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真正意義上的……人
?    直到槍聲響起,眾人才記起來不久前剛發生的那件轟動拿騷的事情。

    張恒在和威爾頓發生沖突當晚就帶人夜襲了后者,干掉了兩艘船二百多人,一個都沒有放過。

    據事后上過船的人說水手艙里到處都是血跡,就像屠宰場一樣。

    不過這次聯合圍獵期間張恒一直表現的很低調,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他并不只是一個會講道理的人。

    張恒沒有興趣和賈維斯玩兒什么狼人殺票選誰是狼人的游戲,他通知過黑王子薩姆等人后就算是盡到了自己的義務,至于他們愿不愿意相信他的話,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圍內了。

    賈維斯從這一槍中也讀出了張恒的決心,所以他大聲咒罵著,讓勇士號的船員迅速讓開,把小船讓給安妮。

    他接受赦免是因為做海盜這么多年已經積累到足夠多的財富,但就算再有錢他也沒法回歸到文明社會,在所有殖民地他都是通緝犯,需要東躲西藏,就算偷偷回一趟家鄉也要時刻提心吊膽,而現在他終于等到了一個機會,干掉島上這些赫赫有名的海盜,他就可以衣錦還鄉,但是前提是他必須得先活下去。

    賈維斯從不懷疑張恒的決心。

    因為在這過程中張那把短火槍一直沒有離開過他的腦袋,任憑黑王子薩姆等人在一旁勸說,張恒都不為所動。

    而他的堅定表現也終于引起其他人心中的警惕,黑王子薩姆打算安排人手去森林中設立觀察點,監控島外船只的動向,與此同時布魯克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陰晴不定,他因為之前的遭遇是對賈維斯最不信任的人,也是現在最愿意相信張恒所說的話的人。

    只是如果他現在選擇離開,海底那些近在咫尺的黃金就和他沒有什么關系了,劍魚號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結果什么都沒有得到是他有些難以接受的事情,而且更主要的是他的船體在之前的戰斗中受創嚴重,尤其是斷掉的桅桿不是那么容易修好的。

    不過最終賈維斯還是下定了決心,黃金再好也沒自己的性命重要,他也學習張恒派人去通知自己的船員,不過賈維斯沒打算跑出去太遠,他還想要先出海看看情況。

    至于其他兩位船長則還在猶豫中,尤其是喝的站都站不穩的那個,就算這時候想走也沒力氣走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這時候每個人都各懷心思,不過為了防止引發騷亂暫時沒有船長把真相告訴海灘上的船員,除此之外,黑王子薩姆還是做了不少事情的,他把之前架在海灘上的火炮又拉了出來,同時挑了幾個還算清醒的人穿過樹林去另外的方向架設觀察點。

    不過這種做法也只是聊勝于無,在白天的時候因為視線好,隔著很遠就能發現目標,觀察點的人也能有時間通知到港口這邊,而現在是深夜,能見度驟降,就算看到船只也未必還有時間把消息傳遞過來。

    鸚鵡島的地形曾在他們埋伏西班牙珍寶船的時候幫了他們很大的忙,但是現在卻也成了他們的麻煩,因為巖壁的遮擋,從海灘的角度根本看不到港口外是什么情況。

    黑王子薩姆的心里其實是傾向于相信張恒的,不只是因為雙方曾經有過合作,張恒和賈維斯之中有一個人說謊,如果張恒說謊那只要看住寒鴉號那批黃金就跑不了,但如果賈維斯在撒謊那問題就嚴重的多了。

    因為現在海灘上還有行動能力的人連一半都沒有,而還能動彈的人里也有一半基本上已經沒法正常思考,而且剛剛經歷過一次激烈的戰斗,各艘海盜船都或多或少都有損傷,彈藥也不充足,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真的有海軍的軍艦突然出現,勝負根本沒有懸念。

    張恒想必也是因為看清了這一點,所以才果斷的選擇離開。

    黑王子薩姆倒是沒有怪張恒拋下其他人,不講義氣,以寒鴉號目前的狀態,張恒這邊剩下的人手也只是勉強可以駕駛它,根本沒有多余的人手用來戰斗,他除了離開外沒有其他的選擇。

    另一邊,寒鴉號上的眾船員終于都分批登上船,除了哈利外船上的廚子拉姆齊這一次也立了大功,他在短短十分鐘的時間里竟然真的在那片混亂的海灘上找到了絕大多數船員,最終只剩下兩個人無論如何也找不到。

    張恒沒有再等,他是最后一批撤離海灘的人,把賈維斯推進擺渡船里,之后自己也坐了進去。

    安妮和另外幾個水手劃船,迪弗雷納則暫時接替了比利的位置,在船上指揮著還清醒的人放下風帆,收起船錨,做好出港的準備,這時候所有人都在爭分奪秒。

    等小船離岸,賈維斯終于卸下了所有偽裝,開口道。

    “你是在樹林里找到我的人的?”

    “不,嚴格來說是你的人在樹林里找了我的人。”張恒道。

    “有趣的巧合,但你知道你們沒法一直這么逃下去的對吧,即便你們這次能逃脫,但下一次呢?做我們這一行的很少有人能善終的,就算是霍尼格,他現在占據島上的炮臺,不用再冒著危險出海劫掠,可是如果有一天英格蘭的紅杉軍抵達那里,他也同樣無路可逃。”

    “從某種程度上我支持你的觀點,但是,這并不是你背叛沙灘上那群人的理由,他們中有很多人都把你當朋友和兄弟。”

    “開始新生活總是需要一點勇氣的,和過去徹底的告別,只有這樣我才能在在新世界更好的生活下去,你沒有見過他們,見過他們看我們的樣子,那目光就像是在看某種野獸,你看,重點并不全在那張赦免狀上,我需要徹底洗掉這段過往,把一切都留在這里,這樣我才能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賈維斯喃喃道。

    “那就祝你得償所愿吧。”擺渡的小船已經來到了寒鴉號旁,張恒收起手中的短火槍,抓住了一旁的纜繩。

    就在寒鴉號張起風帆,準備離開的時候,港口不遠處卻出現了一片黑影。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下载东北麻将玩法 一头单双中特高手官方 福建体彩票22选5走势图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快速赛车app下载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 心悦吉林麻将官网版 哪个有打南宁麻将群 澳洲幸运10靠谱群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500万 喜来乐棋牌 成都麻将游戏下载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1准确 山东快乐扑克3今日开奖 棒球比分怎么算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