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出發
    煉獄之火消散而去。

    所有的鬼物、尸體、煉獄里怪物的虛影也隨之消失不見。

    整個城市變成了一座死寂之城。

    顧青山嘆了口氣,站在原地靜靜思索。

    煉獄自詡為調停人,實際上已經倒向了魔王的秩序。

    九億層世界,不知道還有多少傳奇性的世界,正站在十字路口,選擇自己的方向。

    適才那人說,自己不代表秩序,完全沒必要和魔王的秩序對抗。

    難道煉獄的背后,還有著其他什么秘密?

    “我腿上有傷,還蹲了這么久,真難受!”

    一道抱怨的聲音遠遠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索。

    顧青山回頭。

    在他背后不遠處,那名老者從珊瑚建筑里走了出來。

    看上去,他的腿似乎有點麻,走路有些蹣跚。

    “你的傷好了很多,但還需要繼續吃點丹藥,才會完全康復。”

    顧青山掃視著老者,判斷道。

    他伸手就從儲物袋取了幾顆丹藥。

    “可是這種治療的法子太讓人難受了,如果你手上還是類似的丹丸”老者喘著氣道。

    “你不吃了?”顧青山問道。

    “請再給我來一顆。”

    “……你說話能不喘么?”

    “沒辦法,現在是滅亡的危急時刻,我得趕緊痊愈,才能上戰場。”

    “人都死的差不多了,還有戰場?”

    “當然,年輕人,我們得趕緊出發了。”老者大聲道。

    “去哪里?”

    “去海潮城,現在只有那里還有活人,也只有那里能抵御這些怪物的入侵!”

    “也好,請稍等,我得先去喊上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等等,你還有人手?”

    “一個朋友。”

    老者有些失望,又感興趣的問道:“也像你這么強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有辦法讓很多人心甘情愿的替她做事。”

    “這么強的術法?”老者驚訝道。

    “對,那是一種人人都不會抗拒的術法。”

    “很好,我們先去帶上你的朋友,然后一起把整個城市再搜一遍興許還有其他幸存者也說不定。”

    “搜索幸存者?這件事,我跟你一起去就可以了。”

    “為什么不帶你的朋友一起呢?難道他在做其它重要的事?”

    “是的,她有很重要的事情。”

    ……

    憑借顧青山的神念,搜索進行的迅速而高效。

    數十分鐘后。

    大路邊,一道湛藍的光芒沖天而起。

    在夜色中,這樣絢麗明亮的光芒就像信號彈一樣,非常吸引人注意。

    但是顧青山和老者等了許久,依然沒有任何人前來。

    “看來是都死了。”老者悲切的道。

    他將手一握。

    所有的光隨之收斂。

    那個爆發出光芒的徽章變得黯淡。

    “老礁,像你這樣能化身上古物種的人,一共還有多少?”顧青山問道。

    名為老礁的上古遺民,神色間十分黯然。

    “我也不知道還剩多少,反正我們這座城只剩下了我一個。”

    “其他城市呢?”

    “城市與城市之間早就失去了聯系,我也不知道具體還有多少神種。”

    “戰爭如此激烈?不是有眾神的屏障在嗎?”

    “假若我們不出去迎戰,入魔者們就會在世界之殼的外面舉行一種召喚儀式,他們會喚出源源不斷的熵鬼入侵我們的世界。”

    老礁嘆息道:“我們對熵鬼根本沒有辦法。”

    “所以你們為了破壞他們的召喚儀式,不得不出去迎戰?”

    “是的,我們出去迎戰過幾次,但敵人根本殺不完,只要我們一出現,立刻就會被潮水一樣的入魔者淹沒,雖然偶爾能破壞召喚儀式,但我們的人最終只有死亡一途。”

    顧青山陷入沉默。

    外面有兩億多入魔者。

    就算是自己出去,對上這個絕對的數字,也唯有黯然收場。

    “為什么海潮城還能撐住?”他又問道。

    “海潮城是神選定的供奉之城,有一個強大的外來者在那里幫助我們,當然,這遠遠不夠,具體情況我們得去看看。”

    “外來者?”

    顧青山意識到某件事。

    “是的,她會一種特別的術法,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熵鬼,因為她的這種術法,整個世界還活著的人都去了海潮城。”

    “那個外來者是不是叫寒夜之霜寒夜之霜伊利婭?”

    “咦?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老礁驚奇的道。

    “我也在找她。”

    顧青山心下定了定。

    難怪在外冰層世界,自己怎么都找不到這個人。

    就連鬧出那么大的動靜,她都沒有現身。

    原來寒夜之霜伊利婭早就進入了世界內部。

    顧青山心中平添了一份信心。

    寒夜之霜伊利婭,是與晨曦之光翠絲特齊名的強者,是荊棘王國的對外戰爭總指揮。

    她發誓要守護蘿拉。

    這就是妥妥的自己人了。

    必須馬上帶蘿拉去她那里!

    “我們走,去叫醒我的同伴,然后馬上出發。”顧青山當機立斷道。

    “等等,叫醒?”老礁怪叫道,“你不是說你的同伴在做很重要的事嗎?”

    “當然,你可能不知道夢境的可怕,其實有些種族的術法,必須通過夢境才能發動。”

    “是嗎?”老礁半信半疑道。

    “正是如此。”顧青山正色道。

    “……是老夫孤陋寡聞了,我們走。”

    兩人聯袂而去。

    很快,他們就趕到了蘿拉落腳的地方。

    打開了近百重法陣,顧青山帶著老礁走進其中。

    “公子,你回來了。”山女站起來道。

    “是的,她怎么樣?”

    “睡的很好。”

    顧青山走到床前,凝望蘿拉。

    小姑娘睡的很沉。

    可能是最近幾天累狠了,她的鼻息很重,有一點輕微的鼾聲。

    顧青山伸出手,猶豫著又縮了回去。

    “再等片刻,我們準備出發。”他說道。

    山女點點頭,化作長劍,隱沒在虛空中。

    老礁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

    這個發出女子聲音的人,與自己身邊的劍客居然長的一模一樣。

    但緊接著,這個人先變成女子,又變成長劍,然后消失不見!

    若非親眼所見,老礁絕不相信會有這樣荒誕的事情。

    可是事實就在眼前。

    他忍不住暗暗感嘆,原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轉念一想,剛才劍客所說的有人能在夢境中戰斗,也就不算很離奇了。

    “你的朋友仍舊在夢境中戰斗?”老礁敬佩的道。

    “啊,大概是。”顧青山道。

    他看看蘿拉。

    蘿拉睡的太好了,他有點不忍心喊醒她。

    “真了不起,但我們恐怕得快一點趕路。”老礁道。

    “為什么?”

    “海潮城的防御森嚴,我們必須先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存在,他們才有辦法放我們進去。”

    他繼續道:“時間很緊,等到大決戰一旦開始,他們就沒有辦法放我們進去了。”

    “你能聯系上他們?”

    “能。”

    “那我們出發吧。”

    顧青山嘆息一聲。

    他終于伸出手,在蘿拉的額頭上輕輕撫摸了一下。

    充沛的靈力落入蘿拉的身體。

    蘿拉漸漸醒了。

    “怎么了,顧青山?”蘿拉從床上坐起來,緊張的道。

    她的目光落在老礁身上。

    “一個好消息,已經找到伊利婭了,哦對了,這位是老礁,本地人,我請的向導,他會帶我們去。”顧青山道。

    “找到伊利婭了?真的?”蘿拉揉揉眼睛,不能置信的問道。

    顧青山點點頭。

    “太好了!”蘿拉興奮的跳起來。

    三人迅速收拾行裝,準備出發。

    臨走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問題。

    黑馬只能坐兩人。

    “要不還是飛行算了,會快一些。”顧青山道。

    “不行,我才不飛呢,剛才我還夢見從高空掉落。”蘿拉反對道。

    “那”

    蘿拉道:“交給我,不就是三人出行么,我有辦法。”

    蘿拉想了想,從自己的小挎包摸出一個龜殼,遞給老礁。

    “謝謝,它會變出一個偉大的上古龜神種,供我乘騎嗎?”老礁興奮的問道。

    “沒那么復雜,它的出行用法很簡單而且在危險的時候,你甚至可以用它來避難。”蘿拉道。

    于是三人立刻出發。

    “我們去哪里?海潮城?”顧青山問道。

    “不,我們先要聯系上他們。”老礁道。

    “聯絡地點在城外?”

    “是的,低語之樹只能在森林里生長。”

    “……真是奇怪的聯絡方式,走吧。”

    黑馬邁開四蹄,鉚足全力朝著城市之外的荒野奔行而去。

    它的速度像閃電一樣迅速。

    顧青山帶著蘿拉,坐在黑馬背上。

    在黑馬的身上,一根長長的繩子延伸出去,拖著一個龜殼。

    老礁站在龜殼上,雙手緊緊抓住繩子,大聲指揮道:“下一個路口,記得走左邊那條路!”

    “明白。”黑馬應道。

    他們朝著一片廣袤的森林馳騁而去。

    Ps:書友們,我是煙火成城,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股票融资债券融资 广东南粤风彩好彩一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11选5助手最新版 大唐河北麻将代理 王中王精选二肖资料 哈灵上海敲麻麻将下载 股票炒短线的选股方 遇乐棋牌游戏大厅ios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号码统计 江苏省七位数 八闽福建麻将安卓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qq游戏有天津麻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