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霧島孤女(中)
    霧島。

    坐落于尸骸之洋上,是整個世界中,唯一的陸地。

    它也是整個世界中,唯一有生機的地方。

    盡管這里氣候寒冷,溫度長年處于零下,但它仍然是所有人類夢寐以求的所在。

    每一個世界,只要知道它,了解它,就一定會渴求它。

    它是傳說中的命運之島。

    可惜想要抵達此處,必須先死一次。

    那是無比痛苦的死亡。

    每一個抵達霧島世界的人,都會出現在尸骸之洋。

    海洋中,一定會有專門克制抵達者的怪物出現。

    被怪物殺死之后,抵達者的尸體會在海淵中漂流不止。

    人的靈魂一直被拘禁在尸體中,永恒的承受著深海窒息之苦。

    如果有朝一日,尸體能擺脫固定的洋流,沖上霧島,便是命運的奇跡。

    身懷奇跡的人,哪怕只剩下尸體,霧島也會給予其新的生命。

    蘇雪兒正在霧島上。

    當初她飛入那一片迷霧之海,便抵達了這里。

    她沒有歷經死亡,便抵達了霧島。

    這是百年來的第一例。

    她的幸運,讓無數人嫉妒。

    更不要說,經過身份勘驗之后,人們赫然發現她的身份竟然讓霧島無法拒絕。

    她的父母曾為霧島犧牲生命。

    雖然是兩個并不起眼的人物,但他們對霧島有恩。

    如此一來,他們的女兒——具備幸運之命運的孤女,霧島當然不會拒絕。

    此刻,蘇雪兒正在伊莎導師的房間。

    “既然已經成為我的學生,那就要學會一件事。”黑袍女子道。

    “那就是享受痛苦。”

    她伸出手,一邊開始抽牌,一邊說道:“讓我們來看看,你死前將遭受什么樣的刑罰,為我貢獻什么樣的動聽聲音。”

    蘇雪兒默然。

    還不行嗎?

    時間難道還沒到?

    她正想著,山頂的虛空中傳來敲門聲。

    蘇雪兒暗暗握緊拳頭。

    ——終于,布置的事情來臨。

    “誰?”黑袍女子不悅道。

    空氣中,無形的黑暗朝天空散去,就像一道沉重的閘門突然升起。

    兩排古代盔甲提著鐵盾,握著長劍,咣當咣當走進來。

    盔甲里空無一人。

    這似乎是一種未知的術法,又或是天選技。

    盔甲一刻不停的走出來,落在山頂空地上。

    “伊莎導師,打擾了。”為首的盔甲嗡聲說道。

    “執法者,你們來我這里做什么?”黑袍女子問答。

    “我們懷疑這位見習學員做出了不合適的事情。”盔甲道。

    “哦?還有這樣的事?嚴重嗎?”

    “可能要動用死刑。”盔甲道。

    “好,請便吧。”黑袍女子略一思索,說道。

    兩排盔甲得到她的允許,遂來到蘇雪兒身邊。

    “蘇雪兒?”為首的盔甲發出低沉聲音。

    “是我。”

    “戒律所傳喚你前去接受審訊。”

    蘇雪兒頭也沒抬,心中一片平靜。

    是自己預期的事情,但還是來晚了點。

    她說道:“為什么又是我?她們對我的數次誣陷栽贓,不是已經被諸位導師訓斥過了嗎?”

    盔甲道:“這次你犯了死罪,所以七位導師都到了。”

    黑袍女子饒有興致的問道:“驚動七位導師,又是死罪,看來你還做出過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

    蘇雪兒望向她,祈求道:“還請您救救我。”

    黑袍女子原本還有一絲猶豫,聽了這話,便輕笑著揮揮手:“這樣也好,你去迎接自己的命運吧,省的還要我操心。”

    “蘇雪兒,請隨我前往戒律所,不然我們將動用武力。”盔甲冷冷說道。

    蘇雪兒一時沒有回答,卻被七八具盔甲圍住,根本沒有絲毫逃跑的機會。

    蘇雪兒反倒不慌了。

    “請帶路吧,我也想看看,她們準備怎么對付我。”她平靜說道。

    她隨著盔甲一路走進天空,消失在這一片山巒之中。

    黑袍女子站了一會兒,喃喃道:“戒律所……非請不得入,也罷,不用我自己動手,總歸是一件好事情。”

    離開伊莎導師的房間。

    蘇雪兒跟隨兩排盔甲,穿過一座懸立于萬丈深淵的浮空橋。

    冰冷的風一直吹。

    她控制著自己的身形,還要避開目光,努力不去看那些深淵中的巨大魔蛛。

    浮空橋后面,是寬敞的地道。

    每隔數十米,就能看到熊熊燃燒的火把卡在墻壁上。

    它們照亮黑暗,驅散了潮濕空氣中的冷意。

    盡管有著七位導師在等待,蘇雪兒依然慢慢走著,沒有動用絲毫力量。

    這是合乎規矩的。

    由于學院設置在空中,所以整座建筑都被施加了禁魔力量。

    學員們也不準在公共場所使用力量。

    那些可以使用力量的區域,會有具體的標識說明。

    這樣一來,隱藏于霧島深空的學院,就不會引來諸界的強大怪物。

    蘇雪兒花了一刻鐘,才來到戒律所。

    雄偉的戒律所,就像中古世紀的哥特風格建筑。

    推開戒律所的門,便有一條直道通向遠處高高臺階上的寶座。

    寶座上,是一具耷拉著腦袋的干尸。

    這具干尸身披血色長袍,斜靠在寶座上,一動不動。

    鮮血如江河一般,在他背后形成壯觀景象。

    血河霸占了干尸身后所有的空間,填滿了從地面至天花板的整片虛空。

    洶涌的血流無聲奔涌,互相拍擊,飛濺。

    整條血河凌空奔流,從不落地。

    一個人,背后帶著一條血河。

    這便是學院的傳說人物。

    血袍魔主,學院的戒律長。

    在道路的兩旁,分別立著數十座人物雕像。

    這些雕像姿態各異,給人以莊嚴肅穆之感。

    幾名身穿長袍的女子站在直道中央,一動不動,大氣都不敢出。

    她們看見蘇雪兒進來,頓時抬頭望她,眼神中充滿得意。

    兩排盔甲單膝跪地,稟報道:“戒律長,七位長老,人已經帶到。”

    寶座上的干尸抬起腦袋,道:“退下吧。”

    “是。”

    盔甲們站起來微微鞠躬,轉身退出戒律所。

    “蘇雪兒。”

    血袍魔主靠著椅背,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犯了死罪,現在還有什么可以申辯的?”

    蘇雪兒望著對方,大大方方的行了禮。

    她說道:“戒律長大人,我連自己的罪行是什么都不知道。”

    血袍魔主道:“私藏邪法之術。”

    蘇雪兒笑起來,道:“邪法?我從未聽聞過什么邪法。”

    “可是有人看到你在閱讀邪法冊子。”血袍魔主道。

    “那就請她站出來,跟我對質。”蘇雪兒道。

    血袍魔主見她如此自信,語氣便緩和下來,道:“你們幾個,有什么可以說的?”

    站在道路中央的幾名女孩互相看了一眼。

    “有一天晚上休息的時候,我看見她拿著一本小冊子,看的專注,連我靠近都沒發覺。”一名女孩道。

    另一名女孩道:“她翻那小冊子之時,我偶然看見了其中一句話。”

    “什么話?”魔主問道。

    “修行之境,分為數層,首為煉氣,而后筑基。”女孩答道。

    突然,道路兩旁的數十座雕像之中,有七座雕像陸續開口發出聲音: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邪法!”

    血袍魔主的聲音凌厲起來:“蘇雪兒,修習邪法是死罪,你可還有什么話說?”

    一把銹跡斑斑的長刀浮現在半空,不住顫動。

    無數道哀嚎聲,從長刀上響起。

    女孩們互相望了望,均看到對方眼中的興奮。

    這個活著抵達霧島的家伙,就要死了。

    她們又望向蘇雪兒,想欣賞對方臨死前的驚恐表情。

    蘇雪兒卻微微一笑,平靜說道:“有一天晚上休息的時候,我看見她們拿著一個小冊子翻看,里面有一句話——修行之境,分為數層,首為煉氣,而后筑基。。”

    “她們估計是害怕我來告狀,所以搶先一步,告到諸位長老們面前。”

    那幾位女孩七嘴八舌道:“你胡說!”

    “放屁!”

    “明明是你!”

    蘇雪兒雙手背在背后,悠悠道:“事實如此。”

    血袍魔主略一沉默。

    看來,有人拿自己不當回事,居然敢到戒律所來蒙騙自己和七位導師。

    他發出一陣陰惻惻的笑聲,道:“誰敢愚弄我們,代價就不只是重罪了。”

    他伸出手,在寶座上摸起一張卷軸。

    血色卷軸。

    “蘇雪兒,不許反抗。”

    血袍魔主說完,卷軸撲騰騰燃起一道血光。

    卷軸燒毀,卻又散成數道血影,繞著蘇雪兒轉了一轉,飛回寶座上。

    血袍魔主的手中,出現了一本小冊子。

    “在你的休息間,一處新修的暗格中,放著這樣一本冊子。”血袍魔主道。

    “就是這一本!”一名女孩尖聲道。

    蘇雪兒卻沉默著沒說話。

    血袍魔主將那本小冊子抓起來,拿在手中翻看。

    它的聲音忽然變輕柔:“沒錯,蘇雪兒的父母喪生于那次戰爭,為了學院付出生命。”

    “這本冊子,是她母親當年的課堂筆記。”

    “我記得那個姑娘——她是個聰明的學生,讓我來仔細看看……”

    “找到了,是這堂課,關于諸界魂力本源的內容。”

    “當時確實是由我授課,這筆記上寫著我對世界本源的理解和看法,她竟然全記下來了。”

    血袍魔主的聲音有了一絲絲溫度。

    “還有她的提問和我的解答,恩,是的,我一般都是這樣解答的……”

    “真是個好學生。”

    血袍魔主無比感慨的合上小冊子,望向蘇雪兒。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pk10 游戏体验赚钱网站 微乐长春麻将真人手 山东的十一选五开奖 篮球即时比分 足球 上证股市指数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微乐麻将吉林麻将免费开挂 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微信红包天津麻将群 最好的短线炒股平台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天天重庆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开奖 股票融资怎么做t 0 海南麻将技巧心得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