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兩百四十一章 時代的旋渦
    “大人,我帶你去。”大長老望著顧青山,眼巴巴的說道。

    顧青山看著他,面上顯得有些厭惡,還帶著幾分猶豫。

    ——畢竟自己的姿態擺的很高,如果突然就痛快的答應下來,對方反倒會生疑。

    他只是瞇眼打量著對方,似乎心中在權衡著什么。

    這樣的態度,讓大長老更急了。

    “大人,你放心,其實我們脫離末日來到這個世界,終究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

    “特別是那惡鬼的尸體似乎要覺醒了。”

    “在這個關鍵時刻,有的人想跟惡鬼們的傳承者合作;有的人想獨吞所有秘密,乃至大墓之中殘存的六道真墓;還有人想探究六道輪回當初被擊碎之時發生的事情——總之派系林立,各種爭斗多如牛毛,您真的需要一些幫手。”

    顧青山做出沉思狀。

    想不到這些怪物也并不是站在同一個戰線。

    這倒也是,有眾生的地方,就有利益和爭斗,這一點從無例外。

    眼下,無論是萬獸深窟,還是惡鬼世界,現在最關注的都是那具惡鬼尸體。

    在那具惡鬼尸體上,可能會出現誰都不曾探知的秘密。

    所以,那些想跟惡鬼世界合作的怪物,就是自己的敵人。

    ——總之,自己似乎參與到了一件歷史里程碑式的事件里來。

    顧青山的心往下沉了沉。

    這種能改變一切的事件,發生在六道之墓里。

    顧青山幾乎可以肯定,這件事一定牽扯到了整個六道世界——甚至還不止于六道。

    有多少人在為此準備?

    那個惡鬼尸體,究竟會帶來什么?

    在這樣的時代中,在這種關鍵的歷史時刻,不知道有多少人隱藏在幕后,圖謀著那些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秘密。

    能參與這種事情的人,沒有一個是蠢貨。

    興許他們的交鋒,就決定了諸界的未來。

    可惜,情報太少了。

    這些人已經在此布置了許多年,而自己才初來乍到。

    顧青山忽然心生一種無力感。

    但他很快振作起來,說道:

    “那我問你,你所在的這一群人,最傾向于做什么?”

    突然一道女聲響起:

    “我們傾向于探查當年六道輪回被擊碎的秘密。”

    顧青山沒回頭。

    這是山海棲霞的聲音。

    她竟然親自從大墓之中趕了回來。

    大長老急道:“你怎么回來了?沒有你坐鎮,我們的人在那里恐怕會吃虧。”

    “無妨,我們都回來了。”山海棲霞盯著顧青山,慢慢說道。

    七八名年齡各異、打扮不同的人從她背后散開,將整個房間包圍。

    擁骨老人與百滅圣手也在其中。

    顧青山不動聲色。

    這里被對方徹底封閉,自己絕不能透出任何一絲破綻。

    他的目光跟隨著這些人。

    “你是誰?”

    他看著山海棲霞,以一種居高臨下的語氣問道。

    山海棲霞笑了笑,做了個手勢。

    那些人見狀,紛紛吟唱著咒語,釋放出隔絕之法,將整個黑塔的最高一層徹底封閉起來。

    從這一刻起,外界再也無法得知這里面的任何信息。

    山海棲霞走到他面前,單膝跪地道:“‘不周’一出,我立刻感受到了這種波動,我沒想到祭司大人覺醒的時間比我推算的還早。”

    她似乎有些激動,繼續道:“當初這個孩子使出‘寸解’,我就知道是大人來了。”

    顧青山默了一瞬。

    他淡淡的說:“原來是你。”

    ——這些怪物在大墓之中,被末日隔絕,應該互相并不認識。

    所以眼前這是怎么回事?

    顧青山心中念頭飛閃。

    “是的,”山海棲霞抬起頭,目光明亮的望向顧青山,“祭司大人,我沒想到,您會專門挑一個我宗門的人,趕來與我匯合。”

    顧青山注視著她,低聲道:“這件事是巧合,其實我是看中這個人的身份……”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時沒有說下去。

    ——這女人突然跑來,一副熟人相認的模樣,而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這還怎么說下去?

    饒是顧青山身經百戰,也完全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話題盡量控制在自己所知的范圍內。

    否則一旦露餡兒,那就前功盡棄了。

    顧青山的話果然挑起了眾人的好奇心。

    八人一起望向顧青山,卻也不敢問。

    問就是找死。

    畢竟這些事是大人的私事,關系到他的力量。

    唯有山海棲霞小心翼翼的問道:“大人的拳術更進了一步?”

    顧青山含蓄的點點頭,說:

    “我的拳更強了,但受限于六道源力的不足,所以無法全力施展。”

    單從拳術來看,“無赦”是比“寸解”更高級的力量。

    他能做出這樣的選擇,無可厚非。

    眾人面上露出喜色。

    ——誰不希望自己追隨的是一名強者?

    如果這位強者變得更強了,那當然是一件好事。

    “可是……原始祭司神的身份舍棄了……實在太可惜……”山海棲霞道。

    顧青山心中恍然。

    原來那個怪物的神位是原始祭司神。

    它已經被自己殺掉了。

    假如它真的取代自己,掌控了自己的身軀,那么它自然會跟山海棲霞匯合。

    它的圖謀是什么?

    它有對手嗎?

    那些對手又有什么想法?

    眼看山海棲霞又要說些什么,顧青山擺擺手,隨意說道:“跟我講一講現在的情況,關于神位的事,我晚點再跟你說。”

    大人有令,山海棲霞只好把到嘴邊的問話吞進去,轉而說道:“情況很復雜,就像洪荒黑猿神說的那樣,其他幾伙人各有打算,其中有些跟惡鬼世界的人達成了一致,另一些人聯合起來,隨時準備出手殺光他們——這些人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他們渴望得到一切。”

    顧青山無聲的笑了笑,重復道:“誰也不會手下留情。”

    他的目光在眾人面上掃過。

    一、二、三……不加大長老和自己,他們一共八個人。

    一個人回來的話還算好,八個人……

    聲勢太大了。

    顧青山問道:“你們是全部回來了,還是有人留在哪里?”

    “一兩個人留在那里太危險,所以我們全部回來了,”山海棲霞繼續道:“當然,如果真的打起來,我們都會全力以赴,大人您——”

    顧青山打斷她道:“聽著,我剛蘇醒,而你已經在這里深耕了一段時間,所以我需要立刻知道你們一直在怎么做,相信我,這一點很重要。”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意念集中在左眼上。

    ——時光回溯之術,平行虛夢之術現在都無法用了。

    否則自己完全可以得到更多的情報,不至于現在說話都要打斷別人,以免對方問出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山海棲霞見他說的慎重,便認真稟報道:“大人您不在,我們就一直都在觀望,沒有輕舉妄動。”

    “雖然我不知道那尸體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在如今的情況下,還保持觀望的態度,是不對的。”顧青山馬上說道。

    眾人不解的望向他。

    山海棲霞也耐心的道:“大人,你剛醒,這件事恐怕不知道具體情況。”

    ——是的,大家都知道他剛醒,不了解這件事。

    之前那大長老說他剛醒,有些事情不知道,其中就包括這具惡鬼尸體的事。

    所以,在惡鬼尸體這件事上,無論顧青山怎么說,都不會露出馬腳。

    興許可以借著這件事,把自己心中擔憂的事說一說。

    顧青山道:“不要把別人當傻子,兩虎相斗之時,絕不會容許有人在一旁坐收漁利。”

    “假如你們退至一旁,試圖等待這兩撥人互相殘殺,興許他們會先聯合起來,把你們這些人清場,再進行最后的爭斗。”

    眾人一默。

    顧青山嘆了口氣。

    假如自己是他們的主要戰力,而自己一直沒有出現,那么他們這樣的韜光養晦、靜觀其變的策略并不算錯。

    但那個惡鬼尸體已經開始產生變化,利益的爭奪到了圖窮匕見之時。

    在這種緊要關頭,如果還縮在一邊,那問題就大了。

    顧青山心中一動,說道:“我可以告訴你們,我之所以換了神位,不僅是因為這樣能讓我的拳更強,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大人,是什么原因?”山海棲霞問道。

    事實上,她對這件事有些不解,但一時還未想明白問題到底出在哪兒。

    顧青山道:“為了眼下的局面——如果我沒猜錯,那些人已經跟著你們,來到了這里。”

    話音未落,他忽然凌空打出無數拳影。

    不周·山之傀!

    山海棲霞只覺整個房間里狂風四起。

    轟!

    房頂被強烈的拳風轟開,將數十道黑影暴露在眾人眼前。

    這些黑影渾身氣勢并不弱于在場的任何一人。

    他們漸漸顯現出人族的模樣。

    ——這些人,全都是經過了轉換的墓中怪物。

    突然,半空中響起另一道渾雄有力的聲音:

    “戰爭祭司,你在末日的折磨下腦子竟然變聰明了。”

    一道人影顯現在天空中。

    山海棲霞一驚,失聲道:“洪荒獸王神!”

    顧青山望著那道身影,心中暗嘆一聲。

    這才是剛剛開始。

    時代的旋渦之中,一切才剛剛展開。

    那些真正的大人物們,即將展開你死我活的殘酷爭奪。

    歷史的走向,將在血腥與算計中一步一步向前。

    如今。

    自己已經陷入了這個旋渦之中。

    。m.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贵州快3技巧稳赚 辽宁35选7走势近500期 湖北麻将游戏下载 能赚钱的手机网游 26选5全队有多少奖金 亚洲让球盘即时赔率 欢乐捕鱼人官方最新版 血流成河麻将规则 上海11选5官网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 网赚真的赚钱吗 辽宁快乐12杀号方法 北京赛车pk10网上代理 三国卡五星麻将下载 电玩城街机捕鱼游戏 微乐麻将赢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