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叫了救援
    朱斯提提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你打算和我动手?在已经知道我的身份的情况下?”

    “反正类似的?#19968;?#25105;已经干掉过一个,也不在乎再在名单上添一个名字。”张恒道。

    “你说的莫非是天启四骑士中的瘟疫,他是你杀的?#31354;?#24590;么可能,”朱斯提提亚闻言神色终于发生了变化,“如果是其他神祇也就算了,白马骑士本身就来自地狱,凡人的力量根本没法对他造成什么有效伤害,你的身上有B级以上正好克制他的道具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张恒道,这一次他没有再站在原地等待对方先出手,朱斯提提亚的实力很可能还在瘟疫之上,她那个无视子弹的能力太过bug,张恒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因此他也很罕见的在开局抢了次先手,尼泊尔军刀划过一道弧线,直接挥向正义女神的胸口。

    罗马神话中对于朱斯提提亚的外观和神职都有详细的描写,然而战斗方面的记载却是一片空白,不过张恒不会因此就觉得对方的宝剑只是摆设,正义女神手中的天平秤是为了衡?#21487;?#24694;,而?#20154;?#20570;出?#38376;?#21518;,就该用手中的宝剑来执行结果了。

    换句?#20843;?#22905;可不是工匠之神,或是维纳斯那种非战斗型神祇最好的结果就是赶在对方出箭前?#24466;?#26463;战斗!

    张恒这一次没有留力,一上来就全力以赴。

    而朱斯提提亚也没有再单靠异能?#37096;?#20260;害,她的动作也很快,甚至还在张恒的速度至上,不过见到这一幕反而让后者暗松了一口气,朱斯提提亚的速度再快依旧在人类极限之内,张恒凭借着lv3的刀法可以稍稍弥补一下双方的差距。

    算上在医院中和白马骑士的战斗,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和神明交手了,张恒也发现了一些秘密,不同神祇之间的身体强度差距很大,有一些神祇和凡人之间的肉体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当?#20976;?#20204;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异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像是加强版的代理人,但是和代理人,乃至玩家之间的差距并非不可跨越。

    而且神祇和玩家不同,玩家只要在游戏中经历过一个副本,基本都会有所成长,而神祇的实力就比较不定了,会随着时间波动,古神,尤其是诞生时间比较早的古神,实力大都下降的很厉害,类似他在黑帆中遇到的那个凯尔特古神,出来后就完全没音信了,张恒甚至怀疑对方已经挂掉了。

    而且很多还活着的?#19968;?#20063;染上了不少人类的毛病,?#28909;?#37239;爱甜食快把自己吃出糖尿病的唐装老人,就连瘟疫的手机里也存了不少医药代表的联系方?#21073;?#21608;六还会和院长一起约着打网球,看起来很有想进步的欲望。

    当他?#21069;?#38745;生活在人群中的时候,你甚至?#30452;?#19981;出他们和你对门的邻居有什么区别。

    当然,当他们决定露出獠牙的时候,也一定会让人重新记起那些和他们有关的传说。

    朱斯提提亚看起来在法院待的比较久,有一段时间没有活动筋骨了,不过她只是凭借一双赤足?#25237;?#36807;了张恒绝大部分攻击,但是这时她?#37096;?#35201;?#35828;?#36208;?#26579;?#22836;了。

    朱斯提提亚皱了皱?#32426;罰?#32456;于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断罪!”

    朱斯提提亚轻呵了一声,宝剑上跃起了一团金色的神圣光芒,尼泊尔军刀和宝剑相撞,然而下一刻,张恒却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小旅馆的走廊,站在一片草地上。

    之前还在和他交手的朱斯提提亚却是已经消失不见了。

    是幻觉吗?

    张恒正想?#29275;?#19981;过当他看到了不远处那个身影,立刻就否定了这种猜测。

    “是你搞的鬼?”张恒问戴着草帽,穿着胶鞋,打扮的像是要去钓鱼的唐装怪人,自从两人上次分开后,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再见面了。

    后者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喷嚏,开口抱怨道,“你以为是我想这么做的吗,你为什么要招惹那个女人,如果不是我把时间暂停,带着你跑出来你就要?#20976;?#24178;掉了。”

    “我被干掉?”张恒挑了挑眉毛。

    “?#20882;桑?#20320;也有一定的几率能干掉她,不过这有什么意义呢,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都结束了七十多年了,还总打打杀杀的也太低级了,何况人家在做的事情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啊。”

    “我欠沈熙熙和她的小队一个人情。”张恒道。

    唐装老人拆开了一袋QQ糖,倒进嘴里,?#20843;?#20204;反正也死不了,留着以后再还啊。”

    “这些事情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你又干嘛那么操心。”张恒一边说着一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想判断出他在那里,然而夜幕下的草原看起来都差不多是一个样子,而且周边看起来也没什么人烟,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别看了,我们现在在坝上。”唐装?#20808;说潰?#31561;你回去,那边的战斗应该也结束了,还有,你是我的人,我当然要关心了。”

    唐装老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而张恒却并不怎么领情。

    自从发现前者和自己的父母很早就认识后,张恒对于唐装老人接近他的目的也越来越怀疑,?#28909;?7年前,唐装老人和他的父母已经在一个科?#32423;?#37324;,那唐装老人很可能也在那时就见过他。

    张恒正在调查的身世很可能?#25237;?#26041;有很大的关系,不过两人再见面张恒对他已经有了很强的戒备心,并没有直?#28216;?#20986;来,唐装老人也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依旧在那里喋喋不休的抱怨着草原上的蚊子多。

    张恒没管他,走到了旁边那辆沃尔沃前,这应该是唐装老人把他拉来这里的交通工具,然而张恒检查了一下油箱,无奈的发现车子里的汽油已经被放完了,根本开不走。

    ?#30333;?#36817;的民宿在二十公里外。”唐装老人好意提醒道。

    ?#21834;?br/>
    张恒有些无语,“那你怎么回去?”

    “我叫了救援,两个小时后来,你要不要一起。”唐装老人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