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十三章 復活吧,馬爾塞
?    “我不信神。”方林面對梅林的瘋狂叫嚷,平靜的輕聲道。“我只相信自己的雙手。”

    說出這句話以后,方林的兩只看起來仿佛燃燒著的雙手在黑夜里面劃出了一道道難以形容的火焰軌跡,交叉往復,給人的感覺是一名僧人,在虛空當中莊嚴,肅穆的在繪畫著想要頂禮膜拜的法陣。在吸收了那團聚能火球以后,可以清晰的見到方林手掌當中燃燒的紫色火焰與藍色火焰在交錯中衍生出來了一抹艷紅,就仿佛是被鍍上了一層燙色的熾邊。

    若是換了其他人前來,絕對不可能這樣輕描淡寫的將師梅林的這一記耗費了全身精力的聚能火球招架住。更不要說是吸收了。

    但是方林是何等人物?他不僅吸取了八神的紫火與克里斯的控制之焰,還取長補短,創新的將之化為己用,加上身體里面還有著與這兩大控火者對應的血統——因此方林對火焰的控制能力本來就是天生極高,自身的狀況還處于一種很詭異的脆弱平衡中。因此才能將這團火球生生吸收了去!

    梅林一時間氣急敗壞得有些過了頭,竟是跳了出來用十字架對準方林,大聲詛咒道:

    “魔鬼!下地獄去把!”

    若是十字架這個東西真的有用的話……那還要主干什么,何況方林還不是魔鬼?方林順利吸收火球以后,已是一個后空翻躍了回去,看起來就像是詭異的無聲消融在了黑暗里面一般,并沒有繼續出手的意思。只是屠夫已經在騎在揚蹄高速奔騰的娜娜寬厚的脊背上面。風車也似的揮舞著粗長的血腥鐵鏈,似直升機旋翼一般發出了巨大的風聲,然后在劇烈地震蕩中,“刷拉拉”一鉤甩出!

    呈現出腐肉色澤的暗紅色鋒利肉鉤靈蛇一般的甩刺而出,可是瞄準的仿佛卻是地上。肉鉤在空中無聲扭曲著重重的打擊在了地面的一塊巖石上,打得火星四濺。看似這一鉤因為在高速地奔騰當中被甩得失去了準頭,但是血腥肉鉤卻借著這反彈之力一個倒折,從下至上的刺向了師梅林的腿部!

    反彈勾取!

    屠夫簡單的頭腦不足以支持如此復雜的計算,顯然是方林地精神貫注于它的身體上,開始進行精確的操控!

    “嘩啦”一聲。梅林措手不及之下,看看就要被肉鉤勾中,他右手握持的大型魔杖上面卻發出了一團柔和的白色光芒,籠罩在了即將被鉤到的下身。竟然將呼嘯而來的血腥肉鉤輕描淡寫的彈飛了開去。只是這死眉死眼的老頭子也疼得嘴角一抽搐,鼻孔里面都流淌出一抹鮮血。顯然也受到了不輕的震蕩。

    方林忽然睜眼,瞳孔里面地火焰忽然熾了一熾。

    在猛犸巨戰象背上的屠夫痛吼了一聲,粗肥的手腕一顫,竟是猛力將鎖鏈向后拉扯!本來已經刺空的血腥鐵鏈死灰復燃,鋒銳的尖端向上昂起,“垛”的沉悶一響,深深的刺入了前方一處燃燒裹著火焰的房梁當中!

    血腥鐵鏈頂端的鋒利肉鉤在新鮮地木屑飛揚中穿透而出,然后屠夫用力拉扯的力量才傳遞了過來。這根長七八米粗若籃球大小的巨梁就帶著一股沉悶的風聲,呼嘯旋轉回撞,那破空聲當真有些令人呼吸都要窒息的感覺。

    巨梁上面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在黑暗當中沉穩的回旋飛舞著,看上去聲勢逼人,圓桌武士世界當中魔法師的威力十分強勁,但是體質羸弱也是有名的。梅林雖然貴為師,可是已經習慣于三名英雄一起作戰,這些防御地事情都交給了戰士來做,因此他自身的防御意識和防御能力能強到哪里去?

    何況他剛剛才不惜自傷,耗費自身的魔力來躲避過這一次驟然的襲擊,怎會料到一鉤一收間還有這么一著后招?頓時后背被那一根粗大的燃燒巨梁活生生的撞中。慘叫一聲似隕石一般向地面重重摔落!

    然后……心緣已經將在猛犸巨戰象的脊背上,將莫瑞登之鋸那黑洞洞地槍口對準了過去,然后若兇蛇吐信一般地火舌瘋狂噴吐而出,數百道曳光彈殘留下來的火紅色彈道交叉穿射,在空中密集編織,若驟雨一般!

    只是短短地瞬間,師梅林身邊的地面上就開放出了點點泥色的花,大量泥土激飛,交叉飛射。飛濺出兩三米之高。一時間堅硬的地面仿佛化作了汪洋水面,正有傾盆大雨瀉落而下,激蕩出一圈一圈的漣漪!

    梅林還在強持防御者,他的碩大的魔杖在身前劃出了一個半弧,白色的光芒閃耀出一個半月形的屏障,帶著火紅色彈道的曳光彈打在上面,紛紛飛射濺開。竟然不能傷害到他。不過魔法盾的能量急速消耗,這樣被動挨打的局面對梅林無疑是相當不利的。他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另外一只手上面已經開始凝聚淡綠色的光芒,那光芒凝而不聚,將這老頭子染得須眉皆碧,看樣子是要進行絕地反擊!

    但是梅林的身后,已經閃現出了一個魁梧的身影,那身影蒲扇大的雙掌由上自下的猛按了下來,給人的感覺仿佛是一頭猛虎下山撲擊探爪,壓伏在獵物的身體上方!

    這身影的背后,有猛虎搖頭晃腦的兇猛頭像一閃而逝!連空氣里也閃耀出了一聲沉悶兇惡的虎號!

    原來在屠夫出鉤的時候,胡華豪已經悄然拋下了旁邊的幾名后備騎士,猛力的奔行了過去,他借著夜色在黑暗當中隱秘的穿行著,受過專業特種兵培訓的身手實在令人難以察覺,最關鍵的是,梅林此時還在遭受著十分猛烈的攻擊。以他一個體質羸弱的魔法師,哪里還有余力來進行觀察周圍的動靜?

    其實這也只能說方林他們的攻勢太過猛烈地緣故。要知道這戰火之村經過了斧頭男帕卡瓦略的改修以后,已經形成了半軍事化的要塞一般,此時縱然因為內中的后備騎士大部分都隨同三英雄出征,人手不足的緣故。但是防守也是相當嚴密,單是周圍的護城河與厚實地要塞大門,也相當難以破壞,使人很難悄無聲息的潛入其中。

    可是方林他們卻有一頭專門為沖鋒陷陣破壞而生的終極戰爭機器!

    猛犸巨戰象被開發出來,就是專門用來襲破敵人堅固的陣地的,哪怕在彈雨紛飛炮火轟鳴中。也能生生將鋼筋混凝土地水泥碉堡撞毀。這區區的要塞大門,自然不在話下。因此梅林根本就沒有得到充分準備的時間來施展法術的預熱,才會被打得如此狼狽!

    對于敏捷特長者和精神力特長者來說…….被老胡欺近身的后果,相當嚴重!哪怕是方林在夢魘空間的決斗場當中與老胡試探手,被胡華豪逼近以后。幾乎是沒有什么翻盤的希望的。因此這位可憐的梅林師被靠近后的下場可想而知!

    兩分鐘之后,梅林已經失掉了人形,渾身上下就像是一條被用力擰過地破爛毛巾,看起來只怕連骨骼都碎裂在一起了,只留下了一口氣而已,方林走到了他的面前,凝視著梅林的眼睛道:

    “你還有什么話要對我講的嗎?如果想要活下來的話……….”

    “呸。”

    梅林根本不給方林將威逼利誘的話說完的機會,便用一口帶血的濃痰來作為回答。方林眼睛里面露出溫和而同情的色澤,然后對屠夫抬了抬下巴道:

    “吃了他。”

    方林地話聲十分輕柔平靜,但是訴說的卻是那樣殘酷的一件事!而屠夫已經將醬油醋味精辣椒等調料拿了出來。還饞涎欲滴的順帶拿出了一條亞麻布所做的餐巾。急吼吼的將梅林拉了過來,在調料里面蘸了蘸以后,一口就咬了下去!

    在方林的授意之下,屠夫當然是先啃的手,腳等不至于立即致命的部位,梅林地臉頓時痛苦無比的扭曲了起來,不是每個人都神經大條到可以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肢體被人啃食的,屠夫小口小口的“斯文”吃了幾分鐘以后,他已經瘋狂的慘叫了起來道:

    “停下來。停下來!求求你給我個痛快!”

    方林平靜的道:

    “那得看你愿意拿什么東西來交換了……我若落到你們手上,只怕也是被活活燒死地下場。所以,請不要指望我有什么同情憐憫地心。”

    梅林用顫抖的手指指向了遠處道:

    “我是一名煉金師……我地實驗室里面有金子!”

    方林目光一閃爍,一伸手上去撫過了他的傷口,焦糊的煙霧升騰了起來,方林的火焰已經將梅林的傷肌斷肢處焚焦,止住了流淌的鮮血,不過這種粗暴的治療方式副作用也是極大,梅林傷口處的嫩肉被燒焦。眼前發黑,痛苦可想而知!他頭上冷汗滾落如雨,喘息聲在遠處清晰可聞。

    方林平靜的道:

    “你若說謊,或者是實驗室里面有十分危險的陷阱,那么你只怕想死都不行了。”

    梅林此時只求速死,用失去了一半的左手夾出了一張羊皮紙卷軸,微弱著聲音抽搐著道:

    “這個就是開啟的方法……”

    梅林一面說。一面用顫抖的手指蘸著旁邊掉落下來的暗紅色的血液。在羊皮紙卷軸上寫寫劃劃出了一個十分詭異的魔法陣,方林接過了羊皮紙卷軸以后。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有強大的精神力在上面流淌著,里面充滿了怨恨,憤怒等負面情緒。方林凝視著梅林平靜的道:

    “你若是在上面玩花樣的話,那么你肯定會后悔的。”

    方林說得輕描淡寫,但是梅林的心中卻已經生出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寒意,人生除死無大事,羸弱的魔法師能夠做到他這樣將將生死置之度外,已是十分難得,但是他意料當中的死,卻是轟轟烈烈引刀一割,絕對不是要受活罪——這種在神智清醒的狀態下目睹自己的軀體被嚼爛吞吃的活罪!

    梅林嘴唇囁嚅了幾下。惡毒地目光漸漸的變得心驚膽顫,頹然道:

    “等等!”

    他接著將羊皮紙卷軸重新拿了過來,用鮮血重新涂抹了幾處后交還了回來,方林卻在梅林的眼里捕捉到了一絲狠毒之色,也不說破,卻見猥瑣付在旁邊伸長了脖子。眼巴巴的望著呢,喉結上下抽*動顯然是想大撈油水,方林心中一動,便將他喚了過來,讓小付務必要小心謹慎。同時又將召喚出來剩余的四名藍衣嘍派給了他,讓小付拿著羊皮紙卷軸去梅林的實驗室搜刮。

    戰火之村中保存最為完好地建筑就是旅店了,雖然在方才的激烈交火中被擊毀,但是梅林的煉金實驗室乃是設置在旅店的地下室當中,還有魔法陣作為保護,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毀的。

    按理說怕死地猥瑣付對這種帶了危險的事情肯定是敬而遠之的,沒想到他居然主動請纓,這便是十分稀罕的事情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覺得y的不像是轉了性子的。好在這時候留守的后備騎士已經被找出來殺光,外界的危險幾乎是沒有。而愚者與三英雄也絕不可能這么快得到消息趕來回援。因此大可以耐心的看小付怎么施為。

    猥瑣付雖然有屠夫與娜娜保駕,但還是若出洞的老鼠一般,左右顧盼,躡手躡腳地走著,仿佛四下里會隨時跳出來抓賊的警察似的。他走到距離垮塌的旅店門口外就不前進了——這家伙立足的地方離煉金術實驗室的地窖處少說都有四五十米.,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眼見得猥瑣付在衣服里面掏摸了半晌,然后拿出了一只黑色的皺巴巴的垃圾袋,從里面拿出了一條亮銀色的短棒。正是從愛默生那里得來地特殊物品:時光節點ii型。方林知道他與色老頭愛默生兩人臭味相投,就將這東西拋給了猥瑣付。

    不過方林此時見猥瑣付主動召喚愛默生。在心中也有些好奇,不知道猥瑣付怎么就這么有把握能將愛默生叫來,要知道開啟煉金術實驗室肯定是有風險的,小付膽小如鼠,愛默生同樣也是絕對不肯擔半絲風險,若論猥瑣無恥,兩人正是半斤八兩,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在危險面前。愛默生能來才是怪事。

    時光節點啟動以后,前方閃現出了一道藍白色的光門。不過才過了七八秒,就見到愛默生裹了一件浴袍頭上抹著洗發的白色泡沫,氣急敗壞跌跌撞撞的從光門里面撲了出來,怒罵道:

    “猥瑣付你給我滾出來!把偷我的東西還給我!”

    方林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這是苦主來抓賊來了,怪不得愛默生如此積極。猥瑣付將腦袋一昂眼睛一閉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無恥道:

    “我沒拿。你別冤枉人。拿證據出來。”

    愛默生哪里拿得出什么證據。氣急敗壞道:

    “其他的什么東西都可以算了,但是那本癡漢列車你他媽要是耍賴不還。我就和你沒完!”

    猥瑣付奸笑著從懷中掏了一本書出來:

    “這本我的珍藏本來是要賣個好價錢地,既然你買就八折吧。”

    愛默生一把搶過,卻發覺只有粘貼上去的封面是癡漢列車,里面的內容卻是唐詩三百首,頓時氣到要爆炸,猥瑣付得意笑道:

    “這么著吧,你要是幫我一個忙,就將那本癡漢列車還給你…….”

    這兩大猥瑣男扭打辱罵相互唾棄了好一會兒,最后鬼鬼祟祟的達成了共識,愛默生立即擺出了一大堆儀器出來,對準那地下的煉金實驗室探測輻射,分析元素之類的。又在研究那卷羊皮紙的過程中,叫來了幾個自動行走地小型機器人前去探測。雖然很快就被燒毀,但還是得出了不少第一手地寶貴材料。

    “假的啦。”愛默生劈里啪啦地打著鍵盤,拖著長長的腔調說著半生不熟的普通話,得意洋洋的道:“科學技能才系第一生產力啦。要是小付你用這個羊皮紙去開門地話,就只剩下骨灰耶。”

    猥瑣付后怕非常,冷汗直冒,立即抓了一把泥土塞進了怨毒無比的梅林的口中,對屠夫打了個瘋狂叫囂道:

    “你要是在一個小時內吃得他斷了氣。回去以后我就餓你五天飯!”

    屠夫雙目圓睜,回歸夢魘世界以后他可都是在付老大家里蹭飯呢,餓五個小時屠夫都恨不得啃自己身上的肉了,何況是五天!想到這里,屠夫馬上拿出了一件工具出來,梅林目赤欲裂。被泥土堵住的口中唔唔連聲,原來屠夫拿的是一把鋒快地小刀和叉子出來!看樣子是要將他當做生魚片來料理了……

    對于愛默生來說,魔法陣其實也只是一種能量的體現而已,他從三歲起就開始從公家的線路里面偷電用,這種事情簡直是輕車熟路。很快就將以前的酒窖——現在的煉金實驗室地魔法陣能量導引入了地下,兩扇結實的橡木大門徐徐開啟。

    兩大賤人一起歡呼一聲,同時撲了進去。就像是饑餓的人撲向了面包,蒼蠅落向了大便上,色狼奔向美女…….煉金實驗室里面很快就響起了一陣可怕的聲音,感覺仿佛既像是臺風過境,又像是一大群老鼠在里面肆意啃食。

    “我靠,”老胡咕噥道:“這兩個家伙想將里面的地皮都刮下來帶走嗎?”

    沒過多久,猥瑣付就從門縫里面伸出了老鼠一般的腦袋,盡管知道外面都是自己人。還是習慣性動作的四處張望了一下才掂手掂腳的走了出來,后背卻是一個被撐得鼓脹滿滿的巨大花布口袋,看樣子是拿他自己的破舊花褲衩縫合而成地,就那個口袋的體積而言,幾乎是可以大得將五六個猥瑣付都裝下去,也虧得猥瑣付有這么大的力氣將這口袋拖動開來。

    猥瑣付將那只花褲衩口袋拋給了屠夫以后,擦著汗將方林神神秘秘的拉到一旁道:

    “恭喜主人!”

    方林之所以對這處煉金術實驗室如此上心,心中的最大目的不過是能夠借此機會將猥瑣付的道家煉金術提升一個等級而已,因此實在沒有指望能夠獲得多大的回報。加上猥瑣付一貫性的喜歡將芝麻地小事夸張成西瓜。因此微微一笑,不經意的道:

    “有什么好恭喜的,你又撈到了幾百積分?”

    猥瑣付立即義憤填膺的道:

    “主人你太小瞧我了吧?幾百積分也能打動我?我在那個地方忽然發覺了一件很稀奇的東西,使得腦海里面靈光一閃,一個困擾我良久的問題頓時豁然開朗。”

    他一面說,一面卻從背后掏了一件長方形的東西出來,卻是用錦盒所盛放的。方林見了以后,心中“咯噔”一跳,深吸了一口氣道:

    “莫非………你將那東西鑒定出來了?”

    猥瑣付昂首挺胸驕傲點頭。方林接過錦盒打開一看,出了一口長氣,兩道漆黑的眉毛若刀劍出鞘般地一揚!這東西赫然是在ii次黃金主線任務里面獲得的d級黃金道具——

    史記!

    此時在史記后面的三個紅色(未鑒定)大字已經消失。具體屬性如下。

    d級黃金道具:史記(工匠付標注)。本道具乃是三國世界特有物品,僅能從張遼身上獲得。攜帶時候會增加獲得鑰匙的幾率3%。使用后可以使你的精力充沛,并且暫時增加所有屬性42點(具體增加多少點屬性,是隨機決定)持續600秒。使用次數3/3.使用冷卻時間,6小時。使用次數完畢以后。必須回到夢魘空間當中充能,可以換取80000積分/80點潛能點。

    物品說明:這本陳舊的書籍乃是由司馬遷所著。張遼從曹操處親筆抄寫而來,在閱讀的時候在上面寫下了不少心得,可惜筆跡太過潦草,難以辨認。張遼十分鐘愛它。

    注:因為注解者相當粗心,文化水平有限,所以每使用一次本道具,都將會耗費10000點積分,10點潛能點。并且還會繳納30%地使用稅給注解者……

    方林看到了最后要繳納20%地使用稅以后。似笑非笑的看著猥瑣付,人說有其主必有其仆,被猥瑣付鑒定出來地東西都帶了一股子淫蕩的奸商的味道,猥瑣付干笑道:

    “主人,這個是意外,這個是意外。我少收點還不行么……”

    方林也不說話,看得猥瑣付心中七上八下地直打鼓,唯恐遭受暴風驟雨也似的重創,但方林卻忽然展顏一笑,拍著小付的肩膀道:

    “只要你鑒定出來就是好事!加油干。”

    小付偷偷的擦著冷汗。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樣。覺得自己以后還是一定要少賺主人的錢為好。老胡他們是知道這史記對方林地重要性——增加的屬性倒也罷了,那“精力充沛”其中蘊藏的含義,卻相當于是能夠在沒有任何外界助力的情況下,提供方林足夠的靈魂能量,至少能夠支持方林來激活天國神族地血液,打出一記劇情人物的a級以上的強悍絕技!

    林吟袖與方林的關系非比尋常,她皺眉思索了一會兒,拉著方林到一旁悄悄的道:

    “你以往做事雖然有些不拘一格/天馬行空,在做的時候讓人相當的迷惘,可是到最后做完謎底揭曉的時候。到底還是有跡可循的,能夠讓人看清前因后果,不過這一次我實在就有些不明白了,你怎么知道小付會在這梅林的煉金實驗室里面得到啟發,能夠鑒定出史記地,二者之間實在是有些風馬牛不相及啊。”

    方林聳聳肩苦笑道:

    “其實在來到這里之前,我連戰火之村成了圣杯騎士團的總基地這件事都不知道的,更不要說知道梅西的煉金術實驗室里面會有這東西了。”

    林大美女愕然:

    “那你……”

    方林嘆了口氣道:

    “故地重游,我其實是想要來做另外一件事的。沒想到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居然會有這等遇合。”

    “那你是來做什么?”林吟袖好奇道。

    方林轉頭望向一處似乎被火燒過的漆黑廢墟,眼里似帶了幾分悲哀與狂熱,還有幾分歉意的緩緩道:

    “我目前手上完全掌握的力量實在太過單薄,與愚者相比,手上可以控制的資源太少太小,只能考慮尋求一些世界內部地力量的幫助。你應該聽我說過獲得這把銀色劇情武器:斯科恩的憤怒的過程吧。”

    林大美女點點頭,若有所思了好一會兒。忽的眼前一亮道:

    “難道,你是要想復活那個人?”

    方林微微一笑,卻不答話,伸出了手掌,他紅潤的掌心中攤著一枚圓形的黃金色光亮錢幣,上面用中國的正楷體豎寫著“中,西”二字。方林屈指一彈。這道具崢然作響。飛旋著彈上了天空,在火光下閃耀出一條金色的虛線。接著重新落入了方林地掌中。

    這件道具,便是在侍魂世界里面達成了主線任務一的兩項基本條件以后,獲得了獎勵的那一枚a級特殊道具:中西幣!

    那么,方林要復活的人就呼之欲出了。他上一次經歷這個世界的時候,與之并肩作戰的那個粗魯而瘋狂的鋼鐵男人!

    血腥重盾巨錘士!——

    馬爾塞!

    并且他所握持地武器:異變之雷霆巨棍。也是方林強力魔魅術第一次異變所產生地強勁武器!

    方林永遠不會忘記那一戰的驚心動魄,當然還有那時候地孤單無助!

    中西幣的用法方林早就查詢清楚了,若是三國世界里面的黃忠,趙云,恐龍快打里面的鴨舌黃帽男穆斯塔法,還有本世界當中的arthr(亞瑟王)等劇情英雄強者,要復活他們就必須滿足兩個條件:

    a:該劇情人物已經在先前的經歷當中死亡。

    b:必須在正式進入世界以后的10分鐘內使用。

    當然若是處在劇情英雄強者的對立面的時候,中西幣依然不是報廢的道具。可以用來復活己方已經死亡的劇情人物,并且沒有使用時間的限制,不過要求也有兩點。

    a:該劇情人物必須是復活者所見過的,并且實力不能太強。

    b:中西幣必須在該劇情人物的尸骨或者死亡區域十米以內才能使用生效。

    這就可以理解方林為什么要不惜繞路前來戰火之村的原因了……馬爾塞這家伙能同圓桌武士i世界當中的最終boss斯科恩臨時戰成平手,其實力絕對是超過了那些火紅色重盾巨錘士!何況若方林復活他的話,那么很可能詭擬者的屬性加成,還能夠提升到他身上。

    (注:在ii世界中復活馬爾塞的話,他的實力屬性絕對不是按照i世界的數值照搬過來,而是按比例提升,比如馬爾塞與火紅色重盾巨錘士在i世界里面的實力比是1:2。那么他現在的屬性就會相應提升,繼續在ii世界里面保持1:2的強勢)

    時間已經相當的緊迫,愚者不是呆子,久尋方林的行蹤不見的話肯定會想到他來了這里,而劇情三英雄在得知老巢被抄的消息以后,也鐵定會兼程回趕,方林默默的站在了戰火之村的那一處已成廢墟的堅固倉庫前方。眼前似乎又閃耀起了懲戒騎士斯科恩的變態尖笑,瑪麗娜頭顱上面的無辜無助雙眼,仿佛失去了靈魂的馬爾塞的呆滯眼神,當然還有那熊熊烈火!

    方林將手指插入了泥土當中,中西幣只有一個,若是使用地點錯誤,那么就沒有重頭再來的機會。那日倉庫一戰中,大火燒透頂蓬,大梁不斷坍塌落下,轟然將出口堵死。熊熊烈火,燒碎一切逃生的希望。發生過大火的地方,下面應該有焦枯的火場的痕跡,方林手指靈巧的一勾,便將已經生出了青草的泥土給勾了起來,下面有著清晰的黑褐色的被燒灼過的陳舊痕跡。

    方林再不遲疑,將中西幣放在手心當中一搓一抹,一道金色的光華從他的手指縫隙里面透射了出來,開始還聚集在一起,射得越遠,就越是若瑰麗的塵埃一般,星星點點散落而下。

    夢魘印記響起了提示:

    “你是否要選擇使用a級特殊道具:中西幣?”

    方林選擇了是。

    中西幣一陣發熱,那金色的光華飛射而出,籠罩在了這處殘垣斷壁的上空,然后化成金色的光亮粉末若紛紛雨霧一般落下,滲透入了地面,過了數分鐘以后,地上的泥土忽然震蕩也似的跳躍了一下,然后拱起來了一塊米余長的長條方石!

    泥土飛揚中,百余斤的方石先是顫抖也似的抽搐了一下,然后轟然被擊飛出五六米高,隆隆滾動了數米遠,從泥土的坑中,伸出了一條戴著血紅色鋼鐵手套的粗壯手臂,就仿佛是一個悲憤的感嘆號在瘋狂的質問著天空!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免费下载南京麻将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图 幸运农场攻略微信群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四 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 老友棋牌白城麻将房卡 浙江11选5玩法攻略 wnba比分结果8月21日 韩国快乐8官网 拖码视频 内蒙星悦麻将怎样下载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号码 二人麻将单机版下载 最新短线股票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5毛微信福州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