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吻手禮
    顧青山掃了一眼皇后,心中自有想法。

    皇后頂著兩個黑眼圈出來參加宴會,這倒是有些離奇。

    她可是一名職業者,出現這樣的狀況,只能是因為連續熬夜,身體實在扛不住。

    她一直在熬夜?

    不知不覺間,顧青山警惕起來。

    似乎哪里有些不對勁。

    他正想著,皇后說話了。

    她親密的牽著皇帝陛下的手,朝皇帝嫵媚一笑,這才看向顧青山。

    “上次在聯邦,虧得陛下一直邀請你們前來,我可是覺得你們不會來,所以一直冷眼旁觀,小顧科學家不要介意。”皇后說道。

    顧青山聽了,馬上笑起來,迅速接話道:“不介意,我一直很欣賞陛下這樣的英雄人物,所以就算你不開口,我也會來。”

    皇帝的臉上一直流露出認真傾聽的神態。

    可是兩人都沒有再說下去。

    顧青山再次舉杯道:“祝陛下萬壽無疆,祝皇后永遠美麗。”

    皇帝就笑,說道:“哪有誰能真正的萬壽無疆,不過你這話我愛聽。”

    他接過皇后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皇后也端起一杯酒,輕輕抿了一口。

    將空酒杯還給皇后,伏羲皇帝道:“今天小顧科學家第一次來,你不如跟他跳第一支舞?”

    皇后根本不看顧青山,只望著皇帝笑道:“我今天不想跳舞。”

    “那你想做什么?”

    皇后便朝皇帝、四周的人說道:“我去打牌去了,你們玩好。”

    “又打通宵?你自己看看,你的黑眼圈都快出來了。”皇帝笑著問道。

    “昨天輸的好慘,今天必須贏回來,親愛的,你讓我去好不好?”皇后請求道。

    “來跟我們的科學家合個影,然后你就去吧。”皇帝答應的很痛快。

    皇帝隨意招了招手,立刻有幾名負責皇室新聞發布的官員出現。

    “顧先生,請與陛下站的近一點。”一名官員道。

    皇帝伸出了手。

    顧青山只好握住他的手。

    皇后站在皇帝的身邊。

    三人面朝新聞官員,等候拍照。

    “三,二,一,陛下萬歲。”

    一張完美的外交新聞圖片就誕生了。

    “那我去打牌了。”

    皇后說完就匆匆走了,全程沒有再看顧青山一眼。

    皇帝朝新聞官員道:“立刻發布。”

    “陛下的意思是?”官員應聲道。

    皇帝想了想,道:“慈善晚宴——畢竟我們的顧小科學家,剛剛為我們的偏遠山區捐了一座學校。”

    消息真快,顧青山暗道。

    “一會兒,我也設立一項慈善助學基金。”皇帝看著顧青山,笑道。

    “是,陛下圣明。”官員說完,行禮退下。

    這時第一支舞的曲調聲起。

    皇帝就對顧青山道:“你也去玩吧,希望你有個美妙的夜晚。”

    “是的,陛下。”顧青山笑道。

    他一步步走下臺階,來到一位美麗女孩面前,禮貌的邀請對方跳第一支舞。

    那美麗女孩有些為難,轉頭看向皇帝。

    皇帝點頭。

    美麗女孩只好接受了顧青山的邀請,隨他進入舞池。

    “我只是給父皇面子,跳完這支舞后,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再來煩我。”美麗女孩面帶微笑,飛快說道。

    旁人聽不見她說了什么,單看她的神情,還以為她在作著常規的禮儀交談。

    “好。”顧青山欣然點頭。

    舞曲進入節奏。

    第一支舞正式開始。

    顧青山牽著公主,邁起舞步。

    這一刻,他確認了一件事。

    瓦羅娜皇后,真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

    她只用一句話,就把真相暴露在顧青山面前,然后干脆利落的離去。

    “上次在聯邦,虧得陛下一直邀請你們前來,我可是覺得你們不會來,所以一直冷眼旁觀,小顧科學家不要介意。”

    她是這樣說,但實際上,當時她根本沒有冷眼旁觀。

    顧青山記得當時她極力勸兩人來度假。

    原話他都記得。

    “兩周之后,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等你們到了,我們一同去北邊的行宮消夏,那里氣候不錯,白天可以打獵,晚上正好舉行舞會,若是遇上天氣好,還能用望遠鏡觀察宇宙怪物。”

    所以她剛才說的一切,都是錯誤的。

    但是皇帝聽了這話,沒有絲毫反應,甚至還面帶微笑。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許別人覺得女人喜怒無常,說什么都由著自己的性子,可顧青山曾通過安娜,對皇后有所了解。

    正規場合,她是一個頗為注重言行儀態的皇族女子。

    皇帝和皇后之間,出了什么問題嗎?

    如果只是皇帝與皇后之間產生了矛盾,又或是一些政治上的制衡和斗爭,顧青山根本懶得管。

    但皇帝確實有些不對勁。

    顧青山心中思索著,有些猶豫不決。

    他小心的跟著公主的節奏,邁開舞步。

    原本自己只是來做一筆交易的。

    無論是科研專利,還是修行功法,相信伏羲皇帝一定會考慮。

    但現在,似乎除了交易之外,還有其他的事情發生。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前世的時候,寒冰之災似乎是從伏羲帝國開始的?

    這時一曲終了。

    公主不動聲色的甩了他的手,轉身走出舞池,朝一名高大英俊的伏羲軍官走去。

    顧青山轉過身,找了個角落,端著一杯酒慢慢喝起來。

    這時皇帝陛下進入舞池,摟著一名美艷貴婦邁開舞步,整場宴會的氣氛到達高潮。

    顧青山召來侍者,禮貌的問明洗手間位置,轉身離去。

    他進入洗手間,關上隔斷門,取出一個紙團。

    吻手禮的時候,皇后迅速塞給他的紙團。

    顧青山將之展開。

    “死神信物在安娜手中。”

    簡簡單單一句話。

    顧青山看了一會兒,才將之收起來。

    這句話,說的也很巧妙。

    首先,紙條就算被人發現了,其內容也是梅迪契家族內部的事情,別人根本沒有理由干涉。

    其次,安娜是臨近試煉之時,才從顧青山手中拿走了死神信物。

    如此隱秘的事情,只有張英豪等人知道。

    現在皇后也知道,只能是安娜將一切告訴她的。

    皇后這是想強調自己跟安娜的親密關系。

    ——她們本就是梅迪契家族最后兩位女士。

    所以這個紙團,是用來取信于顧青山。

    在這之后,瓦羅娜皇后當著皇帝,對顧青山說的那句話,則是指出問題。

    合起來,便是一句嶄新的話:“你要相信我,皇帝有問題。”

    顧青山陷入沉思。

    他喃喃道:“若非親眼相見,我還真不敢相信。”

    伏羲皇帝是強大的職業者,幾乎沒有人能穿過層層護衛,在這樣一名世界性的強者身上做手腳。

    或許,是皇帝瞞過了所有人,在做著什么籌謀。

    顧青山微微嘆口氣。

    現在一切都不對勁。

    瓦羅娜皇后是安娜的姑姑,萬一有事,自己要救她。

    既然情形如此……

    顧青山放出神念。

    他是化神修士,神念籠罩的范圍相當大。

    這個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神念是什么東西。

    更沒有人會反制。

    顧青山的神念輕而易舉掃過整個行宮,并持續向外擴展。

    頃刻間,整片綠洲上,任何風吹草動他都了若指掌。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昨天晚上的七位数开奖号码 利升国际棋牌 甘肃11遗漏号码查询 快乐8走势图 中原河南麻将3下载 河北排列五开奖日期 腾讯qq麻将官方网下载 天天爱海南麻将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极速11选五开奖走势 逍遥湖北麻将1元微信群 平台捕鱼漏洞破解技巧 福州麻将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北京pk10 南粤风采26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