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夜晚的東區和西區就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這里的路燈相隔很遠才有一盞,而且很多都是壞掉的,一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維修,因此許多地方都是漆黑一片,低矮破舊的建筑,不規則的道路和隨處可見的暗巷也讓這里變得更加復雜,白教堂連環殺人案后警方加派了夜間巡邏的人手。

    張恒這一路上已經看到了兩波神色嚴肅的巡警,拿著警棒,脖子上掛著哨子,然而相比于整片區域這些人手依舊顯得有些捉襟見肘,而且更關鍵的是即便警察也很難維持這種強度的巡邏。

    實際上在第二起命案出現的時候警方就已經開始增加人手,然而至今也沒能破案,反而讓很多底層巡警怨聲載道,他們的薪水本就不高,干的活卻是一點也不少,之前巡邏的時候還能偷偷去酒館喝口小酒放松下什么的,現在這種氛圍也沒人再敢摸魚。

    張恒依舊穿著第一次來時買的那套舊外套,艾琳則把之前偽裝成吉普賽賣藝人時戴的圍巾也一并送給他了,再加上這段時間他掌握的化妝術,任誰看到他都會覺得他是這里的居民。

    張恒先去最近一次命案發生的地點轉了圈,附近現在也是警察巡邏的重點,而且經過那件事后人們也有意的在避開這里,如今這里幾乎沒有什么人影,張恒在籬笆后站定,白天的時候他試著用福爾摩斯教他的辦法辨認過這里的泥土,然而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整個東區的基建情況都很糟糕,到處都是水坑和泥地,就算兇手的鞋上沾了泥土也沒法作為線索。

    張恒晚上過來主要是想看看這里的光線,還有附近住宅是否有燈光亮起。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并沒有停留太長的時間,很快又從公寓后走了出來,結果這時在路邊看到了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兒。

    她披著一件舊大衣,手里提著一只酒瓶,看到張恒后主動敞開了衣領,搭訕道,“嗨,想要快活快活嗎?”

    “在這里?”張恒挑眉毛,有些詫異。

    “很刺激不是嗎,我不會讓您失望的。”女孩兒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但還是賣力擠著自己并沒有多少的前胸。

    “你既然知道最近發生的事情就應該老實待在家里。”張恒道。

    “我需要錢,交房租還有買食物,就連這半瓶酒都是我剛借的。”女孩兒道,她的英語聽起來并不標準,還帶著很重的口音,“不管這個世界發生什么,我們總要工作不是嗎?”

    “那至少也應該在人多的地方,或者和你的那些同伴們待在一起,可以安全一些。”

    “這一行可沒您想象的那么簡單,伎女們也是有地盤劃分的,我只是個剛來這里不久的外鄉人,她們不會接納我的,”女孩兒道,“我只能在她們不要的地方碰碰運氣,話說回來您思考的怎么樣了?我比她們便宜多了,但是服務卻比她們好一百倍,您還能從我這里體驗到異國風情。”

    “無論如何你都不應該來這里的。”張恒淡淡道,“你知道都是什么男人才會在這種時候來到這里嗎?”

    “我聽人說兇手是不會在同一個地方犯兩次案的。”話雖這么說,女孩兒的身體卻從最開始就在微微顫抖,顯然她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大膽。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即便正主不來,還有其他人會來,每一個著名的連環殺手背后可是都有不少模仿犯的,你的存在正好為他們提供了向偶像朝圣的機會。”張恒一邊說著一邊向女孩兒邁出了半步。

    女孩兒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也下意識的退后了小半步。

    張恒從她的手里抽出那半瓶酒,看了眼瓶身上的標簽,問道,“你們一般喝的都是這種酒嗎?”

    “沒錯。”女孩兒一邊答道一邊偷偷打量著四周,想看有沒有巡警經過。

    張恒打開瓶蓋聞了聞,又問道,“你平時一晚上能賺多少錢?”

    “嗯?”女孩兒想了想道,“三四個便士吧,運氣好如果有人出手大方,可能能多賺點,或者一晚上能遇到好幾個顧客。”

    張恒將半英鎊的金幣拋給女孩兒,“那今晚你就跟著我吧。”

    后者見到金幣眼中閃過一抹喜色,住在東區的都不是什么有錢人,她還從來沒見過出手這么闊綽的顧客,但是可能隨后又回憶起之前張恒說過的話,一顆心又沉了下去。

    她一晚上的服務沒有這么值錢,不,應該說她身上也沒有這么值錢的東西,除了她自己的一條命。

    “別多想,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你而已。”張恒道,“你還沒吃晚飯?那先找個地方吃晚飯吧。”

    …………

    女孩兒只猶豫了不到半秒,就乖乖跟在張恒身后了。

    就像她自己所說的,她未必不知道這么做又多危險,但是為了能夠填飽肚子,就算再危險的事情她也不得不做,這大概就是她們這些人的悲劇。

    實際上這一路上張恒也看到了不少其他伎女,在酒館還有小巷里擺著姿勢招攬顧客,其中不乏一些五六十歲上了年紀的大媽,按理說在開膛手杰克出現后她們應該停業休息一段時間,直到警方抓到兇手,然而現實是她們一天都沒有休息。

    比連環殺手更恐怖的是生活本身。

    “一旦從事了這一行,就像是陷入到泥沼中,你沒法脫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不斷下沉。”

    這是她剛入行的時候一個上了年紀的同行告訴她的,后者三個月前死于傷寒,就在自己住的小屋里,孤身一人,直到死后兩天才被收租的人發現,她不想自己的晚年也變成這樣。

    然而現實比這更殘酷,她的嘴很笨,一直不像其他人一樣會說話,在她年輕的時候她都賺不到什么錢,等到年老色衰的時候恐怕生活會更不如意。

    想到這里她的心情不由更加黯淡了,而就在這時她身邊的男人又開口道,“我怎么稱呼你比較好?”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11选5走势图怎么解 云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北单比分技巧 免费炒股软件排名 贵族网赚论坛 网上捕鱼棋牌 华东15选5 牌乐门广西麻将微信群 今日股票推荐股 斗牛游戏棋牌 上海哈灵麻将安卓版官方下载 近期3d开奖号码 八闽福建麻将有没有挂 吉林11选5公式 刮刮乐50元面值图片 熊猫棋牌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