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時空亂流
    顧青山現在正是行功的緊要關頭,原本準備等天魔近身之時,再突然出手斬之。

    沒想到地劍竟主動斬殺了天魔。

    顧青山心中神念電閃。

    沒錯,這是神兵護主——原來地劍是有靈的!

    與刺入巖壁的殘破長劍不同,地劍憑空懸立在他身邊,緊緊守護著。

    地劍發出低沉的聲響:“集中精神,全力突破。”

    顧青山收起心中的驚訝,合上眼,再次進入突破狀態。

    是的,現在正是非常關鍵的時刻。

    一切等到突破之后再說。

    顧青山默默運起百圣結丹訣,開始沖擊金丹境界。

    一切都很順利,甚至順利的不像話。

    自從與圣教教宗大戰一場后,顧青山感覺自己早就到了筑基的巔峰圓滿狀態。

    之前是因為身體重傷,所以一直沒有突破。

    現在情勢危急。身體也完全好了,正是尋求更強大力量的時刻!

    顧青山的靈力早已飽和,精神狀態也調整到了最好。

    微微泛著紅光的地底通道中,奪目的藍光聚攏在一起,產生了質的變化。

    藍光漸漸形成熾盛的白色雷電靈能,又化作數條電蛇,圍繞著顧青山上下飛騰。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雷電靈光聚成電蛇,滿洞穴的游走不休。

    顧青山突然睜開眼,捏了個法印,喝道:“合!”

    霎時間,所有雷蛇合為一體,化作一條雷蛟。

    雷蛟略一盤旋,轟然落下來,從顧青山頭頂鉆進去。

    這是靈光化形,代表著修行者筑基境界的修行,已經到了圓滿境界。

    金丹并不是一粒圓形的丹。

    金丹境,是修士的靈力脫離蒙昧狀態,漸漸覺醒,化作頗具個人特色的靈物。

    這種靈物叫做化形靈光。

    化形靈光比靈力可強了太多,放出去能打人,收起來能防身,還可以用在煉器、煉丹、占卜、法陣構造等方面。

    形成化形靈光是一件不算太難的事,能做到這一步,突破就進行了一半。

    下面,要讓威力恐怖的化形靈光納入丹田。

    將化形靈光完整的納入丹田,而不會因此身隕,進而達到收放自如的程度,金丹境就成了。

    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過程,非常容易傷到丹田。

    很多修士都在這一刻隕落。

    更多的人丹田被重傷,不得不花費幾年時間養傷,才能再次嘗試突破。

    顧青山小心的引導著靈光,一絲一絲將其煉化。

    就算他完全領悟了百圣結丹法門,這個過程也還是要萬分小心。

    這時,虛空中有一個鬼臉怪物探出頭來。

    鬼怪身上威勢煌煌,空氣中的火色紅光都被它染成墨色。

    它瞪著顧青山,流出口水。

    “多么誘人的血肉……”

    話音未落,地劍一閃。

    鬼物慘叫一聲,被一劍戳了個稀巴爛。

    鬼怪也消失在虛空中。

    地劍飛回來,落在顧青山面前,繼續守護。

    顧青山依舊在煉化靈光。

    片刻后。

    四周漸漸充滿了各種奇怪的聲音,窸窸窣窣的竊竊私語,撕扯啃噬咀嚼吞咽聲,尖叫怒號喝罵哭泣聲,各類不一,數不勝數。

    地劍飛起來,在半空轉了一回,猛然爆發出一股無形之氣。

    厚重如山的聲音從地劍上響起,轟傳全場。

    “一切天魔外道,近身即死!”

    呼!

    狂風響起。

    無形氣浪化作疾風,在整個洞窟中來回呼嘯穿梭。

    霎時間,疾風散去,一切音聲歸于寂靜,虛空之中再無任何聲響發出。

    地劍這才飛回來,落在顧青山身邊。

    時間漸漸向后推移。

    顧青山背上忽然冒出來一條龍形虛影。

    這道虛影散發出耀眼的雷靈之光。

    煉化已經進行到了最后一刻。

    顧青山不驚不懼,進入渾然忘我的狀態。

    他將神念附著在龍形虛影上,如抽絲剝繭一般,小心而又快速的將之煉化。

    龍形虛影一點一點的消失,而顧青山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

    當龍形虛影徹底消失,而顧青山身上的靈力頓時暴漲。

    突然,虛空驟然開一道口子。

    顧青山感覺自己離開了軀體,卷入了混沌亂流之中。

    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他,一直往一個方向飛去。

    沿途有許多奇怪的東西,與他擦肩而過。

    比山還高的時光巨龜,拖著一座小島,在時空亂流中慢吞吞的穿梭。

    數十頭妖冶美艷的天魔女,駕馭著一片彩色花瓣,輕聲唱著動聽歌曲,朝一扇發光的門飛去。

    一道和他一樣的靈魂虛影,面帶驚恐的從他側邊飛過,落入遠方的巨大漩渦,消失不見。

    顧青山甚至看到了一座黑色燈塔,從時空亂流的下方漸漸遠去。

    顧青山飛著飛著,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下意識的,他就明白了自己正在前往青銅柱的世界。

    時空亂流里,沒有時間的概念,顧青山也不知道自己漂浮了多久,忽然那股牽引他的力量變強。

    這股力量如同湍急的激流,擁簇著、推搡著他,將他帶入一片蒙昧的世界。

    顧青山眼前一花,一根柱子出現在視野。

    青銅柱。

    又見青銅柱!

    青銅柱頂天立地,看不到頭尾。

    青銅柱的柱身上,釘著一具足有十層樓高的尸體。

    這具尸體低垂著頭,身穿一整套漆黑盔甲,看上去不知道死了多少年。

    在尸體的下方,整個世界都是黑色的骷髏。

    骷髏們想盡了辦法,想要爬上巨大的青銅柱。

    看的出來,它們想要的是那具尸體。

    “許久不見。”顧青山道。

    “并沒有多久,我這里才過去了一刻鐘。”黑色盔甲中的尸體道。

    “上次的問題,你沒有回答完,我需要那個答案。”顧青山道。

    “哦,那個問題啊,上次你也看到了,我只要回答了,就會有滅世之雷打我。”

    巨大的尸體話鋒一轉,道:“你可還記得我們的交易?”

    “等我有一天足夠強大了,定會救你出去。”顧青山道。

    “很好,”尸體的語氣有幾分滿意,“作為我們互相的承諾,我可以回答那個問題,但是必須等會兒再回答。”

    “為什么?”

    “因為一說那件事,我就會開始受刑,我的力量將無法讓你停留在此。”

    尸體頓了頓,有些意外的道:“你身上有好幾個世界的氣息,這么說,你們正在戰爭?”

    “對,我現在在另一個世界。”顧青山道。

    “果然啊,世界和世界之間是永恒的爭奪。”尸體感慨道。

    顧青山心中有事,一時沒在意它的話,飛快問道:“假若一名封圣境修士預感到自己將要死去,這種預兆是否一定會兌現?”

    尸體道:“越強大的存在,假如有所預感,那么預感的事情就越是容易變成真實。”

    尸體繼續說著:“封圣境的話,已經可以越過命運的長河,隱約窺見自己的未來。”

    “也就是說,一定會兌現?”顧青山不死心追問道。

    “不完全,但十有八九會兌現。”

    “有辦法避開嗎?”

    尸體停了一下,道:“你看看我,我比封圣境強萬倍,但我沒能避開預兆。”

    顧青山陷入沉默。

    尸體道:“不過,也并不是全無辦法。”

    顧青山急忙問道:“該如何做?”

    尸體微微自嘲道:“以我為例,預兆已經將我的下場告訴我,但我卻無法破除,因為沒有人幫我一把。”

    “我這么強大,強大的連一個朋友都沒有,所以落得如今下場。”

    “有人幫忙就行嗎?沒這么簡單吧。”顧青山懷疑道。

    尸體道:“這就像在充滿暗流的河水中,在你即將卷入河底之時,需要有個人推你一把,你才會離開既定的軌道。”

    “最關鍵的時刻,最關鍵的一推,或許能改變死亡的預兆。”

    “但是你一定記住,出手推人的那個人,勢必為此付出代價。”

    “什么代價?一命換一命?”

    “不,那倒不至于,無法確定是什么代價,但總歸會發生一些前所未知、不可預料的事情。”

    巨大尸體叮囑道:“我希望推人的那個人不是你,因為你還太弱小,經不起太過離奇的事情。”

    “……明白了。”

    顧青山將對方的話深深記在心底。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股票st是什么意思 山西天星麻将 大乐透开奖结果排三开奖结果 福州麻将微信群 股票大盘分析 长春微乐麻将下载 江西十一选5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11选5开奖信 今天福建36选7中奖结果 一波中特不夸张 棋牌游戏多开器? 辽宁11选5选号技巧 棒球比分雪缘园 河南麻将怎么玩图解 捕鱼大富翁官网 宝博棋牌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