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步步緊逼
    最后一次通話結束,塔臺就失去了和飛機的聯系。

    救援小隊在第一時間駕駛著快艇,趕往事故地點,這是一天內發生的第二場意外,就連一直不動聲色的上尉也罕見的露出一抹緊張之色。

    宇航員訓練的確存在有危險性,阿波羅1號的悲劇直到今天依舊是NASA永遠的痛,在發射排練測試中,指揮/服務艙突然發生大火,當時三名機組成員正在里面就坐,就像是烤箱里的圣誕節火雞,高壓富氧環境讓火勢迅速蔓延,在地面人員到達前里面的宇航員就已經全部罹難。

    這場災難也讓阿波羅計劃整整擱置了20個月。

    而在之后的訓練中,也發生過各種各樣的事故,不過像今天這樣相隔不到幾個小時就先后有兩名宇航員候選人在不同的項目中遭遇意外還是頭一次。

    通訊斷開后,塔臺這邊也不知道張恒那邊的情況怎樣。

    通常情況下,對于雙發動機飛機而言,單側發動機停車,有一定飛行經驗的飛行員是有可能將飛機駕駛回機場的,或者利用這個時間就近尋找合適的著陸點,然而雙發動機關閉,失去全部動力后以戰斗機的重量和設計是很難長時間維持滑行狀態的。

    因此張恒在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最好的選擇就是跳傘。

    然而上午剛剛才發生過安東尼彈射座椅失效的事情,讓很多人的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

    另一邊,眾玩家的表情也有些驚疑不定,不久前知識分子模樣的中年人主持的會議并沒有找出殺害安東尼的兇手,但是按理說應該還是對兇手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壓力,沒有人想到對方竟然這么快就第二次出手。

    而且選擇了所有人都不覺得應該是目標的目標。

    張恒是目前在訓練中表現最好的人,綜合各方面來看基本上已經提前鎖定了第一,干掉他的確可以讓阿波羅十一號上空出一個位置,但事實上對于后面的人來說,對他動手遠沒有對其他人動手來的劃算。

    除了因為他本人看起來并不好對付外,也因為干掉第一名和第三名所帶來的結果都是一樣的,但是考慮到之后還要駕駛航天器飛入太空,大家肯定都希望同行的隊友越靠譜越好,因此,張恒所面對的危險遠不如排在他后面的二三名。

    而真正有動機對他下手的大概只有一個人。

    “為什么,你們為什么都看著我?就好像我是兇手一樣。”有氣無力的年輕人吸了吸鼻子。

    “你說你沒有理由殺掉安東尼,因為他威脅不到你,但是這一次你有理由了。”甄匂道。

    “怎么講?”

    “你知道自己現在的位置有多危險,后面的人都巴不得你死掉,而大衛死后,你的成績很可能就是第一。”

    “然后呢?”年輕人摸了摸下巴。

    “你和大衛是我們這里唯二有飛機駕駛基礎的人,如果失去了大衛,我們就需要你來駕駛航天器。”

    “我喜歡這種說法,如果我能選擇,我很樂意選你做我的登月隊友。”年輕人咧嘴道。

    “做夢去吧。”甄匂冷笑。

    “如果我是你就不會對自己未來的指令長這么粗魯,假如你真的對我有什么不滿,完全可以在晚上敲我的房門,我很樂意和你一對一進行細致深入的探討。”有氣無力的年輕人特意加重了“深入”兩個字。

    知識分子模樣的中年人皺了皺眉眉頭,“現在你已經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東西,那可以告訴我們你是怎么做到的了吧,上午登月訓練機的事情因為能提前知道每個人的點名順序,你可以趕在昨晚做手腳,但是這次飛機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怎么讓發動機失效的,大衛的飛行技術還在你之上,他為什么沒有在起飛前檢查出來,何況在你和大衛之間,還隔著馬克,你使用了什么游戲道具?”

    “如果我不告訴你的話,你打算怎么做,咬我嗎?”年輕人挑了挑眉毛。

    “我們需要一個人來駕駛航天器沒錯,但那是登上阿波羅十一號之后的事情了,在此之前我們不會將自己的性命都寄托在別人的仁慈上,更何況我很肯定你也沒有那樣的東西。”知識分子模樣的中年人擦了擦眼鏡,“所以為了保障我們之后的人身安全,要么你把那件游戲道具展示給我們看,告訴我們觸發條件和解除方式,要么我們就自己取走它,不過那時候我們或許還會從你的身上取走點別的東西。”

    “嘖嘖,大叔你可比你表面上看起來的要強硬的多了,可惜……你找錯了對象。”有氣無力的年輕人撇了撇嘴,“我希望自己能告訴你怎么讓那架飛機墜毀的,就像我希望能告訴你們我怎么殺了那個叫做安東尼的蠢貨,但事實是……這是我最后一次再重復這句話,這實在太傻了……聽著,我沒有殺掉他們,我不管你們其他人怎么看這件事情,這不是我做的,雖然從某種意義上,我個人并不討厭他的做法。”

    “我們是在浪費時間,他一直滿嘴謊言,我們應該立刻控制住他,然后對他搜身。”高中生提議道。

    “我同意。”甄匂道。

    “你們誰敢先碰我一下,我發誓一定會殺了他的,這不是開玩笑。”有氣無力的年輕人臉色沉了下來,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為什么,如果不是你做的,你為什么不敢接受我們的搜查?”知識分子模樣的中年人問道,“就像你自己所說的,大衛死掉后,你是現在我們之中最適合駕駛航天器的人,只要你證明這兩件事情和你無關,你就可以穩穩獲得一個名額在一旁看戲了,你想要完成主線任務不是嗎?”

    “我不會在勝負明了前就把自己的底牌翻給其他人看的。”有氣無力的年輕人道。

    氣氛陷入了僵持中,知識分子模樣的中年人這邊也不是沒有顧慮,這里是卡納維拉爾角空軍基地,他們雖然在人數上占據著絕對的優勢,但是也很難直接用強。

    而就在這時候,一直沒怎么開過口的賈萊突然開口,指著不遠處海灘的方向弱弱道,“啊……我的視力不好,你們看快艇上的人是大衛嗎?”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腾讯游戏麻将来了 浙江体彩6 1开奖 e球彩交流 山西大唐麻将下载安装 5分PK10是官方彩吗 贵州11选5任二追号 十一运夺金玩法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app 德国赛车德国飞艇 2019上证指数年线 天天捕鱼版下载 免费四人麻将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 十一选五陕西走势图 国标麻将规则 送彩金可提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