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劍翼
    戰鼓震天。

    號角長鳴。

    一道道輝煌而刺目的光芒在地平線的盡頭亮起。

    顧青山化作飛鳥,全力朝著前方沖刺飛行。

    每當掠過戰況激烈的陣地,虛空便有飛劍出沒。

    ——驚夢!

    這是雷電神通,也是克制荒古怪物的最上法門。

    得了五秒的控制時間,修士們再如何蠢笨,總是有辦法翻盤的。

    事實上音宗法門也能克制荒古怪物,只不過音法本就晦澀艱深,習慣于修行五行之法的修士,一般都無法適應。

    風雷光暗音——音法是特異五行之中,唯一出現在上古天界的一種靈能。

    顧青山的雷法只是特例。

    他掠過長空,一頭扎入前線的深處,重新化作人形,落在陣地之中。

    這里已經是最前線了。

    除了正與強大荒古怪物交戰的神靈和人族大能,這里就是抵抗荒古怪物的第一線。

    戰斗到了最緊迫的時刻。

    所有的荒古怪物都壓了上來。

    人族節節敗退。

    這可不像當初的荒古魔眼軍團。

    這是怪物的全線入侵!

    顧青山不再猶豫,當即加入了戰斗。

    山女的聲音響起。

    “公子,我們是在等到那一刻,好去殺掉那個神靈嗎?”

    “不,”顧青山道,“那個神靈的命運早已注定,我們不能去搶,否則萬一有人尾隨著我們來到這個重影,我們的作為和歷史上發生的事對不上,立刻就會暴露身份。”

    “那我們在這里干什么?”山女問道。

    “看一下神靈是怎么死的——我殺過很多東西,但從來沒殺過神,需要觀摩一下荒古怪物的手法。”顧青山道。

    潮音劍飛回來。

    一頭荒古怪物被一群修士全力殺掉了。

    顧青山斬中了最后一劍。

    看著戰神界面上殘留的“魂力增加十萬”提示符,顧青山道:“我們一邊打,一邊等。”

    “是,公子。”山女應道。

    雙劍起。

    顧青山一人操縱雙劍,殺入怪群。

    如六足雙翼化蛇那樣強悍的怪物,早都加入了與神靈和人族大修士們的戰斗。

    這里大部分都是實力在士兵級左右的各類荒古怪物,專門用來對付大部分的人族修士。

    顧青山應對的并不算吃力。

    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顧及自己附近數十里內的戰斗,保證情勢一步步走向有利于人族。

    然而整個戰線長達數百里,他的力量放在整個戰場上只如滄海一粟,根本無法對整個戰局產生太大的影響。

    轟!

    遙遠的地平線外,一道流光突然飛來,炸在交戰雙方的交匯處,將一大片怪物和修士全部殺掉。

    顧青山原本站在那里,辛虧他反應快,直接發動了移形換影,跟一頭荒古怪物交換了位置。

    盡管他逃得了性命,但整場戰爭中,人族的傷亡數還在不斷升高。

    顧青山咬了咬牙,塞了粒靈丹在口中,全力運轉劍訣。

    雙劍拖拽出兩條長長的藍色雷電劍芒,在戰場中來回穿梭不定。

    “你是何人!”

    一名修士突然掠至顧青山面前,大吼道。

    “我是流月仙宗弟子。”顧青山也大聲道。

    “是了,我說你怎么這么面熟——但你為何沒有佩甲?”

    “甲衣廢掉了。”顧青山道。

    “來,穿我的,這是我家傳的戰甲,從未讓我受過傷。”

    那修士不由分說,在胸口一拍,整套戰甲從他身上剝落,自動在兩人面前組裝成一架精致的全套甲衣。

    顧青山一怔。

    他看著那修士道:“我穿了,那你呢?”

    那修士伸手撫著戰甲道:“我沒關系,我是火靈術法師,躲在后面攻擊就行了。”

    眼看顧青山還要推遲,修士道:“你不同,你只要有戰甲,沖殺進敵陣去就可以為大家爭取許多喘息的時間——你可敢佩我甲衣,去沖殺一陣?”

    顧青山道:“有何不敢!”

    那修士沖他笑笑,把手從戰甲上挪開。

    顧青山伸出手去,在冰冷沉重的金屬戰甲上一按,將自己的靈力度進去。

    無數靈力符文在戰甲表面亮起。

    轟!

    整套戰甲即刻散開,一個一個構件貼合在他身上,形成了一整套甲衣。

    山女馬上傳音提醒:“公子你可別沖上去啊,難道你不記得了,我們要守在這里等著看神靈怎么死。”

    “我知道,我忘了。”顧青山道。

    他將面甲罩上,伸手招來雙劍,沉聲喝道:“我是劍修,所有人跟我上!”

    他朝著荒古怪物群中沖去——

    ——人在半途,刺目的雷電劍芒化作勢不可擋的洪水,一往而無前!

    荒古怪物們驟然遇見這樣的雷芒攻擊,一時頗為不適用,紛紛警惕的朝后退去。

    人族修士們士氣大振,紛紛大吼出聲。

    “上!”

    “上啊!”

    “殺了它們!”

    人族開始突入荒古怪物的陣地。

    這是一次反攻!

    顧青山雙劍疾斬,一劍快過一劍。

    有這套堅固的戰甲護身,他只顧殺!殺!殺!

    人族修士如潮水一般跟隨著他,瘋狂沖擊著怪物的陣線。

    怪物的傷亡開始打輔助增加。

    一頭頭怪物的尸體倒在了修士們的腳下。

    某一刻,顧青山突然感應到了什么,發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

    那名借給他戰甲的五行修士死了。

    荒古怪物中,有一種擅長將身體外的長刺投擲出去的怪物。

    那名五行修士沒有甲衣護身,直接被一根長刺釘死。

    這是戰場,是前線,是隨時隨地都會有人死亡的地方。

    可是——

    “都給我死!”顧青山怒吼道。

    轟!

    雷芒如雷霆綻放,將數頭荒古怪物轟爛的身體。

    顧青山也沒有更多的時間發泄情緒,他必須時刻替自己注意,以免自己也遭遇同樣的情形。

    他不得不讓自己再次恢復冷靜。

    然而那名修士的聲音依然在他耳邊回蕩。

    “你不同,你只要有戰甲,沖殺進敵陣去就可以為大家爭取許多喘息的時間——你可敢佩我甲衣,去沖殺一陣?”他說道。

    “有何不敢!”

    該死!

    該死!

    為什么——

    明明自己已經如此拼盡全力,如此想盡辦法提升實力——

    為什么還是不能挽救一條一條鮮活的性命?

    顧青山雙眼發紅。

    他默了一息。

    四周修士以為他是累了,慌忙都聚到他身邊,替他做掩護和抵擋。

    劍修不輕易沖陣,一旦沖陣,絕對是大家都要全力跟隨和支援的對象。

    因為劍修從不辜負同袍,至死如此。

    “啊——”

    戰陣上,響起了顧青山痛苦的長嘯聲。

    他渾身靈力轟然散開,朝著戰陣的后方席卷而去。

    躺在尸體旁的,掉落在血泊里的,遺失在戰陣中的,插在怪物身上的,

    所有的劍。

    嗡——

    它們齊齊發出了嗡鳴。

    一柄劍掙脫了死去修士的手,它繞著修士無聲的飛了一圈,忽而躍上半空,穿破層層風的阻攔,飛至顧青山身后。

    第二柄劍在血水中彈起,發出凄厲鳴叫,飛至顧青山身后。

    第三柄劍從怪物的尸體上拔身而起,飛至顧青山身后。

    第四柄劍……

    所有死去劍修的長劍,全都歸于顧青山身后,化做兩扇不斷擴大幅度的劍之羽翼。

    它們彼此輕輕碰撞,悸動,等待。

    顧青山嘆息一聲,傳音道:“山女……對不起,我有很多方法去探知神靈是如何死的,但現在我不能去。”

    山女道:“沒事的,公子,無論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是你的劍。”

    顧青山猛然抬頭,望著前方如山似海的妖魔群。

    “來,接我這一式雷靈太乙劍陣。”他輕聲念叨著。

    烈烈長風。

    怒雷咆哮。

    劍陣起。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 利物浦英超冠军次数 皇家棋牌官方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红中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 天津11选5 主页 刮刮乐中奖图片100万 微信怎么建房玩斗牛牛啊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3d字谜图库总汇 中国足球彩票比分自播 中国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松原麻将科乐手机版 河内五分彩赌博集团 北京pk10免费全 九星福建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