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十三章 道理我都懂
    千鈞一發之際,張恒抱起了冒牌馬巍,后者的重量比他預料中要輕不少,大概只有不到一百斤的樣子,和她的身高并不成正比。

    不過現在不是關注這種事情的時候,張恒將冒牌馬巍順勢扛在肩膀上,之后就向操場外跑去,即便身上帶著一個人,他的速度依舊比冒牌馬巍要快上不少。

    除了因為性別上天然的優勢和他一直以來的堅持鍛煉外,兩人體力上的差距也很明顯,相比起像小白鼠一樣瘋跑了整整三分鐘的冒牌馬巍,張恒以逸待勞,基本上沒怎么出力就把門給打開了。

    冒牌馬巍將胸口的惡心強咽了回去,之后想到了什么又再次淚奔,“你陰我!拿我當誘餌吸引那東西的注意力,自己卻在偷跑對不對!”

    “抱歉。”張恒道歉道,“道具效果,不過客觀上我也確實需要一個人在我開門的時候吸引它的注意力。”

    在當時那種局面下,除了使用【陰影之刻】外張恒找不到其他脫身的辦法,他只有進入到陰影狀態,拋棄身體的存在才能從那堵水泥墻的包裹中逃掉,而一旦使用【陰影之刻】,他是沒法在中途解除狀態的,只能眼睜睜看著冒牌馬巍被那個怪物攆的四處亂竄,對此愛莫能助。

    不過張恒沒說的是那時的他其實是可以直接穿過鐵門離開的,犧牲掉冒牌馬巍,這對他來說才是最安全的選擇。

    然而就沖后者在他被那怪物吞噬的時候沒有第一時間跑掉,而是強忍著恐懼詢問他需要什么幫助,張恒還是愿意為她冒這點風險的。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冒牌馬巍能撐過陰影狀態的三分鐘,讓他將大門打開,否則張恒也只能默默離開了,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冒牌馬巍那段鐵人馬拉松其實是在為她自己爭取生存的機會。

    后者休息了一會兒,之前快要趕上熱戀少女的心跳也稍微緩過來點,不過她顯然沒有下來自己跑的打算,而是換了個姿勢,像樹袋熊一樣繼續賴在張恒的后背上。

    張恒知道前者之前的體力消耗很大,倒也沒有不近人情的一定要把她趕下去,不過跑了一會兒后,張恒的右肩忽然一痛,皺眉道,“喂,你能不能老實點,我們還在逃命呢。”

    冒牌馬巍用鼻子哼唧了一聲,又停了大概兩秒鐘才戀戀不舍的把牙齒從張恒的肩膀上移開,望著留在那里的牙印心滿意足道,“道理我都懂,但不咬你這一口我這口氣就咽不下去。”

    “…………”

    做完自己很久前就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后冒牌馬巍終于將注意力又轉移到了正事上來,問張恒道,“剛才那究竟是什么東西?”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冒牌馬巍挑了挑眉毛,“那東西就是沖你來的吧。”

    不用再花力氣到跑步上,她終于可以將精力又放回到思考上,冒牌馬巍本來就是很聰明的人,回憶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情,很容易就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來。

    “我門之前遇到過一次,我從它手上救了個小孩兒下來,它大概就是因為這件事情盯上我的吧。”張恒頓了頓,又問道,“你之前說的弱點是什么意思。”

    “你是新人玩家?”冒牌馬巍有些意外,“可看你的實力不像啊,像這種事情并不是秘密,絕大多數老玩家都知道的吧,這種超自然怪物一般來說都會有弱點存在的,只要找對弱點針對,就算是強大到不可一世的家伙理論上也是有可能被一個剛帶上紅領巾的小學生給干掉的。”

    “弱點,類似阿基琉斯之踵這種嗎?”

    冒牌馬巍點頭,“就是那樣的東西,對付這種怪物通常都要先找到它的起源或傳說,因為對付它的方法很可能就隱藏在那些口口相傳卻又并不怎么起眼的故事里。”

    “除此之外呢?”張恒又問道,有幸運兔腳和森林之神塔皮奧的前車之鑒,張恒倒是的確在網上檢索過墻壁吞人的信息,但遺憾的是并沒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線索,而現在再深入查顯然也沒有足夠的時間了。

    “除此之外就只能硬上了,對付大多數怪物物理消滅的手段都能起到效果,不過這次……我也不太確定,要么你等它附身到墻上的時候砸了它試試?”

    張恒知道這辦法多半沒什么用,因為那東西是可以固態和液態間輕松切換的,這也讓對付它的難度增加了不少。

    張恒在逃跑的時候一直在盡量遠離四周的墻壁,不過城市里到處都是鋼筋水泥鑄成的森林,是那東西的天然主場,它可以在不同的墻壁間四處移動,這也讓它幾乎不可能被消滅。

    但是冒牌馬巍之前提到的弱點,卻是讓張恒又想到了什么。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就在前面又遇到了一個熟人。

    張恒沒有選擇大路,因為附近都是宿舍樓和其他建筑,不但是對方絕佳的狩獵場所,而且還可能會給樓里面的人帶來危險,他背著冒牌馬巍穿過了操場東北方向的小花園,這里平時很熱鬧,還有一個人工湖,是情侶們飯后最愛的幾個地方之一,但是現在學校已經放假,又是晚上十點多了,張恒沒想到會在碰到其他人,而且還是不久前剛和他分手的沈熙熙,她今晚的確是有什么心事,竟然在外面晃蕩了這么久還沒回宿舍。

    聽到遠處的腳步聲她從湖邊的長椅上站了起來,見到張恒后臉上也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不過緊接著就聽張恒背上的冒牌馬巍叫道,“快跑快跑!!!”

    沈熙熙揚了揚眉毛,有些不解,但是當她看到兩人身后的黑色液體時瞳孔猛地一縮,臉色卻是不驚反喜。

    張恒原本以為沈熙熙還會問東問西,畢竟正常人在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都會先想辦法搞清楚狀況,但是沈熙熙卻絲毫沒有拖泥帶水,聞言立刻拔腿就跑。

    她和張恒并排在一起,一邊跑一邊問道,“你們是在哪里發現這東西的,它有什么攻擊手段,是和墻壁有關嗎?”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nba篮球赛在哪里看 湖北11选5开奖直播 股票怎么算涨停 天天棋牌手机版? 秒速飞艇官方开奖直 网上赚钱的好项目 闲来麻将下载安卓版 360新11选5 河北燕赵风釆20选5走势图 天天在线棋牌? 快3官网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计 篮球比分直播90vs app 海南体彩环岛赛开奖结果 黑桃棋牌手机官网 疯狂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