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落下的东西
?    “你认为昨晚闯进文森特家里的并不是什么怪物吗?”从比利的住处出来后,安妮问道。

    “一开始听他的描述我的确也以为是那艘幽灵船上的东西来找他了,但是在去他的住处看过后我更倾向于这种看法。”

    张恒把手里的贝壳递过去。

    “怎么?”安妮接过看了半天没?#38383;?#26377;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这?#30452;?#22771;是附近海域的,在拿骚的沙滩上很常见。”

    “?#29275;?#20320;这么说我好像也有点印象了,哈利貌似就捡了一堆这玩意儿,我大概是没法理解他的爱好了。”安妮道。

    “还有鳞片。”张恒把鳞片也递了过去,“这是金梭鱼的鱼鳞,同样也是这片海域渔民经常捕获的鱼类之一。”

    “你为什么会连这种事情都知道?”红发少女惊叹。

    “呃,我曾经研究过一段鱼类,这不是重点。”第一轮副本结束中贝尔曾教过张恒一些常见的食用鱼,他回去后也在网上找了点资料,现在的他能辨认出的鱼种类已经超过了两百种。

    “但是那艘船不是一直在游荡吗,会出现在附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张恒道,“所以我之后又去检查了文森特的院子,他说他一周浇一次水,內蒂上一次帮他浇水是五天前,我问了內蒂,最近一段时间岛上没有下过雨,他院子里的土地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有一块儿地方是例外。”

    “哈?”

    “在见到文森特的房子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他之前说过的话,他说看到那?#19968;?#30340;时候它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衣服一直在滴水,但是文森特的房子距离海岸线并不近,如果那东西真的是来自大海深处,即便是在深夜,它从沙滩一路走过来依旧要冒不小的风险,而且最重要的是这?#38383;?#30340;距离它身上带的海水应该不剩太多才对。”

    “这种事情是没法用常识来判断的吧,有没有可能它被诅咒了,永远保持溺水状态,我小时候好像听说过一些这样的故事。”安妮耸了?#22987;紜?br/>
    “我考虑到了你说的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身上的水滴滴落的速度应该一直差不多,但实际上花园里有一个角落的泥土?#25512;?#20182;地方不同,非常湿润。”

    “你怀疑有人走到那里把自己故意弄湿,之后在身上贴上贝壳和鳞片,伪装成怪物的样子,爬进文森特的卧?#24050;?#25214;那三本笔记?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问的是他为什么要寻找笔记,还是为什么要伪装成这个样子,如果是前者的话我也不知道答?#31119;?#20294;后一个问题很显然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张恒道,“我早应该想到的,我检查过从那艘船上带回来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发现异常,但是回来的时候我们却遭遇了风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落下了什么。”

    “什么?”

    “那一箱银器?#24466;?#25351;项链并不是我们带回来的所有东西。”

    安妮挑了挑眉毛。

    “当时上船的包括我在内有七个人,有人瞒?#29260;?#20182;人还拿了别的东西,也是他潜入文森特的房间打算?#30340;?#19977;本笔记。”张恒道。

    “这就是为什么之前在比利家你没有把这个推论说出来的原因吗?”

    张恒点了点头,“昨晚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可以排除,剩下的五个人都有可能,我不怀疑他的?#39029;希?#20294;是那个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拿的东西有多危险,那艘克拉克船上最后一个人也没有,很可能就和那件东西有关,好在?#27573;?#29616;在已经缩到很小了,接下来我们只要一个一个调查就好。”

    “也许不用那么麻?#24120;?#23433;妮道,“我大概猜到那个人是谁了。”

    “?#29275;俊?br/>
    “当时船上基本上都是两人一组在活动,想瞒着另一个人藏下东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和赛斯那时候就在你的下面一层检查货仓,但是之后我听到你撞门的声音,以为你那边发生了什么危险,就跑上去了,那一段时间里赛斯一个人那里,如果有人能瞒?#29260;?#20182;人藏下什么东西,那就只有他了。

    ?#23736;?#19988;后来在见到他是在?#35013;?#19978;,他那会儿的精神看起来有些恍?#20445;?#19981;过大家当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我也没多想。”

    “回来的途中遇到风暴的时候他在干什么?”张恒问道。

    “我没见到他,那时候?#20540;?#20182;休息,他不在?#35013;?#19978;,不过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等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再看到他,发现他的脸上青了一块儿,我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他跟我说自己不小心摔的。”

    红发少女道,“船上明令禁止私斗,但我的确听说有些人不是很守规矩,我们毕竟是新船,人也是最近才招的,?#30475;?#38752;岸都会再补充一批人手,有些人之间彼此认识,有时候在上船前就有点恩怨,赛斯……赛斯是第一批上船的人,他刚结婚不久,人是他从伎院里赎出来的,听说他们关?#25377;?#38169;,不过其他人那里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

    “你知道他住在那里吗?”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有个人肯定知道。”

    安妮找到了另一个名?#34892;?#24681;的海盗,后者在寒鸦号上当炮手,他和赛斯的关?#25377;?#38169;,两人之前曾在同一艘船上共事,在岛上也经常一起去找乐子,肖恩果然知道赛斯的住处,带着两人走了过去,然而到那里后却发现门里门外倒处堆的都是家具。

    赛斯从一只衣柜后探出头来,看到三人神色有些意外,尤其在见到张恒后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不过很快就掩盖了起来,“抱?#31119;?#25105;正在准备搬家。”

    肖恩闻言一愣,随后喜道,“不错嘛,刚结过婚就又搬新家,不过你为什么不喊我帮忙?”

    “反正也没多少东西,就不麻烦你了。?#27604;?#26031;道,之后他又看向张恒和安妮,“今天我这边可能有点不太方便,船长你能明天再来吗?”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