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前夜(上)
    自由聯邦。

    首都郊區的山里。

    山間別墅。

    顧青山獨自坐在黑暗的客廳里。

    潮音劍靜靜懸浮在他面前。

    顧青山閉著眼,放出神念,緩慢浸入潮音劍。

    他正試著和潮音劍溝通,重新熟悉彼此。

    潮音劍修復一新,等于是一柄新劍。

    只有將潮音劍收入自己的識海,才算完成劍仙覺醒的第二個任務。

    良久。

    “還差一點點。”顧青山睜開眼,輕聲道。

    他對這個速度還是比較滿意的。

    再有數個小時,他就能將這柄劍收入識海。

    到時候,任務二就完成了。

    這時外面傳來飛梭的轟鳴聲。

    轟鳴聲消失,門打開。

    張英豪走進來。

    他微微頓了一下,就笑道:“這么晚,還沒睡?”

    他打開客廳的燈。

    只見顧青山盤膝坐在半空,一柄劍繞著他身周不斷飛旋。

    顧青山收了劍,落在地上。

    “修行的事,不可一日懈怠。”顧青山道。

    “我還以為你在想那個黑袍骷髏說的話。”

    “也在想。”

    “不如我們喝點酒?”

    “好。”

    張英豪打開酒柜,取了一瓶酒。

    兩人碰了一杯。

    他們邊喝邊討論著黑袍骷髏的每一句話。

    半夜的時候,廖行出來上廁所,一見客廳還有燈光,便也奔了過來。

    他的腦子好使,喝酒又是行家,很快跟兩人說到一塊兒去。

    幾十分鐘后,葉飛離從房間出來。

    葉飛離原本只打算溜進廚房找點吃的,結果卻見三人都在。

    他就也坐下來。

    一場酒局正式開始。

    顧青山喝了口酒,說道:“我覺得,黑袍骷髏害怕那個地方。”

    “哪個地方?寒冰地獄?”張英豪問道。

    “不,黃泉。”顧青山道。

    廖行沉吟道:“亡者不死,但卻怕神靈,要是我來想這個事,我會覺得神靈討厭亡者,并且能消滅亡者。”

    “可是好端端的,黃泉多少萬年都沒出過事,怎么就突然不行了?”張英豪想不通,問道。

    廖行被問住,悻悻然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是不是黃泉的人口到上限了?”葉飛離突發奇想道。

    “說不定是類似這樣的災難。”張英豪道。

    顧青山沒說話,只是舉杯。

    四人碰了碰杯子,一仰頭,喝干了自己杯中酒。

    葉飛離皺著眉頭,起身去拿了一瓶香檳。

    “我喝這個就好,你們那個太烈。”他舉著香檳道。

    廖行拿著烈酒瓶子,給顧青山和張英豪斟滿酒,又給自己倒滿。

    他也起了身,去廚房冰箱拿了些甜品,擺在桌上。

    一邊吃著甜品,一邊喝著冰鎮烈酒,廖行又打開話匣子。

    “如果像葉飛離說的那樣,黃泉真的是人口滿了,后面必定會發生更嚴重的事情。”

    “什么事?”顧青山開口問道。

    “其他地獄也會來。”廖行道。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顧青山同意道。

    “那樣的話,”張英豪嘆了口氣,“我的殺手工會就開不下去了。”

    “人類都會毀滅,何況你一個殺手工會。”葉飛離喝著香檳,說道。

    廖行輕飄飄的道:“其實我們可以派你的女朋友去黃泉看一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葉飛離立刻道:“絕對不行!萬一她出事怎么辦?萬一她回不來怎么辦?”

    “我倒覺得,說不定她會投胎,重生為人。”張英豪的聲音響起。

    他喝多了,也開始不靠譜。

    廖行卻認真思索道:“那樣的話,要是女孩還好,要是個男孩……”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葉飛離一眼。

    葉飛離立刻到了爆發邊緣,吼道:“你看看那些亡者,他們誰投胎轉生了?沒有人投胎!所有人都在地獄中永恒受苦!”

    他站起來,大聲道:“我絕對不讓她去!”

    顧青山伸手拍拍他,一錘定音道:“不會讓你女朋友去的,放心。”

    廖行也嚇了一跳,道:“我們只是說說,你別緊張。”

    葉飛離這才堪堪忍住。

    “你不打算找個鬼魂去看看?”張英豪問道。

    顧青山道:“葉飛離的女朋友是我救下來的,除了她,世間其他的鬼魂都被寒冰地獄吞噬了。”

    “那就完了,”張英豪攤手道:“無法得到確切的情報啊,其實未知的敵人最可怕,你不知道它的底細,不知道它會變化成什么。”

    這時候,顧青山的通訊器響了起來。

    他打開一看,立刻接通。

    “怎么樣?你的傳承禮結束了嗎?”他問道。

    “哦——我的位置?這里是……”顧青山望向張英豪。

    張英豪飛速報出一串地址。

    顧青山就把地址說了。

    通訊匆匆掛斷。

    廖行瞪著他道:“是個女的。”

    張英豪道:“不是安娜。”

    葉飛離道:“好像很關心你。”

    顧青山:“……”

    幾人坐的這么近,通訊器這樣的工具,怎么可能瞞過三人的耳朵。

    別說葉飛離和張英豪,就連廖行開始修行之后,也變得耳聰目明,能捕捉到擴音器里的聲音。

    “是蘇雪兒。”顧青山道。

    “蘇雪兒,九府之一的蘇府新任府主。”張英豪道。

    “哦。”其他兩人發出一致的聲音。

    他們互相擠擠眼。

    得益于張英豪的大嘴巴,兩人都知道顧青山做的第一套機動戰甲,給了一個女孩。

    那可是傳說中的人物,一直是只聽其聲,未見其人。

    “她要來這里找我,說有急事。”

    顧青山說著,神色間卻有些擔憂。

    ——地獄正在緩慢的降臨,這個時候,蘇雪兒匆匆忙忙來找他,會是什么情況?

    難道發生了什么事?

    其他三人望著顧青山,看出他的憂慮。

    ——顧青山很少露出這樣的表情。

    興許事情不一般。

    想到此處,他們立刻就端正了態度。

    廖行首先道:“要不要我開通全球遷躍網點,讓她快些來?”

    “不,她從北極來,那附近沒有遷躍點,況且她用熾天使飛行,很快就能到。”顧青山道。

    葉飛離舔了舔嘴唇道:“如果需要打架什么的,算上我一個。”

    張英豪沉聲道:“先看看是什么事吧,根據情況我們再進行籌謀。”

    顧青山點點頭,心中感到微微暖意。

    這時,他的個人光腦突然亮了起來。

    顧青山看了一眼,不假思索的道:“接通。”

    一道光幕打開。

    火紅長發,白皙皮膚,美麗的雙眼。

    安娜手中拿著一瓶酒,喝的滿臉通紅,迷醉著眼朝光幕這邊望來。

    她在這個時候,接通了顧青山的光腦,進行視頻通話。

    “這個時間連接我,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顧青山問道。

    安娜卻明顯被這邊的情形嚇了一跳。

    “大半夜的,你們四個在喝酒?”她看看幾人,說道。

    廖行哼了一聲,道:“大半夜的,你還不是在喝酒。”

    安娜懶得理他,直接朝顧青山道:“現在有一個抉擇,這個抉擇對我很重要,我想問問你的意見。”

    “恩,你說,我聽一下。”顧青山認真起來。

    “我的家族,傳承的是一個很奇怪的黑色盒子,據說當初死神信物就是從盒子里取出來的。”安娜道。

    顧青山點點頭。

    安娜道:“可是這個盒子,只有我們家族的初代家主曾打開過,我在猶豫自己要不要嘗試一下。”

    顧青山問道:“嘗試的話,會付出代價吧?”

    這是梅迪契家族失落的傳承,上一輩子,隨著安娜的身死徹底失去線索。

    沒有人知道那是什么。

    “是的,要付出代價。”

    “代價嚴重嗎?”

    安娜正要回答,卻突然閉上口。

    因為顧青山這邊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這么晚,還有人來?”安娜奇道。

    廖行、葉飛離、張英豪頓時露出微妙的表情。

    廖行低聲喃喃道:“比起地獄,我覺得他現在才是處于地獄邊緣。”

    不待有人去開門,門直接被轟開。

    狂風中,一個明眸鋯齒的美麗女孩飄飛而至。

    “對不起,來不及了,我的時間馬上就要完了。”女孩大聲抱歉道。

    正是蘇雪兒。

    北極圈到山間別墅太遠,她又在守護者那里耽擱了些時間,所以現在只剩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她必須要做到那件事!

    “雪兒,什么情況?”顧青山沉聲問著。

    他一抬手。

    地劍和潮音劍一左一右,靜靜懸浮在空中。

    顧青山從未見過蘇雪兒這樣慌張的模樣。

    “時間馬上就要完了。“

    這是什么意思!

    而且蘇雪兒跟以前有些不同。

    她的滿頭青絲化作了銀色長發!

    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顧青山不由緊張起來。

    其他幾人一見顧青山竟然連兵器都動了,心中頓時一片凜然。

    廖行打開個人光腦,飛快的在上面點擊,口中念叨著“遷躍炸彈”。

    葉飛離身周猩紅血光沸涌,一雙猙獰骨刺冒出來。

    他警惕的注視著門口。

    張英豪坐著沒動。

    不知何時,他雙手各握住一柄寒光凌冽的匕首。

    蘇雪兒本就冰雪聰明,看看幾人的反應,馬上明白過來。

    她一邊大聲說著“沒事”,一邊沖至顧青山面前。

    “我、我有、一樣東西,必須給你。”蘇雪兒喘著氣道。

    她看了一眼顧青山身邊的兩柄劍,從懷里取出那張血色卷軸。

    ——那張來自于血袍魔主的強大卷軸。

    “神的放空時刻。”

    她將卷軸塞到顧青山手中,抬頭迎上顧青山的眼睛。

    “這是我現在最寶貴的東西,希望它能代替我陪在你身邊,當你有危險的時候,它會幫你。”

    說完這一段話,蘇雪兒長長出了口氣。

    違背自己的心意,跟系統進行綁定,又穿越兩個世界,在半小時內從北極全力飛行,回到聯邦,她只為送這一張血色卷軸。

    現在,卷軸已經送到顧青山手中。

    自己所能做的,只有這么多。

    接下來,自己要選擇自己的道路,然后變強。

    只有自己變得無比強大,才可以讓命運中的那一幕結局不再出現。

    蘇雪兒看了一眼系統界面。

    剩下十秒鐘。

    還來得及打擊重要對手!

    她鼓足勇氣,輕輕的抱了一下顧青山。

    扭過頭,蘇雪兒看著光幕中目瞪口呆的安娜,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她輕聲說道:“什么嘛,原來你已經不在他這里了。”

    她笑的格外暢快。

    甚至比戰勝伊莎之時,還要暢快的多。

    “有什么了不起!”安娜恨恨的大聲道。

    此時此刻,其他幾人屏住呼吸,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幕。

    葉飛離張著一雙翅膀,原本準備戰斗的,但此刻連動都不敢動一下,生怕打擾到這精彩時刻。

    廖行一雙眼瞇起來,在兩女之間來回比較。

    張英豪略略放松下來。

    他用腳踢了一下地板某處暗格,似乎解除了什么。

    安娜氣憤的關閉了光腦視頻。

    最后一道聲音從擴音器傳出來,卻是酒瓶摔碎的聲音。

    顧青山手中拿著一張血色卷軸,懷中是溫香軟玉。

    他嘴唇動了動,準備問清楚情況。

    突然一道光幕閃過。

    蘇雪兒消失不見。

    顧青山的話都還沒說出來,懷里的人卻消失了。

    他整個人傻在原地。

    其他幾人也傻了。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德甲拜仁视频 辽宁11选5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 体育彩票6+1中奖规则 一码大公开免费送73期 打海南麻将必胜绝技 江苏十一选五任八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北京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广西体彩11选5官网 浙江快彩12选5开奖果 河源百搭麻将技巧 今天股票行情涨跌 浙江麻将规则介绍教程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十八选七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