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刀劍雙絕
    只見那名長須修士從玉簡中飄落地上。

    他的目光掃過晴柔、婉兒,最后停留在顧青山身上。

    顧青山目光與他對上。

    對方是劍修。

    兩人心中同時一動。

    這是一名冥冥中的靈覺,雖然隔著生與死,真正的劍修互相看一眼,就會明白彼此的身份。

    長須修士點點頭,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顧青山心中也升起了一絲好奇。

    “不知閣下尊姓大名?”顧青山抱拳問道。

    “千山夜。”長須修士道。

    這個名字好熟悉,似乎在哪里聽過……

    顧青山慢慢回想,猛然間記起這個名字的來歷。

    這是廣陽門歷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

    就算是在這個世界之中,千山夜這個名字也代表著一種傳奇。

    刀劍雙絕,千山夜。

    千年之前,界魔還沒出現在這個世界。

    那時候,這個世界的日月星辰,乃至大地萬物都還存在。

    修行界各種天才人物,秘法寶貝,層出不窮。

    在一次所有門派都參與的比試中,廣陽門千山夜,憑借手中一刀一劍,笑傲全場,無一人能敵得過他。

    在那個時代,廣陽門因為千山夜的存在,傲立于所有門派之頂。

    那是廣陽門歷史上最輝煌的歲月。

    “你是本門第九代掌門人,千山夜?”顧青山忍不住問道。

    千山夜看他一眼,道:“正是本座。”

    “在下齊焰,這一代斬威堂堂主,在此拜見千掌門——可是千掌門你怎么會在這里?”

    顧青山行了禮,疑惑的道。

    千山夜不自覺的輕輕搖頭,似是不堪回首往事。

    他最終還是嘆息著說:“一千五百年前,王紅刀拜我為師,跟著我修行了三百年的時間。”

    王紅刀!

    顧青山立刻認真起來。

    是了,千山夜是王紅刀的師尊。

    但千山夜的魂魄,卻藏在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卻聽千山夜繼續道:“在一次比試中,我不慎殺了一位朋友,自己也受了重傷。”

    “當時我為此深深自責,心緒紛亂,王紅刀做為我最看重的弟子,卻趁著照顧我養傷,突然偷襲了我。”

    “我死的不甘心,于是憑借秘法,寄托于此劍訣玉簡。”

    顧青山疑惑道:“做你的徒弟不知道有多威風,王紅刀為什么要趁你養傷之時偷襲你?”

    “因為我只傳了他刀術,沒有傳他劍術。”千山夜道。

    “我想起來了,”晴柔悄悄捏了捏顧青山的手,輕聲說道:“當年千掌門被稱作刀劍雙絕,天下第一修士。”

    “世間的宗門修士,只要能學得千掌門一兩招刀術,天下大可去得。”

    “若是誰能學到千掌門的劍術,那更不得了,鐵定又是一位天下無雙的大修士。”

    “千掌門在一次與同階修士切磋之后,消失于世界上,從此再也沒有出現。”

    “修行界一致認為,千掌門失手殺了朋友,心中慚愧,所以動身前往虛空亂流,去探尋其他世界了。”

    顧青山心思飛轉,接過話道:“因為沒有傳王紅刀劍術,他便忿恨在心,想趁機殺了你,并奪走你的劍訣秘法,是這樣嗎?”

    千山夜點點頭,目中流露出深深悔意。

    “其實以他的心性,刀術也不該傳授給他。”千山夜說道。

    “他的心性?為什么不該傳授刀術?”顧青山問道。

    現在是了解王紅刀的好機會。

    這個廣陽門的太上長老,當年居然殺掉了自己的師父。

    弄清楚這件事,將會有利于自己了解王紅刀的性格和行事風格。

    對敵人了解的多一些,沒有壞處。

    千山夜道:“刀之一道,唯壯烈矣。”

    顧青山點點頭。

    自己曾遇到過的刀客之中,寧月嬋也曾說過類似的話。

    “刀以殉道,一往而無前。”

    ——寧月嬋是用刀的行家,她的心思純凈,刀意也很真,進步起來非常的快。

    顧青山其實很喜歡跟刀客們打交道。

    因為用刀的人,多是豪情真誠之輩,黑白分明,快意恩仇。

    這樣的人簡單、純粹,做朋友是沒得說的。

    當然,并不是用刀的修士,就夠資格被稱作刀客。

    也不是手上拿了把劍,就可以算作是劍修。

    千山夜喟嘆道:“王紅刀心思太密,貪生怕死,并不適合用刀,我也是念在他是我的大弟子,跟了我幾百年,一直對我忠心耿耿,這才留他在身邊——誰知我卻因此鑄下大錯。”

    顧青山嘆道:“閣下乃是天資縱橫之輩,我相信以閣下的眼光,看人并不會輕易出錯。”

    “一個人偽裝一年,兩年,乃是數十年,都已經是很難的事,但王紅刀跟著我,殷勤而忠心,持事公平,待人誠懇,毫無掌門大弟子的架子,三百年間亦未有過任何瑕疵。”千山夜道。

    婉兒和晴柔對望一眼,心中不禁有些發寒。

    一個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偽裝了整整三百年。

    三百年間,他的言行舉止從未引人懷疑。

    究竟何等的心性,何等的人物,才能做出這樣的事。

    “千掌門,要不我們帶著你出去,昭告天下?”婉兒忍不住說道。

    “沒有任何意義。”千山夜搖頭道。

    “是的,王紅刀依然是整個宗門最強的修士,就算有人知道真相,只會更害怕他。”晴柔道。

    “再說,這個世界已經要完了,人人自危,哪有閑心管別人的事。”顧青山也嘆道。

    他抱拳道:“千掌門,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感受到了你身上的劍意,并且你沒有學過任何廣陽門術法,我說的可對?”

    “是。”顧青山承認道。

    “王紅刀不會劍術,擅長刀法和尸行詭術,所以,他不會有你這樣專精劍術的徒弟。”

    “是的,我并不是他的徒弟。”

    “這里是王紅刀的地盤,就連這一代的掌門,都不能進入此地。”

    “而你如此年輕,卻能進入這里,分明是因為外界發生了我不知道的變故。”

    “正是如此。”顧青山承認道。

    “那么,我想跟你做一個交易。”

    千山夜說著,面上露出決然之色。

    “請說。”

    “我所在的這枚玉簡,寫著一門威力巨大的劍訣,王紅刀當年還在練刀之時,就一直想學,我卻覺得他不適合學劍,甚至傳授他刀術也是因為念他忠誠。”

    “所以你從未傳他劍術。”

    “是的,刀術也沒完全傳授給他。”

    “然后呢?”

    “我被他暗害之時,情知自己必死,發動禁制毀掉了所有的刀劍秘法玉簡。”

    千山夜指著山女手中玉簡,道:“我只留下了這一枚劍訣玉簡,作為陷阱。”

    “陷阱?”

    “是的,我的靈魂附身于這枚玉簡,誰若伸手觸碰這玉簡,我必然進行奪舍。”

    顧青山暗道一聲果然如此。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东北麻将电脑版下载 辽宁快乐12遗漏查 广东十一选五 股市下周行情预测 至尊棋牌怎么下载安 河北十一选五和值尾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 琼崖麻将微信群 王者捕鱼游戏卖道具的 腾讯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14场足球比分直播 孝感卡五星微信2元的群 六肖期期中特公开资料 熊猫棋牌官网下载手机版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规律 体育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