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運命
?    方林只覺得有什么東西自身體中暴裂,彌散開來。他眼前仿佛有著許多的小小金花在雀躍舞動,在劇烈的頭暈目眩下,他閉上了眼睛

    往事浮光掠影地自記憶里跳躍出來,一一在耳邊吶喊!回蕩!

    “胡佳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我此次出去后,所得積分潛能點的一半分給你們,裝備放棄!”

    “走!你先走!替我照顧好…….”

    “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會為我流淚嗎?”

    遠遠近近深深淺淺的聲音依稀在他的腦海里匯集成一條時間的軌道,而快樂與憂傷交錯在這時空的河流兩邊安靜的對望。當方林再抬起頭的時候,他的雙目赫然已經瞎了,露出一個血肉模糊的深洞,流出的是混合著淚的血!

    然后,他平靜,安詳的彎下身體,風聲在耳邊呼嘯,那淡藍色的光罩已經逼近到身邊,將整個世界仿佛都要徹底粉碎,研磨。

    這些方林都不在乎了,死或者生,愛或者恨,都在遠遠的飄散而去,他心中一片空曠,渾身上下的精,氣,神都聚焦在了山鬼的身體上。

    他是誰?

    他叫什么名字?

    哦,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必須死!

    腳下背景中的深邃漆黑宇宙空間,萬千星辰都在急速旋轉,方林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高速沖撲了上去,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束受傷的光。即將暗淡地電。寂寞平滑無聲的流瀉撲出,在一瞬間就欺近了山鬼的面前!

    山鬼在剎那間發出了兩拳,一拳打空,一拳打在了方林的身前!余波直接將方林那條重傷的左腿打成了一團混合碎骨的血肉!但是方林前撲之勢卻依舊不減,左手上已經燃燒起了紫色的火焰,拖著殘破的身體直接撲了上去!

    禁,千,二,百。十,一,式,八稚女!(……哭吧,叫吧,然后就死吧!)

    若說八神親手發出來的八稚女就像是一頭冷冷地狼,在瘋狂中宣泄著死亡,那么方林打出來的八稚女給人的感覺就是冷靜,殘酷。就仿佛是南極的嚴寒。在無聲中令人的生命僵硬!

    山鬼驚見面前這個垂死的家伙黑發飛揚,一往無前直逼過來的可怕氣勢.

    他乍見方林從額前耷拉下來的頭發中流露出來的,兇厲得有如三生七世地深仇大恨的目光!那已不能算是人的眼神,那種冷漠里面蘊藏著熾熱的眼神使他心中一栗.

    能不能接下這一招?

    還未戰,他已為對手的氣勢所窒.

    他戰志崩潰.

    他只能將雙腿從地上拔了出來飛退.

    他只有退.

    一退不可收拾.

    他退到哪里,方林就追到哪里.

    有墻阻,他裂墻而退,有柱擋,他裂柱而退,有房屋隔著,他也以背直撞了進去.

    一時間,凡他退處,樹折屋破瓦塌樓崩.他退得極快,瓦木紛紛坍塌而下,但是那條鬼魅也似的身影,仍追著他,覓著他,釘著他仿佛這一招不命中在山鬼的身上勢不空回!

    山鬼先前唯恐這個世界地活動空間太大,所以才用空間解離術從外至內的將空間進行壓縮,但是他此時卻只恨退路太短空間太小!

    兩人的身影終于重疊在了一起!

    轟的一聲,大地一亮.

    大地乍亮起冷的灰色.

    當這灰色暗下去的時候.已經有鮮血激噴了出來。這血是自己的還是山鬼的,方林也分辨不出來,只知道血的溫度很暖很舒服。血的味道很甜很甘美,用力撕扯開敵人皮肉骨骼地感覺……..真好!

    山鬼盡管渾身上下在這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中,沒有一處不痛,沒有不傷,但是他的神智卻是清明的,知道這攻擊雖然猛烈,但是終有完結的時候,憑借自己的超強恢復力,挺過了方林的這一輪攻擊,那么勝利者一定就是自己!

    何況…….最關鍵的是。面前的敵人雖然處于變身的狀態,級技能,但方林還是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個人的平均屬性太低!無論你是什么人,只要處身于夢魘空間里,那么總得遵守空間的法則!自己的力量敏捷要比這小子高上那么一些,這代表著,這八稚女地威力自己不用完全承受,大可以嘗試進行強行規避!

    方林忽然定住,高度濃縮地能量元素在他的手掌里迅速聚集。刺目地紫色光芒迅速閃耀!他緊緊抓住了山鬼的肩頭,澎湃的紫色火焰從手指縫隙里面散逸了出來!

    山鬼深深吸氣,他等待的就是這一瞬間!這家伙的身體上忽然浮現出了一個虛幻的身影,并且由虛化實,漸漸清晰。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件衣服。被直接脫了下來承受住八稚女的最后一擊的能量狂放爆炸方式!

    分裂!

    山鬼竟然在此時,把握住了方林力量敏捷不如自己。招式中的銜接牽引力減弱的破綻,重新分裂出了一名克隆體進行偷天換日,代替自己承受最后的那一記爆炸!

    “轟“的一聲紫色的火焰四處騰飛,那名克隆體渾身上下都裹滿了火焰,在熊熊的熾熱中絕望哀嚎,身體的恢復速度完全跟隨不上火焰傷害的速度,最后在凄厲無比的慘叫聲被化為了灰燼!

    但是山鬼本人,卻是在八稚女最后一擊能量爆炸的時候,竭力的脫出了方林雙掌的吸附范圍,僅受了輕傷,他的人雖然還在麻痹當中,可是頂多再過數秒,就能恢復正常!現在山鬼十分清楚,只要能拖過這短短剎那。根本不用自己出手,方林只怕都會直接死去!

    發出了八稚女的最后一記紫焰爆炸以后,方林的**已經幾乎是到了崩潰的極限,但是他的精神力卻依然強大,死死的鎖定在了山鬼的身體上!雖然雙眼完全看不到外界的景物,但是山鬼的生命之火,卻被方林以意志鐫刻在了靈魂當中!

    痛就是他的力量本源。

    傷便是他戰志長夜中的烈陽。

    我的生死已經無所謂了,但就算是下地獄,我也要拉著你一起!

    要做到這一點,當然得有足夠的力量!看似已經底牌盡出,彈盡糧絕的方林,卻還有一招預先留存下來的伏筆!

    那就是他的召喚物!

    除了死去的屠夫,藍衣嘍,工匠付之外,方林還剩余下來了一名奄奄一息的召喚物!

    馬克西馬復制體!

    “把你的生命…..還有我的生命……一起燃燒吧!”方林呼吸著熾熱的空氣,用緩慢而快意的聲音喃喃道。他的雙目處只剩余下來了兩個深深的血洞,看起來分外的詭秘而殘酷!

    佝僂踉蹌著的方林左手上,驟然閃現出了一道刺目的光芒,這光芒尖銳若針,給人的感覺不僅是眼睛受傷,更是連心中也生出了劇烈的刺痛!

    方林的頭發迅速變白,額前,眼角的迅速也皺紋密布!而平行空間外的那名奄奄一息的馬克西馬復制體,驟然雙眼凸出眼眶,張開大口,絕望的向著天空作著痛苦而無聲的哀嚎!

    山鬼在得意中驚恐回首,這一剎那,他的呼吸也凝固住了!

    人生便是如此。你一直期待的事情未必能夠如愿。但是飛來橫禍,總是在柳暗花明的希望將至而未至的時候驟然駕臨!

    他的瞳孔里赫然出現了一只帶著可怕電芒的左手,遠遠的劃出一道弧線,向自己由下至上的揮擊過來!

    那只左手雖然距離他整整有一米左右的距離,可是帶出的五道銳利風聲氣勁,卻已經撕破了他的肌膚,鮮血都為之若雨灑落,一股沛莫能御的大力帶著使人麻痹的可怕電勁,直接仿佛臺風一樣將他卷了起來,高高的吹起,空中甚至還留下了五道鮮血的軌跡!

    山鬼絲毫不能動彈,他只能拼命的調集著體內乃至世界的能量來護衛自己的身體,頑固的作著最后的掙扎,他深深的知道,這一擊只要能挺得過去,那么自己就必將笑到最后大獲全勝!

    方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一瞬間,他的頭發,指端,皮膚都開始慢慢的解離,在凜冽的風中化為塵埃,又被徐徐吹散,看起來分外的蒼涼凄厲無奈。

    而整個龐大的東京市在同一時間內,所有的***都為之熄滅!仿佛有一種死亡的寂滅以全盛之勢蒞臨人間,以黑暗統治著這個傷涼的世界!

    “代替我……好好的活下去吧……..我的伙伴們!”方林溫暖的微笑著。

    而他的雙拳,

    重重的擂擊在了地面上!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哈灵麻将最新版app官网 手机球探网即时比分网 原油开户如何配资 棋牌娱乐斗地主 贵阳捉鸡麻将必胜口 跪求三分pk拾人工计划 加拿大卑诗快乐8预测 捕鱼王下载 哈灵杭州麻将APP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炒股是怎么玩的 网上兼职赚钱平台 大地棋牌手机官方网站 26选5开奖结果玩法 股票推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河北排列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