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牌進化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慘烈的膠著
?    陵劍化作綠色的閃電在空中形成了萬千劍影,老四的噠噠”的盡是清脆的鳴響,就仿佛是夏天的暴雨點落塑料布頂部那樣密集。老四此時握持的暗金盾牌先前還頗有幾分“我自嵬然不動”的神采。但是在這張陵劍的瘋狂穿刺下,上面漸漸的出現了大量的細密裂紋!

    俗話說龍有逆鱗,張遼此時的逆鱗只怕就是曹和曹彰兄弟,心緣和老四一再的去揭他的瘡疤,令他功敗垂成,此時被逼出了最后的殺手锏,自然是要瘋狂的報復在他們兩人的身上,張遼雖然采用了兩把張陵劍來圍攻趙云,但從現在看來,只怕攻擊老四他們的這把張陵劍的法力之高,靈氣之強,才是三把張陵劍當中最為強勢的。

    方林此時目中精光閃過,他臉色一沉,立即毫不猶豫的指揮道:

    “心緣你先撤!老四你也延遲一秒使用回城卷ii型!”

    方林他們同樣也擁有能夠使人瞬間返回夢魘空間的道具,那是從圓桌武士世界當中獲得的。

    他們當時做任的時候獲得的二選一獎勵:美味的肥雞和精美的茶具,精美的茶具看起來是貴重品,隱藏屬性卻是在切割的時候能夠獲得d級黃金道具回城卷ii型。當時方林他們一共從五件精美的茶具當中切割了出來兩件d級黃金道具回城卷ii型,此時就正好派得上用場了。

    心緣的身影漸漸變淡在了空氣當中。老四延遲一秒以后,他的暗金塔盾“啪啦”的一聲炸出了漫天閃閃的金色粉末,而且在塔盾破裂的瞬間,其上方還有一名威嚴中年男人幻象迅速變淡,惋惜的皺眉嘆氣,徐徐離去!顯然是盾牌上面的器魂已經消失。

    這還是方林們第一次見到暗金裝備破裂徹底被毀壞的情形,并且在剎那之間,老四也是被那兇煞畢現的張陵劍穿插而過,整個人被扎得似蜂窩似的在空中鮮血狂噴,不停的抽搐著一口水下去就變澆花的漏壺了,好在在進入了瀕死狀態的剎那,老四已經使用了d級黃金道具回城卷ii型,及時的回歸到了空間當中。

    可怕是那把陵劍依然意猶未盡,連同殺死了趙云的那兩把張陵劍穿插向了方林他們當中。縱然這三把張陵劍都是強弩之末,將本來就是勉強支持的佩恩刺入了瀕死狀態吟袖,老胡也是因為要保護方林的緣故受傷不輕。

    趙云歿!

    佩恩重創。

    老四和心緣被打飛!

    方林他們地隊伍。再次員四人!而且還是人人帶傷。

    …………………

    金貴要略……陵劍x33……還要加上那先后襲至地雷霆煉獄轟(范圍版)和單體版。飛盤亂甩……弱地都是火焰袖箭攢射以及金珠連發!

    這就是那個貌弱小地張遼iv形態地強悍底牌!

    當輪回者辛辛苦苦的將張遼打到了最后三千點血以后,發覺這廝居然若三鹿奶粉喝多了一般,忽的放棄了那“硬漢”的變態體質,進而轉變成了體力值若豆腐一般的精神力特長者。想必心中都是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只覺得老天爺終于發了慈悲或者是上天有靈/好事做多/報應不爽終于可以苦盡甘來享受成果。然而iv形態的張遼就將這一系列的道具用出來以后,足可以將一個精神薄弱的人榨到當場瘋掉不可!

    “畜生……這是所有人的腦海里面浮現出來的唯一念頭。連雷洛這等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變得有些面如土色。而這也是張遼竟然能夠和那個五十萬血一不小心就秒人的變態金魚精相提并論的原因。

    此時細想起來,若是在正常狀態下魚精和張遼還是頗為相似的。單是從環境上來說:見張遼之前要先過一段漫長而得不到休息的過五關斬六將過程,而且戰場還是滿布機關。

    與金魚精戰斗的時候乃是在茫茫通天河當中,要受到缺氧窒息的嚴重時間限制,而且縱然進入世界就有避水珠贈送,但是水下的戰斗必然也與陸地上有所區別。

    但是張遼iv形態的殺手锏/底牌在瞬間就爆發了出來,可是承受的卻不是方林他們的主要作戰力量!在此不能不提的就是,張遼因為趙云的赫赫威名而出現了誤判的情況,趙云此時的實力頂多也就當得起一把張陵劍的威力而已,但是因為方林的治療效果使得趙云的實力提升,使得他對張遼的威脅大增以就耗費了整整兩把張陵劍在趙云的身體上!

    “若我們能過張遼的話,這是額外的支出,你們要負責給他們補償。”方林目睹了張遼的這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動作以后,乃是第一個回過神來的,淡淡的在精神力連接當中道。

    此時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刺刀與逶迤群山般穩重的雷洛也呆滯住了覺得口中發苦,還泛出了淡淡的血腥味道一會兒才苦笑道:

    “咱們真的還能過張遼?你是不知道金匱要略是什么東西吧?”

    似乎為了表明說服力,雷洛甚至將自己收集到的金匱要略的情報共享了出來:

    金匱要略:c級黃金道具東漢張仲景張機所著。被古今醫家贊譽為方書之祖、醫方之經,治療雜病的典范。

    當攜帶者的體力值降低到瀕死狀態的時候匱要略會自動使用,可以瞬間直接消除身上所有的異常狀態,并且回復50%體力,同時自身所有屬性臨時性增加1c%(本效果持續24小時,24~后永久增加1點自由分配屬性點)。

    持有者也可以隨時使用本道具。

    本道具若是在夢魘空間中使用增加提升裝備成功率50%。并且裝備提升成功以后,將會額外添加強化屬性。(防具類額外增加1防御,5點體力。武器類額外增加傷害,5點特產屬性)

    金匱要略的書后附帶了一首張仲景的古詩:

    安神宜驚樂,惜氣保和純。壽夭休論命,修

    人。

    刺刀頹然道:

    “你明白那恢復50%體力值的意義嗎?張遼的體力值上限是十萬點……

    方林沒好氣的道:

    “我的數學一直都學得很好知道十萬乘上百分之五十是五萬!不過你可以仔細看看,那金匱要略的效果究竟是怎么回事!”

    刺刀愕然一看,即狂喜道:

    “怎么會這樣?”

    原來此時縱然使用了金要略以后,張遼的體力值也不過才四千出頭,毫無問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數值。而且似張陵劍這樣的道具乃是用一把少一把的張遼還擁有這種大殺器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刺刀三人重新又燃起了熊熊的野望。

    此時老胡也有些愕然不解,因為張遼明明是使用了金匱要略這本強悍的黃金道具,卻為什么效果如此低劣?林吟袖卻注意到了另外一個細節,低聲道:

    “只怕問題出曹和曹彰身上!”

    老胡仔細一看,頓時發曹和曹彰兩人精神都變得健旺了起來,尤其是曹彰本身就是實力極高的武將,縱然此時依然還躺臥在地面上偽裝重傷,但是他緊握的雙拳卻將其意圖給深深出賣。

    原來,張遼意識到了自己的最大弱點就是曹和曹彰這兩個大拖油瓶,因此在施展金匱要略的時候,只怕是將金匱要略的治療效果一分為三,少部分的治療效果給了自己,但是大部分的治療效果都給了曹和曹彰兩人,將其四肢的傷勢痊愈,讓他們有了自保之力要打方林他們個措手不及!

    此時方林他們是不愿拖延時間接以雷洛為首沖向了張遼,雷洛此時也是孤注一擲將能喝的藥物都喝了,能加持在自己身體上的有益狀態也都加持了上去。緊握雙拳猛沖而至!不僅是連林吟袖老胡他們也都全力出擊,就連屠夫三人組也沖鋒了上來,方林的身邊就只剩余下了巴比作為保護。

    張遼揮手再次灑出了大片的火焰袖箭,雷洛本來**上身,密集的火焰袖箭將他射得似個刺猬,那惡毒的火焰更是燒得他的皮肉吱吱作響!聽起來萬分詭異恐怖,但是雷洛依然瘋狂突前,他埋著頭年身為密宗僧人的苦修經歷在心中閃耀而過,竟是將痛苦轉換為了虔誠念力!在這莫大的痛苦沖擊下,雷洛面色紅得似血一般,口中忽然一字一句的吟誦道:

    “嗡木牟尼牟尼嗎哈牟尼雅唆哈!”

    這十三個字一一念出來,連旁邊的人竟然都覺得錐子一般刺入了耳中況是首當其沖的張遼,這強悍的iii難度黃金主線boss臉色都頓時一白得心中激蕩刺痛!

    雷洛念誦的,乃是正統的釋迦牟尼佛心咒!隨著他用痛苦激發出來的虔誠念誦聲身體上本來破碎的大紅色僧袍重新出現在了身體上。大敵當前,他渾身上下的肌肉反而徹底放松只有最徹底的放松,才能在瞬間爆發出最大力量!

    隨著雷洛的沖刺,空氣中又多出了一陣低微的念誦聲音,是從他囁嚅著的嘴唇中發出來的,聽起來很是虔誠,但是仔細一聽卻感覺得到乃是十分惡毒。直接反應到了張遼身上就是使他的技能冷卻時間延長2%!

    這也是雷洛修煉的藏傳佛教的邪術,此時的他可以說是無所不用至極,哪怕是任何一點制勝的可能也要死死的把握住!

    雷洛已經逼近到了張遼的身前!他渾身上下的肌膚卻是滾燙火熱,雷洛此時已經進入到了那種完全“舍身舍己”的狀態,此時張遼也看得出來:這對手似乎根本就不把傷當作一回事,傷所引起的疼痛對他而言,簡直就等同于一種享受了。密宗的喇嘛視苦修為生活,一步一跪繞湖膜拜跋涉數千公里乃是家常便飯一般,雷洛更是當中的翹楚,而他的那一對似源自幽冥盡頭的紅火眸子卻似詛咒一般的鎖住了張遼的身上,似乎要將他靈魂的印記都要記住似的。

    只是在瞬間,雷洛和張遼交手七次,張遼此時雖然是精神力特長,但是技巧尚在,對于雷洛的突襲張遼完全輕松避過,同時還反擊了雷洛三下,這三下將雷洛的體力值打得狂降千余點,但是雷洛的反彈竟然也讓張遼被扣除了六百多點體力值!

    若是在平時的話,張遼以高達十萬體力值的屬性被扣除六百多點體力值,那簡直就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在此時他僅有四千多點體力值的惡劣局面下!這六百多點體力值幾乎就要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張遼連發了三顆燃燒著的金珠,其中一顆被雷洛強行接下,另外兩顆打在了刺刀的身上,然而刺刀也似完全失去了痛感與恐怖也似的瘋狂撲上,雖然最后被張遼一腳踹開,但是他已經連出了七刀耗了張遼六百點體力值,滿嘴鮮血淋漓,居然也活生生的從張遼的身體上咬下了一塊肉來!

    然而哪怕在這樣的局面下,張遼竟然再次施展出了連發的兩記雷霆煉獄轟!這一次屠夫和老胡承受了大部分傷害,完全的失去了戰斗力!渾身血肉模糊僵硬癱軟在地上不動,奄奄一息,而雷洛被炸力波及,終于也支持不住,骨碌骨碌的滾了開去,斜靠著遠處的巖石大口喘息著,也是到了強弩之末,他的身體上面若膝蓋,手肘等地方,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實在是已經再難為繼了。

    也就是說,現在方林他們的戰斗主力已經只剩余下來了三人!

    林吟袖,精英肥男,鐵針,還有巴比。

    因為張遼此時為精神力特長者形態,所以他的抗性極高,而且這里還是在火山這種干燥熾熱的環境下,鐵針的冰針沖擊起效甚微,因此只有冰盾還有一些作用。

    而張遼還整整剩余下來靜靜兩千點體力值!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最高遗 北京pk拾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神来棋牌官网地址下载 短线炒股就这几招 体彩快乐扑克中奖规则 幸运赛车pk 广西麻将打烂怎么打 澳门三合图正版今晚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走势图 九五至尊棋牌app官方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囹 腾讯欢乐麻将免费开挂 fg捕鸟达人官方版下载 追光娱乐4.3.2 秒速飞艇6码公式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