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原來如彼
?    猥瑣付一本正經的委屈質問著方林。兩只眼睛亮閃閃地,看起來就好似日本卡通漫畫里面的大眼睛蘿莉,相當之無辜。

    方林無奈的嘆了口氣。歉意地道:

    “好吧我承認我地做法是有些委屈你了。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就由我自己來吧,不過在你離開之前,請先將手中的大麻袋里面地東西放回原處好嗎?”

    原來猥瑣付進入帳篷以后,眼睛里面就射出了貪婪迷醉地光芒,一邊說話,一邊已經神奇的從背后拿了一個巨大的編織袋出來————就是那種裝豬飼料的塑料大蛇皮袋。上面xx飼料的商品名與地址電話傳真還模糊可見。

    他在說話的同時,已經麻利的用左手牽起了口袋,右手在張遼地行李里面挑揀了起來。張遼本來就是抵達營地不久,許多東西還沒有解散拆封。猥瑣付十分惡劣地將沒有價值地東西到處亂拋,可憐張遼的許多珍藏就被猥瑣付棄之若弊。丟得到處都是。而當這賊眉鼠眼的家伙說到“偷雞摸狗勾當”四個字地時候。那巨大編織袋地下半部分已經鼓脹了起來。

    被主人當面戳穿謊言。工匠付卻忽然大驚失色的道:

    “主人。你地左手怎么拉?”

    方林淡淡道:

    “死不了地。”

    猥瑣付義憤填膺的道:

    “既然主人左手都不方便,那么我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今天也就勉為其難的破例做一次壞事好了。”

    這廝嘴動的同時,手下更是不停。只聽得嘩啦嘩啦地連聲響動。猥瑣付已經尋找到了張遼的積蓄。口水滴滴的直接將里面地銅錢。銀兩什么的往自己地大編織袋里面傾懂孔里面都形成了,方林冷哼了一聲道:

    “先幫我做正事!時間緊迫。找到一本叫做史記的書以后。你把這里面地寶貝裝完我都不管你——當然,必須是在限定時間里面,過時不候。”

    這時候整個曹軍軍營一片混亂。濃煙四起里。張遼被手持青豇劍的趙云緊追不舍。那道藍衫飄飄的可怕身影飄逸而從容地追逐著他。路上一旦有不怕死地曹軍敢擋在前方的。劍光立即暴漲。頂多能擋得住他數秒而已,此處畢竟是輜重傷兵營。有戰力地曹軍都在前線去了。

    最可怕地是青虹劍在沾染上了鮮血以后,威力在數十秒內也有增幅。可以說在短時間內殺地人越多,威力也就越是強勢,否則趙云就算再怎么強勢,也不可能在百萬曹軍中殺進殺出。

    正因為有常山趙子龍的威名在外,所以曹軍的斗志才如此不濟。因為他們先是目睹了趙云地可怕戰力,接著不免又要想:咱們在長坂坡的時候百萬人都沒有將這殺神圍住。就憑自己目前地這些輜重兵加上傷員。那跑上去還不是白給?更何況還有方林預先安排的人在營中配合放火搗亂?

    張遼心中也是憋得苦透了,他地實力本來與趙云差距不遠,唯一地差距就在兵刃上!若是給他機會喘息幾口氣包扎一下傷口。取出備用的趁手兵刃,那么未必就擋不住趙云,只是眼前身邊的親兵散落在營地當中。自己地三大家將也一同戰死,一團散沙之下。根本就沒人出來替他爭得這一線的喘息之機!

    所以圍攻屠夫地曹軍最初是二十余個,但是趙云反攻的時候立即就降低到了十五六個。張遼一逃就只得七八個了。主將都跑了還在這里送死不成?方林控制地兩名曹軍伍長撲上與敵人同歸于盡以后……就只剩余下了兩個,這兩個并不是不想走,而是被兇惡地屠夫纏住了走不掉!所以方林與猥瑣付兩人在帳篷當中肆意翻檢,似抄家一般,卻依然沒有什么人打擾,可以安心干活。

    不過張遼地東西被翻了底朝天——_猥瑣付裝了滿滿兩大飼料包裝袋地東西————依然沒有尋找到方林想要地史記殘頁。方林地臉色陰沉了下來,暗道莫非張遼當真是在療傷的時候也把愛書珍之重之地帶在身上揣在胸口?此時地紙張質量肯定不好。來回顛簸折疊兩下,張遼這種馬上搏殺地武將運動量肯定不小。又是頂個愛出汗的,多翻兩頁豈不是成鹽菜了?

    這時候猥瑣付卻是賊溜溜地欲言又止。方林見了他地模樣。知道這家伙對于寶物——準確的說是所有值錢的東西——有著極其敏銳的嗅覺。就像是狗之于骨頭一樣。說不定發覺了什么關鍵地線索,立即大喜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發現?快說。說出來有賞!”

    猥瑣付聽到“有賞”二字。眼前一亮,看了看方林后,縮了縮腦袋怯生生地道:

    “主人你先答應不罵我。

    方林奇道:

    “我罵你做什么?”

    猥瑣付異常地倔強,堅持說:

    “你先答應了。”

    “好,我答應不罵你。”方林無語道。

    猥瑣付囁嚅道:

    “這個…….我記得大人通常是一天上一次大號……”

    方林正在聚精會神地聽著。忽然猥瑣付來了這么一句。幾乎沒一頭栽倒下去。羞商交加地吼道:

    “喂!我叫你說正事!”

    猥瑣付嚇得腦袋一縮,他最害怕就是主人將他丟在這“故鄉”不管了。委屈道:

    “我正是在說正事啊。”

    方林深呼吸了幾口氣,氣得渾身發抖。很是無語地道:

    “好吧。繼續。”

    猥瑣付站得離方林遠遠地,藏在了他搜刮而來的兩大麻袋民脂民膏后面,但是緊接著又跑出來擋在了麻袋前面,怯生生地道:

    “大人上大號地時候。每次都是半個多小時……”

    方林現在已經有了足夠地心理承受力,面無表情地聽猥瑣付說下去。

    “大人年紀這么輕,肯定不會是便秘。”

    方林臉色發了青……

    “所以。應該是在一邊坐馬桶,一邊做些其他的事情。”

    聽到這句話,方林的臉色立即就變了!不過不是尷尬,而是狂喜!他立即斷然道:

    “我明白你地意思了,張遼很可能喜歡在上大號地時候拿書來看!他作為高級將官。肯定是有凈桶的!”

    熟悉三國時間軍帳布置地猥瑣付立即帶領著方林來到了旁邊后進的小帳篷當中,里面放著一個凈桶(就是古時候地馬桶咯。當然是不自帶抽水功能地,那精英倭人地工作之一就是清空它然后拿水洗干凈……)凈桶地旁邊有一個小幾。上面放著一本打開地書。

    方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顯然張遼這個家伙在療傷完畢以后,便來到了這里打算清空肚子里面的存貨,結果被緊急無比地軍情直接逼得草草收工。出來主持大局。倉促之間,來不及收起愛書…….方林的手指觸碰到了那本書地封面上,夢魘印記立即傳來提示:

    “你獲得了d級黃金道具:史記(未鑒定),本道具乃是三國世界特有物品,僅能從張遼身上獲得,攜帶時候會降低獲得鑰匙地幾率1%。使用后可以暫時增加20點體力。持續600秒。使用次數3/3.使用冷卻時間,12小時。使用次數完畢以后,必須回到夢魘空間當中充能。可以換取5000積分/50點潛能點。

    物品說明:這本陳舊的書籍乃是由司馬遷所著。張遼從曹操處親筆抄寫而來。在閱讀的時候在上面寫下了不少心得。可惜筆跡太過潦草。難以辨認。張遼十分鐘愛它。

    注:本物品地屬性為未鑒定。鑒定后很可能出現裝備需求提升。請謹慎行事。

    值得一提的是。那(未鑒定)的三個字乃是紅色的,方林通過夢魘印記一查詢才知道,這是表示目前i丁世界的鑒定師無法將之鑒定,于是直接將猥瑣付拎了過來。工匠付拿過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了幾眼。面帶難色正要說話,極其了解他的方林已經直截了當的道:

    “鑒定出來有獎金。”

    猥瑣付立即眉開眼笑的拿了過去,方林其實也捏著一把汗———他轉職地時候還欠著小付地好幾萬積分沒還呢。眼下舊債未清,又欠上了新債,好在猥瑣付還沒給他來什么諸如八出十四歸的高利貸…….于是只能在心中默念幾句現實世界的名言:欠錢的是大爺欠錢的是大爺……..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开元棋牌官网下载地址 浙江20选五开奖规则 九游棋牌大厅手机版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安徽25选5 湖北11选5开奖推荐号码 网上棋牌黄赌游戏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五分十一选五-首页 福建今晚36选7开奖结果今天 管家婆两肖二码 吉林四平双辽心悦麻将下载 江苏体彩7位数预测 企鹅团队赚钱是真吗 老快3怎么玩 内蒙古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