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真正意义上的……人
?    直?#35282;?#22768;响起,众人才记起来不久前刚发生的那件轰动拿骚的事情。

    张恒在和威尔顿发生冲突当晚就带人夜袭了后者,干掉了两艘船二百多人,一个都没有放过。

    据事后上过船的人说水手舱里到处都是血迹,就像屠宰场一样。

    不过这次联合围猎期间张恒一直表现的很低调,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他并不只是一个会讲道理的人。

    张恒没有兴趣和贾维斯玩儿什么狼人杀票选谁是狼人的游戏,他通知过黑王子萨姆等人后就算是尽到了自己的义务,至于他们愿不愿意相信他的话,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了。

    贾维斯从这一枪中也读出了张恒的决心,所以他大声咒骂?#29275;?#35753;勇士号的船员迅速让开,把小船让给安妮。

    他接受赦免是因为做海盗这么多年已经积累到足够多的财富,但就算再有钱他也没法回归到文明社会,在所有殖民地他都是通缉?#31119;?#38656;要东躲西藏,就算?#20302;?#22238;一趟家乡也要时刻提心吊胆,而现在他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干掉岛上这些赫赫有名的海盗,他就可以衣锦还乡,但是前提是他必须得先活下去。

    贾维斯从不怀疑张恒的决心。

    因为在这过程中张?#21069;?#30701;火枪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脑袋,任凭黑王子萨姆等人在一旁劝说,张恒都不为所动。

    而他的坚定表现也终于引起其他人心中的警惕,黑王子萨姆打算安排人手去森林中设立观察点,监控?#21644;?#33337;只的动向,与此同时布鲁克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他因为之前的遭遇是对贾维斯最不信任的人,也是现在最愿意相信张恒所说的话的人。

    只是如果他现在选择离开,海底那些近在咫尺的黄金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剑鱼号付出了这?#21019;?#30340;代价,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是他有些难?#36234;?#21463;的事情,而且更主要的是他的船体在之前的战斗中受创严重,尤其是?#31995;?#30340;桅杆不是那么容易修好的。

    不过最终贾维斯还是下定了决心,黄金再好也没自己的性命重要,他也学习张恒派人去通知自己的船员,不过贾维斯没打算跑出去太远,他还想要先出海看看情况。

    至于其他两位船长则还在犹豫中,尤其是喝的站都站不稳的那个,就算这时候想走也没力气走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29275;?#36825;时候每个人都各怀心?#36857;?#19981;过为了防?#25346;?#21457;骚?#20197;?#26102;没有船长把真相告诉海滩上的船员,除此之外,黑王子萨姆还是做了不少事情的,他把之前架在海滩上的火炮又拉了出来,同时挑了几个还算清醒的人穿过树林去另外的方向架设观察点。

    不过这种做法也只是聊胜于无,在白天的时候因为视线好,隔着很远就能发现目标,观察点的人也能有时间通知到港口这边,而现在是深夜,能见度骤降,就算看到船只也未必还有时间把消息传递过来。

    鹦鹉岛的地形曾在他们埋伏西班牙珍宝船的时候帮了他们很大的忙,但是现在却也成了他们的麻烦,因为岩壁的遮挡,从海滩的角度根本看不到港口外是什么情况。

    黑王子萨姆的心里其实是倾向于相信张恒的,不只是因为双方曾经有过合作,张恒和贾维斯之中有一个人说谎,如果张恒说谎那只要看住寒鸦号那批黄金就跑不了,但如果贾维斯在撒谎那问题就严重的多了。

    因为现在海滩上还有行动能力的人连一半都没有,而还能动弹的人里也有一半基本上已经没法正常思?#36857;?#32780;且刚刚经历过一次激烈的战斗,各艘海盗船都或多或少都有损伤,弹药也不充足,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真的有海军的军舰突然出现,胜负根?#20037;?#26377;悬念。

    张恒想必也是因为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才果断的选择离开。

    黑王子萨姆倒是没有怪张恒抛下其他人,不讲义气,以寒鸦号目前的状态,张恒这边剩下的人手也只是勉强可以驾?#20976;?#26681;?#20037;?#26377;多余的人手用来战斗,他除了离开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另一边,寒鸦号上的众船员终于都分批登上船,除了哈利外船上的厨子拉姆齐这一?#25105;?#31435;了大功,他在短短十分钟的时间里竟然真的在那片混乱的海滩上找到了绝大多数船员,最终只剩下两个人无论如?#25105;舱?#19981;到。

    张恒没有再等,他是最后一批撤离海滩的人,把贾维斯推进摆渡船里,之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安妮和另外几个水手划船,迪弗雷纳则暂时接替了比利的位置,在船上?#23500;?#30528;还清醒的人放下风帆,收起船锚,做好出港的准?#31119;?#36825;时候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

    等小船离岸,贾维斯终于卸下了所有伪装,开口道。

    “你是在树林里找到我的人的?”

    “不,严格来说是你的人在树林里找了我的人。”张恒道。

    “有趣的巧合,但你知道你们没法一直这么逃下去的对吧,即便你们这?#25991;?#36867;脱,但下一?#25991;兀?#20570;我们这一行的很少有人能善终的,就算是霍尼格,他现在占据岛上的炮台,不用再冒着危险出海劫掠,可是如果有一天英格兰的红杉军抵达那里,他也同样无路可逃。”

    “从某?#27542;?#24230;上我支持你的观点,但是,这并不是你背叛?#31243;?#19978;那群人的理由,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把你当朋友和兄弟。”

    “开始新生活总是需要一点勇气的,和过去彻底的告别,只有这样我才能在在新世界更好的生活下去,你没有见过他们,见过他们看我们的样子,那目光就像是在看某种野兽,你看,重点并不全在那张赦免状上,我需要彻底洗掉这段过往,把一切都留在这里,这样我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贾维斯喃喃道。

    “那就祝你得偿所愿吧。”摆渡的小船已经来到了寒鸦?#25490;裕?#24352;恒收起手中的短火枪,抓住了一旁的缆绳。

    就在寒鸦号?#29260;?#39118;帆,准备离开的时候,港口不远处却出现了一片黑影。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