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正文 第555章 借机上车
    三管事可不会任由他舒舒服服睡大觉,立刻蹲下来按着他的肩膀,使劲儿摇晃:“洪明,洪明,醒醒!”

    他这样又掐又摇,再强劲的药效也被摇散了。洪明睁开眼,目光空洞看向他。

    他被酷刑折磨得神智不清,险些儿就魂飞魄散了。

    三管事笑眯眯问:“还认得我么?”他从食盒里拿出一碗红烧肉扣饭,亲手舀了一勺子,递到洪明嘴边。

    红烧肉炖得恰到?#20040;Γ?#30382;肉酥烂,浓香扑?#24688;?#36825;要是拿到外头去,车队不知多少人看了就得咽口水。可是洪明没有食欲,反倒低低道:“水、水。”

    三管事闻言从食盒次层里取出一碗热汤,?#35828;?#27946;明面前。后者伸长了脖子要去喝汤。可是他嘴才刚凑近,三管事手一翻,把汤都倒在了地板上。

    “哎呀抱歉,我手滑!”

    洪明根本无力与他置气,又渴得要命,立刻低头去舐木板,把残余的水渍一点一点都吸进嘴里。

    他一点儿也不反抗,逆来顺受的模样,三管事反而觉得无趣。待他舐上几口,三管事就抓着他的肩膀,?#31185;?#20854;抬起头来:“汤也喝过了,该吃饭了。”

    洪明痛不欲生,哪有吃饭的心思?三管事喂了几次未果也烦了,一手按着他后脑勺,一手端着饭匙就往他嘴里塞。

    洪明本就瘦小,远不如他力大,又受过重刑,哪里能够反抗?三下两下就被噎得直翻白眼,不得不咽下饭去。

    “吃吧,吃吧。”三管事一边喂一边?#21009;荊?#20320;在阳世最后一顿饭,还不得好好吃?”

    许是被最后几字刺醒,洪明突然咳了起来,米饭喷三管事一脸。

    三管事大怒,反手就给他两记大耳光:?#25353;?#36135;,死到临头还敢作怪!”

    可是洪明?#23047;?#36234;厉害,不一会儿已是惊天动地的架?#21073;?#22909;似连心肺都要咳出来一般。

    更可怕的是,他一张脸就在三管事眼皮子底下胀?#29467;?#32418;。

    “喂!”三管事觉出不对,把他后背拍?#38376;?#30768;有声,“你别吓我!”

    可是洪明照咳不误,脸上涕泪交加,身体发颤不止。

    这是噎着气管了?三管事大惊,这人该不会活生生呛死吧?

    洪明可是上头指定的祭品!若是祭品被呛死了,死因又是他亲手喂饭所致……三管事打了个冷颤,老爷会不会让他顶替洪明去祭祀赤弩峰?

    不行,得替他找大夫!

    可是几位大夫都不在附近,而医官都守在权贵身边,离这里更远。

    ?#35828;?#21361;急关头,?#36234;?#23601;转得飞快。三管事后背发凉的同时,忽然记起那位“徐大夫”就在不?#27934;Γ?br/>
    他飞奔出车,抓住最近?#21335;?#20154;:?#25353;?#25105;去找孙家人,快!”

    两人匆匆往前赶,绕过几辆马车,恰见贺小鸢主仆从一辆大车上走了下来。

    那是孙家的马车。三管事还听见她笑着对边上的孙家?#35828;潰骸?#26080;妨。照方吃药,再休息两日,也就好了。”

    “徐大夫,徐大夫!”他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冲上去一把拽住她衣袖,“快随我来!”

    贺小鸢任他抓着往回赶,一边还要表现得满头雾水:“怎么了,哎?#21073;?#36825;是出了什么事?”

    “?#28909;四模 ?br/>
    三管事展现出与他体型绝不匹配的敏捷,三下五除二就把贺小?#25353;?#22238;了关押奸细的马车。

    这厢洪明还咳得欲生欲死,两手捂着自己咽喉,一张脸由红变紫,大概是窒息的颜色。

    贺小鸢吃惊:“这么严重了!”一边伸手去按他喉咙。

    三管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能不能救,啊?徐大夫,能不?#20154; ?br/>
    “别急,先试试。”贺小鸢说着,向燕三郎使了个眼色,“你来挤压他的胸背,可还记得要点?”

    少年点了点头,绕到洪明背后贴住他,一手自后?#20132;?#20303;他胸肩,另一手伸到他腰间狠狠挤压!

    他力气大得惊人,压上一下,洪明就跟着打一下摆子。这么按压五下,强劲的气流从腹膈升起,一下将堵在气管的饭粒给冲了出来。

    洪明顿时长长透出一口气,而后大口呼吸。

    贺小鸢瞅准时机,撮指一弹,飞快往他嘴里弹进一颗药物。她也不知暗算过多少人了,动作利索得燕三郎都险些看不清,那丸子更是只有绿豆大小,入口即化,随津入喉,不给洪明一点?#20174;?#30340;机会。

    车内光线昏暗,三管事连她这个小动作都未看清,只道洪明犯病真是吃饭噎住,急急问:“怎样了?”

    贺小鸢笑了笑:“无妨了,死不了。”

    三管事长长吁出一口气,连道?#34892;弧?#20182;要的,无非也就是保住洪明暂时不死而已——在投入地火之前。

    这厢洪明脸色潮红,但呼吸顺畅。经过这一番折腾,他?#19981;?#36807;神来,转头去瞪燕三郎:“你、你往我身上……”

    方才这小子差点把他勒成两半,待他惊魂甫定,才发觉腰部被一圈物事箍住,冰冷而坚?#30149;?br/>
    他直觉那不是一样好东西。

    燕三?#28903;?#22312;他背后,口齿微动,声音轻快,并且细若蚊蚋。但洪明一只耳朵正好对着他,因此听了个清清楚楚:“尤娘子受他指使!”

    他?洪明目光凝住,看见这少年的眼神移向三管事,而后又移了回来,紧接着放大音量:“我不勒住你,你早就噎死了。”

    洪明这大半个晚上一直思来想去,不知上头怎么会抓错人,令忠心耿耿的他吃遍牢狱之苦。最可能的理由,就是有人诬陷。可他自知在姚府里得罪过不少人,到底被哪个背后中伤?

    三管事是重点怀疑对象。

    他早知道“徐大夫”主仆走的是三管事的路数,这话从燕三?#21242;?#37324;说出来,比旁人更加可信。

    尤娘子一介女流,哪来的胆子告发他?背后一定有人指使。

    洪明受了重刑,此刻又?#20174;?#24594;又怕,早不能像平常人?#21069;?#24605;考。燕三郎作此暗示,他越想越觉得背后黑手就是三管事霍鹏,否则他一下狱,这厮怎么?#25237;?#25597;了原属于自己的权力呢!

    ()

    
野牛闪电战走势图
赛车pk10最牛计划 股票会一直下跌吗 手机娱乐棋牌 斯诺克比分雪缘园 捕鱼来了送彩金 pk10讨论群 26选5今晚开奖 贵阳捉鸡麻将必赢辅助器 天津快乐十分购买 云南11选5开奖号 热血羽毛球 篮球比分901001篮球比分90 极速赛车下载网址 追光娱乐官方版下载 彩客网篮球比分直播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