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 隔山不得見
?    蒼翠高山懸浮于空中。

    遠遠的,一道流光從遠處飛來,孤懸于山峰之外。

    顧青山顯出身形。

    他望向山峰,靜靜感受著這座山峰上的偉力。

    一花一草,一葉一石。

    此時似乎是自在天境的秋天。

    秋意染遍此山,樹木上層層樹葉隨風飄舞,景色迷人。

    整座山的每一處,無不充斥著一種莫名的偉力。

    身為空輪境的修士,顧青山完全可以感受到這股力量,但他卻無法明白這到底是什么。

    他隨手拈住一片飛來的樹葉。

    枯黃的樹葉漸漸消逝。

    “這就是善功?”他疑惑的喃喃道。

    山峰之中傳來稚羅的聲音:“是的,因為我參與了拯救六道世界,并在其中發揮了巨大作用,所以我能以此功德凝聚成山。”

    顧青山看著山上的一些坑坑洼洼之處,很快反應過來。

    這便是之前那些修士們攻擊留下的痕跡。

    善功抵消了這些攻擊,反應在這座山上,就是不少樹木的枯死,樹葉的凋零。

    “稚羅,你可以出來了,那些人以后不會再來毀山。”顧青山道。

    “他們去哪里了?”稚羅問道。

    “他們決定一起去其他世界講笑話,所以剛才都走了。”顧青山道。

    “……你真厲害,竟然這么短的時間就能再次突破來此。”稚羅佩服的說著。

    “我其實沒這么快,主要是嗑了藥。”

    “那也是你的緣法——對了,我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

    “我出不去。”

    顧青山怔住。

    稚羅懊惱的道:“我當時害怕你渡劫的時候被人打擾,就把整個山完全封住了,所以我現在出不去。”

    “那要怎么做才可以打開這座山呢?”顧青山問道。

    “沒有辦法,除非你像他們那樣,持續的攻擊數十天。”稚羅道。

    顧青山再次怔住。

    他忽然意識到,這次自己是見不著對方了。

    ——火劫并不能讓他在這里停留太久。

    他根本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轟開此山,就算能轟開,也不能那樣做。

    因為這座山就是稚羅的善功。

    現在,顧青山必須抓緊時間渡劫,然后趕緊回去。

    晚了的話,劫火會把他的身軀燒成灰燼。

    稚羅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件事。

    現在,此刻,他與她只能隔著山說幾句話,然后就要告別了。

    “你快渡劫吧,我會在這里一邊修行,一邊等你。”她勸道。

    顧青山有些遲疑,思索著說道:“還有沒有其他人可以威脅到你的安全?”

    “你殺了多少修士?”稚羅問道。

    “七百零一人。”

    稚羅喜道:“真好,現在這個世界除了我,就沒有別人了。”

    顧青山聽了卻有些奇怪,說道:“既然這里是自在天境,怎么才這一點人?此境難道沒有自在天王?”

    稚羅道:“這里的自在天王早已逝去,所以這里也等于說是一片無主之地。”

    “那些修士——”

    “他們被困在這里,只有善功才可以增加他們的壽命,否則立刻就會死掉。”

    顧青山恍然。

    難怪那些修士非要想辦法把自己留下來。

    難怪他們要以稚羅的性命來威脅自己。

    他連忙說道:“那你——”

    “我善功凝聚成此山——此山未崩之前,我都可以活得好好的。”

    “他們之前沒有搶奪過你的善功?”

    “我每次都會看心情賞他們一點善功,所以他們也不敢亂來,畢竟我若真的不想在這里呆了,他們留不住我——我立刻就可以投胎,想去哪個世界都任由我選——但那樣的話,我就會忘記你。”

    顧青山嘆息道:“你為我付出的太多了,這樣你會吃許多苦,對你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

    稚羅的笑聲從山中響起:“不錯,你都開始為我考慮了,我果然沒看錯人。”

    她的語氣忽然變得肅穆而莊重:“青山,你看到山上那些隨風凋零的樹葉了嗎?我作為一名阿修羅族的女子,從記事起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就像這些樹葉,早晚會在戰斗中消逝,這是我們一族的宿命。”

    “但我已經死過一次了,而且在地獄之中遇見了你,這是無關于戰斗的幸運。”

    “我曾歷經無數艱苦的戰斗,也曾在生死的邊緣久久徘徊,所以等待這種事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過微不足道的付出。”

    “我會一直等下去,直到你來這里接我走。”

    顧青山略一沉默。

    傳聞阿修羅一族女子姿容絕世,性情如火,一生認準一人就不會再變,就算最后不能在一起,也不會再去愛第二個人。

    不過這只是傳聞罷了,顧青山以前從沒在意過,但現在親身感受到了這種情義,心中自然又是另一番滋味。

    他落在山上,將一塊玉簡放在巖石之下藏好。

    “這是我曾經得到的阿修羅族所有戰斗經驗技巧,等你出來之后,好好修行。”顧青山道。

    “哦?我為什么要好好修行?”

    稚羅的聲音有些發緊。

    顧青山一笑,說道:“今后你要與我并肩作戰,實力太差可不行。”

    說完,他閉上了眼。

    在這個世界耽擱了很久,如今時間已經不多了,顧青山已經可以感受到死亡的陰影。

    現在必須開始渡劫!

    顧青山心意一動。

    立刻,無窮的火焰裹住了他,各種絕望的幻境將他裹了進去,誓必要摧毀他的心志。

    顧青山全神貫注的應對著種種幻境。

    過了一會兒。

    火焰消失。

    他也隨著火焰從這個世界消失。

    “保重……”

    風中只留下了他的這句話語。

    整個自在天境陷入了寂靜之中。

    再也沒有仙人來去。

    再也沒有觥籌交錯的聲音。

    世界一片沉默。

    唯獨在某座山的山腹之中,一名秀麗女子盤膝而坐,面帶笑意。

    稚羅。

    她不戰斗的時候,其實看起來比許多女子都要端莊優雅。

    “真是苦惱啊,你那么強,我該如何才可以追趕上你的步伐?”

    她蹙著眉,好一會兒才展開。

    “看來,唯有……”

    她劃破手指,開始在臉上以鮮血涂抹一種玄奧的紋路。

    這是阿修羅族自古流傳下來的族紋,輕易不能施展。

    遠古時代,六道崩碎之后,各個世界均化作無數碎片,再也無法聚攏。

    唯獨好戰的阿修羅一族,及時憑借特殊法門凝聚了這種世界呼應之法。

    一旦施展此法,阿修羅就必須拋棄自己的出身,族群,親人,權勢,乃至一切的一切,去往阿修羅的六道遺跡。

    ——那就是終極的阿修羅永戰紀元之城。

    在那個地方,阿修羅所有的傳承都是完整的。

    每一個去往那里的阿修羅都會快速變強。

    當然,那里也是最危險的地方,一個不慎就會死掉。

    那里只有一個規則:要么變強,要么死!

    稚羅將召喚法準備完畢,徐徐站起身來,雙手各握住一柄短刀。

    靜靜等了數息。

    虛空有如水波,漸漸開始來回浮動。

    一片血色的日暮景象憑空顯現,如同根本不存在的幻象一般。

    稚羅注視著那片幻象,深深吸了口氣。

    “必須變強。”

    稚羅小聲的念叨著,似乎在給自己鼓勁。

    “退一步說,將來他那么多眷屬,本姑娘要是實力太弱,豈不是會處處受人欺負?”

    “那可不行,更重要的是……”

    她大步踏進那片幻象,口中發出鏗鏘之聲:

    “我要為你而戰,青山!”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pk10直播 七星彩近300期开奖号码 欧洲女子篮球比分 股票投资交流平台 宝博棋牌? 山西麻将扣点点规则 3开奖号今晚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 千炮彩金捕鱼外挂 为什么叫大唐盛世 广西快乐十分即时开奖 福利彩票排列7 山东11选5 广东26选5开奖 股份期权和股票期权的区别 澳门申城棋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