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落下的東西
?    “你認為昨晚闖進文森特家里的并不是什么怪物嗎?”從比利的住處出來后,安妮問道。

    “一開始聽他的描述我的確也以為是那艘幽靈船上的東西來找他了,但是在去他的住處看過后我更傾向于這種看法。”

    張恒把手里的貝殼遞過去。

    “怎么?”安妮接過看了半天沒看出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這種貝殼是附近海域的,在拿騷的沙灘上很常見。”

    “嗯,你這么說我好像也有點印象了,哈利貌似就撿了一堆這玩意兒,我大概是沒法理解他的愛好了。”安妮道。

    “還有鱗片。”張恒把鱗片也遞了過去,“這是金梭魚的魚鱗,同樣也是這片海域漁民經常捕獲的魚類之一。”

    “你為什么會連這種事情都知道?”紅發少女驚嘆。

    “呃,我曾經研究過一段魚類,這不是重點。”第一輪副本結束中貝爾曾教過張恒一些常見的食用魚,他回去后也在網上找了點資料,現在的他能辨認出的魚種類已經超過了兩百種。

    “但是那艘船不是一直在游蕩嗎,會出現在附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說的沒錯。”張恒道,“所以我之后又去檢查了文森特的院子,他說他一周澆一次水,內蒂上一次幫他澆水是五天前,我問了內蒂,最近一段時間島上沒有下過雨,他院子里的土地也證明了這一點,但是有一塊兒地方是例外。”

    “哈?”

    “在見到文森特的房子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他之前說過的話,他說看到那家伙的時候它就像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衣服一直在滴水,但是文森特的房子距離海岸線并不近,如果那東西真的是來自大海深處,即便是在深夜,它從沙灘一路走過來依舊要冒不小的風險,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么長的距離它身上帶的海水應該不剩太多才對。”

    “這種事情是沒法用常識來判斷的吧,有沒有可能它被詛咒了,永遠保持溺水狀態,我小時候好像聽說過一些這樣的故事。”安妮聳了聳肩。

    “我考慮到了你說的可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身上的水滴滴落的速度應該一直差不多,但實際上花園里有一個角落的泥土和其他地方不同,非常濕潤。”

    “你懷疑有人走到那里把自己故意弄濕,之后在身上貼上貝殼和鱗片,偽裝成怪物的樣子,爬進文森特的臥室尋找那三本筆記?可是為什么,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你問的是他為什么要尋找筆記,還是為什么要偽裝成這個樣子,如果是前者的話我也不知道答案,但后一個問題很顯然是因為他擔心自己的身份暴露。”張恒道,“我早應該想到的,我檢查過從那艘船上帶回來的所有東西,都沒有發現異常,但是回來的時候我們卻遭遇了風暴,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我落下了什么。”

    “什么?”

    “那一箱銀器和戒指項鏈并不是我們帶回來的所有東西。”

    安妮挑了挑眉毛。

    “當時上船的包括我在內有七個人,有人瞞著其他人還拿了別的東西,也是他潛入文森特的房間打算偷那三本筆記。”張恒道。

    “這就是為什么之前在比利家你沒有把這個推論說出來的原因嗎?”

    張恒點了點頭,“昨晚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可以排除,剩下的五個人都有可能,我不懷疑他的忠誠,但是那個人可能沒有意識到他拿的東西有多危險,那艘克拉克船上最后一個人也沒有,很可能就和那件東西有關,好在范圍現在已經縮到很小了,接下來我們只要一個一個調查就好。”

    “也許不用那么麻煩,”安妮道,“我大概猜到那個人是誰了。”

    “嗯?”

    “當時船上基本上都是兩人一組在活動,想瞞著另一個人藏下東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和賽斯那時候就在你的下面一層檢查貨倉,但是之后我聽到你撞門的聲音,以為你那邊發生了什么危險,就跑上去了,那一段時間里賽斯一個人那里,如果有人能瞞著其他人藏下什么東西,那就只有他了。

    “而且后來在見到他是在甲板上,他那會兒的精神看起來有些恍惚,不過大家當時的狀態都不是很好,我也沒多想。”

    “回來的途中遇到風暴的時候他在干什么?”張恒問道。

    “我沒見到他,那時候輪到他休息,他不在甲板上,不過你這么說我倒是想起來了,等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再看到他,發現他的臉上青了一塊兒,我問他是怎么回事兒,他跟我說自己不小心摔的。”

    紅發少女道,“船上明令禁止私斗,但我的確聽說有些人不是很守規矩,我們畢竟是新船,人也是最近才招的,每次靠岸都會再補充一批人手,有些人之間彼此認識,有時候在上船前就有點恩怨,賽斯……賽斯是第一批上船的人,他剛結婚不久,人是他從伎院里贖出來的,聽說他們關系不錯,不過其他人那里難免會有些閑言碎語。”

    “你知道他住在那里嗎?”

    “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有個人肯定知道。”

    安妮找到了另一個名叫肖恩的海盜,后者在寒鴉號上當炮手,他和賽斯的關系不錯,兩人之前曾在同一艘船上共事,在島上也經常一起去找樂子,肖恩果然知道賽斯的住處,帶著兩人走了過去,然而到那里后卻發現門里門外倒處堆的都是家具。

    賽斯從一只衣柜后探出頭來,看到三人神色有些意外,尤其在見到張恒后眼中閃過一抹慌亂之色,不過很快就掩蓋了起來,“抱歉,我正在準備搬家。”

    肖恩聞言一愣,隨后喜道,“不錯嘛,剛結過婚就又搬新家,不過你為什么不喊我幫忙?”

    “反正也沒多少東西,就不麻煩你了。”賽斯道,之后他又看向張恒和安妮,“今天我這邊可能有點不太方便,船長你能明天再來嗎?”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分分彩怎么玩 福建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中国石化股票分析报告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玩法 九游大厅炸金花怎么开挂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前 双色球摇奖机下载安装 捷报比分直播下载 金蟾千炮捕鱼 麻将来了下载 26选5中奖多少钱 富贵棋牌手机版下载 11选5如何一天赢5万 北京快3 湖北11选5奖金是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