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诸界末日在线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雾岛孤女(中)
    雾岛。

    坐落于尸骸之洋上,是整个世界中,唯一的陆地。

    它也是整个世界中,唯一有生机的地方。

    尽管这里气候寒冷,温度长年处于零下,但它仍然是所有人类梦寐以求的所在。

    每一个世界,只要知道它,了解它,就一定会?#26159;?#23427;。

    它是传说中的命运之岛。

    ?#19978;?#24819;要抵达此处,必须?#20154;?#19968;次。

    那是无比痛苦的死亡。

    每一个抵达雾岛世界的人,都会出现在尸骸之洋。

    海洋中,一定会有专门克制抵达者的怪物出现。

    被怪物杀死之后,抵达者的尸体会在海渊中漂流不止。

    人的灵魂一直被拘禁在尸体中,永恒的承受着深海窒息之苦。

    如果有朝一日,尸体能摆脱固定的洋流,冲上雾岛,便是命运的奇迹。

    身怀奇迹的人,哪怕只剩下尸体,雾岛也会给予其新的生命。

    苏雪儿正在雾岛上。

    当初她飞入那一片迷雾之海,便抵达了这里。

    她没有历经死亡,便抵达了雾岛。

    这是百年来的第一例。

    她的?#20197;耍?#35753;无数人嫉妒。

    更不要说,经过身份勘验之后,人们赫然发现她的身份竟然让雾岛无法拒绝。

    她的父母曾为雾岛牺牲生命。

    虽然是两个并不起眼的人物,但他们对雾岛有恩。

    如此一来,他们的女儿——具备?#20197;?#20043;命运的孤女,雾岛当然不会拒绝。

    此刻,苏雪儿正在伊莎导师的房间。

    “?#28909;?#24050;经成为我的学生,那就要学会一件事。”黑袍女子道。

    “那就是享受痛苦。”

    她伸出手,一边开始抽牌,一边说道?#39608;?#35753;我们来看看,你死前将遭受什么样的刑罚,为我贡献什么样的动听声音。”

    苏雪儿默然。

    还不行吗?

    时间难道还没到?

    她正想?#29275;?#23665;顶的虚空中传来敲门声。

    苏雪儿暗暗握紧拳头。

    ——终于,布置的事情来临。

    “谁?”黑袍女子不悦道。

    空气中,无形的黑暗朝天空散去,就像一道沉重的闸门突然升起。

    两排古代盔甲提着铁盾,握着长剑,咣当咣当走进来。

    盔甲里空无一人。

    这似乎是一种未知的术法,又或是天选技。

    盔甲一刻不停的走出来,落在山顶空地上。

    “伊莎导师,打扰了。”为首的盔甲嗡声说道。

    “执法者,你们来我这里做什么?”黑袍女?#28216;?#31572;。

    “我们怀疑这位见习学员做出了不合适的事情。”盔甲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严重吗?”

    “可能要动用死刑。”盔甲道。

    “好,请便吧。”黑袍女子略一思索,说道。

    两排盔甲得到她的?#24066;恚?#36930;来到苏雪儿身边。

    “苏雪儿?”为首的盔甲发出低沉声音。

    “是我。”

    “戒律所传唤你前去接受审讯。”

    苏雪儿头也没抬,心中一片平静。

    是自己预期的事情,但还是来晚了点。

    她说道?#39608;?#20026;什么又是我?#20811;?#20204;对我的数次诬陷栽赃,不是已经被诸位导师训斥过了吗?”

    盔甲道?#39608;?#36825;?#25991;?#29359;了死罪,所以七位导师都到了。”

    黑袍女子饶?#34892;?#33268;的问道?#39608;?#24778;动七位导师,又是死罪,看来你还做出过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

    苏雪儿望向她,祈求道?#39608;?#36824;请您救救我。”

    黑袍女子原?#20928;?#26377;一丝犹豫,听了这话,便轻笑着挥挥手?#39608;?#36825;样也好,你去迎接自己的命运吧,省的?#25346;?#25105;操心。”

    “苏雪儿,请随我前往戒律所,不然我们将动用武力。”盔甲冷冷说道。

    苏雪儿一时没有回答,却被七八具盔甲围住,根本没有丝毫逃跑的机会。

    苏雪儿反倒不慌了。

    “请带路吧,我也想看看,她们准备怎么对付我。”她平静说道。

    她随着盔甲一路走进天空,消失在这一片山峦之中。

    黑袍女子站了一会儿,喃喃道?#39608;?#25106;律所……非请不得入,也罢,不用我自己动手,总归是一件好事情。”

    离开伊莎导师的房间。

    苏雪儿跟随两排盔甲,穿过一座悬立于万丈深渊的浮空桥。

    冰冷的风一直吹。

    她控制着自己的身形,?#25346;?#36991;开目光,努力不去看那些深渊中的巨大魔蛛。

    浮空桥后面,是宽敞的地道。

    每隔数十米,就能看到熊熊燃烧的火把卡在墙壁上。

    它们照亮黑暗,驱散了?#31508;?#31354;气中的冷意。

    尽管有着七位导师在?#21364;?#33487;雪儿依然慢慢走?#29275;?#27809;有动用丝毫力量。

    这是合乎规矩的。

    由于学院设置在空中,所以整座建筑都被施加了禁魔力量。

    学员们也不准在公共场所使用力量。

    那些可以使用力量的区域,会有具体的标识说明。

    这样一来,隐藏于雾岛深空的学?#28023;?#23601;不会引来诸界的强大怪物。

    苏雪儿花了一刻钟,才来到戒律所。

    雄伟的戒律所,就像中古世纪的哥特风格建筑。

    推开戒律所的门,便有一条直道通向远处高高台阶上的宝座。

    宝座上,是一具耷拉着脑袋的干尸。

    这具干尸身披血色长袍,斜靠在宝座上,一动不动。

    鲜血如江河一般,在他背后形成壮观景象。

    血河霸占了干尸身后所有的空间,填满了从地面至天花板的整片虚空。

    汹涌的血流无声?#21152;浚?#20114;相拍击,飞溅。

    整条血河凌空奔流,从不落地。

    一个人,背后带着一条血河。

    这便是学院的传说人物。

    血袍魔主,学院的戒律长。

    在道路的两旁,分别立着数十座人物雕像。

    这些雕像姿态各异,给人以庄严肃穆之?#23567;?br/>
    几名身穿长袍的女子站在直道中央,一动不动,大气都不?#39029;觥?br/>
    她们看见苏雪儿进来,顿时抬头望她,眼神中充满得意。

    两排盔甲单膝跪地,禀报道?#39608;?#25106;律长,七位长老,人已经带到。”

    宝座上的干尸抬起脑袋,道?#39608;?#36864;下吧。”

    “是。”

    盔甲们站起?#27425;?#24494;鞠躬,转身退出戒律所。

    “苏雪儿。”

    血袍魔主靠着椅背,用沙哑的声音问道?#39608;?#20320;犯了死罪,现在还有什么可以申辩的?”

    苏雪儿望着对方,大大方方的行了礼。

    她说道?#39608;?#25106;律长大人,我连自己的罪行是什么都不知道。”

    血袍魔主道?#39608;八?#34255;邪法之术。”

    苏雪儿笑起来,道?#39608;?#37034;法?我?#28216;?#21548;闻过什么邪法。”

    “可是有人看到你在阅读邪法册子。”血袍魔主道。

    “那就请她站出来,跟我对?#30465;!?#33487;雪儿道。

    血袍魔主见她如此自?#29275;?#35821;气便缓和下来,道?#39608;?#20320;们几个,有什么可以说的?”

    站在道路中央的几名女孩互相看了一眼。

    “有一天晚上休息的时候,我看见她拿着一本小册子,看的专注,连我靠近都没发觉。”?#24187;?#22899;孩道。

    另?#24187;?#22899;孩道?#39608;?#22905;翻那小册?#21448;?#26102;,我偶然看见了其中一句话。”

    “什么话?”魔主问道。

    “修行之境,分为数层,首为炼气,而后筑基。”女孩答道。

    突然,道路两旁的数十座雕像之中,有七座雕像陆续开口发出声音: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血袍魔主的声音凌厉起来?#39608;?#33487;雪儿,修习邪法是死罪,你可还有什么话说?”

    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刀浮现在半空,不住颤动。

    无数道哀?#21487;?#20174;长刀上响起。

    女孩们互相望了望,均看到对方眼中的兴奋。

    这个活着抵达雾岛的?#19968;錚?#23601;要死了。

    她们又望向苏雪儿,想欣?#25237;?#26041;临死前的惊恐表情。

    苏雪儿?#27425;?#24494;一笑,平静说道?#39608;?#26377;一天晚上休息的时候,我看见她们拿着一个小册子翻看,里面有一句话——修行之境,分为数层,首为炼气,而后筑基。。”

    “她们估计是害怕我来告状,所以抢先一?#21073;?#21578;到诸位长老们面前。”

    那几位女孩七嘴八舌道?#39608;?#20320;胡说!”

    “?#29260;ǎ ?br/>
    “明明是你!”

    苏雪儿双?#30452;?#22312;背后,悠悠道?#39608;?#20107;实如此。”

    血袍魔主略一沉默。

    看来,有?#22235;?#33258;己不?#34987;?#20107;,居然敢到戒律所来蒙骗自己?#25512;?#20301;导师。

    他发出一阵阴恻恻的笑声,道?#39608;?#35841;敢愚弄我们,代价就不只是重罪了。”

    他伸出手,在宝座上摸起一张卷轴。

    血色卷轴。

    “苏雪儿,不许反抗。”

    血袍魔主说完,卷轴扑腾腾燃起一道血光。

    卷轴烧毁,却又散成数道血影,绕着苏雪儿转了一转,飞回宝座上。

    血袍魔主的手中,出现了一本小册子。

    “在你的休息间,一处新修的暗格中,放着这样一?#38745;?#23376;。”血袍魔主道。

    “就是这一本!”?#24187;?#22899;孩尖声道。

    苏雪儿却沉默着没说话。

    血袍魔主将那本小册子抓起来,拿在手中翻看。

    它的声音忽然变轻柔?#39608;?#27809;错,苏雪儿的父?#24178;?#29983;于那次战争,为了学院付出生命。”

    “这?#38745;?#23376;,是她母亲当年的课堂笔记。”

    “我记得那个姑娘——她是个聪明的学生,让我来仔细看看……”

    ?#32610;?#21040;了,是这?#27599;危?#20851;于诸界魂力本源的内容。”

    ?#26263;笔比?#23454;是由我授课,这笔记上写着我对世界本源的理解和看法,她竟然全记下来了。”

    血袍魔主的声音有了一?#20811;?#28201;度。

    “还有她的提问和我的解答,恩,是的,我一般都是这样解答的……”

    “真是个好学生。”

    血袍魔主无比感慨的合上小册子,望向苏雪儿。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