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二十章 巴比的瘋狂
?    手無縛雞之力的猥瑣付雖然戰斗時候派不上用場,但是牽扯到金錢或者數字上的時候,就輪到了他大顯身手一展神威。比如方才他和這馭獸者一番交談以后,那可憐的馭獸者不僅沒有撈到什么油水,反而還倒賠了些積分進去。因為這倒霉蛋被猥瑣付忽悠得昏頭轉向,居然去和他進行直接交易…….于是本來這個馭獸者看起來是小賺了一筆,結果因為猥瑣付無恥的交易稅的存在而倒折了本。

    然而此時畢竟兩人事先已經達成了協議,若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三國世界的基調就是講究一諾千金的忠義,因此盡管馭獸者吃了個啞巴虧,但是也不能毀約背諾。

    在猥瑣付燦爛的笑臉下,馭獸者苦著臉拖著傷殘的軀體走進了旁邊的一個房間,隔了一會兒才吃力的推了一個大木桶過來。那木桶里面塞得滿滿當當的,似乎裝了不少的東西。馭獸者掏出一張符咒貼在了木桶上,然后高速跑開,一陣輕微的爆炸傳來以后。木桶徐徐散碎而開,撲出一陣青色的煙霧,而堵塞門戶的那些木頭與沙包,也開始散碎崩塌,掉落一地。馭獸者當然直接就逃之夭夭。

    這時候煙霧尚未散盡,一聲十分沉悶的低吼聲就傳遞了過來,直震得人心旌動蕩,緊接著一頭流線型的黑色巨豹就直撲了出來,它的動作矯健而有力,充滿了力與美的動感,粗若酒杯口的尾巴扇動,直接將散碎的木屑似子彈一般的飛抽了過來!連老胡也要進行閃避,其怪力可想而知!

    但是最先撲出去地卻是雙頭的巴比!

    它體積雖然較小,還是幼生時期。但是潛藏在細胞中的恐龍霸主本能早已經激發了出來,縱然面前的野獸如此猛惡,但是巴比卻是毫不畏懼,它身體內的戰斗本能可是凝聚了千百頭兇猛恐龍的戰斗經驗,若論與野獸的搏斗技巧,實在是獨步于夢魘世界了。

    一大一小,一瘦一壯地兩條身影便纏斗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又有三頭巨豹撲出,方林一行頓時也被纏住!

    動物之間的戰斗開始前是不會講什么話的,兩只各為其主的生物一見面便發生了劇斗!巴比在跑跳間縱躍如飛,靈活之至。那個小小地紫藍色身影便在那團巨大的黑色間竄來竄去。間中用爪子遞出一抓,噴出些毒液,象是穩居上風的樣子。然而方林在這邊招架應付之余,卻是越看臉色越是沉重,巴比的攻擊竟然均徒勞無功!

    因為那黑豹身體上那層墨黑的密實毛皮簡直如一件厚重的鎧甲般,把巴比噴出的毒液和發出地攻擊完全抵御!若是襲擊向頭部,靈巧地尾巴一抽。巴比只得無功而返。事實上。普一交手,這頭防御力奇強的巨獸便立于不敗之地。

    而它那閃著寒光的白牙,利爪,巴比只要一個不小心,就多半承受不住一下。

    這樣的一場幾乎必敗的戰斗,還如何打得下去!

    方林越看越覺得不妥,他忽然向巴比吹了個口哨,巴比卻是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戰,無視主人的召喚。憤怒咆哮,直撲而上雙爪掏向黑豹的雙眼。

    眼看巴比的爪子就要遞到黑豹地身前,那巨獸陡然仰頭張口咆哮,人立而起,頓時。連遠遠立在數十米外的方林都覺得勁風撲面!連呼吸都為之艱難。四下里的木頭沙包狂亂飛舞中。方林痛心地看到,小小的巴比。被那咆哮聲所懾,行動中頓時現出了一絲呆滯,被黑豹若粗大鞭子一般的尾巴抽中打飛了出去!

    如一顆小石頭一般疾飛了出去!

    它撞上了旁邊地艙壁,彈開了數米,在地下連滾了幾滾,肚皮向天,兩腿蜷曲收于腹前,雙頭分別歪向了兩旁,一動也不動了。看樣子已是兇多吉少。

    但是方林地眼中卻是閃現出一道奇異的光芒。

    那巨獸得意地長嘯了一聲,勁風中,它已猛撲了上來,一雙著寒光的銳利前爪已經從腳墊中伸了出來,直指倒伏在地上,生死未卜的巴比!

    這畜生竟也懂得趕盡殺絕的道理!

    可是就在這巨豹四足離地騰空之際,巴比卻猛然“活”了過來,它用肥實的尾巴擊地,從地面直彈了起來,以難以想象的高速反撲入了巨豹的懷中!

    要知道,巴比可是一頭霸王龍!霸王龍的巨尾所能產生的巨大動能,甚至可以將一輛小轎車抽出十余米之外,它雖然是幼生體,但是這一尾抽擊地面所傳出的反作用力也是大得驚人!那黑色巨豹根本就沒有想到巴比的這一著奇招,雙爪本能的向前一抱,卻抱了個空,直接被若子彈一般高速射來的巴比撞進了懷里!

    “蓬”的一聲巨響,滿天的黑色皮毛亂飛,伴隨著黑色巨豹不甘,痛苦,憤怒的唳聲,巴比的雙頭瘋狂撕咬,爪子上也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紫黑色!那巨豹體表的毛皮雖然強韌,但是胸腹之間的防御卻是相對來說薄弱許多,被兇殘的巴比輕松的撕扯了開來!就在著地的瞬間,巴比的左邊腦袋口部開始發出淡紫色的光芒,然后一閃!

    這赫然是它將體內的魔氣濃縮蓄積以后,再發出來的能量炮!

    黑色巨豹的被撕扯開皮毛的胸口處,一個透明窟窿瞬間被澎湃的鮮紅血液所掩蓋,隨后暴裂開來,血肉四下飛濺。它整個龐大的軀體為余勁所波及,震飛出丈余,接連撞翻了數十桶擺放在旁邊的糧米,最后“轟”的一聲撞在艙壁上,停留了幾秒種,緩緩滑下。在光滑的艙壁上留下一條驚心動魄的血印!

    哪怕受到如此重創的黑色巨豹依然撲騰著四肢,掙扎著想再度站立起來,一次,兩次........終于,它龐大的身體在強有力的四肢支撐下顫抖著站了起來,其閃閃發光的森森白齒中卻滴出了點點腥紅的鮮血。

    而巴比卻又動了,但見得一條紫藍色的細線迅捷無倫的越過空地,躍上了旁邊的兵器箱,于艙壁上借力疾躍而起,在空中循一條“之”字型的路線輕輕巧巧地數個轉折,落到了那頭還在茍延殘喘業已被重創的黑色巨獸的背上!

    鮮血橫飛,吼聲凄慘!巴比的兩只前爪之上,已是血水淋漓,巴比直接抓瞎了黑豹的雙眼,它窺準了敵人這個弱點,給予了這個強悍對手最后的一擊。

    眼見得這頭黑色巨豹吐出的舌頭業已發黑變紫,身體不停抽搐著,噴灑在外面的血液凝固的速度更是比正常情況下快了十倍。這乃是中了魔界劇毒的征兆!它終于圓睜著業已變成死灰色的雙眼緩緩倒了下去。口中,耳孔,雙眼,鼻孔不住的流出血液,轉眼就沁黑了一大片地面。

    眼見得同伴慘死,剩余的三頭巨型黑豹更加瘋狂兇猛,奮不顧身,屠夫一不小心都被撕扯了一大塊肉下來,怒吼連連。一時間頂在前方的老胡也覺得壓力大增,他正要打算硬吃幾咬強行抓取的時候,艙室里面忽然傳來了一聲尖利無比的蘆笛聲,那三頭瘋狂的黑豹聽了以后忽然呆了一呆,低聲咆哮嘶吼了幾聲,迅速轉頭銜起了那頭黑色巨豹的尸體鉆了回去。

    方林做的第一件事情當然是去看巴比,這小家伙發出了一記魔氣蓄能炮以后,模樣看起來頗為萎靡。不過精神卻是極其興奮的。方林板著臉直接拍了一下它的腦袋,大發雷霆道:

    “誰叫你沖上去的!”

    巴比惶然的乖乖蹲坐在地面上,誠惶誠恐的聆聽著面前主人的教誨。哪里有半分起初的兇猛模樣,倒是象極了一名犯了錯被家長斥罵的委屈小學生。

    “你這么一丁點大,就想去和人干架了!打贏了還好,要是打輸了我來不及救你怎么辦?………”

    可憐的巴比面對主人的語言轟炸苦于不能開口反駁,到后來只得雙眼淚汪汪的把主人羅致給自己的所有罪名一一承擔下來。方林忽然發現巴比的左邊腦袋上腫起一個大包--------想必是開始被巨豹尾巴刮飛撞到艙壁時留下的紀念--------忙停止說話,痛惜的伸手出去輕輕替它揉摸著,巴比半瞇起眼睛,看樣子極是享受這充滿溫情的愛撫,嘴里還不時低低的發出的舒服哼聲。

    不過這對主仆顯然沒有多少時間來進一步交流感情,因為艙室入口出,一條魁梧的身影已經出現,他的身邊簇擁著四頭巨豹,豹子和他的腳下,赫然有著淡藍色的光環。這光環方林異常熟悉,正是曾在黃忠身上所出現過的…….

    鶴翼陣法!

    我剛剛量了下體溫.38.7度,嗓子也很疼,估計明天又要掛水,可能更新不穩定,不過大家盡管投票。阿土不會賴帳的,周六會慣例盤點算賬,該更多少更多少,就算欠了債也一定能還上。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20选8旋转矩阵软件 德州麻将群 西甲皇马vs巴萨 至尊棋牌总代 大赢家比分即时澳客网 最新微信股票群 免费东北麻将游戏 sg飞艇是哪个国家发行的彩种 股票市场 赛车游戏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大逃杀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彩吧助手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 内蒙古11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