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察覺
    密室。

    顧青山雙手各握一枚陣法玉簡,計算著魂力的消耗。

    現在他在法陣上的造詣,已經達到這個世界的中等水平。

    過了一會兒。

    顧青山放下玉簡,面色漸漸變得沉重。

    修習法陣所需要的魂力,實在是太多了。

    要想達到這個世界一般的上游水準,還需耗費大量的魂力。

    齊焰的布陣水平,在這個世界中就處于上游水準。

    可是,破解齊焰設置的兩界穿梭陣盤,至少要在法陣一道上勝過齊焰。

    那就需要更多的魂力。

    顧青山看了眼自己的魂力值。

    為兩女解除縛靈鎖,又花費掉100點魂力。

    還剩下1003點魂力。

    這一千多點魂力,最多只夠讓自己達到和齊焰差不多的水準。

    這樣的話,根本無法破解陣盤。

    退一步講,就算不為兩女解除束縛,魂力也不夠。

    還有別的辦法嗎?

    顧青山沉思起來。

    對了,解除束縛……

    如果幫葉映眉和趙五錘解除身上的禁制,他們不就可以一起出手了?

    晴柔、婉兒、葉映眉、趙五錘。

    兩名千劫境修士,兩名太虛境修士,一共四人。

    四人一起出手,對上重傷的王紅刀,應該還是有希望的。

    葉映眉必定是恨王紅刀的,這一點根據她的表現,再綜合多方面情報來判斷,應該沒有問題。

    趙五錘……

    三名堂主之中,他的修為最高。

    他是太虛境武道修士,戰斗力驚人。

    但若趙五錘真的不想與齊焰聯手,當場就可以直接出手。

    但是他沒有。

    這樣一看,他的立場也很鮮明。

    解除兩位太虛境修士身上的禁制,確實可行!

    顧青山立刻走到禁制那一排玉簡面前,開始尋找目標。

    “公子,你在找什么玉簡?”晴柔問道。

    她牽著婉兒走回來,臉上還有未拭的淚痕。

    兩女的神情,已經與之前完全不同。

    她們就像重新煥發了生機,整個人氣質都為之改變。

    顧青山就說了自己的目標。

    “我們來替公子找,這樣快一些。”婉兒道。

    兩女說著,偷瞧他一眼,便開始尋找相應的玉簡。

    不一會兒,晴柔找到了其中一枚。

    卻是趙五錘身上的禁制玉簡。

    “還有一枚,沒有看到。”山女道。

    “興許放在其他架子上了,我們再分頭去找。”晴柔道。

    三女便又分散開,去尋找那一枚禁制玉簡。

    顧青山卻托著手中的禁制玉簡,仔細觀看。

    這枚玉簡的外表被一層黑色符文包裹,散發出微弱的法陣波動。

    顧青山掃了幾眼,就看出玉簡上纏繞著特殊的禁法法陣。

    這枚玉簡被封印著,不允許任何人神念探入其中。

    一旦神念觸動玉簡,玉簡立刻就會毀掉。

    顧青山不死心,望向戰神操作界面。

    卻見界面上,兩行螢火小字不斷浮現。

    “噬命回生蠱。”

    “該秘法被禁制封印,一旦有修士試圖以神念讀取該秘法,玉簡便會立刻損壞。”

    顧青山看完,暗道一聲果然如此。

    這玉簡無法修習——

    等等!

    顧青山猛的回過神來,問道:“系統,你說修士無法以神念讀取該遇見,可是你呢?你能對玉簡進行讀取嗎?”

    系統回應道:“本系統可以接受該委托,但系統要收取手續費50魂力,勞務費100魂力,營養費50魂力。”

    “為什么還有營養費?”顧青山奇道。

    “透過這種嚴密的禁制去探尋秘法,是一件驚心動魄的事,系統需要魂力補充營養,以集中精神應對該任務。”

    “……好吧。”顧青山喃喃道。

    “你確定要支付200魂力,以探尋該秘法嗎?”系統問道。

    顧青山猶豫了下。

    卻聽身后傳來三女的聲音:“公子,沒有找到另一種禁法玉簡。”

    “好,知道了。”顧青山點頭應了一聲。

    這樣看來,葉映眉的禁法,自己沒辦法解除。

    要不要解除趙五錘身上的禁法?

    顧青山思索片刻。

    算了,還是幫他解除吧。

    趙五錘是太虛境武道修士,戰力兇悍。

    他加入戰斗的話,會起到不小的作用。

    一念之間,顧青山做出了抉擇。

    “我支付200魂力,系統,你幫我讀取該秘法吧。”顧青山道。

    系統迅速發出回應:“魂力已收到。”

    “開始讀取該玉簡上的秘法。”

    “該秘法為:噬命回生蠱。”

    “噬命回生蠱:通過修習該秘法,你將學會在自己和對方身上同時布置噬命蠱蟲。”

    “一旦對方中了此蠱,性命便會與你相連,他的生命本源將會漸漸成為你生命的養分。”

    “你們彼此性命相連,當你身死之時,對方也會一同死去,但若對方死掉,卻不會對你造成影響。”

    “修習并領悟此法,需要花費魂力500點。”

    “請問你是否要領悟此法?”

    顧青山看完戰神界面上的文字,整個人怔住。

    他只覺自己的一顆心逐漸滑落深淵。

    “原來如此……”

    顧青山苦澀的喃喃道。

    太上長老王紅刀,是個生性殘忍而多疑的人。

    按照他的性格,他必定會把噬命回生蠱之中,最重要的那一條告訴趙五錘。

    “你們彼此性命相連,當你身死之時,對方也會一同死去。”

    王紅刀死,趙五錘必須跟著一起死。

    只要趙五錘不想死,就根本無法反抗王紅刀的控制。

    可趙五錘為什么要與葉映眉合謀,甚至煉制法寶,想著去對付王紅刀?

    為什么齊焰說出新世界的事,表示要對付王紅刀,而趙五錘卻一副支持的模樣?

    顧青山放下玉簡,飛快思索。

    仔細回想當時的情景,顧青山漸漸明白過來。

    兩位堂主之中,其實真正想復仇的,是葉映眉。

    趙五錘從頭到尾,一直在套自己的話。

    換句話說,趙五錘一直在演戲。

    趙五錘不會當著葉映眉的面,反對齊焰的意見。

    因為齊焰給出了新世界作為生路,又主動要殺王紅刀,這完全對了葉映眉的胃口。

    而這些年,葉映眉也與趙五錘同樣做著殺王紅刀的準備。

    如果趙五錘反對齊焰,就會暴露他自己。

    葉映眉不是笨蛋,當場就會明白,其實這些年趙五錘一直在騙她。

    假若只是前往新世界,趙五錘恐怕是愿意的。

    但是殺王紅刀……

    趙五錘的命跟王紅刀連在一起。

    就算是被迫的,他也不會愿意王紅刀死。

    那樣的話,他趙五錘也會完蛋。

    所以當齊焰發誓殺王紅刀,趙五錘就已經站在了王紅刀那一邊。

    趙五錘一定會把所有的事告訴王紅刀。

    等王紅刀回來,很快就會處理齊焰。

    至于趙五錘這些年一直在聯合葉映眉,這恐怕也是王紅刀的授意。

    看著這個女人苦苦掙扎而又逃不出手掌心,這大概是王紅刀的樂趣所在。

    想通了這一系列的事情,顧青山不禁沉重的嘆口氣。

    “公子,怎么了?”山女走上來,關心的道。

    “有什么事,不妨說出來,我跟婉兒修為已經恢復,多少也幫得上忙。”晴柔也道。

    “正是如此。”婉兒道。

    顧青山望向她們。

    三女一起點頭。

    顧青山苦笑搖頭道:“我本以為自己做的不錯,現在看來,還有更出色的角色。”

    “什么意思?”晴柔問道。

    “王紅刀大概隨時可以知道宗門的任何消息。”顧青山道。

    三女頓時緊張起來。

    “怎會如此,誰能做到這一步?”晴柔不解的問道。

    顧青山嘆口氣。

    “有一個影帝級的人物,我呢,險些被他擺了一道。”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幸运赛车 股票配资风险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青海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喜迎捕鱼游戏中心下载 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 广东十一选五 黑龙江体彩11选5官网 华夏网赚论坛原创项目 黑桃棋牌2020官方网站 德国赛车pk拾正规的吗 百搭麻将的打法 甘肃11选5任二三码中奖 20选5开奖结果i 追光娱乐2018版本 北京pk10专家实时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