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被選中者!
?    方林擊敗了上一次的13號以后,個人的編號本來是已經提升到了12號的,但是此時竟已滑落到14號,他進入決斗空間不過四五分鐘而已,就已經有人戰勝了前方的人,憑借凈勝場數躋身前列,其戰斗之激烈可想而知。而這也是精神力特長者作戰的特點,雙方都不擅長躲避,技能威力巨大,往往勝負就取決于技能對轟的瞬間。

    這個戰斗之前的預備空間乃是方林身為衛冕者的專屬特權,新來的那個人進入方林的空間以后,空間為之閃爍了一下,銀色的小天平在兩人的頭頂上一閃而消失。方林面具上的編號為1號,而對面輪回者的編號則是2號。

    這個時候上方有一道光束投射了下來,那光束光潔明亮,給人的感覺似劃破了黑暗一般。懸崖下方的黑色云氣翻涌激蕩,努力的要卷向那道光束,似是貪婪的巨蟒要撲向豐美的獵物,只是始終不能撲上來,仿佛一層無形的屏障將那濃得若有實質的黑色云氣遮擋了下來。

    那光束在方林渾身上下游動著,最后停留在了方林的脖子上,那里正好是他佩戴的:+7機械人andigos的內核的位置。然后一道投影從天上射下,在兩人之間的懸崖空間當中,出現了一個透明的顯示大屏幕,將+7機械人andigos的內核的外形,顏色,效果,裝備條件等等一切的詳細資料都羅列了出來。

    空間當中響起了一個巨大的聲音。

    14號向21號提出了賭注模式,你若是要14號交戰,那么必須拿出與之價值相當的相應賭注。若是身上擁有裝備/道具積分不足,那么將強制抽取你身上最為珍貴的裝備/道具。

    進行抽取之后,你身體上的裝備將在接下來的戰斗當中繼續發揮作用,但是消耗性道具則處于冷凍狀態,無法使用。

    勝利者將會獲得賭注,失敗者的賭注若是被靈魂綁定的裝備,那么將會被強制解除。

    若你拒絕了賭注模式。那么將被強行逐出本空間,重新安排對戰者,雙方戰績積分不變。轉載自 我 看 書 齭

    21號驚異不定的打量著負手而立地方林,他的面具只是將鼻子和眼睛遮住了,可以看到他的口唇在囁嚅著什么話語。不過就算是他大聲吼叫出來也沒有什么關系的,兩人之間的距離雖然只有30米。但是夢魘空間是嚴禁在開戰之前進行信息交流。可惜的是他要面對地是方林這個智力十分可怕的家伙,僅僅憑借口型方林就解讀出了他嘴里面所說的話:

    “該死,這個家伙怎么會搞出這樣的東西來?不是可以無條件參戰的嗎?”

    “這項鏈真是不錯啊。若是配合上我地技能……..那真是完美到了極點。該死。我應該拿什么來和他賭呢?”

    “這是個機會。但是為什么之前我都沒遇到這種情況?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塔利班既然去競爭雷者稱號。那么我有很大可能拿到候選者名額地。”

    21號這么說著。便已經下定了決心。慢慢消失在了空間當中。顯然是選擇了避戰。方林閉上了眼睛。他倒是有些無所謂。對他來說。能夠回避地戰斗此時最好就回避掉。到了最后剩余下來五個人地時候。才是自己全力出手作戰之時。

    接下來又陸續進入了兩個人。分別是5號。31號。三十一號見到了方林以后還猶豫了一下。仔細地看了方林地拿出來地賭注以后考慮再三才離開。倒是5號一見方林。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樣馬上選擇了離開。當中在離開之前還是將方林拿出來當做賭注地裝備用拍照地方式記憶了下來。顯然這個5號是知道只有衛冕地愚者才具備這個權限。

    第四個進來地人穿著一身黑色地連身長袍。連頭部也被籠罩在了其中。看上去就像是中古時間地祭祀那樣。雖然脊背微駝。但十分沉穩。手里面拿了一柄木頭制造地法杖。法杖十分簡單粗糙。頂端膨脹凸起。就像是直接被剝離去了樹皮枝葉一般。

    他面具上地編號出奇地低。竟是127號。這個人抬頭望了一眼方林。眼神似乎在漠視一切。而方林拿出來地賭注也不能讓他多望上一眼。反而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接受。這個人地身上卻是攜帶了大量地積分。直接選擇了用積分來作為賭注。

    頓時,空處再次出現了一個向方林傾斜的銀色天平,左邊放著方林的項鏈。右邊則是一個托盤。進來的第四人每向天平的右邊托盤當中注入一萬積分,托盤當中就會多出來一個籌碼。天平就向著右邊多傾斜一點,當籌碼越加越多,天平也開始趨向于平衡化。最后那名127號付出了15萬的積分以后,銀色天平就恢復了平衡,

    “賭注獲得了平衡!”夢魘空間當中地聲音轟然雷動。“你們將進入戰斗,請選擇戰斗的地形!”

    因為方林考慮到敵人很可能已經完全知道了自己乃是衛冕者底細,所以在排除地形的過程中,就擯棄了相對來說比較復雜的地形。而127號則是默不作聲的全部進行放棄。了一處廣場之上,這處廣場相當寬闊,呈現出了階梯狀的下降坡度,有七個噴水池依次由上到下位于廣場的正中央,左右兩邊是綠草如茵的草坪,朝下方呈30度的平緩坡度。

    方林站在廣場正中上方地古銅色雕像前方,而127號則站立在下廣場地草坪上,兩人的衣袂都被吹激得獵獵向后飛舞,幾欲隨風飛去。廣場上面游人若織,還回蕩著悠揚地音樂,七個噴水池當中的噴泉便隨音而起伏噴濺著,高達十余米之高,再從空中悠悠揚揚的落了下來,紛揚若霧。

    保護時間一過,那名127號立即向天空舉起了雙手,本來進入了這戰斗空間以后,都會給每個人的身體上蒙上一層偽裝服裝,但是127號一現身以后,渾身上下的偽裝服立即“啪”的一聲炸得粉碎!重新恢復到了那中古時期,穿著黑色連身長袍的裝束。連他的面具也被卷揚了起來,現出了半張皺紋密布的蒼老的臉龐,就像樹皮一樣蒼老刻畫。

    戰場切入的廣場時間段正是黃昏傍晚,127號旁邊有一大群人正在跟隨著音樂的旋律扭動,跳著健身操。見到了他這么一個詭異的人出現,大多數人只是驚奇而并不懼怕,甚至有人還以為是在拍電影或者是乞討者玩出的新花樣!

    然后127號雙眼當中紅光一閃,就像是十分剽悍的饑餓野獸在捕獵之前的預備似的,接著他身邊十米范圍內的所有人的頭顱都一齊炸裂,只是那混合在一起的血肉,骨骼,腦髓都并不飛射,仿佛周圍有一層無形的薄膜將之籠罩住!

    接著就很自然的出現了一個直徑十余米的恐怖的血肉圓球,徐徐的在空中旋轉著,最后高度凝聚了起來,在127舉起的雙手上方徐徐旋轉,毫無疑問,這一擊的威力異常可怕!而方林已經俯下了身體,高速沖刺了過來,看起來是要趕在127號將這個技能擊出之前攔截下他的行動!

    方林的沖勢就似是一頭狼一般反撲了上去.

    然而他驀然發現,127號的雙眼赫然是緊閉的!而127號身體周圍涌現出了一層淡淡的血霧。

    方林的腦中電光石火般的掠起一個念頭,這念頭涌出了腦海反饋到了身體上就是緊緊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此時127號已經進入了方林精神沖擊的射程,但是方林的精神沖擊僅僅是讓敵人從喉嚨當中悶哼了一聲,那血肉圓球旋轉更速,還產生了莫大的吸力,將那些遠處驚恐奔跑的無辜游人都一起卷入了進來。

    “精神沖擊居然只造成了傷害?對暈眩效果免疫?”方林的臉肌抽搐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想要睜開眼睛,卻發覺眼皮剛剛睜開一線,就感覺正面被催淚彈的煙霧熏中一般,火燒火燎的疼痛。可以想象完全睜開眼睛的后果,好在方林依然具備精神力探測技能,能夠相當有效的掌握周圍的環境,但他立即又發現自己的精神力探測出來的景物十分朦朧,就像是被湍急水波倒影出來的景物,充滿了扭曲與朦朧,遭受到了強烈的干擾,若是愚者之瞳的功效還在的話,那么可以將這種干擾去除,可惜………

    “這種可怕的能力可以說已經接近于“領域”之類的東西,將敵人五感中最重要的視覺都要剝奪掉!”

    “那么…….這個127號,毫無疑問和我一樣,都是在之前被禁忌參戰人啊…….被選中者!”58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nba中国 排列五试机号 江苏麻将66游戏中心 香港马黄大仙资料 大嘴棋牌官网免费提 31选7中奖计算器 信誉棋牌平台 1分钟一次的极速赛车骗局 理财平台投资理财产品 可以卖装备赚rmb的手游 免费四人单机无网麻 黑龙江6+1开奖时间 斯诺克比分文字直播 棋牌打鱼送彩金 麻将来了猜猜乐在哪里 极速秒秒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