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賺錢
?    顧青山在九億世界刺客公會進行入職初試。

    同一時刻。

    琳站在酒店套房外的海景大陽臺上,慢慢的打著拳。

    她的動作很慢,很輕,看上去空靈脫俗,卻不像是在打拳,反倒更像是在跳一段清麗脫俗的舞。

    某一刻,琳的拇指動了動。

    除了中指,又一根手指恢復了兩成力量。

    ——恢復的太過緩慢。

    琳微微搖頭。

    在擁有深淵體的狀況下,自己根本不用這么麻煩的以拳術來治療肉體損傷。

    旋即她又有些感慨。

    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打拳了。

    往事恍如隔日,又如一場夢,那些夢中的人早已去遠,如今只剩自己一人,在這個漸漸走向毀滅的諸界中茍延殘喘。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嘴角微微一翹,流露出一股說不出的譏諷之意。

    其實哪有什么永恒?

    假若連永恒深淵都毀滅了的話,自己這樣的深淵感染者,勢必也逃不過最終的死亡命運。

    唯一的生路,乃至自己活著的最后心愿,不過是去到那個人面前,問一個究竟的答案。

    然后。

    為大家報仇。

    琳收了架勢,在陽臺上站定。

    陽光和熙溫暖。

    蔚藍海岸一望無際。

    但她的身影看上去卻有些孤單落寞。

    忽然,一道暗紫色的光芒憑空連接成線,在陽臺上凝聚成一個圖案。

    逆向召喚法陣!

    某個身影從法陣中走出來。

    ——白皙而修長的手臂,烏黑的長發,尖尖下巴,邪魅雙眸。

    那個過于美麗的雄性魔鬼再次出現。

    他望著琳,目光中露出貪婪之色。

    “姐姐,我實在為你著迷,所以不請自來,還請姐姐不要介意。”

    琳看他一眼,沒說話。

    魔鬼拋出一團光影,繼續道:“嘖嘖,你的男朋友把你一個人丟在這里,結果他自己卻去偷歡了,這可真不公平。”

    琳接了那團光影,輕輕一捏。

    霎時間,一副畫面出現在她面前。

    只見顧青山正在一處燈紅酒綠的場所里左擁右抱。

    “你想說什么?”琳看著光影,問道。

    魔鬼道:“姐姐,這個男人實在花心,你何必要在一棵樹上吊死?不如……跟我一起去我所在的那個世界玩玩怎么樣?我保證你會過的非常開心。”

    “我不去。”琳說道。

    魔鬼頓了頓。

    他的語氣慢慢的變了:

    “姐姐,別這樣死板,你這種處于重傷狀態的美麗尤物,在我們那里可是很受歡迎的。”

    “為什么?”

    “因為你的不甘和絕望會分外濃烈,這是魔鬼們最喜歡的味道。”魔鬼興奮的舔著嘴唇道。

    琳嘆息一聲,說:“這就是人們討厭魔鬼的原因。”

    她抬起手,將中指按在拇指上,隔空輕輕一彈。

    啪!

    間隔著數十米的距離,魔鬼的身軀突然爆開,散成一團飛濺的肉沫。

    琳取出一個鈴鐺,搖了咬。

    酒店女侍忽然出現。

    “尊敬的客人,您有什么吩咐?”

    她深深鞠了一躬,滿是崇拜之意的望向琳。

    酒店本身有一些防護措施,但客人愿意自己解決的話,酒店就不會出面干預。

    這是為了避免打擾客人的興致。

    琳沖著女侍點點頭:“不好意思,地方被我弄得有些臟,請打掃一下衛生。”

    “好的,馬上就完成您的吩咐。”

    女侍道。

    ……

    九億世界刺客公會。

    飛劍剛一離去,壯漢就伸手在柜臺上取了一根雪茄,遞給顧青山。

    他的眼神很毒,已經察覺到對方并不是那么簡單。

    “看起來,你是一名魔器操控者?”

    壯漢感興趣的問道。

    能如此利索控制兵器的,只有劍修、靈兵斗士、魔器隱殺者等極少數幾個職業。

    其中,劍修是人族的職業,并且極度稀少;靈兵斗士是星靈族的專屬職業;唯有魔器隱殺者屬于魔鬼一族。

    ——這些都是很強大的戰斗職業,也都非常適合做一名刺客。

    “對,我是魔器隱殺者。”

    顧青山沒有否認。

    他借著壯漢的火,點燃雪茄。

    壯漢的眉頭舒展開。

    一個強大的刺殺類魔鬼,對于組織來說是件好事。

    更何況對方通過了石馬的鑒別,確實是因為金錢才愿意加入公會。

    其實也并不是怕麻煩才不愿加入賞金獵人公會。

    說到底,是因為不想跟別人分錢。

    ——這是一名追求金錢的魔鬼,相對來說已經算是“身家清白”了。

    顧青山望向壯漢,請教道:“那么,我需要帶回它的尸體嗎?”

    “一部分就可以。”壯漢道。

    “耳朵行嗎?”

    “可以。”

    一息。

    兩息。

    啪!

    一個血淋淋的東西掉落在柜臺上,正好砸在通緝令上,將通緝令染成一片鮮紅。

    正是一個耳朵!

    壯漢拿著這個耳朵,遞給身后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

    男子看了看,說:“沒有錯,這是蛇男的耳朵。”

    幾人一起望向顧青山。

    在顧青山背后,一柄長劍剛剛飛回來,正悄然消隱。

    十息不到的時間,就殺了那個蛇男。

    看來是個好手。

    壯漢取出一枚徽章,擺在桌子上。

    “歡迎你,新刺客。”

    他笑著說道。

    顧青山接了徽章,朝大廳外看了看。

    天色漸漸晚了。

    貓咪的藥材店,五點就要關門。

    得加快速度了。

    顧青山默了一息,將徽章放回桌子上。

    “什么意思?”壯漢問道。

    “我這個等級,能殺一些什么目標?請給我一張清單。”顧青山道。

    “你是想……”壯漢遲疑道。

    “賺錢。”

    顧青山干脆的道。

    壯漢露出會意的笑容。

    對于公會來說,錢的問題從來都是小問題。

    能夠以金錢換取一位強大魔鬼的效力,怎么看都是一件穩賺不賠的事。

    他朝少女使了個眼色。

    “請稍等。”

    少女走到柜臺后面,從一個抽屜中取出一本厚厚的文件夾。

    壯漢吩咐道:“把本世界的目標都拿出來,給我們的魔鬼兄弟好好挑選。”

    少女應了一聲,從文件夾中挑出一摞通緝令,擺在顧青山面前。

    壯漢解釋道:“這些都是本世界的委托,以及那些目標正好處于本世界之中的委托。”

    “多謝。”

    顧青山數了數。

    一共七百九十一張本世界的通緝令。

    他神念一掃,細細看過之后,從中撥出八十五張通緝令,放在一邊。

    “你準備殺這么多個目標?”壯漢吃驚道。

    “不,這些人跟我們一族有些淵源,所以不殺。”顧青山道。

    那八十五個目標其實都并非什么極惡之徒,顧青山的神念就觀察到一個人正在行善。

    “那你這是——”

    “其它七百零六張通緝令我就接下了,你知道的,我很缺錢。”

    顧青山說道。

    壯漢怔住。

    少女怔住。

    在他們對面,虛空中有四柄飛劍出現在那個魔鬼的背后。

    四柄造型各異的飛劍嗡鳴一聲,劃破虛空,霎時就不見了蹤影。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微乐贵阳麻将辅助软件神器 篮球竞彩比分直播 心水一点必中特多少画 腾讯游戏斗牛去哪了 3d今天试机号是多 天天重庆麻将换三张辅助器 陕西11选5分析预测 子基金配资 安徽25选5开奖官网 三多棋牌游戏中心?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20选5开奖结 江苏七位数机选 福彩开奖直播腾讯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计 湖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