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背離命運之劍
?    四周一片黑暗。

    顧青山猛的抬起頭。

    大箱子的蓋子被他撞開。

    整個房間內橫七豎八的擺著幾個空箱子,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

    這里是雙子星的密室。

    顧青山從元素精靈的世界回來了。

    他忽然感覺手中有什么東西在掙扎。

    低頭望去,卻見是木偶娃娃的那條腿。

    一松手,木偶娃娃的腿便從他手中滑落在箱子里,被早已等候在此的木偶娃娃裝回自己身上。

    “好累呀,我得回去休息一會兒,假如你要再去下面那個世界,可以去紅磚房子叫我一聲。”木偶娃娃疲憊的說道。

    顧青山蹲下來,抱拳道:“辛苦了,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

    木偶娃娃本已要離開,聽了這句話又猶豫了下。

    “你是修行者?”它問道。

    “對。”顧青山道。

    “你有靈石嗎?只要讓我看一下就可以,因為我收藏了許多石頭,卻從來沒見過靈石。”木偶娃娃忐忑的說道。

    顧青山想了想,取出一塊靈石放在木偶娃娃面前。

    他有意挑了一塊成色最好的極品靈石,看上去就像水晶一樣晶瑩剔透。

    這塊極品靈石乍一拿出來,便散發出蒙蒙白霧,圍繞著靈石升騰不休。

    ——這些白霧是靈石逸散的靈氣,普通人只需輕輕一聞,就會覺得渾身舒爽。

    “這就是靈石呀,真好看。”木偶娃娃輕輕摸著靈石,高興的道。

    “送給你了。”顧青山道。

    “給我?真的可以嗎?”木偶娃娃抬頭望向他,眼中流露出憧憬之色。

    顧青山坦誠的道:“當然可以,我有很多靈石,拿出一塊靈石對我來說不算什么,請收下吧,這代表了我的心意。”

    木偶娃娃高興極了,歡呼道:“太好了,我收藏的石頭之中又多了一種,距離辦展覽又前進了一步。”

    它沖著顧青山點頭致意,抱著靈石,消失在虛空之中。

    顧青山被小木偶的快樂情緒感染,也笑了笑。

    忽然一種莫名的悸動襲來。

    顧青山在原地不由自主的晃了晃身子。

    “公子?”山女緊張的聲音傳來。

    顧青山吸了口氣,回過神來,說道:“沒事,大概是量劫快到了。”

    在地之世界放下一切,躲在沙漠之下進行了漫長而踏實的修行,現在終于快到了收獲的時候。

    量劫,大約還有數日便會發動。

    顧青山默了默。

    一個念頭從心中閃過。

    恩?

    剛才自己似乎想起了什么事。

    顧青山思索著,想趕緊撈回那個念頭。

    “公子,現在還有點時間,得趕緊把深淵織命者的事情解決。”山女的聲音傳來。

    顧青山的思路被打斷,只好接話道:“可是對方是永恒的存在,我們還得多想想辦法再說。”

    說完這句話,剛才那個念頭早就無影無蹤,一時無法想起來了。

    顧青山便從箱子里站起來,走出密室,來到古井的底端。

    誠然,正如山女所說,該再次面對深淵織命者了。

    可是之前自己的那個念頭,似乎也很重要。

    他正想著,忽然又被另一件事吸引了注意力。

    ——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古井雖然不高,但墻壁光滑,沒有可以著力的地方。

    在雙子星上,所有眾生的力量都處于封印狀態,身為一個普通人,顧青山現在爬不上去。

    所以他再一次放棄了回想之前那個念頭,不得不先解決眼前的事。

    想爬上去,并沒有別的辦法,想來想去,只能……

    “山女?”

    “公子,我在。”

    山女翩然出現。

    “那個——”

    “公子放心,我來就好。”

    山女笑著把顧青山一提,然后攔腰抱在懷里,朝上飛去。

    此時雙子星上,黑夜已經過去,朝陽初升,層層霞光透過云層灑落大地溪流,將整個世界化作朦朧的溫暖色調。

    霞光中,一名清秀女子懷抱著少年,從枯井中飛了出來,穩穩落在地上。

    “唉,這個星球,唉,這種封印,呃——我有些不喜歡。”

    顧青山咳嗽一聲,局促的說道。

    他迅速離開了山女的懷抱,重新站好。

    山女笑得眼睛彎如新月,默默站在一邊,也不接話。

    顧青山不得不自己說下去:“現在我們要抓緊了,你看一下深淵織命者在哪里。”

    山女放出神念,掃遍整個星球。

    “她在溪水的下游,正在到處尋找指路老人的蹤跡。”

    “很好,我們再去會會她,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們怎么做?”

    “我們先……”

    ……

    溪水下游。

    高挑女子閉著雙眼,站在一塊大石頭上,一動不動。

    從早上開始,她已經沿著溪水找了兩遍,都沒有發現指路老人的蹤跡。

    這個老人實在太神秘了,根本無法掌握他的行蹤。

    也許他就是雙子星的主人?

    現在,她不得不依賴自己發達的嗅覺,感受著各種氣息。

    上一次發現指路老人,其實也是憑借了風中傳來的面條香氣,自己這才找到對方。

    自己的速度要比顧青山快許多,一旦指路老人碰見一個人,開始煮面,自己一定能聞得到面條的香氣。

    只能祈禱,今天第一個碰見指路老人的,不會是顧青山。

    時間悄然流逝。

    微風浮動。

    高挑女子依舊一動不動。

    忽然,一股淡到極致的面湯香氣襲來。

    高挑女子猛然睜開眼,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朝著某個方向飛掠而去。

    她逆著溪流全力奔行,不斷的提升著自己的速度。

    快,

    再快一點,

    一定要趕在顧青山之前,吃到指路老人的湯面。

    高挑女子一直來到溪水的中游地帶,隨著迂回的溪流轉過一道彎,一幕景象豁然出現在她面前。

    顧青山正從指路老人手中接過一個大大的湯碗。

    高挑女子一顆心沉了下去。

    該死,被搶先了一步。

    不過最終到底是誰贏,還不一定呢!

    高挑女子迅速俯下身去,撿了幾塊石頭。

    “喝!”

    她爆發出一聲吼,將石頭一一投擲出去。

    石頭如炮彈一般,帶著勁風襲向顧青山,卻突然停滯在半空之中。

    指路老人瞪著眼睛道:“小姑娘,你干什么?不要打擾別人品嘗我煮的面。”

    說話間,顧青山已經端起碗,吃下了第一口面。

    “好吃!”

    他夸贊道,還得意的朝高挑女子望了一眼。

    高挑女子心中一涼,旋即又被怒火填滿。

    不行,得想個辦法,絕不能這么快就認輸!

    她按捺住心中的殺意,走到指路老人身邊。

    “老先生,我也想吃一碗面。”她禮貌的說道。

    指路老人臉上的怒氣頓時消失,連聲道:“哦,這倒是可以,你稍等。”

    不一會兒。

    一碗熱氣騰騰的面就做好了。

    高挑女子看了顧青山一眼。

    他才吃到一半。

    如果自己比他先吃完,就可以立刻吃下一碗面。

    指路老人每天做的面條數量有限,只要自己比顧青山吃的多,那么,指路老人就不會再護著他。

    高挑女子一念及此,取了筷子,立刻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面條。

    顧青山也看她一眼。

    “嘖,吃這么快,小心噎著。”他勸道。

    高挑女子瞪他一眼,一雙筷子飛速扒拉著面碗。

    她吃完了!

    整個碗里的湯都被她喝了個一干二凈!

    她雙手捧著碗,送到指路老人面前,致謝道:“食物的味道很好,請再給我來一碗。非常感謝。”

    “好,好,好,你喜歡吃,我就給你再煮一碗面。”指路老人高興的道。

    老人再次開始煮面。

    得了這個間隙,高挑女子望向顧青山。

    兩人視線對上。

    “昨天是我說錯話了,我跟你道歉。”顧青山真誠的道。

    高挑女子轉過身,不理他。

    顧青山撓撓頭,看了指路老人一眼。

    既然現在她的氣還沒消,不如——先問一個問題?

    指路老人見了顧青山的眼色,就輕咳一聲,問高挑女子:“你為什么非要得到天地雙劍?”

    神秘技:再見你一面——發動!

    高挑女子頓時陷入迷離的狀態,整個人如同墜入幻境。

    她面上全是回憶之色,說道:“我想要去追殺那些背叛我們的逃離者,順便去看看世界之門的后面究竟有什么。”

    “可惜,世界之門被一種毀滅的力量隔離了,就連擁有永恒生命的深淵怪物們,在靠近世界之門的時候也會徹底死掉。”

    “深淵之中流傳著一個說法,那些徹底死掉的深淵怪物,是被另一種命運所侵蝕,因此而死。”

    “我不理解這種奇怪的說法,但許多實力恐怖的怪物都對這種說法表示了肯定。”

    “在深淵中,唯一具備抵御命運侵蝕能力的兵器只有一件,那便是背離命運之劍、無盡深淵底端的鎮魔之兵,滅絕的庇護者——天地雙劍。”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双色球游戏25选7 捕鱼王者app 永利棋牌苹果版下载? 欢乐彩下载五分彩 中联重科股票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网上兼职赚钱网站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 310大赢家比分网 广西麻将怎么玩教学视频 微信捕鱼可以下分游戏 腾讯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11选5山东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网zqzq 顶呱刮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