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東京漂移篇(14)
    早餐店的服務員將玉子燒、米飯、烤魚和味增湯放在餐桌上。

    不過三人卻都沒有動筷子,對面Ameko堅定的眼神讓武田徹也嘆了口氣。

    水產店老板點起一支香煙,“何必呢,再過兩個多月你就要去中國了,為什么還要摻和到這件事情里來。”

    “我想知道當年那件事情的真相,在你的心底某處還是在愛著媽媽的,對嗎?”

    “到了我們這個年紀感情什么的其實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武田徹也不置可否,抽了口香煙道,“年輕時我曾經也以為自己會一直深愛某個女人,但事實是這么多年過去我都快忘記她的樣子了。”

    水產店老板頓了頓,“不過不管怎么說,終究是我虧欠了你們,怎么樣,菜菜子她過得還好嗎?”

    “媽媽她現在很好,只是對當年的事情還有些念念不忘,但她曾經親口跟我說過她已經不恨你了,你只是……還欠我們一個真相。”

    武田徹也聞言陷入了沉默中,看得出他并不想再回憶當年的事情,可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也沒法再瞞下去了。

    過了不知有多久,直到香煙快要燃燒到他的手指時,水產店老板才重新開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錯誤,我這輩子所犯下的最后悔的錯誤。”

    接下來水產店老板終于講述了自己隱藏多年的故事。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的經濟進入最后的瘋狂,土屋洋介就是在那個時代出生的,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和那時絕大多數普通人一樣,土屋洋介也年輕氣盛,心高氣傲,直到《廣場協議》簽訂后,美元對日元開始瘋狂貶值,日元的購買力達到了巔峰,可隨之而來的卻是對出口業毀滅性的打擊,日本由盛轉衰,進入失落的十年,巨大的反差讓這一代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高額的債務壓力讓土屋洋介的父母不堪重負,在唯一的住所被銀行收回后,絕望的選擇燒炭自殺,祖父母也在接連不斷的噩耗中相繼病逝,然而人生所遭遇的巨大變故并沒有讓土屋洋介沉淪,反而鑄就了他無所畏懼的性格,用后來發掘他的車隊經理人的話來說

    ——這孩子是個天生的斗士。

    在他的人生字典里仿佛完全沒有害怕這兩個字。

    凡無法殺死我的,必將使我更加強大。

    土屋洋介在二十多歲時迎來了他的人生巔峰,在歐洲賽場屢創佳績,還拿到FIA GT大獎賽紐約站亞軍,之后和車隊鬧翻回國,沒過多久又取得D1 GRAND PRIX東京站追走賽冠軍,在日本漂移界他是傳說一樣的人物。

    那時的他已經站上了山頂,然而依舊無法得到滿足,迫切的渴望著新的挑戰,于是決定開始對DK的頭銜發起挑戰,只花了不到一年時間已經把22個區的地下頂尖賽手紛紛挑落馬下,只剩下最后的練馬區。

    “練馬區的最強車手叫淺野直人,那是個很瘋狂的家伙,他自創了一套死亡競賽跑法,在約定的時間選取一段高速公路,破壞護欄,設置好入口和出口,參賽賽車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行駛,誰最先活著抵達終點誰就是最后的贏家,有時候為了增加刺激性,他還會故意把警察也引入游戲中。”

    “這……這根本就是自殺吧。”Ameko聽到規則后完全傻掉了。

    “淺野直人堅信只有最勇敢的車手才配得上享有勝利,而所有想要挑戰他的車手都要接受他所制定的游戲規則,盡管現在看來很愚蠢,但只剩最后一場就能贏下DK的頭銜,那時年輕的我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棄的。”

    武田徹也用打火機點起第二支煙,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道,“我們約定好比試的時間,除了我們兩人外,參賽的還有我最好的朋友,新宿區的最強車手小林亮,賽道是我們一起選取的,有四十公里長,三車道,平時的時候車輛密度適中,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當天到了那里時突然開始起霧。

    “小林建議放棄這次比賽,另行更改時間,我看得出淺野直人其實心里也已經同意了,畢竟他只是一個享受在死亡邊緣游走刺激的混蛋而已,并不是真的打算去死,當時那種路況,危險性也已經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圍,但是那混蛋顯然不想放過這個嘲諷我們的機會,他知道我一定也會投贊同票,因此自己就投了反對票,說我們都是懦夫。

    “那時的我年少氣盛,于是一怒之下也投了反對票,最終結果2:1,比賽照常進行,這時候淺野直人的臉色終于變了,而我卻感受不到任何報復快感,因為我們三人都已經騎虎難下。”

    “之后所發生的的一切更是證明了我的決定有多愚蠢,那天公路上的能見度只有四五米,我們不得不都壓低了車速,然而即便如此依舊被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下,這已經不是技術層面上的比拼了,運氣反倒成了最重要的東西。”

    “我們就這樣提心吊膽的開了十分鐘,平時的時候這時間已經夠我們跑完全程,但這一次我們只跑了不到三分之一,我一直在狂按喇叭,好在這時候高速已經封閉,對面的來車少了很多,可即便如此依舊有好幾次我都是突然看到車燈,猛打方向才險之又險的避開,那種感覺就像是和死神擦肩而過。”

    回憶起當時的險狀,即便到了現在水產店老板依舊心有余悸。

    “在這種情況下再堅韌的神經也沒法長時間的堅持下去,因此我和小林交替領先,為彼此贏得休息的時間,至于淺野直人,在這場比賽中他已經提前出局了,這個所謂的全東京最勇敢的車手,他的意志已經被摧毀,只敢縮在我們的身后瑟瑟發抖,然而之后所有人都沒想到意外發生了。

    “在快接近中途的時候我聽到了前方大貨車的鳴笛聲,正準備變道,沒想到淺野直人的GT-R突然上提,將我死死卡在左側車道中,我嘗試加速和減速但是他始終牢牢擋在我的右側,我大概能猜到他那時在想什么,他今天的表現實在太糟糕了,如果輸掉這場比賽傳出去他這么久來所積攢起的聲望就全完了,因此心生惡膽……

    “淺野直人鐵了心要置我于死地,留給我的時間越來越少,我的心中不由生出一股絕望,以為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這里了,卻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小林亮駕駛著自己的LEXUS義無反顧的撞上了淺野直人的GT-R。

    “下一刻他們兩人的車一起失控,淺野直人的GT-R先滾進了對面大貨車的底盤下,之后大貨車傾倒,砸在了小林亮的LEXUS上,當時的場面太過血腥,我甚至不敢去看,他的整個車頂都下陷了進去,車頭冒起滾滾濃煙。”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浙江生肖6十1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牛 500彩票比分 云南麻将玩法 广东新11选5 四方安徽麻将安卓版 德甲球队英文名 股票指数期货 微乐家乡棋牌下载 手机比分直播网 篮球场的围网 广西棋牌中心 1分赛车彩票计划软件大全 江苏7位数开奖 网上在家兼职赚钱 四川快乐十二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