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大時代的第一天
    光形人畢竟只是法則的構成,只會按照規則行事。

    它最終還是什么也沒說,直接從顧青山面前消失了。

    顧青山靜靜思索剛才發生的事。

    ——神靈已經在兩億層世界中,設置了“不準言說法則秘密”的詛咒。

    他們會不會還設置了其他的詛咒?

    背信這種事說大不大,屬于一般性教會事務,由教會的高層進行處理,神靈很少親自插手。

    顧青山索性就現場嘗試了一下。

    結果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想來也是,若不是真的到了必死的那一刻,神靈又怎會將成神的秘密告訴眾生?

    這樣的關鍵時刻,他們能鼓動兩億層世界的所有眾生,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哪有時間管教會的事。

    那么,自己現在該如何做呢?

    顧青山心思一轉。

    世界已經毀滅了九十億層,面對這樣的局面,神靈也只會逃跑和死亡。

    這就證明看一件事:成神雖然能變強,但在末日面前,一點用都沒有。

    況且這里面有沒有陷阱,還得兩說。

    顧青山才不會一腳踩進去。

    他望向四周。

    越來越多的光形人憑空消失。

    那些霸占虛空亂流的怪物們,漸漸開始行動了起來。

    按照光形人所說,這附近的怪物不算強。

    在更深遠的虛空中,有著比半神還強的怪物!

    可是就連眼前這些怪物,也絕非顧青山能夠戰勝的。

    恐怕再有幾息,就會有怪物不嫌棄顧青山太小,將他抓去塞牙縫。

    沒有時間再呆了。

    顧青山嘆息一聲,隨手拈住一塊飛過身前的小小碎石塊。

    ——虛空亂流之中,無意義的東西太多了,不僅是碎石,什么樣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

    顧青山握著碎石,發動了眾生同調奧秘。

    他整個人憑空消失。

    那塊碎石落下來,再次被虛空之風裹住,朝著未知的方向飛墜而去。

    虛空亂流中,那些強大的怪物們對于這樣一塊指甲蓋大小的碎石根本不會在乎。

    它們選定了自己所要去的神殿,紛紛動身趕路。

    與此同時,在虛空亂流之中出現的各種飛行載具也越來越多。

    寬廣而望不到邊際的虛空,漸漸變得熱鬧起來。

    幾乎所有人都加入了征程,朝著各個神殿的方向趕去。

    這是朝圣大時代開啟的第一天!

    沒有怪物再盤踞于原地,它們往往一邊趕路,一邊就近捕食以補充體力。

    有些強大的怪物在虛空亂流之中瘋狂的亂竄,把一些隱形的飛行載具撞出來,然后開始吞吃。

    但這往往并不是一帆風順。

    那些飛行載具上經常會冒出來許多人,全力對抗怪物。

    有時候怪物會被打傷,落荒而逃。

    有時候,飛行載具上的各族生靈抵擋不住怪物的攻擊,便會被怪物全部吃掉。

    甚至有的飛行載具為了逃命,會把其他的隱形飛船也撞出來。

    這樣一來,那些飛船就不得不同樣面對虛空怪物的攻擊。

    它們必須加入反擊。

    在虛空亂流的各個航行線路上,一場場戰斗迅速爆發。

    戰斗,出現的越來越頻繁。

    怪物的嘶吼,

    術法的轟鳴,

    生靈的慘叫和咆哮,

    從今天起,虛空亂流徹底告別了昔日的安靜,變得越來越熱鬧。

    ——因為所有生靈都在瘋狂趕路。

    誰都想趕緊點燃自己的神性之樹,快一點踏上通往半神的道路。

    偉大的朝圣時代已經來臨!

    顧青山伏在小小的碎石上,親眼見證了這一切。

    他化為一只小小的火融蟻,緊緊抓住碎石的邊角,貼在石頭表面。

    火融蟻是一種非常小的螞蟻,喜歡吞噬沙礫。

    這個物種是顧青山在懸空世界獲得的標本之一。

    在對戰羅剎之前,他曾收集了整個廣陽門浮空島上所有生物的毛發和標本,也曾在戰斗中變作這樣的螞蟻。

    這只小小的螞蟻乘著碎石頭,安然無恙的穿過了一個又一個戰場,在虛空亂流之中穿梭不停。

    飛行了一段時間之后,火融蟻縱身一躍,跳上了一塊破布。

    ——石頭的飛墜速度太快,并且根本沒有辦法控制。

    相比起來,破布的速度要緩慢得多。

    火融蟻死死抓住破布,抬起頭望向四周。

    它認真觀察著附近的情況,也在飛快的思索自身的處境。

    某一刻,火融蟻忽然挑動了下觸須。

    它看見不遠處,一座破碎的飛行載具靜靜漂浮在那里。

    戰斗似乎已經結束。

    看這飛行載具的模樣,最后是怪物獲得了勝利,并吃掉了上面的所有生靈。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艘飛行載具將會一直漂流在虛空亂流之中。

    可是在火融蟻的視線中,這個殘破的飛行載具正慢慢的消失。

    沒多久,整個飛行載具就從虛空亂流中不見了。

    火融蟻看著這一幕,漸漸陷入沉默。

    破布裹著它,順著虛空之風,繼續朝前飛行了一段漫長的距離。

    某一刻,前方又出現了一艘飛船的殘骸。

    這是一艘科技側宇宙飛船。

    從船身裂開的程度,以及堅硬外殼上那個巨大的破洞,就可以看出這艘船遭遇了怎樣的襲擊。

    ——那一定是個可怕的家伙。

    現在,整個飛船已經報廢,飛船上所有的生靈都不見了,唯有一些殘留的斷肢和血跡,訴說著戰斗的慘烈程度。

    破布與飛船殘骸很快靠近。

    在雙方擦肩而過之時,火融蟻突然從破布上滑落下來。

    它化作一只云雀,駕馭著風,以最快速度鉆進飛船殘骸之中。

    云雀順著破洞飛進船艙,立刻滾落地上,再次化作火融蟻,鉆進了某個管道之中。

    火融蟻沿著管道一直向下,來到滿是機械構造的飛船深處。

    它悄然爬進某個金屬器物的底端,然后化作一枚蟻卵,就不動了。

    ——這是顧青山所收集的標本中,最不起眼、最微小的一種存在。

    時間飛快流逝。

    飛船的殘骸繼續在虛空亂流之中漂浮。

    沒有怪物對飛船的殘骸感興趣。

    ——怪物們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學會分辨哪些飛行載具是被吃過的,哪些又是密封完好的。

    一個小時過去。

    兩個小時過去。

    五個小時之后,

    空無一人的飛船殘骸中,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稟報頭兒,我和老六已經進來。”

    “我們已經檢查完畢。”

    “按照我們的標準來看,整艘飛船的生命跡象處于最低程度,可能有一些蟲子之類的微小生物——這是任何飛船都難免的,但我可以保證,這艘飛船上沒有幸存者。”

    “是的,飛船火力系統被怪物徹底破壞了。”

    “飛船外殼無法修復。”

    “中央處理系統完好。”

    “航行日志完好。”

    “對,儲藏室也是完好的。”

    “頭兒,這飛船是科技側的,我們大概不會玩。”

    “把這個東西拖回去?好吧好吧,那我就召喚我的隱形蟲群,然后頭兒你得再派人來,把掛鉤弄好。”

    “——不過這次我下了這么大的功夫,這次分錢的時候,頭兒你可得向著我。”

    “恩,恩,那我就開工了。”

    說話聲停止。

    飛船再次陷入死寂。

    又過了一會兒。

    整個飛船殘骸突然動了。

    它漸漸的朝著某個方向移動起來——但它看上去并非自主移動,也聽不見任何引擎和動力系統工作產生的聲音。

    與此同時,整個飛船殘骸一下子就從虛空亂流中徹底消失。

    沒有人能看見它。

    也沒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

    而這個時候,那枚提前進入飛船的蟻卵,依舊藏在飛船深處的某個機械構造之中。

    它一動不動。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熊猫棋牌娱乐 单机二人麻将下载 快乐十分官方电话 足球手机即时比分网 吉林11选5彩票通软件 兴业理财平台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 好玩的棋牌app 黑龙江十一选五爱彩乐 外星大袭击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今日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6 1开奖查询官网 22选5大星走势图一 江苏11选5*查询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