奧義技能就是里百八式大蛇雉。(街機出招表為:--+a或c,可蓄力)蓄力后向前方的范圍內,打出大片燦爛的狂猛的火焰,幾乎能夠籠罩出數十平米的空間!

    而暗黑克里斯地招牌式的s技能叫做:里百八式暗黑大蛇雉,(街機出招表為:--+a或c。可蓄力),這個招式的名字不僅與草稚京地s級奧義技能頗為相似,連出招以后的攻擊方式幾乎也是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暗黑克里斯打出來的火焰是紫色地,給人以冰冷殘酷地感覺,而草稚京的火焰則是火紅,給人的感覺是暴烈而燃燒。

    方林用八神庵傳授的控火技巧來控制與草稚京同源的暗黑克里斯的控制之火。林雷若是深入精研下去。最后會弄出什么樣的東西來,其結果是難以預料的,那非得要八神庵,草稚京,死掉的暗黑克里斯復活,三人同聚討論后才能得出結論!不過這三個人能遇到一個,已經是s難度左右地事情了,要三個一起遇到的幾率…….

    這期間東京范圍內一片混亂,各大勢力目睹了日本政府的不作為。也紛紛登場搶占地盤,而美國洪門更是運用自己在美國的影響力,讓駐扎在沖繩,東京附近的美軍采取了被動防御地守勢--------八神庵上一次以單人之力獨闖美軍基地已經給美國人留下了一個非常深刻地印象。雖然他們經過調查后發覺,八神庵這種實力的人全日本也不過只得寥寥數人而已。不過自此以后對日本地超能力者的警戒之心就頗為防范了。此時能夠趁亂摸清日本隱藏著的超能力者的實力,也是符合美國的利益。

    對于方林而言。戰斗當然是更快更方便的實踐自己從八神處學來的東西的最好方法!

    現在美國洪門已經直接大張旗鼓的進入了日本國內,雖然他們還在沿用日本分部總裁勝次雄這個人的日本身份為掩飾,但是強勢的向東京注入戰力的方式,就已經足夠將他們的真正目的暴露出來!

    因此美國洪門很快就和(nest-sound組織一樣,同時受到了剩余下來的黑幫聯盟的敵視,政府軍雖然礙于美國的面子不好直接宣戰,但是只是表示出了表面上的冷淡友好,暗地里與美國洪門之間的摩擦也是激烈不斷!

    在這種情況之下,方林一行人要想刷取聲望就變得并不困難起來,道理很簡單,因為可以選擇的進攻對象實在是太多了。幾乎除了美國洪門的人以外,都可以攻擊!連政府軍也是一樣--------只要不被當場捉到留下活口!

    一群人的聲望紛紛上漲,隨著一些容易被掃除的目標被漸漸排除,進攻的難度也成倍增加,方林卻是這一天里胸有成竹的制訂出了一個計劃!那就是設置出一個惡毒的陷阱!

    可以說前些天他們的行動,就是一直在為這個陷阱進行鋪墊!

    倘若方林先前引領的行動遵循的是中正溫和之道,就似戰場上的堂堂之師,那么現在方林現在所制訂的計劃則是奇兵突起,極盡變幻之能事,若一把走盡偏鋒的劍。巧妙的編織出一個誘惑與風險同樣巨大的陷阱!誘餌便是勝次雄。

    對于勝次雄來說,他目前的處境也是相當尷尬的,這世界上立足為本的,便取決于自身的力量,當然還有聲望。而勝次雄以前掌控在手中的力量川島家已經在(nest-sound組織的打擊下支離破碎,所以現在他在美國洪門中的地位是頗為尷尬的,這個日本分部的總裁其實就是一個虛名空殼,下面的人根本就沒有把他當做是一回事!

    就連勝次雄本人也清晰的知道,自己目前唯一可以憑借的,就是這個本土的傀儡身份。若是不趁現在做些什么成就出來,那么一旦塵埃落定,自己的淡出那是必然的了。

    所以方林向他提出這個風險極大當然收益同樣也是極大的計劃,并且明說是要他作為誘餌的時候,勝次雄是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了!

    這一天氣溫略微好轉,不過也只是將天上下著的是雪換成是雨而已。

    一打開門,迎面撲來的就是一陣實實在在的寒意,哪怕是裹在了厚厚防寒服里的木村不禁瑟縮了一下,抬眼望去,在慘淡的路燈耀照下,四處都有昏黃的光芒在反射蕩漾在,而耳中傳來的“淅瀝”聲音充分顯示著這個夜里的雨水將會連綿徘徊不去。雨已經下了很久了,地上的水洼四處都是,木村撐著傘,深一腳淺一腳的行走在路上,從晚上7點到9時,這時段便是生活物質進行供給的時間,本居民點的臨時配給站就在一站路外的幼稚園里面,冷冷的雨水仿佛冰冷的小箭一般,爭先恐后的借助風的動力鉆入他的脖子里,以至于那種涼颯颯的感覺一直從脖子蔓延到背心深處。木村深吸了一口氣,忽然覺得地上的水洼有些不大對勁。就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的在輕微搖晃著,他剛剛想抬頭,腦后忽有一道沉穩的勁風直襲而來,呼嘯著打上了他的后腦!

    這個瘦弱的文員直飛了出去,頓時,他的腦子里嗡的一聲,鮮血立即濕潤了頭發,很快就川流不息的在下巴上匯聚成一條小河,再一點一點的滴到了地上,而眼前也是一陣陣的發黑,周圍的世界也若在水影里一般晃蕩起來。緊接著一只大手死死攥住了他的頭發,將其拎了起來,木村只覺得頭皮下面的發腳都一根根倒豎了起來,那種痛楚實在是令人難以忍受,一個低沉的聲音道:

    “四十分鐘前,你有沒有看到兩輛悍馬吉普開過這里?吉普的門上有著三條交叉著的線條。”

    “有!”木村腦袋動不了,嘴被捂住,只能拼命的用手指在地上劃著勾。他的脖子馬上被擰斷,在死亡之前,他看到了十余米外,有四個渾身上下都裹在黑色斗篷里,鷹鉤鼻子,面目陰翳的男人冷漠的看著他,最為奇怪的是,這四個人的身高,相貌,甚至內斂的氣質都是一模一樣!

    “最近四天,那支隊伍都是這個時間出去掃蕩聲望,然后一直到晚上十一點左右才會回歸。”

    “他們開的是悍馬軍用吉普,雖然在外形上難以區別,不過在車門上卻劃著三條交叉的斜線,大概是為了表現他們的隊伍是由三個核心成員所組成的意思。”

    “這已經是我們盤問的第十二個人,口供基本吻合,縱然有所區別,但是表現出來的核心意思都是一樣的。”聽取了匯報一個,一個沉穩的聲音響了起來。

    “看來,那支隊伍的確是不在。”那四名被裹在黑衣斗篷中的男人說話了,也不知道是四人中誰發出的聲音。“今天晚上美國洪門為了爭奪十一街區,將會與組織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戰斗。這個時候正是我們進行斬首行動的大好機會,徹底鏟除他們握在手中的那個傀儡總裁勝次雄后,我們在組織里的聲望就能更進一步!”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分析软件 天津快乐十分时时彩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 下载qq麻将游戏 湖北11选5历史 35选7出号顺序 重庆时彩是正规 安徽麻将外挂 江西11选5单期在线计划 三分彩先 熊猫棋牌下载网址 36选7最新开奖结 斯诺克比分网g147 今日热门股票 分分彩如何杀号选号 长春科乐2毛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