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儒道諸天 > 正文 第320章 劍道大宗師親臨
    高句麗地小人少,和隋朝的地大物博,人杰地靈不一樣,能出個先天劍客,很不容易。能誕生一位大宗師強者,簡直就是奇跡。

    傅君婥擅自離開高句麗,來到大隋刺殺皇帝楊廣,傅采林是既生氣,又擔心。

    中原大地,高手如云,臥虎藏龍。

    大隋的皇帝,豈是那么好刺殺的嗎?

    宇文閥讓人給傅采林帶去消息,說,傅君婥被秦至庸囚禁,每天要做很多的粗活,苦不堪言。

    宇文閥就是要給秦至庸拉仇恨,水越渾,宇文閥才好渾水摸魚。

    讓先天劍客做苦力,是對強者的褻瀆,不能容忍。

    傅采林知道宇文閥給自己傳來消息,沒安好心,但是傅君婥是自己的愛徒,不能不救。

    其實,傅采林也想要會一會秦至庸這個新誕生的大宗師。若是有機會將秦至庸擊殺,那就再好不過。傅采林踏入大宗師境界快二十年,劍術戰力都是達到了巔峰,豈是一個剛踏入大宗師境界的新人可比?

    可是,傅采林哪里知道,秦至庸根本就不是常人揣測的那種大宗師。或者說,秦至庸根本就不是大宗師。

    傅采林手握長劍,身穿補丁粗布衣服進入藍田縣。

    若不是手里拿著一把長劍,沒有人覺得他一個老者,會是劍客,反而會認為他是一個老農。

    以傅采林在高句麗的地位和身份,想要享受,想要過著窮奢極欲的生活,是完全沒有問題。可是傅采林沒有,他成為了大宗師以后,就一直過著極為儉樸的生活。

    他的心中,除了劍道,就只有高句麗的百姓。

    高句麗的百姓過得很窮苦,每年冬天,都有許多的人被凍死餓死。傅采林把高句麗王賞賜給自己的那些財物,都用來接濟周圍的窮人。

    路邊有一個茶棚。

    傅采林正好有點口渴,坐到茶棚門口的桌子旁,說道:“店家,來一碗茶。”

    店家笑著說道:“客官稍等,茶,馬上就來。”

    給旁邊的幾個江湖漢子倒了茶之后,店家立刻來給傅采林倒茶。

    店家對傅采林說道:“客官,咱這兒除了茶水,還有麥餅和兔肉。您要不要來一份兒?”

    店家的大兒子是個獵人,平常會進山打一些野味。野豬、獐子、野兔什么的,是經常有。反正打到了什么獵物,就賣什么。

    牛肉?別說一個小小的茶棚沒有,就算是長安城里的大酒樓里,都不會有牛肉賣。

    百姓們把耕牛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要寶貴,官府也嚴禁殺牛。私自殺牛,是要被拿去問官坐牢。

    傅采林暗自摸了摸兜里的那點銅錢,說道:“不用了。老夫不餓,有一碗茶水就好。”

    店家笑著說道:“那客官您慢慢喝。咱煮的茶,很是解渴。”

    傅采林端起陶碗,喝了一口茶。

    旁邊的幾位江湖漢子正在談論最近發生的大事。

    一個高瘦的漢子說道:“大宗師,是武道巔峰的強者,突厥的畢玄算一個,高句麗的傅采林算一個,咱們中原的寧道奇算一個。你們可知道,現在,我們中原又有一位大宗師了!”

    中原多出一位武道巔峰的大宗師強者,是能讓人感到自豪的事情。就像是后世中國運動員,在國際上每奪得一枚金牌,大家都會為其感到自豪,為其歡呼。

    秦至庸以一敵三,擊敗祝玉妍、宇文傷、宇文化及的事跡,剛開始的時候,還是在各大勢力的高層之中流傳。現在終于流傳到了民間。

    許多的綠林散修好漢也知道此事。

    一個微胖的中年刀客高興道:“不知那位新的大宗師強者,到底是誰?莫非是嶺南的‘天刀’宋缺?宋閥主被譽為天下第一刀,據說他是最有希望成為真正的大宗師。”

    另一個綠林好漢說道:“魔門的石之軒和祝玉妍也有可能。他們二位都是大宗師之下最頂尖的強者,離大宗師境界只有半步之遙。”

    高瘦漢子笑瞇瞇搖頭:“你們猜得都不對。不是宋閥主,更不是石之軒和祝玉妍。陰后祝玉妍,就是敗在了這位大宗師的手里。”

    微胖的中年刀客說道:“你別吊大家的胃口了,快說,快說。那位大宗師到底是誰?茶錢稍后某家付了。店家,再來幾個麥餅和兩份兒兔肉。”

    有人請喝茶吃肉,高瘦漢子立刻笑著說道:“我有一個遠房堂弟,是在長安城里做軍中校尉,我的消息,就是從他那里傳出來的。大家放心,消息絕對可靠。那位新的大宗師叫秦至庸,人們稱呼他為秦先生。據說,秦先生就住在咱們藍田縣境內。”

    茶棚里的江湖好漢們都驚呼了起來。

    咱藍田縣竟然有一位大宗師強者?

    簡直是……太好了啊。

    傅采林問道:“請問,那位秦先生具體住在藍田縣哪里?”

    宇文閥只是對傅采林說,秦至庸在藍田縣,但是具體住在哪里,就沒有告知。

    想要救回愛徒,需要傅采林自己去尋找。

    高瘦漢子看了傅采林一眼,說道:“秦先生是大宗師強者,那可是神仙般的人物,肯定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咱們這些粗鄙武夫,哪里會知道秦先生的居所?”

    “老頭兒,看你帶著劍,想來也是個劍客。你都一把年紀了,還出來行走江湖,真是難為你了。打聽秦先生的住所,莫非你還想去拜訪秦先生,求他指點指點你?若是你再年輕四十歲,倒是有可能,現在可不行,遲了,你老啦。我勸你啊,還是別把心思放在武功上,放下手中的劍,回鄉下種地,過粗茶淡飯的日子去吧。”

    傅采林平靜地看了高瘦漢子一眼,喝完陶碗里最后一點茶水,說道:“店家,收錢。”

    店家笑著說道:“客官,兩文錢。”

    傅采林拿出兩枚銅錢,放在桌子上。

    店家說道:“謝謝客官。客官慢走。”

    ………………

    王休把縣城里的李捕頭和三個衙役帶回了莊子。

    “爹,李捕頭他們到了。我已經讓下人給他們準備了飯食和茶水。”王休對王植說道,“只要那個瞎子今天敢來,李捕頭就抓他進大牢。到時候,本少爺倒要看看,那瞎子是不是還像昨天那么囂張。不過,那瞎子身邊的漂亮姑娘,可不能讓李捕頭他們給抓走了。”

    王植瞪了王休一眼,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你就別再想著什么姑娘了。等把那瞎子送進了藍田縣大牢再說吧。”

    王休嬉皮笑臉地說道:“是,是,是。爹說您得對,我現在不想姑娘,就想著那瞎子怎么進大牢。”

    :。: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欢迎来到乐享棋牌 安徽红中麻将作弊器 教你网络捕鱼怎样破解 上海麻将连连看 秒速牛牛投注 500足球彩票完场比分直播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江苏7位数计划 今晚开特马+开奖结果 山西扣点点手机版官网 福建36选7走势图表 福建麻将游戏 开盘股票 天天乐棋牌游戏 十一选五一共有多少注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