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东京漂移篇(14)
    早餐店的服务员将玉子烧、米饭、烤鱼和味增汤放在餐桌上。

    不过三人却都没有动筷子,对面Ameko坚定的眼神让武田?#25346;?#21497;了口气。

    水产店老板点起一支香烟,“何必呢,再过两个多月你就要去中国了,为什么?#25346;?#25530;和到这件事情里来。”

    “我想知道当年那件事情的真相,在你的心底某处还是在爱着妈妈的,对吗?”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26143;?#20160;么的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武田?#25346;?#19981;置可否,抽了口香烟道,“年轻时我曾经也以为自己会一直深爱某个女人,但事实是这么多年过去我都快忘记她的样子了。”

    水产店老板顿了顿,“不过不管怎么说,终究是我亏欠?#22235;?#20204;,怎么样,菜菜子她过?#27809;?#22909;吗?”

    “妈妈她现在很好,只是对当年的事情还有些念念不忘,但她曾经亲口跟我说过她已经不恨你了,你只是……还欠我们一个真相。”

    武田?#25346;?#38395;言陷入了沉默中,看得出他并不想再回忆当年的事情,可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也没法再瞒下去了。

    过了不知有多久,直到香烟快要燃烧到他的手指时,水产店老板才重新开口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错误,我这辈子所犯下的最后悔的错误。”

    接下来水产店老板终于讲述了自己隐藏多年的故事。

    上世?#25512;?#20843;十年代,日本的经济进入最后的疯狂,土屋洋介就是在那个时代出生的,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那时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土屋洋介也年轻气盛,心高气傲,直到《广场协议》签订后,美元对日元开始疯狂贬值,日元的购买力达到了巅峰,可随之而来的却是对出口业毁灭性的打击,日本由盛转衰,进入失落的十年,巨大的反差让这一代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高额的债务压力让土屋洋介的父母不堪重负,在唯一的住所被银行收回后,绝望的选择烧炭自杀,祖父母也在接连不断的噩耗中相继病?#29275;?#28982;而人生所遭遇的巨大变?#20160;?#27809;有让土屋洋介沉沦,反而铸就了他无所畏惧的性格,用后来发掘他的车队经理人的话来说

    ——这孩子是个天生的斗士。

    在他的人生字典里?#36335;?#23436;全没有害怕这两个字。

    凡无法杀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加强大。

    土屋洋介在二十多岁时迎来了他的人生巅峰,在欧洲赛场屡创佳绩,还拿到FIA GT大奖赛纽约站亚军,之后?#32479;?#38431;闹翻回国,没过多久又取得D1 GRAND PRIX东京站追走赛冠军,在日本漂移界他是传说一样的人物。

    那时的他已经站上了山顶,然而依旧无法得到满足,迫切的渴望着新的挑战,于是决定开始对DK的头?#30031;?#36215;挑战,只花了不到一年时间已经把22个区的地下顶尖赛手?#36861;?#25361;落马下,只剩下最后的?#20223;?#21306;。

    ?#20658;仿?#21306;的最强车手?#26143;?#37326;直人,那是个很疯狂的?#19968;錚?#20182;自创了一套死亡竞赛跑法,在约定的时间选取一段高速公路,破坏护?#31119;?#35774;置好入口?#32479;?#21475;,参赛赛车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行驶,谁最?#28982;?#30528;抵达终点谁就是最后的赢家,有时候为了增加刺激性,他还会故意把警察也引入游戏?#23567;!?br/>
    “这……这根本就是自杀吧。”Ameko听到规则后完全傻掉了。

    “浅野直人坚信只有最勇敢的车手?#25490;?#24471;上享有胜利,而所有想要挑战他的车手都要接受他所制定的游戏规则,尽管现在看来很愚蠢,但只剩最后一场就能赢下DK的头衔,那时年轻的我是无论如?#25105;?#19981;可能?#29260;?#30340;。”

    武田?#25346;燦么?#28779;机点起第二支烟,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们约定好比试的时间,除了我们两人外,参赛的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新宿区的最强车手小?#33267;粒?#36187;道是我们一起选取的,有四十公里长,三车道,平时的时候车?#20037;?#24230;适中,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当天到?#22235;?#37324;时突然开始起雾。

    “小林建议?#29260;?#36825;次?#28909;?#21478;行更改时间,我看得出浅野直人其实心里也已经同意了,毕竟他只是一个享受在死亡边缘游走刺激的混蛋而已,并不是真的打算去死,当时那种路况,危险性也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27573;В?#20294;是那混蛋显然不想放过这个嘲讽我们的机会,他知道我一定?#19981;?#25237;赞同票,因此自己就投了反对票,说我们都是懦夫。

    “那时的我年少气盛,于是一怒之下也投了反对票,最终结果2:1,?#28909;?#29031;常进行,这时候浅野直人的脸色终于变了,而我却感受不到任何报复快感,因为我们三人都已经骑虎难下。”

    “之后所发生的的一切更是证明了我的决定有多愚蠢,那天公路上的能见度只有四五米,我们不得不都压低了车速,然而即便如此依旧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这已经不是技术层面上的比拼了,运气反倒成了最重要的东西。”

    “我们就这样提心吊胆的开了十?#31181;櫻?#24179;时的时候这时间已经够我们跑完全程,但这一次我们只跑了不到三分之一,我一直在狂?#34850;?#21485;,好在这时候高速已经封闭,对面的来车少了很多,可即便如此依旧有好几次我都是突然看到车灯,猛打方向才险之又险的避开,那种感觉就像是和死神擦肩而过。”

    回忆起当时的险状,即便到了现在水产店老板依旧心有余悸。

    “在这种情况下再坚韧的神经也没法长时间的坚持下去,因此我和小林交替领先,为彼此赢得休息的时间,至于浅野直人,在这场?#28909;?#20013;他已经提前出局了,这个所谓的全东京最勇敢的车手,他的意志已经被摧毁,只敢缩在我们的身后瑟瑟发抖,然而之后所有人都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在快接近中途的时候我听到了前方大货车的鸣笛声,正准备变道,没想?#35282;?#37326;直人的GT-R突然上提,将我死死卡在左侧车道中,我尝试加速和减速但是他始终牢牢挡在我的?#20063;啵?#25105;大概能猜到他那时在想什么,他今天的表现实在太糟糕了,如果输掉这场?#28909;?#20256;出去他这么久来所积攒起的声望就全完了,因此心生恶胆……

    “浅野直人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留给我的时间越来越少,我的心中不由生出一股绝望,以为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却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小?#33267;?#39550;驶着自己的LEXUS义无反顾的撞上了浅野直人的GT-R。

    “下一刻他们两人的车一起失控,浅野直人的GT-R先滚进了对面大货车的底盘下,之后大货车倾倒,砸在了小?#33267;?#30340;LEXUS上,当时的场面太过血腥,我甚至不敢去看,他的整个车顶都下陷了进去,车头冒起滚滚浓烟。”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