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得未曾有
    顧青山想了一會兒,道:“你能同時救活這三百多人嗎?”

    “不行,我的能力并不是專門用來救治的,所以我做不到那一步。”少女道。

    顧青山眼前一亮,道:“也就是說,其實還是有辦法救他們的?”

    “對。”

    少女取出一本書,遞給顧青山道:“最快的方法,是成為神靈——根據歷史記載,生命之神雖然只是一個魔神,但在治愈上的造詣還是不錯的,假如你能夠掌握最高等級的生命神法,就可以一次性救活這些人。”

    顧青山看了看書本。

    上面赫然寫著:生命神法研究綜述。

    顧青山不由苦笑一聲。

    不久之前,為了探聽如何安全的穿梭虛空,自己暫時成為了生命神殿的信徒。

    從光形人那里得知答案之后,自己立刻就放棄了信徒的身份。

    ——早知道還要成神,自己干嘛那么快放棄信仰?

    現在好了,自己已經不是信徒,終身不可再入教。

    這可怎么辦?

    不只是云姬,陳王興許也活著。

    陳王之前還幫了自己和師尊的大忙。

    熊爺、機械臂,以及巴利的其他好友,恐怕有不少都還暫時活著。

    他們能跟巴利成為好友,都是很不錯的人,對待自己也是很關照。

    自己也很欣賞他們。

    可是自己已經斷絕了成神之路!

    顧青山捧著書本,一時有些黯然。

    “喂,方法我可已經給你了,你自己刻苦一點,早日成神就能救他們了。”少女道。

    正事說完,她又恢復了尋常神色。

    顧青山想了想,還是坦白道:“我大概不能成神。”

    他快速的把原因說了一遍。

    誰知少女只是靜靜的聽著,最后反倒松了一口氣。

    “你不成神啊,這太好了,假若你要成神的話,我就得趕緊跑路了。”少女慶幸道。

    “為什么?”顧青山詫異道。

    “我討厭神靈。”少女皺著鼻子道。

    “……好吧,那么請問一下,還有其他辦法能救這些人嗎?”顧青山鍥而不舍的問道。

    “可是你真的要救這些人嗎?你需要明白,以你的實力,必須付出非常大的努力,才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你是說我必須變得更強?”

    “比更強還要強得多,遠超九億層世界的大多數人,有的人一生都無法做到。”

    “這正是我要走的路。”

    少女默默聽著,不由望向顧青山,臉上露出猶豫之色。

    她似乎在做某種重要的考量。

    “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少女沉吟著說道,“你——討厭卡牌師嗎?”

    顧青山怔了怔。

    雖然覺得這個問題莫名其妙,他還是回答道:“不討厭。”

    “那么卡牌呢?你覺得卡牌是什么?”少女追問道。

    “一種很特別的存在方式。”

    “你討厭卡牌嗎?或者說,你覺得我這樣的存在,是不是很詭異?”

    “沒有啊,諸天萬界,說不清道不明的存在太多了,相比較而言,你算長得可愛的。”顧青山實話實說道。

    他想起了那些鬼王魔王。

    天魔長得妖冶而美麗,阿修羅也不錯,除了這兩種魔,其他的魔鬼根本就超出了人類的審美范圍。

    少女聽了他的回答,不自覺露出淺淺微笑,又很快繃住臉。

    她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你實在想救這些人的話,我知道另一個方法。”

    顧青山大喜道:“請告訴我那個方法。”

    “那個方法比較麻煩,而且你要用那個方法的話,我就會很辛苦了。”少女再次嘆氣道。

    “你會很辛苦?”顧青山奇道。

    “對,像你這種什么都不懂的菜鳥,一旦用了那個方法,我就得煞費苦心的照顧你。”少女有些苦惱的道。

    顧青山抱拳道:“還請教我用那個方法,我感激不盡,必有所報。”

    “你怎么感激我?”少女問道。

    “你提條件。”顧青山慨然道。

    “我剛醒過來沒多久,生活還沒有著落,從今往后,我的衣食住行都要你負責。”少女道。

    “這是小意思,沒問題!”

    顧青山拍著胸脯道。

    ——他好像忘了自己是個窮光蛋。

    少女聽了,臉上就露出滿意之色。

    “我也觀察了你一段時間,你這個人還算不錯,我就信你一次。”

    少女說著,鄭重的取出兩樣東西。

    一支筆。

    一桶灰色的油漆。

    她將油漆桶放在地上,握著筆,望著顧青山。

    “這是干嘛?”

    “別說話。”

    少女的神色變得認真。

    她來來回回打量顧青山半個多小時,才問道:“你是什么職業?”

    “廚子。”

    “戰斗職業。”

    “哦,劍修。”

    “拿出你的劍來。”

    顧青山依言取出潮音和六界神山劍,雙手各持一劍。

    “站好了,別動啊,千萬別動分毫,也不要張嘴說話。”少女叮囑道。

    “恩。”

    顧青山從鼻腔中發出一道回應,就老老實實站著不動。

    ——無怪乎他這樣相信對方,實在是對方的各種見識、引動神晶的手段,乃至那本生命神法研究綜述都是真的。

    而且這個少女所用過的那些卡牌,也有些過于強大了。

    之所以她會輸給自己,一是封印了智慧,二是根本就沒想全力出手。

    少女后退幾步,又打量了他一番。

    “不對,你還是漂浮起來,這樣畫面好看一些。”

    她拍手道。

    顧青山便輕輕躍起,離地半尺高,雙手持劍,靜靜懸浮空中。

    少女左右看看他,道:“高一點。”

    顧青山就飛高一點。

    “不對,低一點點。”

    “太低了,再略微高一點。”

    “——行了”

    少女終于露出滿意之色。

    她這才提起油漆桶,將筆放入其中蘸了蘸。

    少女開始在顧青山四周的虛空之中,畫出各種繁復的紋路和符文。

    她一邊畫,還一邊無聲的念頌著咒語。

    她的神情是如此小心翼翼,似乎生怕犯了一丁點的錯。

    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筆畫,她都要認真想一會兒,才會落筆。

    在這整個過程中,她口中的咒語聲一直都沒停過。

    時間流逝。

    黑夜即將過去。

    天光帶著些許灼熱的溫度,漸漸亮起。

    少女終于停筆。

    她把自己的作品認真看了一遍,終于滿意的點點頭。

    帶著深深的疲憊之意,少女沖顧青山道:“繼續保持不動——絕對不能動。”

    在她對面,顧青山整個人已經處于一個長方形的符文框內。

    這些符文通體灰色,散發著玄奧而神秘的氣息,就那么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

    顧青山從未見過這樣復雜的符文。

    細細觀察這些符文,便會有一種無以言說的荒涼在心間油然而生。

    顧青山默默體悟片刻。

    命劫沒有動靜。

    靈覺也沒有任何反應。

    少女至始至終也沒流露出任何惡意。

    ——可是,這到底是在干什么?

    少女鄭重其事的要求自己一定不能動,也不能張嘴說話。

    而且她又開始念頌一段長長的晦澀咒語。

    所以現在還不是問的時候。

    顧青山只好帶著滿肚子疑問,繼續保持著懸浮姿態。

    好在作為一名千劫境的修士,這倒不算累。

    少女頌完一段咒語,再次提起筆,繼續在顧青山四周的虛空中刻畫灰色符文。

    又過了一會兒。

    終于,她停了筆,長長呼出口氣。

    “差不多了——你還是不要動,等油漆干了,我得進行最后一步。”

    少女說道。

    顧青山只好繼續不動。

    他感覺相當怪異,就好像自己在擺照型,以便于讓別人作畫一樣。

    這真是未曾有過的事情。

    ——這樣就能救云姬她們?

    還是說,這樣能讓自己變得更強?

    顧青山毫無頭緒。

    他望向少女。

    少女將油漆桶和筆收了起來,正揉搓著自己的小手,略做休息。

    顧青山沉默。

    ——已經決定相信對方了,還是等對方把事情做完再說吧。

    顧青山靜靜的想著。

    時間流逝。

    顧青山忽然神色一動。

    戰神界面上,幾行螢火小字出現在他眼前。

    “請注意。”

    “你即將成為一張卡牌。”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股票融资比例 在线理财平台有哪些 网赚挣钱 福建31选7第12109期 南宁麻将封胡怎么算 三分pk10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在线人数开奖结果 哪里有好玩的棋牌游 3d杀码技巧 福彩黑龙江22选5开奖号 欢乐麻将好友房辅助器 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黑龙江36选7官网 闲来安徽麻将安庆点 广东了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