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獵
?    愚者的布置的這個無恥招數逼得艾倫公爵與其十余名殘剩下來的部下都有些驚弓之鳥,必須長時間的保持高度戒備狀態,將每一個撲來的農夫當做大敵對待:

    -------敵人這一耙是不是會衍生出后續變化,刺來的這把糞叉是佯攻還是亂捅,吐來的這一泡濃痰里面有沒有帶什么鐵釘……(艾倫手下的有一名精英扁盔單斧塔盾騎士,就是因為大意,被愚者手下的一名輪回者一口痰打瞎了一只眼睛,慘嚎著在地上翻滾后,被一群卑微的農夫用糞叉活活敲死!)

    在這樣的狀態下,艾倫公爵一行人所面對的困境可想而知,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必須強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保持自身的安全,只是那暗殺式的攻擊依然無窮無盡,似毒蛇的突然噬咬一般,令人防不勝防,使人難以應付自如。

    好在艾倫也是十分機警的人,一見情勢不妙立即施展了魔神幻化技能!使用雷霆壓擊跳出戰圈,脫出重圍且戰且退。雷霆壓擊乃是跳躍力+10米,也就是說只要他愿意,可以從原地發力跳到十米高的空中,同時還要飛躍過十米的距離再落下。加上他變身以后身高幾近三米,肌肉若充氣一般膨脹了起來,本來寬大的鎧甲被漲成了緊身,反而變得更加富有彈性,不畏懼鈍器的擊打,因此才能且戰且退的活著逃到這個地方!

    但是逃到這里,艾倫公爵也成為了強弩之末…..因為他的精神力已經快要被活生生的耗空!雷霆壓擊需要整整10點精神力。他屬于那種猛將型的人物,精神力恢復的速度并不快。若是要依靠慢慢恢復來進行雷霆壓擊的話,那平時就根本不能施展其他地技能!最為可惡的是魔神幻化的時間也只剩余下來了一半不到!

    就在艾倫公爵要絕望的時候,他忽然看到了那一道白光!

    --------那一道他本來以為絕對不可能閃現起來的白色求援光芒!

    -------艾倫很明白這道光芒會給他帶來什么樣的強援,所以。他的希望之火迅速的燃燒了起來!咆哮了一聲后,白銀流星錘飛旋而出,舞起了一片直徑達五米的可怕血肉旋風,他身體周圍地那些農夫都被掃飛了出去,連一名混雜其中的敏捷特長輪回者也慘遭正面命中!

    這個敏捷特長者為余波所及,已是一口鮮血在空中噴了出來,他正要在空中翻身保持平衡,忽然覺得背上一股惡寒冒了出來。就像是獨自在夜間行走腦后陰風陣陣被惡狼盯上了的感覺!

    這個輪回者立即大叫一聲,迅速后空翻。移動速度之快,導致身體上都帶出了一連串的殘影,雙足踐踏在地面上以后,卻見到那個銀白色地魁梧龐大身影同樣掠出了一連串的幻影。已經沖殺到了自己地身前!尖銳的兩條胡蘿卜大小的銀白色手指若短槍一般的當胸刺了過來!

    滑步指!

    可是這名輪回者飛退的方向十分巧妙,加上他自知生死一發。移動速度也絕對不慢,因此瞬間就有一個身影擋在了前方。正是愚者地追隨者:

    水壩!

    滑步指準確無比的刺入了水壩地胸口,但是這個看起來若干癟的大棗一樣的黑瘦家伙臉色平靜,縱然被手指刺入的地方激濺出了幾股鮮血。可是并沒有什么痛楚之意,仿佛這一下打在了旁人的身上。

    滑步指的擊飛效果發動。這iii世界的終極boss威力確實巨大,水壩地胸口牽扯出了一條長長地血線。不由自主的撞飛了身后一排直線地人。連那名敏捷特長者也被撞得臉色發青痛楚悶哼,本來不滿的體力值又下跌了一大半!

    進入世界之前,愚者為免自相殘殺就事先花費巨額的積分和稀有道具,使得己方的輪回者之間無法互相攻擊。但是在滑步指的作用下,水壩的身體已經臨時成為了艾倫公爵的武器,若炮彈一般對身后的友軍進行攻擊!不僅那名敏捷特長者被撞到了傷上加傷,被水壩撞到的農夫也都是死傷慘重。

    只是水壩落地以后十指死死的扣入了泥土里面。本來滑步指引發的3秒暈眩時間落到他的身上。卻只持續了一秒不到,立即就似被刀子刺中了一般彈起了身來!

    因為天上有厚重的陰影直罩而下。雖然是深濃的黑夜當中,可就像是有烏云遮蔽住了月光,星光。即使是沒有抬頭沒有用視線進行捕捉,但是可以從聽覺的震懾,皮膚上面空氣的流動,乃至于耳朵鼓膜當中的轟鳴聲里清晰的感覺到。有一件巨大,沉重,殺意凌烈的東西以泰山壓頂之勢重壓而下。

    那是艾倫公爵花費了最后的精神力,施展出來的雷霆壓擊!整個人都成為了一件殺傷力極其可怕的鋼鐵利器猛壓了下去。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萬斤的巨石從塌陷的山巒上面滾落,夾雜著斷木碎石轟然砸下!

    只是水壩這個極其罕見的體力特長者十分怪異,他首先在體型上面就與其他頂在前面當做肉盾輪回者那樣不同,顯得格外的瘦小。其次身上根本就不穿戴任何堅固的防具,連盾牌也沒有,就這么隨隨便便的站在那里。即使是面對艾倫公爵這么雷霆萬鈞的一壓,也僅僅只是讓他略蹲了蹲,擺出了一個馬步,然后輕描淡寫的將雙手交叉放到了頭上一頂!

    艾倫公爵與水壩撞擊上的那一瞬間。時間似乎都凝固了數秒!

    水壩渾身上下的衣服都轟然爆裂,化成了滿天飛舞的碎片,然后被周圍若激蕩波濤涌現出來的紅白色混合氣勁所吞沒燃燒,仿佛以艾倫公爵的落點為中心的附近地面,都仿佛變成了大海汪洋,只是涌動的波濤卻是紅白色地。周圍五十平方米的那些農夫義勇軍。都在這可怕的汪洋大海里痛苦呼叫,然后被活生生的溶解掉!

    ---------就仿佛是糖或者鹽輕描淡寫的溶解在了水中一樣!

    然而水壩卻恍若無事的將艾倫公爵的這一擊給硬生生的頂了下來!只是整個人的小腿卻都被深深地砸入了下方的泥土里面,甚至可以見到慘白色的斷骨刺出體外。**的身體上四處都是灼傷地印記,但是傷口處卻是在以可怕的速度愈合著!雖然水壩緊接著被艾倫公爵地普通一錘打飛了出去,但是他要保護的那名敏捷特長者卻是成功的活了下來!

    艾倫公爵的技能被活生生的攔截,自身也是被反震得后跌了出去,重重地撞擊在了后方的山壁上面,但是他地這三連擊卻是打出了一條血路,暫時性的進行了清場。

    得到了支援的艾倫公爵的親信立即把握住機會。獲得了喘息之機匯合了過來,聚集在一起依托山壁組建了一道堅固的臨時防線。而回過了氣來的艾倫公爵順勢將巨大的銀白色手掌在空中憑空一抓,拿出了一面迎風飄揚地獵獵大旗,用力地深深的插在了地面上!

    大旗地旗面寬廣。底色是深藍色的,給人的感覺仿佛就似海水一般。在旗幟的正中是一條寬大的鮮紅色長方形條紋。上面繡了一頭昂首咆哮的雄獅!

    這便是邪惡大公加里波第賜下的藍色軍團戰旗的ii形態!插旗防御模式!

    攜帶這面藍色軍團戰旗進行移動的時候,便是戰旗的i形態,揚旗攻擊模式。而將旗幟插入大地以后,就切換成插旗防御ii模式,其加成又有變化。艾倫公爵的第六技能說明變更如下:

    技能六:戰旗的堅毅(物品附加效果)。艾倫公爵攜帶著邪惡大公加里波第賜下的藍色戰旗。在他身邊一公里內的友軍體力值恢復速度增加60%,精神力恢復速度+50%。附帶被動技能固化:使旗幟附近內的友軍的移動速度降低10%。防御力增加15%,對異常狀態抗性增加逃了,他的目的已經變成了固守待援!那些若螞蟻一般蜂擁而來的農夫義勇軍還是在密密麻麻的圍攻而上。只是局面看起來危急,其實卻是穩若泰山,這道理再簡單不過,因為混雜在農民當中進攻的那些可怕的異能者忽然消失了!

    在遠處展望戰局的方林見到這樣的情景,安靜的觸摸著身邊火把上翻騰的火焰。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主人正在撫摸自己心愛的寵物一樣。而他身邊的那些帶來的援軍人手。已經不顧一切的瘋狂的沖入了敵人的陣中!

    方林所站的位置,恰好是既能俯瞰戰場。但是愚者的人手一時間又攻擊不到的地方!

    “愚者很快就會過來攻擊了。”方林平靜的道。“他的目的一直就是殺我,艾倫的生死并不在他的心中。而我們帶來的援軍都是忠誠于艾倫的,他們一見到這樣的情景,就必然會沖上去保護主人……所以我的身邊看似人多勢眾,其實依然是孤家寡人。”

    “我們若是馬上轉身逃走,那么艾倫公爵依舊活不下來,因為從一開始起,愚者方面和三英雄在殺掉了具備大規模殺傷能力的敵人以后,就都沒有全力出手,顯然已是對圍殺之事胸有成竹。而我們目前看起來的唯一勝算就是沖下去和艾倫公爵一起并肩作戰。但是在沖刺的過程當中,正如我們眼前所見到的這樣,愚者已經預先布好了專門針對我們的天羅地網。等沖到了艾倫公爵身邊的時候,根據我的推算,娜娜…….估計是無法活下來的,而且我們當中至少會死一個人!”

    方林平靜的述說著,他的話語里面有著一股風蕭蕭易水寒的悲壯凄涼。

    “所以,我們要再次分開行動。”方林作結論:“愚者多疑,并且是屬于那種一旦釘上了目標就絕對不會松口的人!他們的主要攻擊火力,一定是會集中在我的身上,……..”

    方林接著冷笑道:

    “還有,那個體力特長者水壩我已經大致猜測到了他抗打的秘密。這個家伙自以為很能耐打么。對付這家伙,要拿溫水煮青蛙的法子!”

    “可是若分開行動地話,你一個人怎么沖得過去?”老胡皺眉道。

    方林優雅而睥睨的一笑:

    “誰說我們要沖的?我們只是要讓愚者覺得我們會沖而已!我們不動,難道愚者他們就敢動么?愚者對局勢的把握顯然也超出了他的最壞打算,這其中的關鍵,就在于馬爾塞的身上。”

    “似我和他這種人,早就在心中將敵人的勢力完全的評估了出來,愚者在這里布下了天羅地網,那么心中肯定已經評估過我能夠帶出來地援軍的實力。并且有自信能夠全面壓倒我們。也就是說,愚者勢力+三強者勢力是能夠穩穩當當的將我們+艾倫公爵+激流堡的援兵完全吃下地!”

    “但是我們這邊的勢力也絕對不弱,經過我與他初戰地摸索以后得出的結論,愚者就算實力再強。要吃掉我們這邊的所有人手,那么自己也不可能是十分輕松。游刃有余,很可能已經接近了他的底線,打個比方來說,將愚者方面的勢力比作是一個大肚漢,我們這方地勢力比作是食物。大肚漢他能夠一氣吃下五公斤食物,而我們這邊的勢力地分量則已經接近了四點八公斤到四點九公斤。再多的話,只怕就會反將他撐死!”

    “愚者千算萬算,也算不到我一手營造出來的第二個變數:馬爾塞!更重要的是,馬爾塞還能夠額外號令了這十四名黑鐵重盾巨錘士!這絕對是一股不容小窺的力量!有了這支額外力量的協助,不敢說能反敗為勝,肯定會打亂愚者的部署!所以我們在愚者一行人地攻擊范圍外分散開來,遠遠地觀望著。我的優勢就在于精神力探測地范圍比他要遠得多。憑借娜娜的速度優勢。咱們大可以和他玩玩敵進我進敵退我退的牛皮糖打法。”

    這時候林吟袖也觀望了出來,隨著艾倫公爵援兵的陸續抵達。艾倫公爵一方面已經開始穩住了陣腳。三英雄也漸漸開始加入戰團。只是隨著馬爾塞率領著十余名重盾巨錘士加入了新趕來的援軍向陣中突入的時候,愚者方面終于有些忍耐不住,派遣出了兩條黑色的身影要去增援!

    這便是愚者不曾預料到的變數!若是被馬爾塞這群強悍的鋼鐵罐頭加入的話,那么艾倫公爵就很可能打破掉愚者布設的重重圍困而沖殺突出。艾倫若是成功回歸激流堡的話,要再想將方林引出來就是千難萬難!

    縱然方林有可能會因為主線任務失敗而被抹殺,但是他也有可能只是被扣除積分,或者逃脫掉抹殺的命運也說不清楚!因為有一些特殊的道具往往能起到這個作用!(比如類似方林以前用過的奇異的雕塑。方林vs八神卷)

    正因為有如此多的變數,并且愚者絕對是一個謹慎的人,事實上所有的智者若非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都絕對不會將關系到自身生死攸關的大事寄托在概率不高的事件上。

    方林不死,我心難安!

    愚者之所以花費大量代價來到這個世界上,目的就是要親眼見到方林的尸體,而不是白癡一樣的在城外干等著賭一賭運氣的!那和輸有什么兩樣?這個方林頭腦清明,實力更是不曾暴露,確實乃是勁敵!若是在十強者爭奪戰中遇到他,那么的確是相當棘手,所以艾倫公爵一定要死,一定不能讓他回到激流堡,一定要逼得方林這個家伙無路可逃!

    所以愚者選擇了增援三英雄一方,絕對要將艾倫困死在這里!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看似分散的方林一行人卻以難以形容的速度聚集到了猛犸巨戰象的象背之上,揚蹄向著下方沖了下去!

    破綻!愚者用來伏擊方林的狙擊陣因為那兩名趕去馳援的輪回者而生出了破綻!

    “來吧,愚者,”閉著眼睛的方林額前的黑發在勁風當中飄揚,給人的感覺是在平靜當中孕育著難以言喻的狂野:“我很喜歡你的這個稱號呢!”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南京晓晓期货配资 股票涨跌专业一天赚3000 深圳风采开奖历史查询 刘伯温三肖选一肖 手机网赚软件 一分赛车全天公式计划 友乐广西麻将微信群 pk10走势技巧 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豪利棋牌备用网址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表 捕鱼大亨破解版游戏 友乐广西南宁麻将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pK10开奖网 20选5几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