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青春的岔路
    張恒已經差不多習慣了現在這種生活方式,每隔一個月前往欲望都市完成一輪游戲,之后再回歸到學校的生活中去。

    除了像同寢室的人能察覺到他在氣質上的變化外,其他人甚至看不出他和前一晚有什么不同。

    尤其隨著經歷的越多,張恒對于自身氣質的控制也越來越熟練,不會再出現剛從黑帆中回來時的那種情況。

    像這次泄密者副本,張恒大多數時間是在和小男孩一起同居生活,也沒有怎么經歷大幅度的情感變化和高強度的外界壓迫,因此本身的變化也不是很明顯。

    下午的時候馬巍在圖書館備課,魏江陽約張恒和陳華棟一起去操場打球,三人玩兒了會兒投籃,這時候又來了一組大四的學生,于是眾人分成了兩組開始三對三,大家一開始也只是打著玩,但是大概是覺得這么打沒意思,有人就提議輸的一方做20個俯臥撐,結果之后比賽果然激烈了起來。

    不過與此同時對抗也開始增加。

    好在雙方彼此都還算克制,有人跌倒對位的人會立刻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同時拍拍他的背部。

    直到其中一個瘦高個被魏江陽連帽了三個之后,臉上大概有些掛不住,就在身后推了魏江陽一把,于是球場的氣氛頓時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結果就在這時,一輛紅色的雷克薩斯lc從遠處駛來,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要知道張恒他們學校平時都是不允許外部車輛駛入的,甚至就連教職工也只能把車停在停車場,一般只有新生開學和大四畢業的時候保衛處才會打開道路上的那兩個鉄墩,讓車輛通行。

    因此這輛雷克薩斯lc的出現顯得格外顯眼。

    看樣子它的目的地是不遠處的辦公樓,不過在經過籃球場后那輛車確實突然一個剎車,隨后又倒了回來。

    駕駛座的玻璃降下,露出了后面的車主。

    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和一條牛仔褲,臉上只花了點淡妝,同時沒帶任何首飾,整個人散發著一股干練自信的強大氣場。

    陳華棟只看了一眼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感慨道,“這是極品御姐啊!”

    他這句話也說出了在場眾男生的心聲。

    按理說只要不是純工科院校,學校里的女生都不少,各種特點的都有,大家什么樣的美女沒見過,但是這一次眾人不得不承認這樣的還真沒見過。

    尤其當那個白襯衫御姐把臉轉向他們的時候,每個人的心跳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幾分,同時也局促緊張了起來。

    “為什么不接我的電話?”

    “哈。”陳華棟完全搞不清現在是什么狀況。

    隨后他就聽到身后傳來了張恒的聲音,“抱歉,剛才在打籃球沒聽見,韓姐你怎么來了?”

    韓璐摘下墨鏡,“你們經管學院的院長和我有點關系,請我來你們學校做個講座,本來想你讓做向導的。”

    韓璐實際上并不認識張恒他們學校經管學院的院長,不過金融圈就這么大,就算平時沒什么來往,拖個朋友也能臨時認識,更何況韓璐在投資界名頭不小,平時一般的創業者求爺爺告奶奶就為了見她一面,而且會面時間還都是以分鐘計的。

    她現在不知道哪根神經搭錯線,愿意來免費做講座,沒有任何一所高校能拒絕。

    實際上從學校的歡迎力度也能看得出來,不但破例讓她的雷克薩斯lc駛入校園,而且經管系的幾個大佬都專門為她提前騰出時間,在講座開始前還有一個接風飯局。

    “你吃午飯了嗎,要不要一起啊?”韓璐道。

    張恒搖頭,“我不喜歡這種場合。”

    “也是。”韓璐道,“我讀書的時候也不喜歡學校領導,僅次于我對教務處的厭惡,那你繼續玩兒吧,等我做完講座一起找個地方吃晚飯啊,你對附近應該很熟悉吧,自從上次我們見面后你就沒有再聯系過我了,我可是答應了你媽要照顧你的。”

    “主要怕打擾你工作,你不是一直很忙嗎。”張恒道。

    “不會,我的工作就是聽不同的人吹牛,少聽兩句說不定我還能多活幾年。”韓璐說完笑了笑,“就這么說定了,那晚上見。”

    說完那輛紅色lc又升起了車窗,向著辦公樓駛去。

    只留下了籃球場上一臉呆滯的眾男生。

    ………………

    “張公子你這是被頂級富婆包養了嗎?”陳華棟羨慕道,“這tm簡直就是我理想中的完美生活啊。”

    “別瞎說,她是我媽的閨蜜而已。”張恒把球扔給陳華棟。

    但是后者卻已經沒有什么心情再打了,惋惜道,“我媽怎么就沒這種閨蜜呢?!”

    另一邊的魏江陽卻顯得有些擔憂,“老張,你不是因為沈熙熙的事情想不開吧,她找個有錢的老男人,你為了報復她就去找個老女人。”

    “注意言辭啊,老魏,你怎么說話的,這樣的女王級御姐怎么是老女人呢。”陳華棟不滿道。

    “我解釋了很多次了,我和沈熙熙之間真的只是朋友,而且她也沒有被老男人包養,你們不抵制謠言也就算了,還幫著到處傳播。”

    魏江陽撓頭,“主要大家都這么說,不過你放心,有人要是敢傳你的謠言我們肯定要和他斗爭到底的,不過話說回來你們真的沒有關系嗎?”

    “…………”

    這時旁邊一個戴眼鏡的大四男生遲疑了片刻開口道,“剛才那是韓璐,韓總嗎?我在之前應聘的那家上市公司看到過她的照片,她是公司最早期的投資人。”

    “她可不只是一家公司的投資人,很多公司背后都有她的身影,她經常上新聞的,好像還得過什么亞洲女性領袖的稱號,”之前被蓋的很慘的瘦高個子羨慕道,“兄弟你運氣真好,認識她畢業完全不用為工作發愁。”

    他這話一說出口,另外幾個大四的學生也是神色各異。

    對他們來說學生時代已經步入了尾聲,還剩不到一個學期就要徹底離開學校步入社會,然而不同的人面臨不同的處境,有人早早找到了心儀的工作,有人下家還沒著落,有人則糾結于不知道該選擇那條道路,是去當公務員還是從事一份自己喜歡卻沒有那么穩定的工作。

    還有不少人面臨著感情上的壓力。

    畢業季也是分手季,這句話不是說說而已。

    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城市,來自家庭和現實的壓力讓很多人產生了無助與茫然。

    而隨著他們正式踏上工作崗位,三觀還會受到新的一輪沖擊。

    有人選擇分手,有人分分合合,有人分手多年又后悔,還有少部分幸運兒最終努力呵護住了這份感情,直到開花結果。

    沒有一份幸福是輕易得來的,在每一副結婚照甜蜜笑容的背后都有你看不到的爭吵與對立,以及彼此的付出與妥協,這一切匯聚在一起,共同構成了所謂的婚姻。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融资是好还是坏 捕鱼大亨系统小说 云南星悦麻将下载安装苹果版 短期保本理财产品排行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数 福建体彩31选7一等奖多少钱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怎么赢的多 宁夏11选5手机版走势图下载 棒球比分规则介绍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果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免费单机贵阳捉鸡麻将 长春麻将规则 5分11选5-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