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 交鋒
    酒吧。

    喧囂的音樂聲中,顧青山和鴉來到吧臺前,坐下。

    “突破了?”鴉問道。

    他把一杯酒推給顧青山,晃了晃身子,看上去竟有幾分妖嬈。

    ——這是入戲了,看來這段時間,鴉也準備的不錯。

    顧青山心中默默的道。

    他接過酒杯,輕輕抿了一口。

    “是啊,這次花費的時間比較長,差不多花了十天。”顧青山道。

    “末日時代,實力提升總是好事——對了,你回公會了沒?”鴉繼續問。

    “回去了一趟,領取了稱號刺客的許多東西,還多給了一大袋子錢。”顧青山道。

    鴉笑起來,說:“他們初步接觸到了圣靈世界的意志,關于你成功對抗瘟疫末日的事情已經被確認,自然會獲得優厚的獎勵。”

    “錢給的確實比較多。”顧青山承認道。

    說起這件事,他也有些滿意。

    總之,自己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的花費是不用愁了。

    “拜托,”鴉怪叫起來,“當時聯軍都以為是無生級末日,嚇的屁股尿流,誰知道你卻給虛空亂流帶來了一個全新的強大世界,這種獎勵怎么優厚也不為過吧。”

    “為什么大家這么高興?”顧青山有些費解。

    鴉端起杯子,說道:“今天的酒你請。”

    “好。”顧青山道。

    兩人碰了一杯。

    鴉這才說道:“你看,我們只是在那個世界呆了一段世界,就成功突破了。”

    “對。”顧青山點頭道。

    他已經明白過來。

    果然鴉繼續說道:“現在那個世界完成了新生,成為了三個強大世界的融合體,未來只會更強。”

    “這樣強大的世界,對每一個人都是有好處的,只要他們跟我們一樣去那里修行,早晚都能更進一步。”

    “等世界融合完成,我們再去一趟。”顧青山道。

    這時酒吧的門打開,一名戴著鏡框的斯文男子走進來。

    “你們來的真早。”御卷道。

    鴉遞過去一杯酒道:“是你來晚了,色鴨子。”

    御卷不理他,轉過身朝顧青山道:“你們上次把人販子團的賞金捐給了教會?”

    “是啊,那個人是鴉殺的。”顧青山道。

    “教會懸賞那個人很久了,想不到你們能殺掉對方——來,拿著這個。”

    御卷將兩個圓環遞給鴉和顧青山,把使用方式講了一遍。

    鴉接過去,隨便按了幾下,圓環便散發出綠色光芒。

    鴉把光環朝頭頂一放,光環便漂浮不動了。

    “你喜歡這個顏色?”御卷不解的道。

    “不是我,是一個女人喜歡這個顏色。”鴉說著,朝顧青山使個眼色。

    顧青山知道他說的是飛月。

    “這是教會給你們兩人的獎勵,你們現在是高等級的信眾了。”御卷道。

    顧青山拿著光環式燈管,心中有些遲疑。

    這時御卷又道:“戴著這種懸浮式環形發光燈管,只要不惹城主府,就可以在整個虛空城里橫著走。”

    “這么厲害?”顧青山感興趣的道。

    “是的,只有有光環的地方發生戰斗,天使們會直接瞬移過來,不計代價的出手——任何人都不愿意跟天使們打。”

    鴉肯定的道:“這一點倒是真的,輝煌教會的天使們從來都不會容忍別人欺負信眾,曾經為此發動過幾場著名的大型戰爭。”

    顧青山陷入沉思。

    ——難道打架的時候自己要把這個燈管放在頭頂?

    如果一件事需要自己出手,那么這件事輝煌教會根本庇護不了啊。

    御卷又遞過來兩張清單,說道:

    “教會的貢獻清單,如果你們捐的錢夠多,甚至直接可以召喚天使。”

    顧青山拿著清單看了看,只見清單上有自己的稱號。

    鴉取出一枚錢幣,丟在他自己那張清單上。

    頓時,他的捐獻數字上,多了一個銅幣。

    “這么正大光明的求財,難道教會很缺錢?”顧青山忍不住問道。

    “不知道,反正教會一直對財富感興趣。”御卷聳肩道。

    這時酒吧的門再次被推開。

    一群戴著惡鬼面具的人走進來。

    為首一人全身著黑甲,背著一柄長戟,緩緩走到酒吧中央站定。

    其他惡鬼則紛紛去跟那些喝酒的客人交談。

    也不知他們用了什么辦法,那些客人陸續起身,離開了酒吧。

    很快,酒吧里除了顧青山、鴉和御卷三人之外,只剩下惡鬼們。

    直到這時,那黑甲惡鬼才轉過身,望向顧青山。

    “好久不見,罪獄龍王。”

    顧青山點頭道:“我記得你,鬼雄,幽天鬼。”

    這名鬼雄,正是當初惡鬼世界派出來追查毒長老死因的人物。

    原本他已經找到了顧青山,但卻因為兇魔們的突然降臨,最終不得不落荒而逃。

    幽天鬼走到吧臺前,站在顧青山對面,道:

    “龍王,我想跟你聊聊。”

    “喝一杯,再說話。”顧青山遞過去一杯酒。

    “謝謝。”幽天鬼意外的接過酒杯,沉默了一息。

    他手中這杯酒深紅如火,但浸泡在冰塊之中,讓人忍不住想飲一口。

    顧青山朝他舉杯。

    幽天鬼只得舉起杯子,真的喝了一口。

    “果然是好酒。”幽天鬼贊道。

    酒保插話道:“各位,這是我們店最貴的酒,也是龍王剛才見你們進來,當場點的。”

    “希望各位化干戈為玉帛,謹記不要在酒吧鬧事。”

    幽天鬼望了酒保一眼,道:“你們消息很靈通嘛。”

    “酒吧從來消息靈通。”顧青山笑道。

    幽天鬼望向顧青山,若有所思。

    自己從進入酒吧的那一刻開始,氣勢早已在不斷蓄積,等所有人被趕走,來到顧青山面前之時,已經抵達了巔峰。

    這個時候猶如箭矢在弦,長劍在手,隨時可以爆發出必殺的一擊。

    ——可是對方卻請自己喝酒。

    連酒都不接,事情都沒說,自己還真不好出手。

    而且不知怎么回事,有一種咒語降臨在自己身上,引而不發。

    無聲之間,攻守悄然易位。

    這個人……

    真是不一般。

    幽天鬼默了數息,忽然決定換一個方式來面對這個新晉的稱號刺客。

    “龍王,你覺得我們惡鬼世界?”他問道。

    顧青山道:“你們太封閉,我不了解你們的世界——但你們明明都是人族,為何非要帶著惡鬼的面具?”

    “面具能給我們力量。”幽天鬼道。

    顧青山笑道:“為什么你們的面具都有不同表情,有的在哭,有的在笑?”

    幽天鬼道:“因為要達到某種術法效果,又或達到某種目的,必須要有相應的情緒引導。”

    “但這只是面具的哭或笑,不是真實的你們。”顧青山道。

    “是誰不重要,只要面具有所表達即可,我們只在乎結果。”幽天鬼道。

    顧青山嘆口氣道:“可惜了。”

    “什么可惜?”幽天鬼問道。

    顧青山道:“哭和笑只是表象,如果你當它是工具的話,就永遠體會不到笑的背后有多少痛苦,哭又是來自哪一種絕望。”

    “而這些,才是修行者力量迸發的源泉。”

    幽天鬼頓了頓,忽而笑起來,說道:“你對我們很有研究,是一直在研究我們惡鬼世界?”

    “并沒有。”顧青山道。

    幽天鬼進一步道:“毒長老其實是你殺的吧,龍王。”

    顧青山低頭喝了一口酒,說道:“虛空城里做什么都要講證據,如果你這樣瞎說——”

    幽天鬼突然打斷他,說道:“其實毒長老就是你殺的,我知道這一點,并且我已經做好了周全的準備。”

    酒吧的氣氛突然變得肅殺。

    那些惡鬼都取出了兵器,有的人甚至已經摸出了符箓。

    顧青山放下酒杯,看著他。

    幽天鬼攤開手,輕聲道:“兇魔不可能每時每刻護著你,龍王,我勸你投降,這樣也許還能留一條命。”

    顧青山無聲的笑了笑。

    “動手嗎?”鴉悄悄傳音問道。

    “……不。”顧青山道。

    現在……還不是時候。

    自己的目標是進入惡鬼世界,去尋找定界神劍,解除萬獸深窟的危機,查出一切的真相。

    再等等。

    想到這里,顧青山默默取出環形燈管,調成白色光,放在頭頂。

    鴉和御卷見他這樣,便也取出光環,放置在頭頂。

    鴉把光環調成粉色,御卷則調成了紅色。

    三人頂著光環,望向惡鬼們。

    粉、白、紅三種光芒照亮了酒吧。

    御卷念了一聲咒:

    “一、二、三、走~”

    頓時,三個光環如同霓虹一般,以某種節奏閃爍起來。

    肅殺的氣氛被打破了。

    音樂、燈光、合適的酒吧,已經把清吧變成了嗨吧,如果不是祭舞正在沉睡,顧青山懷疑自己都會當場跳起來。

    幽天鬼看看顧青山頭頂的光環,又看看顧青山。

    這是天使光環。

    在虛空城之中,如果敢對戴著天使光環的人出手,天使會立刻趕到。

    顧青山端起酒杯朝幽天鬼致意。

    “不好意思啊,我二十四小時有人罩。”

    他微笑著說。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血战麻将怎么玩 排列五1000期开奖号码 五粮液股票10年走 上海麻将怎么打 打成都麻将的技巧 3d今日开奖号码 浙江体彩20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世界杯比分投注 赛车pk10开奖查询 公开会员内部一波中特 熊猫棋牌官网安卓 温州麻将安卓 北京11选5 fivb排球比分 快3贵州走势图100期 龙王捕鱼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